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金马恩仇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27日 05:35   凤凰网

 

很多导演、演员都与金马奖有过节。

2014年,巩俐没有获奖,发脾气说以后再也不来了。侯孝贤说自己和金马奖是“它恨我,我恨它”。甚至有人说,当年三毛是因为没能评上金马奖最佳编剧才愤而悬梁自尽。 但对于李安,金马奖只有恩情——如果不是在金马奖一战成名,李安怕是早已放弃了他的电影梦想。 上届金马奖,李安答应张艾嘉接任主席。他动用自己积攒多年的人脉,让上一届金马奖成为历史上最繁荣的一届——参赛影片比之前创下的纪录又多出近100部。 最近,大陆电影宣布退出金马奖,几家多年的赞助商也陆续撤资。金马奖盛况难续,去年李安尴尬的笑容再次被人记起。

 

 

 

电懋创始人陆运涛认为艺术远比经营有乐趣, 并不在意为高质量影片烧钱,而邵氏做电影更在意商业回报。 1964年6月20日,第11届亚洲影展在台湾举行,陆运涛和邵逸夫应邀参加影展之后的观光活动,邵逸夫有事没能成行,陆运涛和他的新婚妻子以及55名工作人员不幸登上了飞机。 回程时飞机失事,57人全部遇难。空难事件震动整个华语电影圈,当年的金马奖也因此停办。

“我想那段时间的文艺片比较属于幻想式的,因为那时候大家生活水准不好,大家向往的、想看的都是那些富贵人家的生活,电影即反映当时社会的现实,什么样的戏反映何种时代的需求。

70年代,开创华语新派武侠片的胡金铨崭露头角,凭借《大地儿女》、《龙门客栈》获得第4届、第6届金马奖最佳编剧。其中《龙门客栈》捧红了徐枫。1976年,徐枫凭借《刺客》获得第十三届金马奖影后。1980年在第17届金马奖上凭《源》再获影后。

 

< 电影《龙门客栈》 徐枫 >

息影后,徐枫成为制片人,缠着陈凯歌拍了《霸王别姬》。

 

 

80年代,台湾本土电影渐渐崭露头角。1986年,杨德昌的《恐怖分子》赢下吴宇森的商业大片《英雄本色》,成为当届最佳剧情片。 1983年,金马奖最佳影片颁给了《小毕的故事》,侯孝贤是这部电影的编剧。 这之后,侯孝贤与金马奖的恩怨拉开序幕。 次年,侯孝贤带着《风柜来的人》与《冬冬的假期》参奖,全军覆没。侯孝贤当即向金马评委开炮:

“我可以等待威尼斯电影节或其它国际电影节肯定自己!

接下来的一年,《童年往事》获得多项提名,侯孝贤同时入围最佳导演和最佳原著剧本,并凭杨德昌导演的《青梅竹马》入围最佳男主角。但那年最佳导演奖给了张毅,最佳男主角给了周润发(仅比侯孝贤高了一票),侯孝贤只拿到了最佳原著剧本奖(对于一个导演而言,剧本获奖顶多算个安慰)。 1986年,侯孝贤带着更精良的《恋恋风尘》参奖,却未入围任何奖项。很多电影人开始为侯孝贤鸣不平,《恋恋风尘》的编剧吴念真说金马奖是

“毫无意义的社交场合”。

 

< 电影《恋恋风尘》剧照 >

侯孝贤大骂:“金马奖一向就是分配的嘛!很烂!”。 金马奖连续失利,侯孝贤可能是真的生气了,他拉着杨德昌搞起新电影运动,把台湾电影“搞垮”了。 1986年11月6日,杨德昌40岁生日。侯孝贤,陈国富,朱天文,赖声川等53个文化界人物共同起草了一份“台湾电影宣言”。 他们在宣言中指责政策单位对电影文化不够重视,对电影的管理辅导定位不够明确;指责大众传媒只重视明星八卦,对电影文化不够关注;另外,他们对影评人开炮,主张把不合格、不诚实的评论者指出来,让读者唾弃他们。

从那天起,台湾的电影市场日渐萧条。

毕竟,艺术电影娱乐性较差,但新电影运动出来的这批人几乎都是做艺术电影的。

1987年,台湾电影从黄金时期的平均年产120部左右减至85部,票房更是跌到没边儿。 侯孝贤半开玩笑说,台湾电影就是被自己和老杨搞死的。 1986年10月7日,蒋经国透露台湾即将解除戒严令。马英九说:

“当时我身上感到触电一样,因我们正在改写台湾历史。

很快,台湾允许大陆探亲,解除报禁。 解严后,电影导演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开始探讨台湾社会问题、展现历史与个人记忆。《 刀瘟 》、《 香蕉天堂 》、《 童党万岁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等都是这一时期的作品,其中影响最大的是侯孝贤的《 悲情城市 》。 1989年,影片《悲情城市》涉及“二·二八屠杀”,未获当局批准,但侯孝贤还是拿到国际参演。当局本打算对侯孝贤严厉惩罚,但影片拿下金狮奖,台湾获得空前的国际关注,侯孝贤意外成了英雄。

 

< 电影《 悲情城市》剧照 >

终于,那一年的金马奖把最佳导演奖颁给了侯孝贤。

《悲情城市》拿到一亿新台币(约合2500万人民币)的票房。

这之后,文艺片独占潮头,台湾商业电影制片人集体出走香港。

没了商业电影支撑,台湾电影票房眼看衰落下去。1990年,台湾“行政新闻局”设立电影辅导金,用来资助本土电影发展,鼓励电影人做自己的电影。 这一计划,拯救了濒临崩溃的李安。 当时的李安从纽约电影学院毕业,没有电影可拍,只能在美国待业。除了电影,他做什么都不灵光,只好帮人看看仓库,当当剧务。1990年,李安的银行账户剩下34美金,人也没了心气,他报名了家门口的电脑学校,准备当一名程序员。 就在那时,“新闻局”首次到海外选剧本。李安得知消息,写了《推手》的剧本,和《喜宴》一起寄回台湾参赛。 1990年11月,传来喜讯,《推手》获一等奖,《喜宴》获二等奖。 得奖后,李安回到台湾领奖,除去奖金之外还有一千二百万预算。当时徐立功是制片经理,他给钱,让李安交片,说赔了没关系,只要别超预算就行。 李安怕自己六年没拍片,万一一出手就赔了,以后的路可能就断了,说给他两天时间考虑。 晚上,大家给李安开了一个派对,侯孝贤、小野、吴念真、朱天文都来了。听说徐立功给的优渥条件,小野开玩笑说趁徐立功这会儿还傻,赶紧拿钱跑路。 最终,李安接下预算,拍摄了《推手》。这部电影获得金马奖九项提名,斩获三项大奖,票房冲到1800万台币。 1993年,李安的《喜宴》获得柏林金熊奖,电影在台湾拿到一亿两千万台币票房,

成为当年投资回报率第一的电影。

 

< 电影《喜宴》剧照 >

可惜,李安一人撑不起整个台湾电影的票房。

90年代,台湾新电影的浪潮退去,晚辈导演却依然追随前辈拍摄艺术电影,无奈功力不够,电影越拍越闷,既不艺术也不商业。1996年起,台湾电影每年产出量降到了15至20部(黄金时期120部),票房市场被美国电影挤占,本土影片只占总票房的1—2%。

这时,台湾电影向大陆敞开了大门。

 

 

1996年,金马奖作出改革,只要是以华语为主要发音语言的影片,都可以报名参赛。

那一年,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报送金马,斩获八项提名,最终包揽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在内的六项大奖。

 

< 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 剧照 > 颁奖典礼那天,姜文把剧组的主创都聚到北京的一个酒店里,大家围在一块儿看凤凰卫视的直播,二十岁的夏雨看到自己又拿影帝了,开了一瓶酒庆祝。 不过,那年金马的奖杯,姜文他们后来谁也没摸着,台湾那边说是被片方的人领走了,还特意到仓库里看了看,夏雨说那就算了吧,得奖了我们就挺高兴的。 两年后,陈冲带着自己导演的《天浴》去了金马,不光拿了最佳影片,还把最佳男女主角都包圆了,17岁的李小璐为了登台领奖,自己悄悄去秀水街买了衣服,陈冲看了摇摇头,在台湾给她重新买了礼服。 2001年,中国加入WTO,好莱坞大片趁势涌入,大陆的电影市场迅速扩大。同时,台湾电影市场萎缩,曾经支持香港电影的投资纷纷撤出,受到冲击的香港影人组队北上,华语电影的格局就此改变。

 

< 电影《蓝宇》剧照 >

那一年,刘烨和胡军凭借《蓝宇》双双入围最佳男主角,那届影帝的评选一直投到第四轮才分出胜负。刘烨听到嘉宾宣布自己得奖时,他感觉旁边胡军的情绪马上就变了,于是赶紧收住脸上的笑,第一句获奖感言就是:

“这个奖是两个人的,没有师哥胡军,我得不到这个奖。”

那届的最佳女主角秦海璐可就控制不住情绪了,在台上哭得梨花带雨:

“我属马,明年又是马年,这两匹马对我很重要。

有人告诉我马很重,我说如果评审愿意给,再重我也拿回家。

2003年,《盲井》的王宝强获得最佳新人奖的提名,当时他还没演《天下无贼》,去台湾的路费都是管北漂群演的朋友借的。捧得金马奖之后,王宝强第一反应就是拿牙咬咬,看看是不是真金的。 2008年,第45届金马奖迎来争议时刻,冯小刚的《集结号》入围多项大奖,因为这部电影的背景是淮海战役,主角是解放军的军官,岛内的很多人都看不下去了,说让它入围就是

“拍大陆人的马屁”

 

< 电影《集结号》剧照 >

结果,张涵予力压李连杰和古天乐,夺得金马影帝,听到名字被念出来的时候,他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能,发表获奖感言时太激动了,上来一句“前辈们、同志们、女士们、先生们”把台下的观众逗得哄堂大笑。 为了回应质疑,时任金马奖评审团主席陈坤厚披露了张涵予获奖的原因,他说《投名状》的李连杰虽然打戏文戏都有了,但表现出的厚度不及张涵予,而《一个好爸爸》的古天乐以喜剧方式诠释黑社会成员,很新颖,但他在影片后半段弱了,表演掉了下去。 这一届的金马奖获得了多方赞誉,导演管虎就特别感动:

“《集结号》把国民党打成那样了,人家照样接纳,这才是一个国际化电影节的态度。

让电影的归电影,是金马奖在华语电影界众望所归的底气。 2012年对金马奖来说是一个小年,大陆和香港都没有重量级的电影参赛,那一届的评审团主席是有老好人之称的刘德华,正是在他的影响下,为金马奖留下了又一个经典时刻。 台湾电影人吴念真在颁奖典礼后,发了一条微博——今年金马奖的评委们真“带种”。 引起讨论的焦点就是最佳影片,两部进入最后决选的电影分别是大陆导演高群书的《神探亨特张》和香港导演杜琪峰的《夺命金》。 杜琪峰的鲜明风格不用说,《夺命金》也是他的水准之作,可是《神探亨特张》就太非常规了,它讲了一个便衣民警抓贼的故事,由一个个真实的社会事件组成,片中的演员都不是专业的,男主是读库的张立宪,配角全是当年的微博大V,比如史航、孔二狗、宁财神、作业本……

 

当时有媒体吐槽,这就是一群“网红”拍了一部《法制进行时》,连导演高群书自己都说,去台湾就当旅游了,压根没想着得奖。 讨论最佳影片的时候,评委们谁都不让,吵了半个小时,有人力挺《夺命金》,有人觉得《神探亨特张》太特别了,没看过这么贴近生活的电影,拥有最后决定权的评审团主席刘德华说,那咱们投票决定吧,结果《神探》以八比七险胜。 领奖的时候,高群书看着奖杯发愣:

“真的没想到。

感谢地球,感谢人类,感谢金马评委。

谢谢你们,有眼光!

我以前也曾抱怨,拍过很多戏为什么不给我一个专业的奖。

从今天开始,我可以说,我及格了。

谢谢大家。

得奖的人意气风发,志在必得却两手空空的就难免失落,那年巩俐出演张艺谋的潜心之作《归来》,被金马提名影后。巩俐盛装出席却空手而回,在最佳女主的投票中排在第二。 离开台湾前,气愤的巩俐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我不会再来这个业余的电影节,一点意义都没有,这是我第一次来金马奖,也是我最后一次来金马奖。

 

 

金马奖50周年的时候,两岸三地的电影人都送去了祝福,虽然好莱坞大片依然很强,日韩电影也时有佳作,但是因为有金马奖在,无数华语电影人得以出道和出名,台湾的电影市场也在低迷多年之后,出现了像《大佛普拉斯》这样叫好又叫座的佳片。

去年第55届金马奖,从金马走向世界的李安赶回台湾,出任执委会主席,评审团主席请来了巩俐,颁奖那天,侯孝贤、张艺谋、娄烨、徐峥、文牧野、刘德华、刘嘉玲都去了,华语影坛几代影人共聚一堂。 最佳新导演给了《我不是药神》的文牧野,最佳影片给了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这本该是一届充满情怀的盛会,但在最佳纪录片的领奖人傅榆发表获奖感言之后,李安的脸上只剩下让人心疼的尬笑,金马骤然失蹄,前景一片茫然。

 

最近,台湾媒体人唐湘龙在一档节目里的发言,道出了很多人的感叹:

“我们地方没有那么大,但是胸怀够大,所以别人才觉得来参加金马是一种荣誉。

以前,在台湾最红的歌手,就是华人世界最红的歌手,在台湾最红的演员,就是华人世界最红的演员,作家亦如是。

现在,台湾的文化环境被搞烂了,这一切都不会再有了。

有争吵才有包容,有争论才能选出好电影,金马奖往昔激烈的争执都可以浓缩成两个字:在乎。正是因为在乎华语电影,李安才会为金马奔走,请动不会再来的巩俐。

如今,巩俐可能再也请不回来了。

参考资料:

《金马奔腾五十年》, 刘心印 解宏干, 人民网-文史,2013-12-13

《侯孝贤与金马奖——细说恩怨二十年》,小猫王, 网易娱乐,2006-11-22

《十年一觉电影梦》, 李安

《香港电影大垄断时代的开启——“电懋”的兴衰》 ,波迪与鹅(豆瓣),2017-09-29

《金马奖评的真正是电影本身》,新京报,2013-11-22

《张涵予:金马影帝给了共产党军官》,南方周末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