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赵品霖自曝曾经太安逸 上节目没告诉蔡徐坤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23日 19:12   北京新浪网

赵品霖

赵品霖

  新浪娱乐讯 “大家好我是赵品霖,我今年24岁,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机会,这次如果尝试失败了的话,年龄也不会允许我再去唱跳。”这是赵品霖重新以“新生”身份在《以团之名》和观众见面的开场白。

  赵品霖这个名字,或许对于许多“路人”网友来说还算陌生。但对于他所在的团体SWIN,不少人或有所耳闻。再或者更直白一点,在这个十人团体2016年出道时,有一个成员名叫蔡徐坤,去年,他名声大噪。

  2015年,养成类真人秀《星动亚洲》开播。该节目计划通过两年四季的时间选拔出优质青少年参与为期两年的男团培训计划。其中成绩优异的学员,最终将以组合的形式出道。作为第一季节目冠军队伍一员的赵品霖顺利入选。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2016年10月,SWIN男团宣布出道。

  《星动亚洲》节目上的人气积累和成熟的造星模式加持,让SWIN在出道之初确实受到了不小的关注。出道后两个月,他们首张专辑发布。但大众更为熟悉的或许是在这之后的故事。去年初,随着蔡徐坤的走红,他与SWIN原经纪公司的解约纠纷进入公众视线。据悉,因比赛后经纪约变更等问题,正式出道后的SWIN有大半年时间没有工作。那段时间用赵品霖本人的话说就是“热度在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掉”。

  了解到这,你对赵品霖的印象大概是“蔡徐坤前队友”、“年纪不小”以及“星途多舛”。同样地,了解到这些的我们在见他之前猜测,这个承受不少压力的男孩也许会状态紧绷,说话有所保留甚有所避讳。

  但一见面,我们就发现他似乎和想象中不大一样。采访刚刚开始,他就已“自来熟”地向我们“投诉”来节目组后的种种不适应——要被叫起床;每天重复抠动作;还有男生之间共用浴室,不得不“赤裸相对地”洗澡。而在之后说起《以团》同学们常“吐槽”他头大时,他竟还真的一本正经地分析起自己的头到底大不大。末了还困惑地加了句:“这些小孩的头怎么能那么小呢?”

  听他把队友称为“小孩”时才想起,确实,今年24岁的他在训练生中已经是哥哥的角色了。在这个训练生普遍低龄化的行业里,诚如他自我介绍时所说,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机会。

  于是我们不免做了一个残忍的假设:如果这次参赛结果不如人意呢?在短暂思忖后,他给出的答案是:“这样可能听起来很惨……但我会去安安分分地拍戏,在影视行业从零做起。”

  虽然听起来颇有“背水一战”之感,但赵品霖除了希望自己通过新的训练有进步之外,对于“翻身”、走红这些结果,他似乎没有太执着野心,直言“会觉得这是一个命”。究其原因,如他本人所说,毕竟曾经成团的经历让他体验过了“期待越大,失望会越大”的滋味。

  赵品霖承认自己一度做的还不够好。他可以在采访中大方坦言去年前队友、朋友蔡徐坤参加《偶练》拿到第一个A时,曾打电话向自己分享喜悦,而当下的自己却仍处在一种麻木的状态,并没因朋友的好成绩而刺激得让自己更努力。对于自己曾经荒废时光的行为,他直言“很懊恼”。对于蔡徐坤如今获得的成功,他骄傲地表示“都是他该得的”。不过,出于“男生之间的面子”,他今年来参加《以团》节目时,并没有特意告诉蔡徐坤。

  未来怎样,现在谁都不得而知。可以确定的一点是,“SWIN十个人在一块已经不可能了。”但对于赵品霖来说,SWIN仍然是他努力的重要动力之一——他希望曾经的团员们以后再见面时,彼此都可以是更好的状态。

  “另个假设,如果你在《以团》中一路顺利,最终和新班级同学组成新限定团出道了呢?”

  “当然会接受,但我会害怕。”赵品霖如是说。

  每天“抠动作”很烦躁!男生宿舍日常是围坐讲故事 ?

  新浪娱乐:再度参加这种团体综艺,感觉如何?

  赵品霖:我有一种更深刻的体验,就是以前我特别讨厌的事情现在又一个一个发生了。比如说叫我们起床,我最讨厌别人叫我起床。还有跳舞的时候大家一起抠动作,不是说抠动作这件事情很难,是那个氛围很煎熬。我们以前那个团体(SWIN)也是最讨厌抠动作,只要抠动作大家表情就都是这样(生无可恋。jpg)。现在是每一天都要进行,是一种熟悉又很陌生的感觉(笑)。

  新浪娱乐:所以为什么又过来受一次虐?

  赵品霖:哎呀!可能我之前觉得我已经适应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真的再体验一次的时候,哇绝望了!

  新浪娱乐:是有再“军训”一遍的感觉吗?

  赵品霖:我基本上每天都处于一种委屈的状态,每天下楼都是这种状态(生无可恋。jpg×2)。

  新浪娱乐:你的委屈感来源于?

  赵品霖:就是感觉,我们不太喜欢抠动作。(小浪忍不住吐槽:你是有多不喜欢抠动作?采访十分钟你就一直在cue抠动作!)啊!包括吃的盒饭也是,洗澡也是。哇,洗澡真的是!这个我真的没有经历过,所有人用一个浴室,出门全都是赤裸相对的(生无可恋。jpg×3)。

  新浪娱乐:原本以为你有之前的比赛经验,会知道怎么应对这些状况。

  赵品霖:谁会有一些洗澡经验啊!!!(生无可恋。jpg×4)

  新浪娱乐:不是!我是说类似知道怎么去挨过没有手机的比赛时光之类的。

  赵品霖:有有有,我们宿舍是出了名的不出去。我们的乐趣就是来自于玩一个叫“海龟汤”的游戏。就是一个人来讲一个简短的故事,然后你要通过提问把这个故事给全部猜出来。这个游戏我们大概能玩五六个小时,就这样坐着,面对面看着,讲故事能讲五六个小时。我们宿舍是很奇怪的,不用出门,只要跟对方聊天就可以了。

  新浪娱乐:节目里所有同学都是从原团体里被打散,然后再重组新班级。你怎么看原团体和现在团体之间的关系?

  赵品霖:我觉得这个很有趣,因为很多人都是来自不同的团体,大家在平衡自己原团跟新班级之间最好笑的方式就是互相吐槽。比如说新班级人互相抱怨“我们原来团员好烦哦”什么什么这种哈哈。让我们这个临时的班级通过吐槽的方式变得更温馨。至于情感,(新班级同学关系)跟大家原来的团当然没有办法比,毕竟时间摆在那儿,但是我觉得我们记录的情感不一样。

  新浪娱乐:你之前已经有很多成团表演的经历了,会觉得大家最开始看你的眼光不太一样吗?

  赵品霖:多少有一点,我自己会感受到,有一点点夸张了。但现在好了,现在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看我的眼神,都会吐槽我了,也会开我玩笑了,我还蛮喜欢这样的。

  新浪娱乐:大家现在吐槽你最大的槽点是什么?

  赵品霖:说我头大,我头好像一个人看着是不大,但有个人在我旁边的时候还真的蛮显大的。我就想这些小孩怎么能头那么小呢?我就很好奇这个事情!

  新浪娱乐:你最开始有为了快速融入大家而做出什么努力吗?

  赵品霖:那没有,我是一个心比较大的人,就是我不管这个人是讨厌我还是喜欢我,我就做自己。我也很庆幸他们还是会喜欢这样的我。

  心态随缘直言“火不火看命” 准备好失败从零开始做演员

  新浪娱乐:回顾之前的经历,你觉得自己进步最大的一段训练时光是什么时候?

  赵品霖:我觉得是两个阶段。一个是我参加完第一季《星动亚洲》之后,参加第二季的时候,那时候是唱歌变厉害一些。再一个阶段是我腰伤退赛之后,再回来准备跟大家一起出道发专辑的时候。那个时候突破最大,逼着自己练舞。

  新浪娱乐:以前做训练生的心态是什么?

  赵品霖:我想要走这条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飞轮海。那时候我是看到我同桌,一个小女生特别喜欢他们,然后我就说我要成为这种人。我以前是这样的一个心态,其实比较的随缘,没有想要说特别去努力哪方面,去做到什么事情,我要去变成这个样子。

  新浪娱乐:现在的心态呢?

  赵品霖:现在的心态更随缘(笑),我会觉得这是一个命。要努力,但(对走红)不要强求吧。因为你期待越大,失望会越大,这个我们经历过嘛。所以现在就是想说,管它到底能不能火,能不能走到最后,反正就做自己爱做的事情,让喜欢我们的人看到我的时候会开心。

  新浪娱乐:像你之前在备采也说你24岁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最后成绩真的不尽如人意,你会打算做什么?

  赵品霖:说实话我是一个不会想后果的人,我从来没想过这一方面的事情。我想的是,拼了命也要去做好这个事情。但如果你说真的有万一呢?我可能……这样可能听起来很惨,但我可能真的会安安分分地去拍戏,安安分分地从影视行业再从零做起。

  新浪娱乐:但你之前也有过被很多人追捧的经历,那时候的感受是什么?

  赵品霖:那个时候真的是害怕。我记忆很深刻,我们一群人(SWIN)穿得光鲜亮丽的从海外回来的时候,我们一出机场每个人都是手上十几个袋子的礼物。其实我们不是想要接礼物,是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时候会害怕,因为没有经历过每个人叫我名字的时候。到后面慢慢地才会发自内心把他们(粉丝)当成一个朋友,特别是这么多年都还能见到的熟面孔,那就更加是朋友了。

  蔡徐坤一路走来不容易 出于“男生的面子”没告诉他自己来《以团》

  新浪娱乐:SWIN刚成名时,你心态是什么?

  赵品霖:说实话,我们以前十个人,应该大家都有一些膨胀的状态吧。因为我们从一个全封闭的状态回国的时候,面临着还蛮大的一个粉丝量。那个时候会觉得有一些心态不太好,什么事情都要做得再好一点,包括我们公司跟我们谈的一些服装啊什么的,我们会挑三拣四。但是我觉得那个不是一个恶劣的行为,是大家幼稚,还有对舞台的要求。

  新浪娱乐:面对之后的落差(人气下滑),你的心理感受是?

  赵品霖:我们第二季节目录完跟发专辑中间隔了大半年。那大半年我们每个人在家里的话都是“妈呀怎么又掉粉了”!那个时候的热度,是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掉的,那个状态还蛮惨的。在海外练习的时候,我们接触到的东西让我们想要做的东西更多,想要成为的目标变得更高。但又回来的时候,一休息休息大半年,其实蛮绝望的。

  新浪娱乐:看到去年前队友(蔡徐坤)在另外节目取得那么好的成绩,对你这次来比赛有什么影响吗?

  赵品霖:有一件事情,我对自己还蛮懊恼的。因为我记得,其实坤他在(《偶像练习生》)第一次拿到A的时候给我打了个电话,他就像小孩一样很开心地跟我说他拿了A,第一个好名次。我很懊恼一件事情就是我并没有因为他这么努力,有这么好的经历就也想自己去努力,那半年我还是荒废了……蛮安逸的。

  新浪娱乐:所以他是有付出了哪些努力?

  赵品霖:我是去见过坤(《偶练》前)生活的样子的。他在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情况下,一个人去到北京,一个人学吉他、学制作、学音乐,什么事都一个人……我也是因为他那个状态,专门去北京找他,然后跟他喝奶茶,就在一个地方喝三四个小时聊天,听他说他的事情,很佩服他。我觉得他有今天(的成功)是他该得的。以前我们就认为他是一定能成功的一个人。

  新浪娱乐:现在你来参加《以团之名》了,有没有收到包括他(蔡徐坤)在内的一些朋友的祝福?

  赵品霖:他可能都不知道我来参加这个,因为我没有告诉他(笑)。这可能是出于男生跟男生之间的面子问题,但是不会影响到我想要变成更好的状态。不仅是他了,我是想要以更好的状态面对我们SWIN的每一个人。因为对我来说,SWIN十个人在一块已经不可能了,那我想更深刻的一个意义就是,当我们每个人再见到的时候,都是熟悉的感觉。

  新浪娱乐:如果你在《以团》里真的走到了最后,跟节目里的伙伴组成了新的团体活动,预感自己会适应吗?

  赵品霖:我还是会有点害怕。因为我是一个讨厌接触新事物的人,我会比较习惯于我之前的一个状态。如果我要去跟他们再做个团的话,我当然会接受这个事情,但我会需要一个过渡。毕竟比赛是比赛,真的再出道是再出道。(Ran/文 LXY/文 刘嘉奇/摄像)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