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送票丨喜欢小动物的你,别错过《爱宠大机密2》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05日 05:50   凤凰网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妍

照明娱乐第十部动画长片《爱宠大机密2》,是2016年同名喜剧动画片的续集。在新一章的故事中,除了继续“揭秘”宠物们独自在家时的故事,影片还以“去乡下受教育”、“雪球和猫们”与“解救马戏团白虎”三条主线并行的方式讲述了宠物们的新历险。

    

与前作《爱宠大机密》影片的豆瓣7.6分口碑相比,7月5日在国内上映的《爱宠大机密2》口碑略微下降为7.3分。

在《扫毒2》与《蜘蛛侠:英雄远征》的夹击下,首映日票房才过1700万元(至截稿前)。在票房专家看来,“尽管影片充满很多幽默的段落,而且有不少令人惊叹的时刻,不过整体故事的创意性不如前作。”但对于暑期档的低幼年龄观影群体来说,这仍不失为一部轻松欢快的宠物系动画片。

故事:这次让宠物照顾主人

2016年,《爱宠大机密》在全球狂收8.75亿美元票房,照明娱乐开始探索起这些角色们的下一章生活。

导演克里斯·雷纳德表示:“第一部《爱宠大机密》电影显然引起了世界各地观众们的共鸣,纯粹是因为它讲述了宠物们的‘私密’故事,在性格和动画表现上,我们都努力去捕捉动物真实的样子。当你不在家时,你的宠物们会做什么?这是个具有一定颠覆想象力的话题;人们也会忍不住想看这部试图回答这一话题的电影。”

    

如何将观众带回到这些角色身边,如何用更新鲜有创意的方式去讲述新的故事,是摆在创作团队面前的难题。

照明娱乐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托弗·麦雷丹德瑞和导演雷纳德认为《爱宠大机密2》中真正迷人的一个情感元素,就是我们与宠物们的关系是互动双向式的,“我们不仅在照顾自己的宠物们,宠物们实际上也在照顾着我们。有时甚至照顾的有些太好了。这部影片的主题之一就是直升机式育儿的现状,以及这个模式对父母和被教育的孩子的影响。”

片中女主人一见钟情、闪婚后立刻怀孕生子的节奏令人目不暇接,而宠物狗麦克简直为家中新添的小主人操碎了心,它与孩子的互动戏份与体现出的“亲情”,都要远远大于孩子父母。 

主题:“缺陷”反而令宠物更萌

作为一部宠物为主角的动画片,最大的卖点永远是各种花式卖萌:猫咪在枕边用小毛爪“唤醒”熟睡的主人未果,转眼就口吐毛球弄醒主人;小狗麦克对自己蜜蜂玩具呵护有加,离开时甚至将玩具托付给女友照顾……

但《爱宠大机密2》在卖萌之外,令宠物们都有着自己的焦虑和“缺陷”。小狗啾啾的爱幻想、牧羊犬鲁叔的糟糕脾气、长毛狗杜老大偶尔的过于天真等,都是它们各自的缺点。

也正是因为这些脆弱感和“拟人”的性格,爱宠系列的宠物们摆脱了“萌”的唯一属性,让观众们更能理解它们,进而产生亲密感。在电影创作团队看来,与给观众带来笑声同样重要的,是让电影引起所有观众共鸣的真心——宠物们原来和主人一样都有着各自的性格和烦恼。

影片同时又以宠物的心理健康问题做为独特切入点。小狗麦克由于对小宝宝利安的保护而变得焦虑且神经质,甚至出现了抽搐症,开始不停的抓挠自己,不得不带上维多利亚圈来治疗,普通的街道在他看来也危机四伏。

在第一部的结尾,遗弃宠物兔子小白被一个名叫茉莉的小女孩收养,从此变为了可爱的家庭宠物,在这一部它更开始自大,幻想成为超级英雄。它的自负为其它宠物带来了一些麻烦,但也因为这种狂妄自大,令它和反派手下猴子的一场“街霸”式打斗戏成为本片的一大亮点。

最大缺点:反派过于套路化   

上一部的大反派其实是被“丑化”的流浪动物管理所,“人为”制造出遗弃动物与虐待动物的人类之间的矛盾与冲突,算是有一定寓意。

而在《爱宠大机密2》中,反派人设很套路的落在一个马戏团驯兽师赛尔葛(尼克·科罗尔 配音)身上,他残酷的虐待包括一只幼年白虎在内的动物,但训练时“上手段”这本来就是驯兽师的基本工作。至于赛尔葛操着浓厚东欧口音这一特点更是美国影片中的一大反派标签。赛尔葛大反派在结尾竟然被一个老太太和一群猫驾车撞倒,下场过于简单粗暴。

    

早在照明娱乐2016年出品的动画片《欢乐好声音》时,尼克·科罗尔就曾为片中为公猪“韩特”配音,并且还合作过另外一个最终并未在电影中出现的东欧口音动物,他的“卷舌”东欧口音已经成为他的招牌。

福利:

《爱宠大机密2》电影票 50 张(2张/人)

★想要福利的你,请转发本条微信至朋友圈写下自己想看的理由,并将转发截图和手机号发回给本号。

我们将在7月6日18:00点短信通知电影票中奖者,并告知领取方式。(中奖名单以收到短信为准,不另做公布)

QQ群号:

本文为新京报Fun娱乐(ID:yuleyi    dian)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