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受疫情影響的電影業何去何從?甯浩等多位導演發聲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2日 04:42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北京5月22日電(任思雨)電影撤檔、影院關閉,經歷近四個月的停擺,電影行業終於按下“重啓鍵”。停工的100多天裏,電影人都經歷了什麼?中國電影又將走向何處?

  近日,甯浩導演及壞猴子影業“72變電影計劃”旗下的數位導演首次發聲,對電影行業的前景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甯浩及壞猴子影業“72變電影計劃”旗下導演。

  壞猴子影業曾出品《瘋狂的石頭》《瘋狂的賽車》《無人區》《心花路放》《瘋狂的外星人》等多部口碑佳作,2016年,壞猴子影業啓動“72變電影計劃”,集結有志青年電影人,發掘電影新生力量。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讓多位導演的創作計劃受到了影響。

  去年以長片處女作《受益人》給觀衆留下深刻印象的導演申奧,新作原定的境外勘景計劃被迫推遲;曾執導過《不良》《大無畏》等短片的導演王子昭新片前期籌備工作因疫情中止,拍攝日程也計劃推遲到年底進行;創作過動畫短片《龍虎蛋黃派》的導演夏鵬,也不得不根據疫情情況重組新項目的演員以及幕後班底。

  談及目前的狀態,甯浩表示:“之前我們已經拍攝完成的電影,沒有辦法上映。沒有拍完的電影,因爲之前不能聚集,所以無法籌備、推進。這個時候作爲一個公司的運營體會承載很多的壓力,對於未來市場的擔憂也會讓資金變得更加緊張。”

導演甯浩。

  但疫情沒有阻止這些導演的創作腳步。甯浩從去年年底開始籌備他的新片《我和我的家鄉》,在停工期間完善了劇本,並有望在6月正式開拍。該片延用《我和我的祖國》多段短片模式,甯浩同時擔當該片總導演。

  在《我不是藥神》導演文牧野看來。疫情對自己的影響“不大”,他的下一部電影作品正處於劇本創作階段,“開會的時間變長了,但大家很快也適應了。”由溫仕培執導、彭于晏主演的《熱帶往事》已經進入後期製作的最後階段,溫仕培導演表示,疫情反而讓他“有了更充分的時間,把每個環節做得更精緻”。

  疫情對電影行業給予沉重打擊,中國電影將何去何從?執導過短片《一日英雄》《新年計劃》的導演王立凡認爲,電影工作者在疫情期間經歷了慘烈的淘汰,“這個行業從業者少了很多,但是留下來的是真正熱愛電影的人。”創作過短片《界的兩端》的導演周滌非表示,行業泡沫已經逐漸破裂,中國電影慢慢回歸恢復理性。

  甯浩認爲,如今電影行業正走在分水嶺上,“它何去何從,現在沒有人能夠馬上說清楚,或者下一個準確的定論。”他表示,當下這個時代正在發生一些潛移默化的改變,如今自己也在“尋找自己和今天時代的關係”,這也是壞猴子影業旗下所有電影導演面臨的全新課題。

  無論環境怎樣改變,甯浩始終相信。“只要人類還存在,故事就會存在,而電影作爲最好的講故事的方式,只要人們需要故事,電影就會繼續存在下去。”(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