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终于找到一个比小S车速还快的女明星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28日 03:36   凤凰网

加滑的尺度真的很大。

别的女艺人讲和老公的故事,都是保守向,大不了秀点恩爱,可是加滑不是,她说她和老公的聊天日常,她发一张挤乳沟的照片过去,她老公回一张肌肉照。

嗯,她连她老公的动作都记得,哈哈哈哈。

 

 

关于老公肌肉这一块,她记得很清楚。

她说有一次,老公找她说要给她一个礼物,她说什么,然后就让加滑用手去摸他的胸,加滑有点一脸懵,老公说你摸我胸肌,你摸你摸,很大。

 

 

 

 

但加滑说完之后,给自己挖坑了。

记者反问,那么所以你老公哪里摸起来最硬,哈哈哈哈哈,加滑脸色有点垮,但还是要坚强回答,“就胸肌很硬啊”,然后爱开玩笑的又补了一句“当然有些其他部分,我就不方便在这边多说了”。

 

 

 

我知道加滑是个爱开黄腔的人,但是没想到婚后更加疯狂。

在昨天热起来的那条恋爱故事里,她就有主动说到了他们的“快乐”。加滑说老公有一次去上海出差,她就有偷偷飞过去给他惊喜,“我们就……很快乐”,光听“很快乐”不知道什么意思,但她后面加了一个成语“翻云覆雨”。

嗯,秒懂。

 

 

加滑口中的“快乐”,和苏明成的“开会”是一个意思。

加滑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不管记者问什么问题,她都可以自然而然地开起车来。

记者问他有没有和老公吵架,吵就吵,没有吵就没有吵,她非要这样回答,“最近没什么吵,我觉得我们俩已经走出一片天了,而且都有适时的快乐”。

说到“适时的快乐”的时候抛一个媚眼。

 

 

 

 

 

 

 

 

她和老公去旅游,记者问有没有做什么事,这个问题也很平凡。结果她又来了,“回到房间,床上铺满了花瓣,就和老公说,这个不来一下很浪费”,敲重点最后一句,“然后我们就很快乐”。

她描述她老公的幸福状态,快乐到想生二胎,哈哈哈。

 

 

 

 

 

 

 

说“快乐”在加滑这里都算保守。

她有一次接受电话采访,大概就是问她和老公开的新公司,记者问“所以和老公一起开公司关系有更亲密吗”,你看她,“该亲密还是要亲密,生理需求也是要满足的吧”。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精彩的,精彩的是聊生娃部分。

加滑经常被问的问题就是二胎,记者看加滑敢说,问题也越来越大胆,问加滑按摩的时候有没有和老公做那个,加滑一下就鼓大眼睛,“按摩的时候有其他人啊,也太大胆了吧”。

 

 

记者穷追不舍,那按摩完之后躺在里面呢,加滑很懂,“他们要限时的,你知道我们有时候可以玩很久,算了啦,回家玩”,哈哈哈哈。

 

 

记者有时候也有诈一下加滑,听说你有好消息了,就是怀二胎的意思。

加滑的回答也是有点好笑,“你们听到好消息的那一刻,我还在流血”,哈哈哈哈,真是简单又有说服力的回击。

 

 

加滑本来是计划要生一个猪宝宝的,但后来和老公商量之后,暂时不想要。

加滑说,“我老公已经在脑海里为自己结扎了”,记者说,“为什么不干脆直接结扎呢”,这个记者哈哈哈哈,加滑疯了,“都是成熟的人,还是有别的避孕方式啊”。

 

 

那怎么避孕呢。

emmmmm,哈哈哈哈哈,请十八岁以下的孩子立刻关机去睡到明天中午才准起来。

 

 

十八岁以上的继续看,记者说,那你老公憋得住吗。

加滑给你一个眼神和手势,“有些东西不用憋啦,有些时刻跟moment才需要憋”。

 

 

记者采访前,加滑的老公出来跟媒体打招呼,说“今天不要聊敏感的话题”,结果加滑倒是越聊越嗨。

 

 

不过,即便是没有记者,她也可以自己开起来。

彭佳慧演唱会,加滑去当嘉宾,她疯到什么程度,上台就说彭佳慧的糗事,说彭佳慧教她的,要生男孩的话就要女生先快乐起来,生女孩的话就要压抑住自己的快乐。

 

 

 

 

彭佳慧在旁边着急的跺脚。

一度要阻止加滑,“我求求你不要讲了”,“加滑你说这些对我演唱会并没有帮助”,“别说了,我好不容易才得金曲奖”“我下次请赛琳娜好了”。

加滑说,“赛琳娜也好不到哪里去”,黄腔女子组合哈哈哈。

 

 

 

彭佳慧看她来劲了,也干脆发问,那么请问你最近有“快乐”吗。

加滑说,“最近有点忙,但如果我是在高峰期的话,一个礼拜可以快乐三次”,喂,妖妖灵吗。

 

 

当然这也不是加滑第一次在演唱会嗨了。

五月天演唱会,她去唱歌,就开玛莎的玩笑,说你弹吉他是不是想把我,玛莎说我是害羞,加滑说,来,举起手来,转头给观众说,“他的腋下已经湿了”。

哈哈哈,玛莎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呛加滑,“你的尺度真的太宽了”。

 

然后下一次的嘉宾,果然就换成了田馥甄,但玛莎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对田馥甄说,“加滑随便说什么都能说到她跟她老公的房事去”,哈哈哈哈。

 

加滑呢,确实很大尺度。

但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开自己和老公的玩笑,她很有综艺的天赋,可以笑着来把这种尴尬的事情讲出来,女艺人通常喜欢营造仙女感,加滑却是特别的接地气。

当然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评价她和老公的故事,“很恶心,但很幸福”。而吃瓜群众听她开黄腔也是同样的感受,第一反应是“恶心”“好恶心”,然后就变成了“酸”“很酸”“我仿佛在医院吊柠檬水”。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