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尹昉:当鲜肉已经晚了 走红不是我做演员的目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2日 02:10   北京新浪网

  “昉昉,采访要开始了……昉昉?”

  “他是那种你不叫他,他就永远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那种人。”尹昉的经纪人对我们笑着解释道。

  眼前这位小伙子寸头,浓眉大眼,因常年练舞保持着良好的身形。他端坐在椅子上,埋头专注地看着手机里的文章,就在离他不足一米的地方,我们的摄像大哥正麻利地调试着机器,周围电影节的人群熙熙攘攘。

  七年前,崔健一眼看中舞台上的尹昉,邀他主演了自己的长片导演处女作《蓝色骨头》。这部电影磨了四年才得以公映,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尹昉又回到了自己的舞蹈世界里,好像对人人挤破头想进的娱乐圈并没什么渴求。后来杨庆导演又注意到这位小伙子,请他到自己的电影《火锅英雄》里饰演那四名最帅鲜肉劫匪中的一员。有媒体就此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写道:“这四块鲜肉不火,天理难容”。

  “火不火不是我的目标和做演员、做电影的目的。得到观众的喜爱是一件挺好的事情,我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尹昉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一次,相中他的新片是李睿珺执导的《路过未来》,尹昉和杨子姗搭戏,饰男女一号,一对挣扎在温饱线上的深圳打工族。尚且“不火”的尹昉便成了今年第70届戛纳电影节唯一带着作品踏上红毯的中国男演员。与此同时,他还在北非拍着林超贤导演的新片《红海行动》,文艺商业双管齐下,有这样的资源,或许我们现在可以说,他可能真的要火了。

  在我们的镜头中,尹昉说话慢条斯理,记下来直接就是很书面化的语言。他坦言自己做演员起步晚,“已经没有当鲜肉的资格了”。不过,“别人把你看成什么是别人的事情,自己只能做好自己的作品”,他说。

  新浪娱乐:第一次来戛纳走红毯,做了哪些准备?

  尹昉:以前我来过戛纳三次,但都不是参加电影节,是来这里或者周边演出。红毯首映之前我还在摩洛哥拍摄《红海行动》,前一天早上四点起床,拍的都是枪林弹雨,化的特效妆、伤妆,坐了六个小时的汽车到了一个有机场的城市,然后飞到巴塞罗那,转机到尼斯,差不多有19小时在路上,早上九点到戛纳,赶上了红毯。所以整个还没来得及反应,很疲惫也很兴奋地参加了首映礼。第一次盛装出席电影节,有点舟车劳累,但是还是兴奋多过紧张。

  新浪娱乐:你在片中饰演一个挣扎在温饱线上的打工仔,拍摄前是否体验过生活?

  尹昉:一开始接到角色之后,导演就带着我在北京挤地铁,八点钟让我到了据说是最挤的十里堡地铁站,挤了40分钟都没有上去,然后坐到了北京最西北边,他在那里生活过七年多,是一个城乡结合部的“贫民窟”,让我感受一下人们的生活状态。后来我又经常去接触这样的阶层,去观察和理解他们的生活。到了深圳片场以后,我在片中的家位于一个“城中村”,密密麻麻,楼与楼之间开了窗就可以接吻的距离,这些感受都会给我很多帮助,包括去查这个人物的背景,前期做了一些这样的准备。

  新浪娱乐:你觉得你和杨子姗的角色在片中是一种怎样的感情?为何男主角愿意为萍水相逢的女主角移植自己的肝脏?

  尹昉:在遇到耀婷之前,在片中我的角色讲述过自己的故事:我母亲从小抛弃了我跑了,父亲在我十几岁就去世了,一直在夹缝中生存,对女人的印象都是不负责任、不好的。认识耀婷是在网上,基于职业的需要,我需要认识大量的人,拉他们去试药,我才能有钱赚,那慢慢聊上之后,我发现她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女生,让我对女生有了不一样的认识,深入了解之后对她有了好感,那种冲突是很复杂的。直到发现她因为试药出现肝衰竭,那种复杂的感情,又自责,又心疼,让这种感情更加地浓烈,想去承担这样的责任。

  新浪娱乐:《火锅英雄》上映后,曾有媒体写过《我们鉴定了这四块鲜肉,不火天理难容》的报道。你觉得自己现在火吗?怎么看待演员火不火这件事?

  尹昉:认识我的人还没多少,还是希望通过作品能让大家喜欢我创造的角色吧。火不火不是我的目标和做演员、做电影的目的。得到观众的喜爱是一件挺好的事情,我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新浪娱乐:有的影迷很好奇,当初为何崔健会选中你担任《蓝色骨头》男主角,你和崔健的结识过程是怎样的?现在还有联系吗?

  尹昉:当时就是崔健老师看了我一场演出,结束了之后他在后台等我。他说有一部电影叫《蓝色骨头》,里面需要一个舞蹈演员的角色。后来基本都定了我演那个角色,但他一直没找到男主角的合适人选,就跟我说你来试一下这个角色,就让我演了男主角。这部电影是2010年拍的,2014年才上映,中间这4年我跟电影再没什么关系,既没人认识我,也没人来找我,我就去干我自己的事情了。直到《蓝色骨头》上映以后,才有更多电影人、更多导演来找到我,才有了后面这些作品。

  新浪娱乐:崔健,杨庆,李睿珺,这三位都是特别文艺范儿的导演,他们的工作方式应该很不一样吧。

  尹昉:对,很不一样。

  新浪娱乐:比如这次《路过未来》的李睿珺导演,他是怎么指导你们的呢?

  尹昉:李睿珺导演很少组织我们的表演,首先是我们之前的沟通已经很顺畅了,作为演员我已经很理解他想表达的东西,而作为导演他也非常相信我们能够呈现出来。所以整个合作是很顺畅的,给了我们很大的表演空间,让我们自由发挥。他用了很多长镜头,在我们走戏的过程里他去判断合不合适,基本上都是准确的,所以没有太多指导,我们也很相信导演的判断。

  新浪娱乐:这是继《蓝色骨头》之后,你再次挑大梁担任男一号的电影。你并非表演科班出身,表演经验是从哪里学习到的?舞蹈表演经验是否对你表演有帮助?

  尹昉:我不敢说我掌握了什么演技,我只能说我把曾经做舞者的经验,和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放到电影的表演里面。另外一方面是,前期做大量准备,让这个角色长在我身上,演的时候像真实发生一样呈现出来。除了我自己本身以外的东西,能从身体上去找到一种质感和节奏。未来我希望表演再能够提升的话,主要是从语言和声音上,让角色更加饱满和丰富。

  新浪娱乐:现在还练舞吗?

  尹昉:这两年我的精力主要放在了电影上,但是空闲时间还是会回去做自己的创作,保持一个好的身体状态。因为身体还是对一个演员很好的,有一个长期的训练,会让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

  新浪娱乐:在《红海行动》里你演什么角色?

  尹昉:电影里我们都是特种兵,要执行一个国家任务,是根据真实事件写的故事。我饰演的是一位狙击手、观察员,他技术非常过关,枪法非常准,但他有一些心理障碍,他的前一任狙击手在一次任务中受了重伤,让他的心理负担更加重。在这次新的任务里,他在伙伴的帮助下克服了心理负担,完成了任务。绝对硬汉风,都是真枪实弹,枪林弹雨。

  新浪娱乐:林超贤以“魔鬼导演”名号闻名,他也要求你们接受了很多严苛的军事训练吧?

  尹昉:对,因为很多真的是真枪实弹,你要演这样的东西肯定要去训练,不然都很假。前期的训练很辛苦,在电影里经历了很多新体验,真的是上刀山下火海。

  新浪娱乐:你对未来事业的规划是怎样的?有你想成为的榜样人物吗?

  尹昉:我个人比较敬佩的演员是梁朝伟、张震、廖凡,现在有很多同辈也很优秀,他们都很勤奋。没有一个具体的标榜,但是希望自己能走出一条不同的路吧。

  新浪娱乐:也就是说目标是实力派?现在媒体都喜欢把你划为鲜肉。

  尹昉:鲜肉吗?我都31岁了,已经没有当鲜肉的资格了。这个也没有什么当不当的,别人把你看成什么是别人的事情,自己只能做好自己的作品。

  (何小沁/文 王远宏/摄影 张大伟/摄像)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