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熒幕CP變母子?國內女演員還能等到春天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30日 06:22   鳳凰網

 

 

文丨雨萌 圖丨來源於網絡

《演員請就位》更新了,看了一眼,很震驚,從最開始的50位演員到現在,13位晉級演員裏,竟然只有4個女演員?

郭敬明在臺下跟趙薇說:“如果沒有女孩了,那就不好搭戲了。”

 

 

一句“搭戲”值得玩味。從什麼時候起,女演員只能用來“搭戲”了?

前段時間郝蕾離婚鬧得沸沸揚揚,可卻沒人發現她最近有一部電視劇開播了,叫《鶴唳華亭》。

不過,郝蕾只出現了2集,就匆匆下線了。

同一部劇裏,還有熟面孔苗圃。

上一次和羅晉合作,他們還是在《穆桂英掛帥》裏演夫妻,拿過“最受歡迎熒幕情侶”。

 

 

這次,卻成了母子。而苗圃也就比羅晉大2歲,今年剛滿40歲。

 

 

這部劇的槽點,除了同齡演員演母子,還有老牌演技派靠邊站,給新人讓位。

配角郝蕾,各大電影節的常客,公認的天賦型演員。

配角苗圃,2007年就提名過東京國際電影節的最佳女主。

而主角羅晉呢?唯一一部提名過戛納電影節的作品《美錯》,還是9年前的外國電影,他的名字,排在演職員表最後一個。

但如今,羅晉即使營業不多,也能穩居男主角的位置。而苗圃郝蕾只能甘當配角。

那如果年紀小一點,女演員的情況會不會更好一些呢?

92年的楊紫,連續兩年爆了兩部劇,可跟她搭檔的卻是當時名不見經傳,演完就一炮而紅的鄧倫和李現。

雖然成了“旺男主”體質,但她自己本身的角色,其實和4年前《歡樂頌》裏的邱瑩瑩,沒什麼本質的區別。

倒是搭檔鄧倫,從《白鹿原》到《香蜜沉沉燼如霜》,再到《加油!你是最棒的》,每一部的角色和演繹方法都不一樣。

還有人說,那是因爲女演員不紅,沒有挑選劇本的自由。

那麼大魔王凱特·布蘭切特呢?足夠有名有演技了吧?

她就說過自己的一個經歷。看完劇本想給導演提建議,爲了避免人物刻板,希望可以有一個女演員來飾演團隊中的一員。

 

 

但導演說,那就得重寫劇本。可是凱特說明明這個人物連對話都不用動,直接換個性別就可以。

但導演堅持一定要用女性感覺來寫才行。至於什麼是“女性感覺”?她到現在都不知道。

當主持人問到,有沒有哪個男性角色是自己特別想演的時候?大家例舉了好多,打手、俠女、反面人物等等,但最後等來的可能只是單一的花瓶。

就連舒淇在接受《嘉人》雜誌採訪的時候也說,雖然現在女性題材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但男演員依舊佔據主導地位。

布麗·拉爾森一語道破天機:因爲做決定的人,同樣都是男性。在她們的眼裏,男演員年紀大了,依然很性感,但小妞就不行了。

我們每天都在說着,中生代女演員無戲可演,但其實,所有女演員的處境都並不樂觀,只是中年女演員更嚴重罷了。

因爲《甄嬛傳》火起來的沈眉莊,以爲當時找自己的戲很多,就放心去生娃。結果一兩年之後,投簡歷都沒人接。

比這個更隱性的危險其實還在於,女性的角色太過單一,只有年齡這一項做指標,可替代性實在太強。

楊冪爲什麼生孩子期間沒被拍到一張孕照?爲什麼從來沒和小糯米公開出現過?

一部分原因是保護孩子隱私,但更大一部分原因是,楊冪必須挺住自己“少女冪”的頭銜,否則不僅沒戲接,連代言都可能嘩嘩往下掉。

而更多藉藉無名的女演員,只能選擇“曲線救國”:搞街拍、接通告、上綜藝。慶幸的是,最近火起來的演技類綜藝給了他們一個嶄露頭角的機會。

在《演員請就位》裏,來參加節目的演員,戲齡最短0年和戲齡最長22年的,都是女性。朱顏曼滋在被淘汰時說的一句話讓人很感慨:在這演到了我演不到的角色,很滿足。

鄂靖文的喜劇之路走了九年,才遇到一部女主戲——《新喜劇之王》,原因就是自己長得不好看。

習慣搞怪扮醜的金靖,一直只能活在小品舞臺上,爲了能有“正常的角色”可以演,今年去參加《演員請就位》應該算是最明智的一個決定。

跟影帝李濱合作《親愛的》,我是第一次看見不搞笑的金靖。就像陳凱歌導演點評的那樣,金靖這個長相,有點邪魅的丹鳳眼,其實非常適合塑造多樣化的角色。

已經當媽的包文婧,之前每次出場介紹自己都是“包貝爾的老婆”,“包餃子的媽媽”。但這次趙薇導演給她挑了一個《天下無賊》裏劉若英的角色。

全程一句臺詞都沒有,只是在低頭吃烤鴨,但情緒卻渲染地非常有層次。從看見手錶的突然哽咽,到後來歇斯底里地吞嚥,內心戲非常豐富。

可能因爲同爲女性,在《演員請就位》裏,趙薇和李少紅導演也要比另外兩位男導演更細心。

尤其是趙薇,劉雅瑟在準備《滾蛋吧!腫瘤君》的戲份時,一度陷入崩潰。趙薇除了導戲,還要去開導演員的情緒。

她告訴劉雅瑟,你以爲你很痛苦,一直進入不了狀態,但其實,你現在痛苦的狀態已經就是角色需要的了。一下子就釋放了演員的心理負擔。

還有邢菲在演完《來電狂響》的時候,因爲發揮的沒有彩排時好,非常自責。

當時臺上站了五個人,沙溢還在串場,只有趙薇首先發現了邢菲的情緒,立馬安慰她,彩排的時候都把我給演哭了,已經演得很好了。

 

 

雖然在節目裏,趙薇和李少紅都已經是非常成熟專業的導演了,但放到大的演藝圈裏看,女導演依舊屈指可數。

這種男女地位的不平等,並不是演藝圈的特例。

陶虹之前在採訪的時候就說過,實際上它是整個社會對某些事情的忽略、和不夠尊重。

以前大家常說“男主外女主內”,是因爲都在要求女性不出去工作。

但現在女性開始走入職場後,家庭的責任依舊是甩給了女性。按理說,女性走出去一步,男性應該踏回來一步,這個天平才是平的。

都說職場人的35歲是個坎,但實際上對女性來說,這個時間要明顯提前很多。一到適婚年紀,任何普通崗位都會對你挑三揀四。

在最近的綜藝《令人心動的offer》裏,就有一個已婚的女博士實習生,一進到面試間就被問到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的問題。

2018年的《全球性別差異報告》裏,女性的平均工資是男性的62%。如果從事同樣工作的話,女性的平均工資卻是男性的64%。而且女性擔任立法者、高級職員和經理的比例僅爲男性的20%。

而更多的時候,男女不平等還隱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在社會的刻板印象裏,女性就應該是軟弱的、附屬的、以及性符號的代表。

A妹有一次參加電臺節目,就被人問到:手機和化妝品只能選一樣,那你會選什麼?

姑娘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剛回去,你憑什麼認爲女生在這二者之間做選擇有困難?

在很多人看來,女性的世界就是婆婆媽媽,勾心鬥角。再加上亞洲文化裏又尤其喜歡少女文化,不懂得欣賞成熟女性的美,其實恰恰顯示了男性的不成熟。

我們今天要求的性別平等,不是什麼女性特權,而是一個機會的平等,能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做自己最擅長的事。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能有平等地自由選擇工作和家庭的機會。就像陶虹說的,江湖多大,它是誰的,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要知道:我的江湖在哪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