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灼人秘密》三女主:吴可熙又做编剧又演戏,宋芸桦夏于乔打破傻白甜局限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19日 18:42   凤凰网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王宁) 法国时间5月19日,电影《灼人秘密》三位女主角吴可熙、宋芸桦、夏于乔接受了凤凰网娱乐的专访,大聊影片台前幕后的故事。吴可熙爆料,影片戛纳首映场票已被预约一空,连昆汀都想来看。从影片杀青到现在,主演们也一直没有看过片,戛纳首映场,将是他们首次观看成片。

《灼人秘密》入围了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剧本由吴可熙亲自撰写,讲了一个女演员追求梦想的途中,发生的一系列光怪陆离的惊悚故事。吴可熙饰演一位英文老师,宋芸桦饰演她的闺蜜,夏于乔饰演按摩师,三个人在拍摄前都做了一定时间的培训。但是在实拍过程中,依然被导演赵德胤的严格要求给震惊到,一场戏反复拍,尝试各种可能性,甚至在片场经常拍剧本中没有的场景,导演只给一个概念,演到尽兴为止。

好在三位演员,都给予导演赵德胤百分之百的信任。让一贯以甜美形象示人的夏于乔,甚至不惜在地上跪着学狗叫,突破以往角色带来的局限。宋芸桦也表示,自己以往都是傻白甜的形象比较多,这次做了前所未有的突破,有沧桑的、有发狂的,让她体验到做演员的乐趣。

跟赵德胤上一部作品《再见瓦城》相比,《灼人秘密》制作费升级至6000万台币,拍摄周期2个月,经常1场戏拍30几条,甚至1场戏拍3、4天。不管从制作费用,还是对明星演员的挑选,都可以看出赵德胤这次确实想来次风格转变了。在影片在戛纳放映之前,不妨先来看下这篇演员专访,更深入了解《灼人秘密》的诞生过程。

昆汀也关注《灼人秘密》,吴可熙首当编剧融入MeToo概念

凤凰网娱乐:这次来戛纳电影节感觉如何?

吴可熙:所有东西都很新鲜,特别兴奋,明天就是我们电影《灼人秘密》的首映,现在开始我有点紧张,很期待。听到很多朋友微信我说,没有票了,问我们可不可以帮他拿张票,问剧组,剧组也说就是一票难求,就觉得很开心。

宋芸桦:是我第一次来,真的除了兴奋跟好多好奇,因为像昨天也看了,第一次在这边看电影到最大的厅,所有的气氛,每一个红毯上的等等,我觉得这些对我来讲都非常的新鲜,很幸运可以在这。也特别期待看明天的片子,因为我们都没有人看过,所以也不知道故事会怎么样子,所以我们是跟观众一起得到这个大惊喜的。

夏于乔:其实在出发前我非常的兴奋,因为我没有来过戛纳,这是第一次,所以我就做了很多功课,我想说我应该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在这边看所有的竞赛片这样。

凤凰网娱乐:有打算在戛纳电影节看哪些电影吗?

宋芸桦:有的,像阿莫多因为已经放过了,还有昆汀的还没有首映。昨天看电影的时候,昆汀就坐在赵德胤导演旁边,他非常想认识可熙,他知道我们的电影《灼人秘密》,因为他正在拍那个电影也是关于电影中的电影,一个特技的故事。

夏于乔:对,戏中戏。

宋芸桦:所以他有在他的手机里面有特别去找一个类似关键词,然后去找所有近期,就类似这个主题的电影,他想要看大量的资料,然后就看到我们这部电影《灼人秘密》。他有特别看,所以知道导演的名字,也知道这是一个女演员的故事。

凤凰网娱乐:是什么样的机会让三位一起演了这部电影?

吴可熙:我先写了一个关于女演员的剧本,然后里面就会很多女生的戏分。至于选角,导演跟剧组跟我们演员去谈,其实我一刚开始也不知道我会演哪一个角色,其实都是很开放的,因为我把剧本交出去之后,然后就交给导演他们了。

凤凰网娱乐:这个剧本大约是你什么时候开始写的?

吴可熙:其实我陆陆续续都有在记录一些我自己的当演员的一些小故事,或者是我看过的一些有趣的事情,应该是我2016年左右先写了一个关于演员的剧本,一个演员追求梦想的剧本,然后一直觉得不够好,就一直到2017年底不是发生MeToo事情,我看了很大量的资料,然后觉得灵感大发,然后于是把这个运动的一些概念跟想法,然后融合到我原本那个关于演员的剧本里面,然后重新改了架构,写了一个比较惊悚类型的《灼人秘密》的剧本。

凤凰网娱乐:于乔跟芸桦看到这个剧本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

夏于乔:我第一个想法是,这跟以前赵导拍过的片子类型不一样,所以我那时候看剧本想说,导演拍这个会长什么样子,有点难想象,又特别期待。其实一开始就先知道导演是赵德胤导演,然后就非常欣赏,所以就很想和他合作,那时候我也不确定有没有哪个角色或者什么的,所以就只要听到就立刻答应,然后后面才开始大家一起培训、一起训练等等的。

凤凰网娱乐:都做了什么培训呢?

宋芸桦:因为我们三个角色的背景不太一样,像我的话就是英文老师,算是兴趣,或者是她一直在做的事情,做了十年的就是一个舞台剧,然后是小王子的舞台剧。所以我跟可熙我们两个上了一个多月的舞台剧的课。

吴可熙:舞台剧的课程的训练,对,是排练整个本子的小王子,其实我们是每天都去排练五六个小时,然后这个剧,小王子的舞台剧我们是可以真正上台演出的,然后导演也没有。

宋芸桦:拍的时候也真的有在演给小朋友看,台下就是一大群的小朋友们,就是现场演给他们看这样子,而且我们让小朋友也看到哭了,虽然我觉得小朋友应该不太了解那种很深刻的,因为小王子毕竟其实是,其实是给大人看的故事,但小朋友看的懂。那就有一个小朋友看到我们演完,就流着两行泪,然后看着握着我的手说,我看的都哭了。

夏于乔:因为我在戏里面角色的关系,我的职业算是一个在SPA馆工作,然后帮可熙按摩什么的,所以在这之前我就是上了大概两三个礼拜的按摩课,就是真的去SPA馆然后请他们的老师,然后教到我怎么从头,然后脸,怎么先从卸妆,这其实一整套,虽然戏里面没有拍到,可是我其实学了一整套,还有按摩全身,从头、脸、身体,然后我在SPA馆练习之后,我又陆续找了家里的朋友还有我妈妈,就是找所有的女性朋友,轮流像客人一样来家里,所以我在家里也按了有五六个。

吴可熙:我还特别去学了自由潜水,也是一个多月,因为我们有很多戏是在水里面拍,那个水下摄影困难度很高。

赵德胤挑战惊悚类型,一场戏拍遍各种可能性

凤凰网娱乐:可熙刚写完这个剧本的时候,就想让赵德胤来执导吗?

吴可熙:我没有要请他,就是应该是我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说我其实写了两个剧本,《灼人秘密》其实是第二个剧本。写完的当下,比如说2017年底研究完了一个metoo相关的剧本,写完的当下我觉得就是很兴奋,然后觉得感觉这是一个很疯狂的剧本,就是我写的非常的开心,虽然很累,但是就觉得很好奇,这么我觉得有点奇怪的东西,或有点疯狂的东西,不知道到底好不好,或者是别人看是什么感觉,因为我没有学过编剧,我是凭知觉写,但因为我自己这么多年看那么多很好的电影,包含内部的、台湾的,然后还有比如说阿莫多瓦导演的这这种电影。

我发现就是好像,我觉得就去做是最重要的,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就写了一个东西。然后我就想说,那就去找专业的人去看一看到底怎么样,那因为有想过找其他的导演或者是编剧,但是因为我自己很害羞,我怕他们看了就说这啥,这啥玩意儿。所以我就想说,找一个我必须熟悉的导演,我知道赵导演他从来不会生气,或者是脾气比较好,或者是不太会说一些很伤人的话,所以我就拿给他看,没想到他看了之后,他觉得非常有意思。第一个就是非常原创,里面有很多的想法,很疯狂,所以很多东西推进,在镜头,或各方面拍法是可以是很快的,是一个需要很大成本的电影,一个很私密、很女性的故事。

他觉得跟他以往的,在缅甸我们拍的那些电影,比如说长镜头,比较缓慢的,讲底层的,是有天壤之别,所以他很想挑战这个剧本。

凤凰网娱乐:你们在实拍的,跟他磨合还顺利吗?

吴可熙:挺顺利的,拍到中间开始发现会剧本的一些问题,不是问题,就是说有些东西我觉得基本上是在剧本阶段,在文字的时候,有些逻辑跟有些东西是成立的,可是当它变成影像的时候,有一些东西不太成立。所以我们就边拍我边诠释角色,同时会跟他讨论怎么修改,然后还有整个架构在拍的当下有些顺序要跟动,所以就挺有趣的这次体验。

凤凰网娱乐:现场的改编剧本也是你来完成吗?

吴可熙:现场改编剧本,没有,就我们就跟他讨论,然后直接讲说等一会儿加什么台词、减什么台词,然后每天拍完戏之后,如果有要讨论,就是直接微信讨论。凤凰网娱乐:直接微信讨论?

吴可熙:对,因为赵导演他拍东西,我以前跟他合作,很多东西我们其实就直接是即兴,即兴来的,所以直接讨论完确定的风向没问题,现场他就直接跟演员讲,你等一下讲什么,然后演员就吸收一下就讲,我们不需要很精确的说把东西(改了),但也会有改剧本,都有。

凤凰网娱乐:芸桦跟赵导合作,感觉怎么样?

宋芸桦:因为赵导一直都是偶像,对我而言的,所以第一次跟他合作的时候其实特别紧张,因为他就想说,我以为他会特别严肃,因为他的片都比较严肃一点的。但第一次见到他跟他聊天,发现话还挺多,就很可以一直聊一下,而且他知道非常非常多东西。所以我觉得能在这部片遇到他,是一个非常非常幸运的时刻,因为我觉得他完全改变了我对表演到了另外一个境界,因为每一个导演其实都有自己说话跟演员讨论的一个方式。所以我从他那边看到了一个全新,我跟他之间沟通的一个模式跟他想要,他也不会说命令的你要做这个、做那个,但他就给你一些方向,然后让你自己去思想非常多事情。

所以,为了这个戏其实那个时候闭关了好几个礼拜,自己一个人,其实通常我是一个很喜欢出去,很喜欢跟朋友聊天什么的,所以那时候其实把自己封闭起来,然后花时间跟自己相处,然后在用新的表演方式去呈现,我觉得还蛮兴奋的。

夏于乔:我也是一开始很紧张,因为听到是赵德胤导演这样,然后其实真正接触之后真的他非常的亲切,我觉得跟他合作演员是幸福的,因为他够严厉,然后他可以鞭策你,同时他又很关心你。我觉得能够同时站在演员的立场然后去看待很多事情的导演,真的会让演员感到很温暖。我觉得他又具备了严厉,然后又温暖的个性,而且其实他真的很特别,因为我记得我拍《灼人秘密》的第一场戏,他就叫我到现场,我根本不知道我要演什么,因为没有在剧本里,然后他就叫我去,我就说好,我就去了。然后他说,等一下你要怎么跟可熙演这场戏,然后说这个东西是怎么,在那边翻剧本。

夏于乔:他说没有在剧本里,然后好,它是一个特别困难的戏。演完之后,我觉得有一点喘,我就在路边这样休息,他就过来跟我说,很好,今天是暖身,我不一定会剪进去,他说没关系第一天这样很好,然后就走了。

宋芸桦:第一天也是这样跟我说,也是叫我拍一些,然后也会闲聊的说,这个我也不一定剪进去。

夏于乔:对,他都会讲这种话,所以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电影讲怎么。

宋芸桦:我觉得其实他做的每一个行为都有他自己想要给我们的东西,只是他不会跟我们讲,那个可能是他的觉得是暖身,或者也可能真的会想要剪进去,但他都会用比较轻松的方式先跟你说,你一定要等到全部东西都出来,你才会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凤凰网娱乐:实拍过程当中,这种情况也会很多吗?

吴可熙:很多。

凤凰网娱乐:基本都是这样吗?

吴可熙:很多场戏我们除了拍剧本里面之外,我们拍很多各种可能性,不在剧本里面的。

凤凰网娱乐:你说一场戏的各种可能性是吗?

宋芸桦:对。

《灼热秘密》制作费6000万台币,拍摄周期2个月

凤凰网娱乐:三位之前都喜欢赵德胤的哪部片子?

夏于乔:我印象深刻的是我看《再见瓦城》的时候,我当时就很想认识可熙,然后也很想认识赵导,但是当时我就是观众。然后看完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说,看有没有机会,他们还可以再出来跟观众say hello,结果他们就离开了。所以那时候觉得很可惜,没有机会认识到他们,所以这次能够合作我觉得很开心。

宋芸桦:其实真的印象也比较深刻的也是《再见瓦城》,那个时候我是自己买票去电影院看的,所以就是一个最一般的观众,其实看完也还挺多的想法跟感觉。所以我其实那时候看的时候,而且因为有,虽然那时候还不认识可熙,但我们有共同朋友,也有认识到导演,但我们都是没碰过他们,但我们中间都有共同认识的人,就听过很多,就是他们那时候的故事或者什么,然后就觉得,其实他们那个时候,我后来也挺可惜讲非常多,他们那时候花了很多心思在那部电影上面,他们也去就住在那边,生活在那边。

宋芸桦:就听完他们那些故事再回头,因为我拍的时候,后来我又再看了一次,我自己里又看了一次。然后听完他们的故事再看,就觉得哇,真是拍赵导的片,你真的就是全部就奉献给他了。就是你不能想要偷鸡摸狗,或者是要假装混过去什么你不行,就是全部都奉献给他,然后整个就交给他这样。所以看完,我觉得是先看那个然后再拍的时候会稍微了解,就是跟这个导演要怎么相处,或者是自己非常信任,就把自己全部给他了。

凤凰网娱乐:拍《灼人秘密》跟你们之前拍电影的表演方法,有什么不同吗?

宋芸桦:我的肯定是,因为我大部分大家目前看到的都还是一些比较傻白甜,或者比较青春校园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这一次很开心导演给我这个机会,因为其实我觉得还难得的导演看到了我不一样的那一面。那个时候我就问他,我就说导演你会觉得我就是只是电影里面看到的样子吗?然后他就说没有没有,就是他看到了我很多不同的可能性,所以他很相信我可以诠释这个角色。我觉得光这一句话就,那时候是第一次见面吧,后面差不多确定的时候听到这个,我觉得听到之后就完全没有任何疑虑,就把自己百分之百相信他。所以在拍的过程中,他给我的一些新的挑战,虽然老实说压力真的非常的大,但是我还真的很幸运跟很荣幸可以参与这部电影。

凤凰网娱乐:可熙跟赵德胤比较熟悉,这次拍《灼人秘密》会在原有的基础上寻找新的尝试么?

吴可熙:这次很多东西都跟之前的做法、拍法,还有所有的工作模式都完全不一样,最早的那些比较独立制品的那些电影,像《冰毒》什么的,可能预算就是一万块新台币。然后接下来《再见瓦城》的时候开始有了一些预算台币大概三千多万,这一部就是再翻倍,大概六千多万左右,台币。然后我们各个剧组也都找了就是非常、非常专业的团队,然后这一次拍摄方式跟之前很不一样的,是因为资金跟团队都比较好,比较专业。比如像以前的那些独立制品可能是七个人,然后花了十天就把一部电影拍完,然后每一个镜头都是一个take,我们就必须走人,因为偷拍的。

但是这一次,完全相反,是常常很多一个镜头,或者一场戏我们拍四天,光一场戏就拍四天,里面大概有二三十场的戏难度都非常高。因为想要跟摄影做一些运镜上的配合,然后还有台词跟走位都是非常困难,然后又想一镜到底,情绪也很高涨。所以比如说有些戏,彩排了十几次走位确定各方面还有声音都没问题之后,正式拍又二十条,一天拍个三十条。如果是被打,就一天被打个一百多下,因为拍了二十条然后拍四天,然后或者是。

所以这次的难度,比如说会是哭戏,一天要哭三十次,然后哭四天,就是会遇到很多这种,就很想要,比如像哭戏的话可能前四五个take我都可以非常自然,用角色就可以哭的出来。可是到第六个就会干掉,然后就完全什么东西都没了,第七八条开始想我外公去世、想我奶奶去世、想我家的狗去世。然后接下来又干掉,什么东西都没有感觉。

夏于乔:三十几次,就想很多人去世。

吴可熙:对,好可怕。可是很奇妙,可能你真的好累,身体也很累,然后导演就是放饭,然后就觉得很难过,自己没有做好。就是不知道那个东西可不可以再出来,我们全部的人都很想要一个很好、很完美的东西,比如说有的时候又放了一个饭,然后回来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又有能力了,然后第一条又特别好。然后我觉得这次就是很感动,就是当我们每个人都聚精会神看那个摄影,看那个Monitor,然后这边少一点,这边多一点,当有一条出来很棒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非常开心,这次是一个很特别的这样的拍照方式,就是可以很精准,然后很多东西有排练,是一个戏剧性很高的电影作品。

凤凰网娱乐:这次是整个拍摄期是用了多久?

吴可熙:差不多两个月,前期准备大概四个月,训练什么的。

宋芸桦摆脱傻白甜印象,夏于乔跪地上学狗叫颠覆形象

凤凰网娱乐:吴可熙会打算往幕后领域,多一些尝试吗?

吴可熙:没有,我觉得我好像就不会去想,或有没有打算,或者什么,但我觉得很多东西是凭感觉、凭直接,就我觉得很多东西因为我觉得很好奇,然后就会想要去了解。然后来电影节我也不会说走走红毯,然后就吃东西什么,我对幕后的东西的确是也很有兴趣,然后我随缘。就遇到在影展期间,从以前到现在跑很多影展,就是认识很多选片人,我也很好奇他们的工作,他们怎么选片,然后我好奇各个东西。所以我觉得是那个好奇心跟对电影就是很热爱,然后我就觉得很有兴趣,所以就是越来就越了解,我也没有说就是以后做什么、做什么这样。

凤凰网娱乐:于乔可能我们之前对你的印象也是比较偏甜美系的,但这次改变也非常大。

夏于乔:我妈妈看了预告,以为我拍的是鬼片。

宋芸桦:很多人都以为是。

夏于乔:对,她说你怎么去拍了鬼片我都不知道,我说不是,它没有鬼,我妈以为我怎么中邪了什么的。

凤凰网娱乐:三位对于这次电影里的全新的这些挑战和尝试,有担心说观众会不会接受呢?

吴可熙:完全不会,我觉得反而就是很期待观众的,我觉得就是赶快来看吧,我就很期待观众看完的那个反映跟想法。这部电影非常、非常有趣,有很多很多东西我们都很想跟观众朋友一起讨论。

凤凰网娱乐:三位在片中的对手戏多吗?是一直都有对手戏吗还是三条支系?

吴可熙:我跟芸桦其实只有两场碰到了,整部戏里面,我们在拍摄的时候也是一样。三个人同时出现的的确不多。

宋芸桦:其实老实说我们那个时候拍戏,我们三个完全不熟,因为我们几乎他们比较对立,然后彼此在拍的时候就在那个角色里,比较不怎么说话,然后那时候在拍摄时期我们也不会太多余的闲聊。所以其实那个时候,跟可熙稍微熟一点,因为我们是演一个比较亲密朋友,就是闺蜜的关系,所以在前期的时候就聊的比较多,所以那个时候我几乎怎么跟于乔聊到天。所以我们是这一次。

夏于乔:我跟大家都不熟。

宋芸桦:对,她跟大家其实都不熟,而且就一个人很自闭的坐在角落这样,她在那个角色里。所以是还蛮开心,这次一起来,因为不然我们大家应该都后面不会再聊天。

凤凰网娱乐:想听你们三个聊一下,就是对片中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哪一场?

宋芸桦:其实我自己有一个非常大的突破,但是好像还不能说,然后是我真的没有拍过的,也是我觉得大家看了会非常的期待。

夏于乔:因为我的其实有出现在预告里面,所以我就可以说,就是预告里面有出现我在学狗叫的。那一场戏其实非常大一场,那是我跟可熙的戏,那场很辛苦,然后我们又要喝酒,又要学狗叫,叫完又要打架,然后是真打,那我其实没有跟别人真正打过架,何况是一个女生。但是我们就是使劲,就是打到最后两个人都虚脱为止。

吴可熙:到处都是,膝盖什么全部都磨破,都是伤。

夏于乔:全身都是伤,对。

凤凰网娱乐:打了多久?

吴可熙:那一场戏就拍一整天,拍一整晚,然后拍了很多条,其实拍一下膝盖就破皮了。

凤凰网娱乐:可熙之前有发微博,说你经常接收到同质化严重的角色邀约,作为女演员的话,你们怎么看待这样一个问题?

夏于乔:我觉得既定印象是的确很难改的,就像我们看美国的一些影集,有些影集一次就播了九季、十季,它就是那个角色,其实到现在我在看曾经我看的那个《Friends》,他们任何一个演员演任何一个角色,我都想到当初影集里的样子。这其实既定印象要让观众去改真的是比较难的,我觉得演员就是比较辛苦一点,可能演员能够让别人看到不一样的面向这是幸福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三个这次都很幸福,我其实很谢谢可熙可以写到这个角色,因为现在其实蛮少电影都是女性为主,尤其女演员这样,然后又是三个完全不同个性的女性角色。我们能够演到,我觉得对我来讲是幸福的,赵到能够看到不一样的我们,我觉得这个是,这是导演的眼光了,这个我就不知道他怎么看得到,可是这是导演专业的演员。

我相信非常女演员都会卡在一个被固定的形象里,然后也因为现在电影的角色,女性的角色比较没有那么多元化,所以都会有所限制。但如果能够有更开放的一些角色的话,我相信所有喜欢演戏、热爱演戏的演员都会非常想要尝试。

凤凰网娱乐:可熙呢?

吴可熙:我接她的话讲,所以我觉得,就是我希望,就借由这个作品,就像是我之前被很多大导演或者女导演的电影作品,甚至有一些女性创作者的影响,然后开始被激励,觉得自己也想要来写东西。我希望说不定也可以鼓励很多女性创作者,尤其是像电影产业,我希望有更多的女生来写剧本,更多的女作家,更多的女导演,然后演员们也可以写剧本,对。就是让这个产业更多的可能性,然后更多的题材,更多的面向,然后来讲述不同的故事,相信观众也是非常想要看很多新鲜的有趣的没看过的,甚至是新观点的东西。

凤凰网娱乐:那条微博发布之后,现在还有会大量同质化角色来找你吗?

吴可熙:好像发了那个微博之后好像开始有不同的角色来找我。

夏于乔:等我回去赶紧发一发。

吴可熙:对,就是开始有一些截然不同的角色来找我,然后就觉得很开心。

凤凰网娱乐:行,那芸桦聊一下,既定角色这个印象的这个事情。

宋芸桦:我觉得刚好就是一个现在的模式吧,因为我觉得现在导演可能因为,有一些导演可能时间忙,或者是一些没有办法亲自面对面的,只能看那个照片,然后看你的作品,去选择你哪一些演员。所以我觉得其实这一次的经验,让我觉得一个很珍贵的事情是,其实每一次的试镜,我会希望我本人可以跟导演聊天。因为我觉得,这一次就是因为赵导能跟我们亲自一个一个聊天,他不是看我们的作品,他有看,可是他不会以那个为他选角色的主要目的,所以他是通过跟你聊天,然后听你的故事,其实这些闲聊,他就看出你这个人的性格。

所以他因为这样看到了,他才会很大胆的可以选择,明明就不是这个样子的,大家印象中的样子,就给你们到另外一个角色。我觉得他自己也喜欢不同的感觉,所以他故意选我们三个,然后都跟我们真实性格其实反差蛮大的,但是又有,他又看出来我们一定有某部分是非常相似的,跟角色里边的。所以我觉得,我最希望就是,大家可以多多的跟我们了解,然后跟我们可以相信我们演员一定可以做到更多不同的样子,因为其实确实这是一个,有时候常常面临到的问题。

我觉得其实我们可以做到更多,可以做到更快,然后也很幸运这一次的电影可以,可能又更多的人看到了,就会发现芸桦不再是可能甜美的样子,其实她也可以很愤怒、很憔悴,其实大家都每个都会有不同的面向,我觉得这是演员最幸运跟比较辛苦的地方。

集体去看《南方车站的聚会》,宋芸桦夏于乔秒变胡歌迷妹

凤凰网娱乐:昨天三位都去看了《南方车站的聚会》,感觉如何?

吴可熙:我觉得非常惊艳,我自己本身非常喜欢,很喜欢刁亦男他的很多的想法,在这个画面的营造上面,摄影、灯光的运营,甚至有很多东西是,就说现在这个影像爆炸的年代,他运用了很多不同的美材、素材,然后来在画面上呈现一种很特别的氛围。有些拍法,比如说下到影子的运用,制造了某种比较类型片的一种效果,但是又有艺术片的某些东西,我觉得很惊艳,我觉得很喜欢,演员也都在他电影里面有非常好的呈现。

宋芸桦:我这个跟可熙讲的蛮像,我觉得他有一些是因为镜头或者是灯光什么,他的风格其实算是蛮强烈的。我觉得我很喜欢的是,因为其实我旁边做的就是,再过去一点就是昆丁导演,然后因为他可能很,因为里面有一些比较暴力的一些动作,可是我觉得又有一点黑色幽默在里面。所以每次只要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一些,比较有效果的那个昆丁导演都会笑非常大声,我就会跟着他的笑声,然后一起被带到这个电影里。但我觉得我很喜欢,就有一点文艺片的有一些文戏,就是讲话比较慢或者什么,但他里面也有一些每一个镜头剪接的非常快,动作戏的部分。所以我觉得全部融合在一起,我觉得很惊艳。

凤凰网娱乐:有对哪个演员的印象比较深吗?

宋芸桦:我一直都是桂纶镁跟胡歌的粉丝,所以。

吴可熙:对,她也是。

宋芸桦:我们两个坐旁边,刚好主创坐我们后面,我们两个就一直这样。

夏于乔:偷拍。

宋芸桦:对,小迷妹一样这样偷看,所以很惊艳,而且我觉得那个方言挺难学的,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也觉得非常非常厉害。

凤凰网娱乐:于乔感觉怎么样?

夏于乔:我没有想到是这么风格化的电影,老实说,我原本会以为是在讲一个很,他故事是认真的,可是我不晓得会呈现的这么风格化。所以其实我是有惊艳到的。然后我看完我是觉得有趣的,我喜欢这个有趣,因为他里面时不时的就会让你在认真看戏的时候,突然给你一个惊吓或者是惊喜,然后让你觉得眼睛一亮。像刚刚讲的他的风格那么明显,他的光影也很特殊,剪接我觉得很特别,因为他时而快,时而又会要有悬疑又慢下来,然后他需要的时候,他又变的很轻快的节奏。

所以他电影其实是很有趣的,就是不管是他想要呈现的画面或者是光影、或者是剪接,都是有一种很有趣的感觉。但是人物在里面都很认真,在做他们角色的事情。看完是的确觉得,可以想象当初他们拍戏有多辛苦,因为有很多的场景或者是包括演员的训练,要讲武汉话,那个都是非常辛苦的。在看电影的时候,我当下第一个知觉就是好辛苦,第一个反应,因为可能也在拍戏,所以就知道这个戏真的拍下来,所有工作人员、团队应该都是非常辛苦。

宋芸桦:那个后来大家结束他们都站起来拍,我们大家一直拍手,拍了十分钟这样,看到每个演员都是,因为光刚好打在他们身上,每个演员都眼光都泛泪的。我觉得可能都是演员,所以我们在看的时候,我们两个就讨论说,他们拍的时候肯定特别辛苦,现在看完自己的宝贝作品,每一个都这样。我都有偷偷观察他们,就是会互相看一下彼此,然后就是这样,眼神告诉你辛苦了,然后另外一个你辛苦了这样。所以我觉得还挺有趣的,第一次这么近看到他。

凤凰网娱乐:接下来,吴可熙会想继续尝试编剧工作么?

吴可熙:我想把第一个剧本,找时间大改一下。《灼人秘密》其实是第二个剧本,我最近还有写另外一个,那个我觉得有些地方有点要大改。有在想,接下来还想再写一个新的东西。

凤凰网娱乐:要大改的那个大体是一个什么方向的?

吴可熙:我都会从自己最熟的,自己曾经做过的,然后最了解的职业或者是角色出发,那会对我写东西来讲,因为我已经做了十几、二十年,三十年的人生体验的研究,所以我不太需要去对角色做研究。那个剧本也是一群年轻人,然后对唱歌有梦想。

凤凰网娱乐:关于唱歌的?

吴可熙:对,所以跟声音有关系,然后有很多歌曲,但不是传统的歌,我偏就是一群人。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