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评漫改电影《无限之住人》:最大魅力当属木村拓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2日 02:10   北京新浪网

  xxhhcc/文  

  作为今年上半年最受关注的日本电影之一,早在2015年宣布电影制作时,《无限之住人》就吸足了观众的目光。本片除了木村拓哉时隔多年主演映画的噱头外,也因被众多漫迷奉为神作的漫画原作以及三池崇史再度执导时代剧映画的话题而受到广泛关注。进入2017年之后,SMAP解散骚动后的连锁反应让本片和“木村拓哉”之间的关联更加紧密。或许是上天注定本片将成为一部完全属于“木村拓哉”的映画作品。本片也很有可能成为其演艺生涯中最重要的“节点”作品之一。

三池崇史三池崇史

  >>剧本乏力,三池崇史难现《十三刺客》时的辉煌

  三池崇史虽已年近六旬,但依然创作力旺盛,几乎每年都会推出好几部新作映画。而且如今日本电影界的大制作映画已经形成了“无人肯接受,就找三池老怪”的风气。据业内人士透露,三池崇史一般不会拒绝制片方的邀请,即使是在外人看来“制作费完全不够”的情况下,他仍然会选择挑战,于是就有了一大堆被外界公认的“烂片”。

  不过,毕竟三池崇史是现今日本电影界难得的怪才,一般观众或许会被他持续的“烂片”搞得失去信心,但资深映画迷们一直对他抱有期待。特别是此次《无限之住人》在公布预告片之后,不少影迷表达依稀看到了当年三池名作《十三刺客》的影子。

《十三刺客》剧照《十三刺客》剧照

  而影片的开头也确实印证了这点——黑白映像的杀阵,精致的构图,飞溅的血迹,完全投入的木村拓哉,一开场就把所有观众的情绪都调到了最高点,三池作品确实好久没有如此惊艳的片段。然而,影片之后的进展还是略令人唏嘘。

  拍摄《无限之住人》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取舍原著,这其实也是很多日本漫画真人版共同的难题。众多日本著名漫画都有着较长的篇幅,例如《无限之住人》的原作漫画有30册,把30册漫画的内容以2小时的映像呈现出来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人物。所以,此类漫画真人版的剧本编写成为了整部作品构成过程中最关键的环节。

  遗憾的是,本片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此。

  作为华纳日本“黄金周档期”(日本每年在4月底至5月上旬有长达10天左右的休假期)的大制作映画,华纳自然希望把这部作品的声势搞得越大越好。于是在企画过程中,2小时篇幅的电影中依然保留了众多登场人物。如果电影有足够的片长去塑造这些角色的个性,去展示这些角色与万次之间的“死斗”的话,那影片的剧本构造自然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从三池片头的杀阵场景来看,他也有能力完成对“原作”的还原。

木村拓哉饰演的“万次”木村拓哉饰演的“万次”

  但是,现实并非如此,两个多小时的影片中,你既要突出万次的“主角光环”,还要照顾到所有配角的戏份,这显然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市川海老藏、户田惠梨香、市原隼人、栗山千明等豪华配角阵容都成为了“走过场”的角色。而且即使是作为第一敌对角色,福士苍汰扮演的天津影久,同样出现了角色性格不鲜明,或者令观众产生疑惑的局面。

福士苍汰饰演的“天津影久”福士苍汰饰演的“天津影久”

  其实,华纳应该清楚,如今的日本电影市场已经很难用“明星效应”来吸引观众了,本片原本就是年轻观众敬而远之的“时代剧映画”,过于考虑票房数字反而会使得整部作品变得不伦不类,此次“难得”有国民级的木村拓哉肯“毁容”完全投身于角色塑造,何不把权利完全交给三池崇史?或许他能够创造出一部“真正”有实力进入戛纳竞赛单元的作品。

  《无限之住人》在很多设定上都和三池之前的名作有几分相似,例如“血仙虫”设定和《生存还是毁灭之特警新人王》中哀川翔&竹内力的角色设定类似,而满脸伤痕的妆容也会让人联想起三池的名作《杀手阿一》。有时候日本制片方还得全方位考虑影片的属性,毕竟在这个“日本真人电影”被无尽吐槽且票房接连惨败的年代,是到放手电影作家让他们大干一场的时候了。

《杀手阿一》剧照《杀手阿一》剧照

  >>木村拓哉与万次的“宿命论”

  当然,《无限之住人》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除了上述的杀阵之外,本片最大的魅力,毫无疑问当属木村拓哉

  上文也提到了本片是华纳日本的大制作映画,况且邀请到了国民级大神木村拓哉担任主演,当然是朝着“明星映画”的方向前进的。SMAP解散后,木村拓哉受到了娱乐圈,乃至一般群众的“质疑”。在自身人气下降,饱受非议的情况下,不经意间“国民级木村拓哉”和“满身伤痕的万次”出现了重叠

木村拓哉出席第70届戛纳电影节木村拓哉出席第70届戛纳电影节
《无限之住人》中的“万次”《无限之住人》中的“万次”

  《无限之住人》中的万次,自始至终都在寻找自己的“人生道路”,被“血仙虫”附身的事实无法改变。而木村拓哉成为“国民木拓”的事实也无法改变,即使他自己可能会出现“逃避”的想法,但世间很难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如同影片中万次被砍得那样,木村拓哉在这部作品中完美诠释了“宿命”二字的真谛。也难怪之前众多对木村拓哉非常“嫉妒”的大叔们,在这部作品之后也对其竖起了大拇指。

  话说此次《无限之住人》远赴戛纳参展也再度说明了西方媒体对时代剧映画的兴趣,以及长久以来深爱“虫屎映画”的属性。影片尽管有很多不足之处,但或许西方观众会从中找到属于他们的“欢乐元素”。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