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王学兵复出作品入围戛纳:我还是很渴望去演戏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5月17日 10:56   北京新浪网

《冥王星时刻》

《冥王星时刻》

  新浪娱乐讯    2014年,因为在电影《一个勺子》中的出色表现,王学兵曾获得第51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的提名。等到2015年影片正式上映时,王学兵却在之后沉寂了一段时间,将舞台作为自己的修炼场所。2018年,带着新片《冥王星时刻》,王学兵终于重新回归电影界。这部由章明执导的电影入围了第50届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

  《冥王星时刻》中的王学兵出演一位电影导演,他和制片人、制片助理、摄影助理跟着一位导游在神农架地区采风,路上住在一个老乡家里,家里有一位寡妇。制片人、摄影助理和寡妇分别对导演产生了不同种类、不同类型的情感,影片多次变换视角,朦胧地表现了四人之间的情感关系,王学兵出演的导演在影片中对三位女性的情感做了不同类型、似有似无的回应。

  重新复出的王学兵似乎胖了一些,采访之前,他并没有提前看提纲,也没有要求我们不要提问三年前的那场变故。他坦承这两年片约确实减少了,但自己一直活跃在话剧舞台,“我必须去演戏,我必须去工作,做好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工作。”

  “我是一个演员,我必须去工作”

  新浪娱乐:《冥王星时刻》算是你复出的一部作品,那件事发生后,你的事业情况如何?

  王学兵:片约肯定是减少的,从另一方面讲,得到了很多其他的东西。这两年一直在演话剧,拍了三部话剧,一个是波兰导演克里斯蒂安·陆帕执导的作品《酗酒者莫非》,一个是《聆听弘一》,还有一直在演的《人民公敌》,这算是一个收获。以前很难想象连续演三部话剧,而且是完全不同的话剧。

  大体上这几年就是这样,我觉得我必须去演戏,我是一个演员,我必须去工作,这样你生活才可能充实,才可能去做好自己。做好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工作。

  新浪娱乐:演话剧算是你应对变故的一种方式吗?

  王学兵:我不知道,我觉得两种可能性都有。我并不觉得这些话剧导演找我是因为我有一些变故,不是这些原因,就是机缘吧。我还是很渴望去演戏。

  新浪娱乐:章明导演的作品都是很文艺的风格,你为什么会接这部戏?

  王学兵:我之前看过《巫山云雨》,其他的在接触他之前没有看过,他的镜头语言和其他导演不太一样。一开始我没看懂那个剧本,不知道在讲什么,不知道他要怎么表达什么样的东西。几次聊天,发现他也不是和演员说得那么清楚,我觉得对于这个片子,演员会有一个设定,会不自觉跟着导演需要的东西走。因为你不知道呈现出什么东西,所以你有一种期待,不像很多戏拍之前大概知道是什么样的,我也是愿意去尝试的。

  新浪娱乐:接下来还有确定的影视方面的工作吗?

  王学兵:目前还没有。

  新浪娱乐:之后拍戏会倾向于类型化更接近大多观众的电影,还是章明导演这种比较作者性的?

  王学兵:做演员最好的地方就是可以拍很多类型的电影,我看商业片也觉得挺过瘾的,看这种作者电影也觉得很过瘾,看的时候诉求是不一样的,传递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同时还可以有一段时间演话剧,这就是幸福,打动你就是最好的事情。

  新浪娱乐:你做演员的追求是找一个打动人的角色吗?

  王学兵:不管是导演吸引你还是剧本吸引你,或者投资吸引你,都可以。我觉得演员是帮助导演去完成一个作品,我觉得演员能完全融合在导演的戏里,是最重要的,你要在他建构的氛围里,才是对的,我觉得没有一定的尺规的,把一个演法从这个导演这里拿到那个导演那里肯定不行。

  “一个演员最应该干的事情是照戏演戏”

  新浪娱乐:《冥王星时刻》很多戏份是在重庆北部山区拍摄的,在山里的戏拍得辛苦吗?

  王学兵: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拍戏的,三天换一个地方,也没有酒店,我之前在西北拍《未择之路》公路片,一站站还有酒店,这个连酒店都没有了,只能住在老乡家,帮我们做点饭,剧组给点钱。你分不太出来什么时候是拍戏和不拍,界限没有那么明显,不拍的时候也是老乡和几个演员,那段时间不会觉得特别辛苦。我对跋山涉水这种事比较习惯,经常换老乡家住,和他们接触,是挺好的经历。

  新浪娱乐:戏里你饰演的导演和三个女性角色(制片人,摄影师,寡妇)有不一样的关系,这三个角色都对这个导演有某种程度的情感,但是完全不一样的,你在演这个角色时对这种人物关系有什么样的想法?

  王学兵:我觉得一个演员最应该干的事情是照戏演戏,和导演没有特别去沟通这些情感分别是什么,按照逻辑来自然就会出现。只要是两个人的情感,总是有主动和被动的差别,那在这个人物关系和逻辑里面,实际上肯定能够找到不同的地方。

  村姑对他来说是个过客,过几天就要走,那种又渴望又似乎不知道的感情;对于摄影师度春,也不能说女神吧,至少两个人的关系,我是占主动地位,人家总是撅他;对制片人,显然已经认识很多年了,没有特别设定。

  照戏演戏这句话好像是谭鑫培[小编注:曾拍摄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的著名京剧大师]说的,就是照剧本的逻辑,不要自己去杜撰,是什么样就什么样。

  新浪娱乐:章明导演的风格是特别神秘和不确定的。

  王学兵:我一开始没有意识到,看了几天他拍的东西,是有他独特的表达,尤其在镜头语言上,往往在这种拍法中就不太注重自己要怎么去表现。

  新浪娱乐:所以更多是章明的风格影响你。

  王学兵:是的,尤其是镜头语言的方面,要达成镜头语言,有一些调度是有一些别扭的,不是你最舒服了就是最好,有时候你要配合那个拍法,重新去看待这个表达。我觉得一个演员你自己的表达是完全放在最后面的,你是去替导演去表达的,你是他的嘴。要做演员的本分。

  (康一雄、京雅/文 王远宏/摄影)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