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做過州長後,施瓦辛格說政治就是胡扯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17:04   鳳凰網

 

 

施瓦辛格回來了

時光網洛杉磯訊 “我告訴你,人變老的時真的很糟糕。”阿諾·施瓦辛格帶着一絲謙遜的微笑說道。

“我認爲也許我承受的比其他任何人都多,因爲我以前照鏡子時,鏡子中的是宇宙先生或奧林匹亞先生——一個能在任何時間都可以做500磅的仰臥推舉,500磅蹲或舉起700磅的東西,然後突然間你到了一個身體再也不是那種身材的年齡,儘管也許你還是比同齡的任何人都好。”

對施瓦辛格來說,與自己曾經的身材或別的方面競爭是一種熟悉的感覺。畢竟,從上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這位出生在奧地利的演員在敬業精神與巨大抱負的驅使下,成爲了全球最具號召力、最可靠的賣座電影明星之一,登上了全球票房榜。然而,沒有什麼是永恆的,其他表演者最終會在觀衆中獲得同等甚至更多的喜愛。

 

 

儘管施瓦辛格現在已經72歲了,他仍然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迷人傢伙,這與他出色的身體素質以及超凡魅力有關。

在因健體塑身拿到獎項而得名爲“澳洲橡樹賽”冠軍的他,輾轉在演員和政客之間的他,最近回到了公衆視線裏,跟我們聊了聊他聯合主演的新片《終結者:黑暗命運》,以及由詹姆斯·卡梅隆製作的系列前兩部經典。在最新一部中,卡梅隆擔任監製。

Mtime:今天回頭來看,《終結者》系列對你而言意味着什麼?

施瓦辛格:我覺得《終結者》系列永遠有它的開創性,即使第一部的技術含量並不是特別高,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有開創性的。卡梅隆想出了他的法子,讓《終結者》同時躋身十大反派和十大銀幕英雄。

怎麼做到的呢?他把終結者設置成一個機器,所以他可以做盡壞事,比如去警察局殺了所有警察,摧毀警局。好玩的是當我們試這場戲的時候,邀請了洛杉磯警察局的警察,他們在現場甚至鼓掌。

 

 

所以,它是機器,不是人,我覺得我們可能成功了,我很榮幸可以出演這個角色,因爲有卡梅隆這樣才華橫溢的導演爲我創造了這個角色,一開始我想演Reese,第一次見面時他說服了我出演這個角色。

第一部是很有開創性的,它的殘忍和緊張程度簡直就是一部恐怖片,但在最後情感得到了昇華。第二部則顛覆了這一切,我們有了現在看到的這樣的終結者,這個原本要毀滅人類的邪惡機器開始保護琳達·漢密爾頓。

這是很有意思的轉變,我覺得觀衆也挺喜歡,當然技術也有進步,我們在銀幕上看到的所有東西都是之前從未見過的,後來人們就開始模仿這種技術,所以我認爲在這部新片中,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我們做了很多努力,有很多的動作設計。提姆·米勒很有創意,他知道該怎麼做,卡梅隆也參與其中,我覺得這次很多方面再具開創性。

 

 

Mtime:和琳達·漢密爾頓再次合作感覺怎麼樣?

施瓦辛格:看到她回來真的太棒了。首先,這代表了關於這個系列的很多東西,包括詹姆斯·卡梅隆,很多人都回來了,每個人都想讓這個系列成功,讓這部電影成功。我想這就是卡梅隆回來的原因,參與到故事層面的創作上。

這也是漢密爾頓回來的原因,自從《終結者2》已經25年了,而她依然是銀幕上最強悍的女性,完全值得信賴。她的身體素質令人難以置信,我看到了她在這部電影裏做的最瘋狂的時期……真的,她非常非常強悍。

她比我先來到劇組開拍,我來的時候與負責她的形體的工作人員聊過,他們告訴我她有多強壯,有一位告訴我,她在沙灘上一跑就幾個小時,帶着重武器徒步兩小時,帶着50磅的負重,但她從不放棄。她是一位方法派演員,非常投入,在片場就能發現她從現實裏走出,走入到了角色裏。我很喜歡她,她太棒了。

 

 

Mtime:在《終結者:黑暗命運》中,你的角色和室內設計有着緊密聯繫,你最後一次選擇窗簾是什麼時候(笑)?

施瓦辛格:有趣的是,我是一個有點沮喪的裝潢師(笑)。我真的參與過這些事情!我們裝修房子的時候,瑪麗婭負責臥室、她的辦公室什麼的,而我更多參與客廳和其他房間,我品味不賴,當你受到過一些歐洲和美國(文化)的影響的時候,還是挺有幫助,所以我和那些室內設計師們合作愉快,我們一起去選材料。

Mtime:你在《黑暗命運》裏的角色受到了很多觀衆的歡迎,你最喜歡的臺詞是什麼?

施瓦辛格:我最喜歡換尿布,沒有抱怨的那句。我覺得這句話蠻好,大多數女性真正喜歡和欣賞這樣的臺詞。從我的人際和婚姻裏,我感覺當你是一個家庭真正的參與者的時候,會毫無怨言的做這些。

而當你願意做一個傾聽者的時候,是很值得讚賞的,可能很多男人很難做到這一點,但我覺得做一個傾聽者是很好的特質,而不是空談者,所以這是必須要學習的東西,大多數男人可以學着去做的東西。

 

 

Mtime:你真的不會再回來了嗎?這是你的最後一部終結者電影嗎?

施瓦辛格:現在很難講,因爲每次我在電影裏死去(笑),但是人們總說想辦法讓我回來。所以,我不知道,你知道這個行業的運作方式,如果人們真的喜歡你在電影裏的表演,喜歡你,那下部《終結者》電影他們也許還會邀請我。

Mtime:成爲加州州長,對你的演藝生涯帶來了多少變化?

施瓦辛格:一開始有些疑問,那就是我從州長位置退下來以後,是否還能回到演藝界,或者我是否足夠優秀等等。我回來的時候,就像騎自行車一樣,只要你騎上車了,還是可以做到,我對錶演也是同樣的感覺,我感覺又找回了以前的感覺,很舒服。所以這沒有太大的挑戰性。

好處是,我老了七八歲,也變得更睿智了,我在州長的工作中學到了很多,這對自己肯定是有影響的,讓你看待事物的方式有所不同。當然,我覺得在鏡頭前和當州長一樣很享受。

 

 

州長阿諾

Mtime:你有重返政壇的衝動嗎?尤其是在這個非常動盪和分裂的時候。

施瓦辛格:沒有,因爲我有些想做的事情還沒完成,因爲我不是在美國出生的。我不是一個喜歡參與政治的投機者,政客通常想做的只有保護自己的位置。其實我討厭政治,搞政治有時候會阻礙好政策的實施,我們現在需要好的政策幫助人們,而政治本身並不能幫到人們,總是讓人們爲之鬥爭。

有左有右有中間派別,保守黨和自由黨,這是保守主義這是自由主義,這個那個的……都在胡扯,根本沒有這些事,這是人的問題。當你聽到那些關於教育的爭論時,他們怎麼能說教育是一個自由主義的問題呢?這同時也是保守主義的問題。就像環境問題,這本身不是一個自由主義還是保守主義的問題。不管你是保守派還是自由派,我們都應該關注的是空氣質量。

Mtime:拋開體力不談,你覺得你最大的優點是什麼?

施瓦辛格:當我想我自己的時候,我不會想到力量什麼的,這是舉重、健身之類的副產品。我覺得我所取得的成就源於我的意志力。我的意志力和想象力總是讓我清晰的制定目標,追求目標。

 

 

健美冠軍阿諾

不誇張的說,因爲我能如此清晰的看到它,所以我覺得我能做到,並不是每個人都這樣,我從來都不是最棒的那個,我不是天生的健美冠軍,我比任何人都訓練的更多,我比任何人都更飢餓,我研究的非常清楚,我能最大限度的利用食物去調整。還有日常的體態,談吐,與觀衆交流、動作,等等所有這些,如何完善自己的身體代表我對自我的意志力。

表演也是一樣的,我不是天生的演員,因爲我的體格,我的偶像雷格·帕克,他在電影裏扮演了大力神,我也想做同樣的事情。我就是這樣開始的,但那僅僅是純粹的意志,我要像奧林匹亞先生一樣的努力,我要上語言課、英語課、表演課、發聲課、還有消除口語的課程(笑)。無論如何,我所作的一切都是爲了得到好的成果,我做到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