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这家店没有门,却叫众妙之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5日 02:34   凤凰网

网络上关注很久的插画师出了新文创

没两天就出现在九眼桥旁的独立书店

刚走出一间设计考究的网红店

就在路口偶遇COCO小姐的游戏厅

……

你发现 成都越来越可爱了

这是一种新鲜时髦、充满创造力的可爱

大概

是因为成都出现了一群这样的年轻人

他们聪明、时髦、专业、还好看

取得的成绩让人惊讶

如果你想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有多棒

就跟随我们这个“了不起的”系列吧

今天的他们也许还只是“小有名气”

但未来的他们说不定就会很“了不起”

了不起的 | BLAST STORE

泡桐树小学门口,刚买完菜拎着鳝鱼和大葱的老大爷接孙女放学。孙女拉着爷爷往内走了100米,停在泡桐树街的小角落。

大爷:“来这儿干哈子,这是搞啥子的嘛。”女孩指着这家店:“爷爷,这里是卖衣裳的。”大爷:“哦卖衣服的嗦。那我要进切看一哈。”大爷把血古淋当的鳝鱼一挂,葱一放,牵着孙女径直往里边走。顺手拿起一件背后印着龙的短袖,问到:

“这个龙是在吸水的还是吐水哦?”“吸水。”“那好,我买了嘛,明天正好要切打麻将。”

大爷很潇洒,结完账,鳝鱼一拿,葱一提,和孙女转身离开。

大爷买衣服的地儿叫做BLAST STORE,是“众妙之门”首家showroom。刚刚回答爷爷“龙吸水”的人则是众妙之门的品牌主理人田雨。

这是个从外观你无法判断内部的空间,理发店?练功房?还是密室逃脱?怎么猜都有道理。毕竟这玩意儿压根没门——的确没门儿,只有镜子、满地火山石,以及看老板心情随时便换的装置。这次我去的时候,是一个孤零零的涂鸦沙发。

镜子里,隐约瞧见扇玻璃门,推开进入,才可以稍微确定,是个卖衣服的地儿了。蓝的、黑的、白的、红的,简单的几件短袖短裤悬在天上,挂在架子上,其中还点缀着些植物,让这个以蓝色为主的空间,不太单调。

再往里,有个小房间,像个别致的书房。墙面有些斑驳,一部分是刷好的白漆,一部分裸着,也不违和;墙上挂的是,由大到小的几个蓝色地图;中间是一张由四个四行车轮儿拼成的玻璃桌子;书架上零星摆着几本杂志,还有一大瓶留了小半的黑牌威士忌。

主理人田雨说,整个空间最后出来的结果跟当初设计图纸的相似度只有10%,装修过程有点荒谬,施工的工人都不知道第二天到底要干嘛,来了再说,敲了再整,整了再敲,“在这个空间里的每一处细节都是偶然且无法复刻的,反正是我眼中的真实。”

空间里面主要的承载的还是衣服,毕竟众妙之门是一个时装品牌。介于遥不可及的high fashion和屌炸天的streetwear之间,一个词形容众妙之门:简单,再加个词:实穿。

大榜在去年万圣节就试穿过他们的衣服,连彭主任和米真穿上之后都舍不得脱下。

众妙之门的衣服很舒服,不张扬、不刻意。无意间路过的高中生特意带着爸妈来买、卖完菜接孙女放学的大爷能穿、彭主任喜欢、男团女团爱、网红也来打卡。

众妙之门的萌芽到实现,绝不是主理人田雨的灵光一现,是潜伏多年孕育而出的一种必然。田雨在攀枝花长大,他的家族,从曾祖父开始就在沿海做面料生意,从小耳濡目染,听着远方的故事,手边摸着的是上好的料子。

念初中时,生活在美国、上海等大城市的亲戚老给田雨寄衣服,加上父母总出差稍些洋玩意儿回来,田雨在穿这块儿就没将就过,内裤是champion,牛仔裤是Levi’s,洋盘惨了。父母看不下去,觉得这小孩瞎讲究只求牌子,马上把田雨转去一所只能穿校服的学校。嘿,巧了,热爱篮球的田雨就此开始捣鼓球鞋。一到假期,疯狂逛街买衣服买鞋。

那时候的篮球少年们都爱看《灌篮》,田雨也爱看,但是人家顺着看,田雨倒着看,从最后几页NBA球星的穿衣搭配,单品推荐看起走。

高中时,他会把自己的发呆乱想的点子一一实现,拿两件颜色不一样的T恤找个裁缝店拼接一起,再请同桌洋洋洒洒再写上四字:桀骜不驯。

2009年,田雨戴着蓝色美瞳、顶着一头红发坐在大学教室里听课;当年刚刚开始玩古着的他淘了一件硕大的MA-1夹克, 被妈妈说是死人身上拔下来的衣服;还曾经因为美签被拒,一不服气托美国的亲戚一次性把4年的衣服买齐了——当然那么多衣服也穿不完,后面田雨干脆在寝室里直接卖起衣服来,莫名其妙就代购了一把。

他还养过“牛”,用寝室里大家冲凉的大水桶拿来把一条Levi’s的原浆牛仔裤进行脱浆处理;也玩过死飞,喜欢收集日本杂志,对日本潮流了解得比谁都清楚……

总之,人家玩的他都玩过。

田雨的一位室友这样描述他:“看上去是个混子,实际上,对感兴趣的事情都会拼尽全力。” 用田雨自己的话则是:“我这个人有点日怪。”毕业后,田雨去了地铁传媒。工作的前几年里,几乎所有收入都用在了穿上面,逐渐找到了自己的穿衣风格。田雨老婆说:“第一次看到他,觉得他好讲究,虽然看不懂穿得什么牌子,但是干净又舒服,就留了个联系方式。”哈哈哈哈哈,一留就没跑脱。

在媒体行业工作几年,最大的收获是让田雨养成了一种“媒体思维”,从媒体角度思考问题,客观平和,考虑受众和市场。

也不是没走过弯路,多得很。2015年,当传统媒体逐渐向新媒体转型时期,他也搞过其他玩意儿,开过VR体验馆,天天人满为患。“但是我搞错了商业模式,看似天天进账多,到最后还是亏了。”

做品牌设计衣服这件事情,从来都在他脑海里打转儿,跟家里人沟通过几次都无果,做了好几十年面料生意的家族怎么看得惯他想要做的。

直到2018年过年,再次返家与爸妈细谈了一番,两位松了口气,这事儿终于定了。

田雨转身回成都立马辞职,众妙之门,由此开启。

非科班出身的田雨,有自己独成体系的“笨方法”,创业前期,一个人在家,把所有自己穿着舒服,版型觉着ok的T恤放在巨大的牛皮纸上临摹,统计每一件的尺寸,再交给版师。

第一批样衣出来,只成功了一件,但是他一点不慌。他去日本寻布,慢慢意识到,一件衣服最重要的是带给人认同感。如同众妙之门的slogan:集宇宙万物奥秘之处,聚大千世界美好之门徒。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田雨做衣服的初衷也是如此:“想让每个人都能从衣服中找到自己的份额,满足自己的标准,不只是特定的场合才能穿,而是任何时候都可以。”田雨说这话的时候,很稳很自信。

去年八月,众妙之门第一批成衣完美出炉,不多,一共十件短袖;十月份他们开了一个不声张的发布会;十二月参加了一次“理享生活节”,其他没啥了。田雨没着急,慢条斯理地,想着能卖多少算多少,但单单只凭着朋友、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每一次做出来的衣服,都卖光了,供不应求。这个时候,他心中笃定:要开实体店。

泡桐树一号的众妙之门BLAST STORE,就来了。

回到故事开头的泡桐树一号,为什么选在这里开店,田雨又开始“日怪”——“我就是喜欢,必须开在这截。”无论“鱼骨状”街道排列的少城片区,还是一直以来魔幻气息浓厚的泡桐树街,以及这条街带给田雨的一种像是在巴塞罗那、在东京、在上海法租界的熟悉感,都让田雨对这里着迷,那店就得开在这里。

现在第一家有点名堂的店开了,慢慢的,说不定就带动整个街区了。以后田雨还想开众妙之门的第二家店,打算开在香港、东京、首尔的亚洲区域,要是再考虑远点,那就是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

离开众妙之门的时候,我又特意在门口的镜子前面晃悠了好几圈,一边想着田雨说的“就像是踏着橱窗”,一边从头到脚地好好打量了一番自己。

图片来自众妙之门

B: 有没有洋气一点的英文名?
Z: 没有,不过每一季会有英文的系列名称。

B: 发现和大榜是同款蓝之后,心情几何?
Z: 会心一笑。

B: 用50字说出你家logo的设计灵感
Z: 可能用不到50个字,按照我自己的喜好对众妙之门四个汉字进行变形,同时强调出众的元素

B: 能不能多做点新款?
Z: 这个确实不能图快,每一件新品都要反复推敲,只有在自己内心达到满分后才能推出。

B: 你喜欢大榜的什么?为啥拖到现在才找到我们?
Z:  真实,好耍。相爱需要时间。

B: 报大榜名字,打折吗?
Z: 看情况吧。

B: 同时也卖茶是想着好玩还是跟风?到底哪个是正业?
Z: 本以为卖茶可以戒掉咖啡,最后还是舍弃不掉咖啡。当然正业是衣服。

B: 做的衣服都自留吗?
Z: 必须自留。

B: 愿意在8月断片之前,自动发送10张醉酒照片和5段醉酒视频给大榜作展吗?
Z: 断片当天才可以喝醉。

手机淘宝搜索“谈资超会买”,每日精选好货。

手机淘宝搜索“谈资超会买”,领取隐藏优惠。

手机淘宝搜索“谈资超会买”,跟着买就对了。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