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影院停擺170多天後迎復工 四部電影正式定檔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6日 13:19   中國新聞網

  低風險地區7月20日有序恢復開放 《第一次的離別》等四部電影確認檔期

  停擺170多天 影院迎復工

  在關閉了170多天後,影院終於要復工了。7月16日,國家電影局下發通知,在疫情防控常態化條件下有序推進電影院恢復開放,低風險地區在電影院各項防控措施有效落實到位的前提下,可於7月20日有序恢復開放營業。中高風險地區暫不開放營業。

  官方:每場上座率不超30%

  根據通知要求,電影院恢復開放堅持分區分級原則。低風險地區在電影院各項防控措施有效落實到位的前提下,可於7月20日有序恢復開放營業。中高風險地區暫不開放營業。一旦從低風險地區調整爲中高風險地區,要嚴格執行疫情防控規定,電影院及時按要求暫停營業。

  隨通知一起下發的《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協會電影放映場所恢復開放疫情防控指南》,對於影院復工有着更爲細緻詳細的規定,其中包括對員工、影院、觀衆、放映設施等多方面的要求。

  指南要求,要做好員工健康監測和管理,員工上崗前要檢查體溫。應對員工開展傳染病預防知識、突發事件應急處置等方面的培訓,確保員工具備必需的防控和處置知識與能力。

  大堂、影廳等公共區域,每日不少於2次噴霧消毒。售取票機、商品售貨區、自動販賣機等重點區域,每日不少於5次擦拭消毒。影廳座椅扶手、3D眼鏡等觀衆直接接觸物品,每場消毒一次。

  影院復工後,不會立刻恢復疫情之前的日常模式。日排片減至正常時期的一半,控制觀影時間,每場不超過兩個小時,延長場間休息時間,對影廳充分清潔與消毒;不同影廳錯時排場,避免進出場觀衆聚集。

  售票方式全部採取網絡實名預約、無接觸方式售票;實行交叉隔座售票,保證陌生觀衆間距1米以上;每場上座率不得超過30%。

  影院還會建立值守制度,安排專人做好現場管理;電影放映場所原則上不售賣零食和飲料,影廳內原則上禁止飲食。

  影院:積極爲復工做準備

  根據《電影院生存狀況調研報告》顯示,對受訪187家影院提供的數據分析得出,第一季度每家影院平均收入爲34.45萬元,平均運營成本爲117.9萬元,截至5月底,47%影院現金流告急,42%影院可能面臨淘汰。如今,院線們終於等來了曙光。

  低風險地區的影院立刻開始爲復工而忙碌。成都的一家影院爲了表達與觀衆重逢的喜悅,購置了冰淇淋機,想免費給大家做冰淇淋。

  而杭州有影院表示,除了等省市主管部門的通知外,還在等片源:“之前中影、華夏發的那些片源,我們都已經拷好了,就等重新發密鑰。”

  北京影院的復工時間雖然尚未確定,但7月16日中國電影資料館官宣藝術影院將於7月22日晚開啓復工後的首場放映,片單也將於近期揭曉。

  記者採訪了北京幾家影城的經理,他們表示,已經在爲復工做準備。一位院線人士說:“目前片源方面尚未具體考慮,先把影院現場準備好。”

  此外,據7月10日推出的《2020上半年度電影市場數據洞察》報告顯示,公衆對重回影院的期待指數從2月的54%迅速拉昇至5月的88%,近乎九成。調研結果顯示,6月已經超過半數公衆表示“太想念”影院。

  影片:四部電影正式定檔

  有序推進電影院恢復開放的通知一出,朋友圈內彷彿是過年的歡騰感覺,以各種方式發表感慨,抒發對於電影的不變之愛。包括《小婦人》《急先鋒》《一直游到海水變藍》等十幾部影片在第一時間搶先發布相關照片等慶祝併爲自家影片日後的上映做熱身,不過,目前有《第一次的離別》《妙先生》和《我在時間盡頭等你》《蕎麥瘋長》四部電影確認定檔,《唐人街探案3》網上傳言定檔8月14日,隨後被片方否認,上映時間未定。

  早在7月13日,《第一次的離別》就發佈定檔海報,將在影院復工後的第一天上映,影院要復工了,該片也如約定檔7月20日,成爲今年春節院線停工後首部登陸影院的作品。

  《第一次的離別》由王麗娜執導,以一位新疆男孩艾薩的生活爲線索,講述了他與青梅竹馬的好友凱麗之間的故事。該片在柏林、東京、香港國際電影節上均獲得所在單元的“最佳影片”大獎,王麗娜也獲得第二屆海南島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

  動畫片《妙先生》定檔7月31日上映,影片改編自不思凡的同名原創短片,講述了丁果和師父消滅帶來災難的彼岸花的冒險經歷。

  《我在時間盡頭等你》定檔於今年8月25日的七夕上映。根據鄭執同名原著小說改編,是一部浪漫愛情電影,講述了林格爲換回戀人邱倩的生命付出一切,而當他們再次相遇,邱倩卻失去了有關林格的所有記憶。

  專家:影視行業一定會復甦

  對於影院復工後的走勢,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清華大學教授尹鴻非常樂觀,他表示,疫情之後影視業的復甦是必然的,而且大部分中、大製作的電影,依然將影院作爲第一窗口來放映。

  而通過疫情的考驗,影院在未來也應該積極地進行一些反思,尹鴻認爲,影院如何進一步提高自身的抗風險能力,這不是經營問題,而是產業結構的問題。現在的影院之所以抗打擊的能力不強,是因爲大部分的影院和院線都非常弱小,禁不起大風大浪,根本上並非影院改善經營可以徹底解決的。

  在尹鴻看來,在疫情的催化下,一批實力不夠雄厚、核心競爭力不足、對行業缺乏孤注一擲的熱愛的企業可能會相繼離場、被清退。未來影院端可能集中度更高、規模更大,而大公司相對資產騰挪的空間也會更大,因此抗風險能力也會大大提高,“從長遠來看,當下影業的局面可能成爲一次‘休克式’的治療,一次‘斷臂療傷’的重構,類似惡性競爭、無序競爭等痼疾有可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化解。”

  至於下半年的電影市場,尹鴻認爲中國電影人首先要做的就是讓本土市場恢復活力。電影市場的復工復產,需要一批有影響力的大片來撬動。只有有影響力的電影進入市場,才能夠讓市場重新煥發活力。要想進一步增加觀影人次,中國電影人就必須提供更多優質的影片。文/本報記者 肖揚 統籌/滿羿

【編輯:吉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