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伊能靜:乘風破浪,終歸港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7日 23:06   中國新聞網

  如果不是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許多人還以爲伊能靜的年紀在三四十歲,沒想到她已經跨入了50+。今年52歲的伊能靜成爲《乘風破浪的姐姐》節目中最年長的一員,甚至她36年的出道時間,比節目中許多女嘉賓的年紀還要大。伊能靜並不諱言自己的年紀,她說,“如果我結婚早一點的話,藍盈瑩我都生得出來。”

  伊能靜17歲時就以女團身份出道,與她組團的裘海正、方文琳,已經成爲非常有年代感的古早名字而淡出演藝圈,唯有她從未離開過公衆的視線。纖細的身材和天生具有少女感的面容,讓伊能靜作爲女明星的保鮮期得以延長,這背後是每年高達7位數的護膚費用,以及接近自虐的自律——戒除牛肉、豬肉、精細澱粉以及一切零食、甜品,只吃青菜和低糖水果。

  很多人覺得伊能靜是玻璃心,網友的幾句閒言碎語就會讓她在微博上長篇大論地寫“小作文”開槓,看起來特別經不得風浪。但其實若要論“乘風破浪”,節目中大概沒有哪個人能夠比伊能靜更擔得起這四個字了。記得中學時翻看娛樂八卦雜誌,就記住了這個身世千回百轉的奇女子。看一下伊能靜的成長經歷,就知道“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癒童年”是怎樣的含義。如果把伊能靜16歲前的經歷拍成影視作品,最狠心的編劇也不敢這麼下筆,大概比日本電影《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中的主人公還要慘,《都挺好》裏蘇明玉的原生家庭之痛在伊能靜面前也變得小巫見大巫了。

  伊能靜是家中的幺女,她的上面還有六個姐姐。一心想要兒子的父母,因爲伊能靜的降生而徹底分崩離析。6歲時,伊能靜就被母親送去與遠在香港的大姐和姐夫生活,被當成累贅的她受盡了苛待,直到12歲時跑到日本去投奔已經改嫁的母親,並隨繼父姓改名“伊能靜江”。語言不通的伊能靜在學校被霸凌孤立,回到家裏母親還會對她惡語相向,從14歲起,伊能靜就通過洗盤子來爲自己掙得花銷。

  這樣漂泊無依、顛沛流離的生活,伊能靜後來寫進了自己作詞的歌曲《流浪的小孩》中,“流浪的小孩淚爲自己流,流浪的小孩笑發自心中,流浪的小孩應該要往哪裏走。”流浪的滋味,伊能靜有着切膚之感。

  16歲時伊能靜便被經紀公司相中,可是未成年的她必須有監護人替她簽約。伊能靜找到自己的生父來爲她籤合同,簽完約的當晚,父親便出車禍去世。那一晚,她的新專輯《爸爸不要說》就要開始錄製。生父留給她的,除了寥寥無幾的父愛,還有因投資失敗而欠下的接近一千萬元的債務。

  伊能靜說她從16歲起,就生活得像一個男人。明明是家中的幺女,卻把自己活成了長子。伊能靜星運高照,出道第二年便大火,可是她掙到的錢都沒有在自己手裏超過兩天,轉眼就被用來還債。最紅的時期,她說自己沒有一天是快樂的,“白天笑,晚上哭”。這樣的經歷,卻安置在一個敏感纖弱的靈魂上,刺激着伊能靜後來寫出了《春泥》中的歌詞——“那些痛的記憶,落在春的泥土裏。滋養了大地,開出下一個花季。”並非是爲賦新詞強說愁,伊能靜所寫的歌詞和文章中的那些痛感、病嬌、哀怨、不安、惶惑之態,都是從她生命的裂縫中滋長出來的。

  她將戀愛對象視爲人生中的浮木,想要通過抓住對方來解決原生家庭的痛苦、男女關係的困惑等一切問題。但找對象並不是找醫生,還有可能會產生新的病症。伊能靜和庾澄慶的戀愛長跑,一跑就是14年,其中有12年都處於地下狀態。

  9年的婚姻,最終因伊能靜被曝光的“牽手門”而告終。婚姻的裂縫從何時起外人不得而知,可離婚後伊能靜對媒體公開說“我從不是庾家人”,可以想見她的家庭地位如何卑微。她自比爲“驚弓之鳥”“怎麼活都是錯”。老公是名門之後,戀愛14年未獲准入門,被婆婆稱作“小歌女”,婚後家中只有一個抽屜是屬於自己……這些點點滴滴大概會摧毀一個人對於婚姻的信心。

  45歲再婚,47歲再生子,對於伊能靜來說不只是開啓第二春,簡直是開啓了第二次人生。她說自己在45歲之前都是在彌補生命中的缺憾,在這之後才開始變得圓滿。秦昊會在她“作精”上身的時候直截了當地說:“你有病,得治!”他說,“如果你繼續這樣下去,你的人生只會遇到兩種男人。一種是跟你同病相憐的,你們天天在一起上演苦情戲;一種是想當你醫生的,負責給你治病。”

  爲了孩子,伊能靜幾乎當起了專職的家庭主婦。除了參加綜藝,她只接一些小角色過過戲癮,秦昊覺得老婆浪費了老天爺賞給她的表演天賦,畢竟她也是兩次提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演員。可伊能靜說,“如果我有幸福的家庭,我一定會說表演是我的生命,但我這樣的孩子,最想要的,是個家。”

  上個月伊能靜爲秦昊慶生寫的“小作文”,分享了對七年婚姻的感悟,“那些看來最實際的茶米油鹽,正是生活裏最溫潤的浪漫,做飯有人吃,說話有人聽,睡時有溫度。”乘風破浪地走過半生,伊能靜才回到了人間煙火的港灣。

  劉雨涵

【編輯:田博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