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与李维嘉官宣的她,才是中国的“炒作教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3日 01:34   凤凰网

高考结束那天,“糊掉的创造营”宣布11人成团出道。然而,一则莫名空降的“李维嘉龙丹妮秘婚”上了热搜,尽管两人很快就官宣否认了夫妻关系。

一段“快本当家密恋娱乐公司CEO”的晋江式爽文,成了吃瓜群众的“意难忘”。同时,阴谋炒作论也甚嚣尘上——毕竟,作为《快乐大本营》最低调的主持人,李维嘉出道多年,有且仅有过的一个绯闻对象就是龙丹妮:突然暴瘦据说为了她、在节目失声痛哭据说也是为了她……

龙丹妮,这个常年隐于幕后的中国“炒作教母”,终于令人意外地炒糊了自己?

龙丹妮和李维嘉合影。(网络图)

“媚俗”、“缺乏道德底线”

1994年,毕业于浙江传媒学院的龙丹妮回到老家,进入湖南台。当时,在马栏山的一片荒地上开始盖楼的湖南台,被民间吐槽为“化肥饲料台”。没有像样的广告,对外斗不过央视、对内甚至打不过长沙台。

痛定思痛,新上任的湖南广播电视厅厅长魏文彬决定对电视台的内容制作进行改革。年轻人爱看什么?他总结:要以女孩为主,年轻漂亮的女孩天然能吸引注意力;要有冲突,有成长,有对决,才能引起观众的代入感;要以娱乐为主,要有舞台表现力、艺人有歌唱等才艺。

魏文彬大胆起用年轻人张华立、吕焕斌和龙丹妮——日后,这三人分别成为了天娱创始人、湖南广播电视台长、中国选秀教母。

当时,原名汪建刚的汪涵还在扛摄像机,在中学时代被同学何炅、谢涤葵视为“有才华的文艺女青年”龙丹妮就已经当上了制片人。1996年,她创办《幸运3721》,这档脱胎于港台周播综艺的节目捧红了仇晓,发掘了奇志大兵,也是邓萃雯、陈秀雯等港台明星来内地参加的第一个综艺节目。

《幸运3721》的主持人孙鸣杰、李湘。(网络图)

在中国的综艺史上,《幸运3721》注定要有姓名:它将游戏元素引入综艺,在《正大综艺》和《综艺大观》这种“晚会类节目”之外,开辟了一个全新的领域。更不用说,龙丹妮的这次成功尝试,直接催生了另一档制霸中国二十多年的综艺——《快乐大本营》。

同期,龙丹妮还做了一个《全省美少年》的节目,让高中男生在舞台上比拼才艺。她在接受《人物》杂志采访时称,当时的灵感来源很简单,“读书时学校四大帅哥走上来,哇,那就是玉树临风,我就想这个东西能不能搬到电视上去?”这种敏感被龙丹妮视为自己成功的重要原因,她总结为:对原始魅力的崇拜。她打造的素人选秀《绝对男人》同样如此,“男人一脱,那个肌肉,就是那种,刺激第一感官元素。”

到了世纪之交,“末世说”甚嚣尘上,龙丹妮嗅到一种深深的惶恐,她做了国内最早的一档真人秀节目《真情对对碰》,节目有一句洗脑的台词: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每期邀请一组有情感纠葛的当事人来坦承心事,将家庭矛盾、情感纠葛、朋友纠纷等等“不可外扬的家丑”向观众公开,尽管被不少观众骂“媚俗”、“恶俗”,但节目收视率一度高达54%。

汪涵、仇晓主持的《真情对对碰》。(网络图)

龙丹妮自称“自幼野蛮生长”,同事对她的评价也多是“用人、做事、生活、追求,都不受规则限制”。2001年,受《阁楼故事》等国外节目启发,龙丹妮制作的真人秀《完美假期》问世,6对男女被关在一起共同生活,房间里遍布摄像头,每周选手互相投票淘汰不受欢迎者。

为了“存活”和巨额奖金,人性的阴暗、合纵连横、阴谋算计尽显无疑。为了让节目更具冲突,淘汰环节还设置了观众投票、豁免等。节目播出后,收视率直冲新高,观众也炸了锅。不断有人打电话到电视台,骂她“有违人性”、“缺乏道德底线”,甚至直接向上级主管部门投诉。龙丹妮为此多次到北京检讨,最后《完美假期》被紧急叫停。她回忆说,“节目没问题,是我们当时太先锋、太大胆了”。

仅仅一年后,对大众文化极度敏感的龙丹妮又拿出了快节奏搞笑综艺《越策越开心》,这是日后《天天向上》的原型。汪涵那句著名的长沙话“那确(qio)实”从这个节目开始火遍全国,这档节目也成了无数90后的快乐源泉和段子之源。

《越策越开心》成了一代人的青春回忆。(网络图)

是“势”,也是争议

R1SE出道后,更多妆容精致、舞姿优美的年轻男孩和女孩,还在源源不断开启着关于流量的争夺,渴望重塑杨超越、蔡徐坤们的奇迹。

外界往往将中国选秀的鼻祖归于《超级女声》,而诞生了李宇春等一众明星的2005年也因此被称作“中国选秀元年”。

其实,真正意义上的选秀元年,或许要从前一年算起。2004年,一部《明星学院》让火辣的湖南沸腾了,这是中国真正的第一档电视选秀节目,旨在挑选12名选手接受封闭娱乐训练,最终出道成为明星。“将全国各地的俊男靓女挑选出来,进行一场饱含友谊又充满残酷的娱乐比赛,肯定有收视率保证。”这是魏文彬当时的想法。

从造型到曲风都模仿林俊杰的张艺兴成了第二届比赛的大热门,14岁的“小绵羊”很喜欢第一届的季军刘欣,在舞台上还对她留下了各种花式表白。

刘欣,是《明星学院》第一届比赛的“黑马”。这个唱功一般的中性女孩,放到如今来看其实极具明星气质,甚至不输于李宇春。

参加过《明星学院》的刘欣。(网络图)

这档节目的制作人,还是龙丹妮。赛前她一度不看好刘欣,但嘉宾沈黎晖认为“她有一种小混混般横冲直撞的蛮横劲”。最后,刘欣拿到了节目的季军,还凭借台风和话题度获得了大众投票的第一。刘欣的晋级,引起了湖南当地媒体的持续报道和观众广泛的争论,有读者甚至为此写信去教育局投诉,认为对孩子造成了不良影响。

“原来这就是偶像,这就是粉丝”,龙丹妮承认,刘欣让她“体验到做选秀节目的最大幸福”。之后,她开始观察并刻意放大选手身上那些“引爆点”,并称之为“顺年轻的势”。这种大胆、极具煽动力的做法,当然也会引发巨大争议——但恰恰是争议,才能带来粉丝狂烈的爱,让粉丝更要誓死捍卫偶像。

一年后,选秀热潮被龙丹妮用《超级女声》彻底引爆。在之后数年里,龙丹妮和她担任总裁的天娱,陆续打造了《加油好男儿》《快乐男声》等一系列讨论度极高的现象级综艺,或间接直接向娱乐圈输送了上百位年轻偶像,一时无人能及。各种“非主流”选手也挟带争议进入观众视线:“中性”的李宇春、“绵羊音”的曾轶可、“孤独”的华晨宇……

华晨宇是近年天娱主推的明星之一。(网络图)

曾轶可甚至对媒体表示,“龙丹妮创造了我。”在大众的眼中,曾轶可就是个彻头彻底的异类:跑调,气若游丝,只会简单的吉他和弦。围绕着她的争议从未停止过,一如当下的蔡徐坤、杨超越。

但时至今日,人们在提起那届选秀时,或许只会想到第九名曾轶可,还有多少人记得冠军江映蓉、亚军李霄云、季军黄英、和第四名郁可唯?

出道即巅峰?

刚接手天娱时,龙丹妮经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去贴吧,“看粉丝是怎么骂我们的”。善于制造明星的天娱,在粉丝心中却口碑不佳。在造星的那些年,从周笔畅、张靓颖,到陈楚生、尚雯婕……解约、封杀、撕X,几乎是天娱每年都要上演的大戏。

有业内人士认为,龙丹妮和天娱善于造星,但在运营艺人上存在很大问题。以何洁和郑爽为例,负面新闻最多、形象最不好的时期都在天娱。“超女出身的何洁每年都有走光、摔倒之类的反向炒作,直接从群宠变成了群嘲;郑爽签天娱时是零经验新人,天娱却完全纵容她在红毯场合黑脸、采访不理人、拍摄爽约这些不良行为……”

偶像“出道即巅峰”,似乎成了龙丹妮挥之不去的“魔咒”,甚至延续至今。2017年,龙丹妮离开天娱后成立哇唧唧哇,先后获得了包括腾讯、君联资本和华兴资本等知名公司在内的两轮投资,短短两年就抢占了包括《燃烧吧少年》出道的X玖少年团、《明日之子》的毛不易和蔡维泽、《创造101》出道的火箭少女等国内偶像市场的众多资源,成为与乐华、壹心等齐名的偶像经纪公司。

火箭少女101在2018年夏天引爆了偶像团体选秀的热潮。(网络图)

但外界对哇唧唧哇的运营能力一直存疑。X玖少年团至今不温不火,活动少之又少,甚至没有出圈——其中四名成员还在今年被重新包装,“二进宫”重新迈向创造营的舞台。而《明日之子》的选手除了毛不易偶有水花,其他人基本没有获得资源。

最受诟病的,则是哇唧唧哇对火箭少女的运营:从出道后与乐华的合同闹剧,到被粉丝吐槽的歌词分配不均、舞蹈难看、服化老旧夜店风,让11家粉丝battle专辑销量,再到被指与黄牛勾结恶意炒高演唱会票价……哇唧唧哇几乎收获了粉丝对经纪公司可能的一切指责。

龙丹妮告诉媒体,“偶像背后面临的是产业专业度的问题,比如音乐制作、服装造型、偶像本身实力的专业度,有时候一夜爆红就红了,红了以后很多东西跟不上。”另一家偶像厂牌负责人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现在的偶像产业,只是达到一个刚及格甚至可能还不及格的水平,培训、偶像经纪、打歌平台等偶像体系仍未搭建完全。”

“只管出厂不管售后”,是粉丝对哇唧唧哇的最大吐槽。这一点,就连李宇春都毫不讳言:“拿什么名次不重要,重要的是看哇唧唧哇怎么打造。”

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样,年轻人热衷于一夜成名。毕竟,唱跳不佳、爱哭鼻子的杨超越都可以成为当代年轻人的“锦鲤”,万千网友如朝圣般转发她的头像,希望沾得一点好运。但也如巫启贤所说:“当下越加功利的娱乐圈,恐怕再不能造出一个周杰伦这样的歌手。”

作为第一代选秀和第三代选秀的亲历者和幕后推手,龙丹妮未必不知道,“这是一个不会再有巨星的时代”。然而当节目落幕、热度消失,被粉丝力量推向高光处的年轻偶像们,又将走向何方?

参考资料:

1)商业人物,《湖南卫视妖孽25年》

2)网易科技,《中国偶像选秀十五年》

3)人物,《选秀教母龙丹妮》

4)澎湃有戏,《又见龙丹妮》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