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50年前的上海,一个女明星决定去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23日 05:50   凤凰网

原标题:50年前的上海,一个女明星决定去死

1968年11月23日清晨,上海音乐学院女生宿舍楼里突然传来一阵突兀的叫喊,“韦耀,家里出事了,快回去一趟。”安静的早晨,这声呼喊显得格外刺耳,惊动了整栋宿舍楼,女生们已经纷纷起床,站在寝室门口观望那个被急匆匆叫走的女生。

韦耀就是姚姚,大明星上官云珠唯一的女儿。彼时,她是音乐学院声乐系的学生,然而学校停课了,不少教授老师们被关在隔离室、牛棚和监狱里,学生们都等着被分配去乡下的农场劳动。姚姚也是,她的弟弟灯灯已经去了山西插队,不出意外的话,几个月后,她也即将跟着1968届的毕业生去到溧阳。然而就在这个已经入冬的、继续等待着分配的寻常清晨,她接到妈妈跳楼自杀的消息。

姚姚匆匆赶到家里,继父说已经把人送到医院去了,她又从家里赶到医院,医院说人死了,已经送火葬场了,她又赶到火葬场,火葬场说已经和死掉的反革命分子集体火化了,没有骨灰。整整奔波了一天,姚姚再也没见到自己的妈妈。

 

 

1、

姚姚在学校里的名字叫韦耀,跟她的妈妈姓。

上官云珠原名韦均荦,是江苏长泾人。战争爆发后,她跟她的第一任丈夫张大炎逃难来了上海。来上海的那年,韦均荦18岁,她和张大炎已经有了一个1岁的儿子,小名叫恬恬。

 

 

在上海,张大炎教书谋生,韦均荦在国泰电影院旁边的何氏照相馆应聘做了开票员。上班的第一天,容貌清丽的韦均荦就成了照相馆的橱窗女郎,在充满欲望和机会的上海滩,朴实的乡下姑娘逐渐变得喜欢穿衣打扮起来。不久后,在相馆老板的帮助下,韦均荦得以进入华光戏剧学校。

华光戏剧学校是抗战爆发后上海最好的一所演艺学校,九·一八以后,原本在上海发展红火的影业公司和明星、影人们纷纷南下香港避难,留守上海的戏剧界精英们,则联合办起了这所戏剧学校。韦均荦算是华光第一届的学生,跟她同届的学生中,还有一个比她小三岁的男生,名字叫谢晋。很多年后,他成了著名导演。

当时由张善琨经营的新华电影公司正准备大制作筹拍商业片《王老虎娶亲》,决定启用新人女演员,就在华光的学生当中挑到了韦均荦。导演卜万苍为其取了艺名上官云珠,云珠寓意高悬云天的闪耀的明珠,新华公司为此还专门召开发布会,介绍这位公司力捧的明日之星,在报纸上大肆刊登宣传,一时之间上官云珠这个名字火遍上海滩。

 

 

谁知电影上映时,大家才发现女主角临时换成了影星童月娟,张善琨的女友。被临时替换的上官云珠,不但没拍成戏,反被新华公司倒打一耙,有人放出风声暗讽她是草包,演不了戏,且一口吴语,说不好国语。前后才不过一个月,上官云珠就经历了一夜爆红,又一夜爆衰,甚至到了万人嘲的地步。

2、

在外拍戏碰一鼻子灰,回家也不安宁。传统读书家庭出身的张大炎难以忍受妻子在外抛头露面,两人的争吵越来越多。几年后,凭借几部话剧作品,上官云珠终于在上海滩戏剧界站稳脚跟能,她开始时不时送时兴的领带、外国香烟和巧克力给摄影师,跟别的女演员一样,为的是使自己在镜头里好看一点。据说她演的第一部戏是一部叫《玫瑰飘零》的粉戏,女主角是大名鼎鼎的李丽华。

她后来认识了编剧姚克,他是当时演剧界名声响亮的才子。作为留洋回来的文人,姚克翻译过大量鲁迅的著作,跟鲁迅成为来往密切的朋友。后来鲁迅过世后,姚克是他的十个抬棺人之一。身为知名编剧的姚克,为上官云珠带来了许多帮助。她有时会去姚克家讨教剧本,恬恬没人照顾的时候,上官云珠就骑自行车载着儿子一同前去。

 

 

1943年,已有了名气的上官云珠与张大炎协议离婚,同年与姚克结婚。她搬出当年逃难来上海落脚的阁楼,搬进了法租界的花园洋房。第二年夏天,这对还处在热恋中的夫妻生下一个女儿,他们宠溺地叫她宝贝,直到快上小学时,才用上姚克才给她取的名字“姚姚”。

 

 

跟同母异父的哥哥恬恬不同,姚姚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就算是在战乱的年代,她穿的也是普通人家穿不起的订做的皮鞋,像上海有钱有教养的人家那样,每个礼拜由保姆陪着去上钢琴课,她还有一个陶瓷的新式娃娃,那是大多数上海小女孩都没有玩过的娃娃,因为它很贵。

可惜这对轰动上海滩的明星夫妻的婚姻没有持续很久,姚姚快到两岁的时候,上官云珠跟南国剧社去北方演出,留在上海的姚克爱上另一个富家女子。上官云珠回来发现后,立即与他离了婚。才刚刚学会叫爸爸的姚姚,突然就没了爸爸。

四年后,上官云珠跟兰心剧院的经理程述尧结婚。这年姚姚6岁了,在这之前,姚姚在家里常见的还有两个叔叔,时常来家里一桌吃饭的妈妈的同事蓝马,和经常在家待到很晚才走的贺路,后来他们都走了,只有一个极和气的长脸叔叔留了下来,他说一口客气的北京话。

姚姚7岁的时候,有了一个叫灯灯的弟弟。那时被带回长泾的恬恬刚好来上海读书,恬恬大姚姚7岁,姚姚大灯灯7岁,三个孩子共同拥有妈妈和一个好脾气的“爸爸”。

 

 

3、

50年代初,上海演艺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主流的姨太太电影被视为堕落腐坏,演艺界最红的明星是从解放区来的,二线的比较受重视的,也是重庆的国统区来的,最差的就是一直待在作为沦陷区的上海的。在当时的文艺界,好不容易从底层奋斗到功成名就的上官云珠,突然一下成了末流。

为了有戏演,上官云珠开始再不接什么交际花、姨太太的角色,那些她最擅长的,有着复杂人性和命运的“旧女性”,越来越不被公众接受。她本来最爱穿旗袍,在同时期的演员张瑞芳眼里,上官云珠非常漂亮,平时上班也很会打扮自己,是个精致得连手绢颜色都要跟每天的服装搭配在一起的人。她爱穿乔其纱镶边的长旗袍和绣花鞋,乌黑的发髻上点缀几朵茉莉,耳垂上坠着红宝石,再摇着一把小巧的檀香扇。然而从那时起,她就脱去旗袍换上列宁装,拼命地下工厂、部队、农村,慰问演出,累出了肺病。

 

 

她拼命想要在新社会生存下去,丈夫却突然掉了链子。1952年的三反运动中,程述尧被人诬陷贪污了三年前的一笔演出款项。大大咧咧的公子哥习性生活惯了,没完没了的隔离审查终于让他厌烦,于是一口将罪名应承下来。上官云珠为此大为火光,她一边生气,一边为他凑够了保释金,然后向解雇回家的程述尧提出了离婚要求。任凭丈夫苦苦哀求,最终也没能动摇妻子的心。

程述尧离开后,姚姚又一次没了爸爸,也没了弟弟,灯灯被送回程述尧的北京老家,每年暑假的时候姐弟俩才能相见。后来贺路住进了他们的家里,只有灯灯回上海的时候,姚姚才会搬到妈妈的卧室,姐弟俩和妈妈睡在一起,那是难得的美好时光。

50年代后半期至60年代初,是上官云珠人生的第二次高潮。一部《南岛风云》让她闻名全国,她在里面饰演一位女游击队员,那是那个时代最正面的角色。紧接而来的,她受到最高领导人的接见,受邀出席不少外交场合,这些使她迎来电影生涯的第二个黄金时代。1962年,中国模仿苏联,推出了自己的“22大影星”,上官云珠位列其中。

 

 

毛泽东接见徐玉兰、白杨、上官云珠、王丹凤(左起)

1964年,上海华光学校的老同学谢晋,找上官云珠拍了一部《舞台姐妹》,这是她拍的最后一部电影。

 

 

上官云珠在《舞台姐妹》中饰演过气越剧艺人商水花

4、

拍完《舞台姐妹》不久,上官云珠就住院了,她被检查出了乳腺癌,病变组织转移到大脑。她再也拍不了戏了,经过两场大型的头部手术,醒来的上官常有思维障碍,她有时表现得像是不认识任何人。

这一年,姚姚是音乐学院大三的学生,因为不喜欢自己的继父,她几乎常年住在学校。那一年,上海和全国的学校里贴满大字报,大字报上挂着被点名批判的老师或者学生的名字。上官云珠家所在的建国西路高安路口那幢公寓,写着上官云珠名字的大字报从街边一直贴到4楼家里大门,门上被来抄家的人砸得全是洞。那段时间,她家里的门一天到晚都开着,贺路担心抄家的人把门砸坏了,也担心砸门的声音吓到头部动了手术的上官云珠。

批斗到后来,医院不让去了,电影厂要求上官云珠去上班,说是上班,其实是去“牛棚”报道,她在那里参与劳动、写交代、接着受批判,不断地接受传唤,然后不时肿着脸回到“牛棚”,目光呆滞,嘴角留着血。她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地抽搐,连话也说不清楚。但她在面对姚姚时要清醒得多,她叮嘱有次临时回家的姚姚,就住在学校里,不要轻易回家。

1966年的秋天,姚姚被叫到电影制片厂针对上官云珠的批斗大会上,她在一堂子不认识的、气愤的人群中,走上台,给自己的妈妈贴了一张大字报。

5、

1968年11月23日凌晨,在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上官云珠打开家中4楼的窗户跳了下去。这一年,她48岁。

很多年前,每年暑假回到上海的灯灯,走到建国西路路口,都会迫不及待对着楼上的那扇窗户大喊“妈妈”、“姐姐”,直到看到那对美丽的母女笑容满面地出现在窗口,他就立马冲上楼跟她们抱在一起。那是有着全世界最美丽笑容的窗口。

 

 

灯灯、上官云珠和姚姚

很久以后,建国西路的人们传说,上官云珠跳楼的时候,正好跳到楼下正在歇脚的菜农的菜筐里。当时是凌晨,小菜场还没开门,送菜的农民们在楼下等待着,跳楼女人的血浸满菜筐,菜场的人打开冲垃圾用的橡皮水龙头把小棠菜上的血冲掉,卖给了那天来买青菜的人。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