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幸运还是不幸?她有一眼难忘的美貌,被末代国王看上却一生流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0月11日 05:48   凤凰网

前两天看到油管,有人贴图纪念这位美丽的王后——

她是阿尔巴尼亚末代王后,也是唯一的王后↓↓

 

 

这么个东欧小国也有过王朝? 还真是,阿尔巴尼亚小归小,倒是兵家必争之地↓↓

这位唯一王后的故事曾像辛德瑞拉一样浪漫,却只上位一年就流亡,卷入颠沛流离的悲剧。

 

 

她叫杰拉尔丁Geraldine Apponyi,看这盈盈微笑的气质就知道出身富贵。她是匈牙利阿波尼家族后裔,家族有上千年历史,住超大的阿波尼城堡,父亲有伯爵头衔,母亲是美国外交官之女。

她从1915年8月6日出生就被称为女伯爵,可惜一个人的命运总被时代裹挟,到了她这代,幸福童年超级短暂。

 

 

杰拉尔丁刚满3岁,奥匈帝国崩塌了,全家只好丢下所有,逃到瑞士。

还没到10岁,父亲又去世,财产坐吃山空,母亲见势不妙改嫁法国高官,三姐妹被打发回匈牙利读寄宿学校,成了没爹没娘没钱用的孤儿。

 

 

她曾经打工好几年,早上兼职公司女秘书,打字打得飞快; 下午到叔叔上班的布达佩斯博物馆,在礼品店卖明信片。

过着这样的日子,依然长成了明艳少女, 凭着一张照片,命运又大逆转了 。

 

 

当时,阿尔巴尼亚大boss很会搞事,他叫索古,出身地主家庭,对封建统治很有执念。靠参军打仗,一路从内政部长当到总统,然后突然轰的一声变了天,把总统变成国王,建立索古王朝↓↓

 

 

他自封国王,姐妹们统统是公主↓↓

 

 

这样一个王朝急需一个耀眼的王后,好让臣民们侍奉。

他派出姐妹们在全欧洲寻找妻子,很快,一大堆照片带回来供他挑选。 杰拉尔丁的照片一亮相,国王就挪不开眼了。

这位没落贵族的女伯爵,明丽动人,被誉为“匈牙利白玫瑰”,让所有人黯然失色↓↓

 

 

 

 

国王立马邀请杰拉尔丁来见面,当场求婚。 但这次命运逆转到底是福是祸呢?

讲真,这对怎么看都不是一路人,有一个浪漫的开头,注定没有一个可靠的根基。

杰拉尔丁才22岁,索古一世为了打造自家王朝,已经熬到42岁,头发都掉了一半;

 

 

两人语言和兴趣都不一样,男方满脑子为政治而生,没一点温柔体贴,女方不会讲阿尔巴尼亚语,更不谙政治。但她并没有更好的选择,索古成熟强势,她只有接受求婚。

 

 

1938年4月这场婚礼,花钱如流水,杰拉尔丁头上的超级大花冠不输任何王室↓↓

 

 

连伴娘团都像新娘↓↓

 

 

打造了好几套珠宝,她这只铂金镶嵌钻石王冠,上面有代表王室的山羊纹章,被称为“山羊头王冠”,非常有名和华丽;配全套钻石项链和手镯↓↓

 

 

还有各式华丽礼服,收到的礼物都是红色奔驰跑车;

 

 

住豪宅宫邸,无比夺目↓↓

 

 

她美貌华丽,吸引了无数双眼睛,被称为欧洲史上最美王后之一↓↓

 

 

 

 

 

 

相比之下,国王的姐妹们远没有那份贵气,头上的铂金钻石王冠更是小得多。

 

 

索古一世的姐妹

不过,属于杰拉尔丁的幸福总是无比短暂,这样的日子只过了354天,连一年都不到。1939年4月,她刚刚生下儿子只有几天,意大利墨索里尼入侵阿尔巴尼亚,二战开始了……

索古王朝从创立到灭亡只有短短十年,瞬间一切成了废柴。她抱着儿子流亡希腊,索古照样坚持自称国王王后↓↓

 

 

土耳其↓↓

 

 

落脚法国↓↓

 

 

途经瑞典,王后坚持一脸微笑,姿态高贵↓↓

 

 

一度落脚英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家住在丽兹酒店,后来租了一幢白金汉郡的乡间别墅,没有帝王居所的豪华气派,只有居家小院的朴实低调。

他们唯一的儿子莱卡,被称为王储,却是看着老爸的一脸愁容长大的↓↓

 

 

 

 

 

 

二战结束,阿尔巴尼亚变了天,他们还是回不了家。 继续流亡到埃及,结果埃及王朝也崩塌了,只好去法国。

眼看复辟王朝没啥希望,索古一世只有66岁就患病去世。

 

 

杰拉尔丁并没管王朝这些事,把所有心血倾注在儿子身上,还跟一些流亡在外的王室成了朋友,得到不少帮助。

 

 

 

 

从欧洲又辗转去南非,顶着空头衔的王储娶了澳大利亚平民女孩苏姗↓↓

 

 

迎来了唯一的孙子莱卡二世↓↓

 

 

多年过去,阿尔巴尼亚总算允许他们回国,王权是没可能了,但承认了莱卡的王储头衔,还尊称杰拉尔丁为“王母Queen Mother”。

终于辗转回到早年的家,奢华喧嚣早已恍如隔世。

她过得很平静,甚至晚年也拥有令人一眼难忘的姿容,直到2002年10月去世,87岁高龄远比她的丈夫活得更知足。

 

 

 

 

 

 

在多年流亡的日子里,耀眼的山羊头王冠和全套珠宝早已不属于她家,由苏富比拍卖↓↓

 

 

另一套蓝宝石套装,镶嵌17颗大粒蓝宝的项链,和三颗圆形蓝宝手镯都由儿子卖掉了↓↓

 

 

只剩下小小的蓝宝石王冠,传到了孙子手里。 莱卡二世娶了一位女演员,新娘戴着小王冠,请来百来名贵族成员出席婚礼,相当体面↓↓

 

 

 

 

这位只当了一年却颠沛流离一生的王后,美貌和笑容赢得无数赞誉 ,至今还上全世界最美王后榜单,还有人在纪念她。

她更美的头衔,也许是那朵“匈牙利白玫瑰”。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