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如今男明星为什么很难火过一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02日 07:24   凤凰网

“剧抛型男神”      

每年都会有几个男演员因为一部热剧而大火,这话大家都说倦了。      

今年夏天追星女孩的宠儿,毫无疑问是李现、肖战和王一博。更神奇的是, 三个人完全不撞型。    

让李现吃香的,是他身上的狼狗型荷尔蒙。肖战吸粉则靠的是外形俊美、性格机灵,完全是另一种审美需求。      

到了王一博这儿,则是他外表的高冷唐僧气质和性格反差萌最吸引人。      

总之,总有一款能填满追星女孩蠢蠢欲动的心。      

随着一茬一茬的新男神崛起,也很少有人会再过问,之前那些因为一部热播剧而人气突然升高的男星,后来怎么样了?

很遗憾,不少人都“剧抛”了。             

如果你在百度搜索指数查询那些或大或小“爆”过的名字,输入各自那部热剧开播至今的时间段,会发现他们的热度有一个明显的急剧升高、剧播完后又急剧下降的过程。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前后的赵又廷:      

《大唐荣耀》前后的任嘉伦:      

《香蜜》前后的罗云熙(男二扮演者,当时一度因为风头盖过了主线而引发争议):             

都存在这样的现象。      

剧的余温散去后也偶有峰值,但也远远不能达到当时热播剧给他们带来的热度。      

尽管火的时候粉丝都哭着喊着叫“老公”,但这婚姻的保鲜期别说一年,半年都难。      

再看着一茬茬的新鲜男明星长江后浪推前浪,颇有点“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的意思。      

去年双男主爆红的盛况还历历在目

有趣的是,印象中人们评价男女明星的差异时,明明总喜欢说“女明星花期短”。      

这话的意思就像“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的俗语背后藏着的刻板印象一样,认为男明星没那么受外表禁锢,失去青春加持后,总归还是更容易红得长久。      

但如今的现状却是,当粉丝消费的话语权几乎全部掌握在18-25岁女性的手中时,突然蹿红的男明星们才是最应该高处不胜寒的。             

反观那些95后、00后的年轻女明星,虽然想出头没有同龄男星那么容易,更是鲜少有突然红遍全国的“爆款”,但她们也似乎更少出现这种突然巅峰、又突然沉寂的戏剧性职业生涯,稳步发展的较多。      

所以,为什么是这届男明星这么容易大起大落?      

贩卖男明星的大超市      

或许这个问题应该换个问法:为什么粉丝们对当今男明星的爱意转移得那么快?      

如果承认这本质是一个消费“男色”的时代,问题就很好理解。      

所谓的男色并非单指相貌,而是如今一个男明星在娱乐产业的包装下能呈现出来的所有满足女性追星需求的面貌。      

之前,我们总觉得现在的明星市场特别垂直细分,年轻男演员、男歌手、男爱豆都有自己对标的竞争领域。      

比如去年的100个男练习生厮杀后,今年又冒出300个,于是人们都预感到今年这300个男爱豆肯定要抢走一部分去年粉丝的心了,毕竟“秀粉”最无情。      

可是,当追星文化逐渐在这一代年轻人中渗透,喜欢哪一个领域的男星其实已经并没有特别强的壁垒。      

整个面向女性粉丝市场里男人,唱歌的,演戏的,做爱豆的,甚至玩嘻哈的,玩街舞的,玩乐队的,其实早已一起混战,共同争夺着女性粉丝稀缺的注意力。      

只不过,他们能兜售的自己,各有各的特色:      

有靠着一张脸足以的迷倒众生的,有在舞台上散发成熟魅力的,有性格耿直有趣的,有因才华而迷人的……      

或许,从当今年轻人齐刷刷的“我可以”口径其实就能窥探到,让女孩们“可以”的不仅仅是某一种长相或某一部作品,而是那个人呈现出来的一种样子让人产生了情感认同。      

这种认同大多数时候都有其必然性:      

经纪公司包装艺人形象的时候,偶像剧编写那些最引人入胜的情节的时候,综艺节目在策划节目爆点、选手亮点的时候……无一不针对的是受众的参与感和自我代入。      

所以说,当下市面上年轻男星被呈现出的令人喜爱的样子,就像全部被摆在一个大超市的货架子上,各显神通、吆喝叫卖,盼望消费者的眼神投向自己。      

这竞争的范围比想象中还激烈得多,而消费者的口味千变万化,谁又能保证自己总是“热销商品”呢?      

     “下一个更乖”      

同时,男明星兴衰之快,与粉丝心态的转变也有关系。      

从一时的狂热追捧到快速的喜新厌旧,堪称六月天的女孩的心,其实交织着消费者与谈恋爱(不是女友粉也能做到)的两种心态。      

如今粉丝很喜欢把自己热捧“限定男神”的心情形容成一场不顾未来、只有当下的热恋。      

“任君挑选”的市场氛围恰恰很令人享受,女孩们在最火的男明星们中辗转就像谈了很多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无所谓天长地久,每次都好好爱过就够了。      

之所以不轻言未来,是因为一涉及到未来,粉丝难免会变得像个需求极多还不怎么通情理的甲方 。      

粉丝力量的壮大正在改变粉丝和偶像之间的关系,催生了粉丝对偶像事无巨细的监督和控制欲,而且是自觉的。      

举个例子:前段时间佟丽娅粉丝因为她一部新戏角色的人设不讨喜、又被“压番位”而疯狂拒绝这个资源,最终还真的撕赢了。      

而佟丽娅甚至根本不是流量明星。可想而知,当那些用数据和流量供养偶像的粉丝“手撕毒饼、脚踏公司”时,或多或少都有着“你不能忤逆我心意”的甲方心态。      

这种心态,其实是粉丝以自我意识为主导的一种体现。      

“我满意”,就是如今男色消费者们至高的信条。      

女孩们在入股一个小帅哥之前,习惯了先去问一句“他有什么黑料吗?”如果有不合心意的地方,甚至压根不会开始。      

不爱了的理由也愈发多样化:他胖了,他抽烟了,他发微博老写错别字,他品位有点土,他老打游戏不认真练习……      

任何一点不再满足供需关系的瑕疵都可能导致交易破裂,使昨天还你侬我侬的粉丝突然翻脸,选择“退订服务”。      

这个过程可以像恋爱的摩擦终于累积到了一定临界点,也可以发生得极为突然和轻易,并且一定会附上当下追星第一名言: 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当追星女孩们喜欢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的时候,其实已经默认了自己爱的是一种百依百顺的供需关系。      

以这个为原则追星的话,其实从源头上就不存在忠心耿耿海枯石烂的可能性了。            
     
     

     做生意总得有“售后”      

但有些艺人真的变成了“当季限定”,也是因为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售后了。      

如果说一个当红男星备受青睐的点就是他的品牌,那么商业逻辑里,总得讲究个可持续发展。      

去年爆红的朱一龙算个积极的案例。虽然如今热度不及顶峰时,但其实他商业价值和粉丝忠诚度都不算下降得特别夸张。      

因为他后续还上了《知否》和《我的真朋友》两部比较有讨论度的作品。要么是剧质量过关,要么是自己在里面本本分分地演出,至少总得占一样。      

再看看如今这些在热度榜单名列前茅的艺人,所谓的“红”,归根结底还是得依托自己的作品或稳定的平台才有个展示自己的窗口。      

不少依剧爆红的男明星其实吃了剧本质量或角色滤镜的福利,一旦脱离这个语境,又没有好的作品跟上,就立刻泄气。      

哪怕这段时间嗑得上头,但后来断粮了,热情追捧过的观众根本没有义务在原地等待,自然会转向新的目标。            

就像这样↓      

其实这恰恰反映出退潮之后,男明星的个人能力和影视作品的产出还处于一个赌博的状态。一时的红火如果不能得到正视,便是浮躁的帮凶。      

但是,谁都舍不得不去追这几年追星文化盛行、粉丝爬墙飞快的红利。             

一旦嗅到了新男神上位的动向,商家便迫不及待地一拥而上,让他各种大使、挚友、推广官头衔加身,让粉丝乖乖掏钱,等热度下来便立刻寻找新的韭菜田。            

练习生市场已接近饱和,却还要硬从地里薅起来那些年纪还小、应当继续汲取养分生长的新人。      

不断地推更多的新玩家入场,任由金元逻辑助一时的人气水涨船高,却没有稳定的产出链条,其实最终指向行业的短视与虚弱。      

于是到头来,我们只见到一茬一茬的帅气男明星红得快也凉得快,却难见到新生代整体性的崛起与进步。      

如此这般下去,下一个的确总是更乖,可下一个会更“好”吗?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