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他家暴他酗酒他出轨,他的特长就是打女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21日 05:20   凤凰网

原标题:他家暴他酗酒他出轨,他的特长就是打女友

1

在描写民国女作家萧红的文艺电影《黄金时代》里,演萧红恋人萧军的是冯绍峰。其实跟现实中的萧军相比,冯绍峰实在显得太文雅、太有修养了。

 

有一次,萧红和萧军去参加作家见面会,许广平看见萧红左眼的淤青呼之欲出,就关切地问起。萧红解释说,晚上楼道里灯光暗,不小心碰到的。

许广平安慰的话还没出口,一旁的萧军就冷笑道:别不要脸了,明明就是我打的嘛!我昨天喝了酒,就打了她一顿,就把她眼睛打青了。

跟着挥了挥握紧的拳头。

空气尴尬得凝固了。萧红还在拼命想要补锅:别听他说,他不是故意的。昨晚他喝多了,我劝他,他借着酒就给了我一拳,他呀,喝醉了总是要发点疯的。

……

萧军的前半生除了殴打萧红、频频酗酒之外,就是忙着出书和出轨。就算不照今天的标准来衡量,在几十年前的民国时代,他也是不折不扣的渣男。

2

萧军的家暴属于家学渊源世代传承。他本名刘洪霖,辽宁人,有个叔叔外号“十三太保”,职业是土匪,出了名的火爆脾气。而这个叔叔还有一个更加暴躁的弟弟,就是萧军他爸、一个木工。从萧军记事开始,殴打母子俩就是他爸在家庭中的工作重心。有一次他妈被捶之后,一气之下在萧军的嘴里塞满了鸦片——你敢打我,我就敢毒死你儿子。

只是萧军那时不饿,没有把鸦片吞进肚子,否则将来的萧红会少挨许多顿暴捶。只是有这样的爹地妈咪,耳濡目染言传身教之下,萧军也很难养就温良恭俭让的品格。十岁那年他跟父亲进行一次激烈争论,最后以萧军的胳膊被父亲打脱臼而告结束。等萧军长大之后,他成功地从一个受害者演变成为一个施暴者,无师自通地掌握了各种殴打女人的技巧。

渣男的武器库里当然不止拳头这一种装备,不负责任比拳头更常见。萧军15岁就在父亲的安排下结婚,十年后因为九一八事变哈尔滨也沦陷,当时身在哈尔滨的萧军已是两个女儿的父亲。他先把老婆孩子送回老家,然后写去一封信,说我要抗日去了,行踪不定,你趁早改嫁的好。

抛妻弃子之后萧军一身轻松,他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在日记里他写道,“培养力量罢!它可以给予你一切。独往独来,欲做就做。”

萧军的力量马上得到了发挥。当时他供职的《国际协报》收到一封女读者来信,自称她逃婚离家,如今欠下东兴顺旅馆五百大洋住宿费,老板把她赶到阁楼里,扬言要把已有六月身孕的她卖到妓院里去。主编裴馨园看完信,带着编辑萧军一起去了旅馆,那天是萧军同本名张乃莹的萧红第一次见面。

 

 

萧军迷上了这位身怀六甲的孕妇,“似乎感到世界在变了,季节在变了,人也在变了。他认为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他认识过的女人中最美丽的人,也可能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第二天,他一个人又去了萧红的住处。走投无路只差一步去妓院的萧红,突然天降一名高大男子愿意搭救,自然感激不已。在萧军吐露情意释放爱火后,据说两人当晚就完成了一切恋人都会做的事。

此时离萧军送走妻女,不到半年。跟着萧军利用一场洪灾之机,趁乱将萧红救出旅馆,两人在哈尔滨的商市街开始同居生活。

3

此时的萧红还不知道,萧军关于爱情的座右铭是:要爱就爱,不爱拉到。在今后六年从北到南的生活里,萧红将亲自见证萧军的拳头和出轨。

一号选手叫敏子,萧军对萧红说起这一段情时其实关系已经结束了。但萧军要把敏子为他缝补的毛衣拿出来给萧红参观,半夜还要深情呼唤“敏子,敏子”,或是喃喃自语“很好看的,小眼眉很黑……嘴唇很红啊!”

二号选手是房东家的三小姐汪林,萧军天天晚上跟她在院子里僻静的地方聊天。萧红问起,萧军的解释是我这么有才华,少女们要当迷妹要对我好,我也很为难啊。

三号选手是浙江宁波人陈涓。在哈尔滨时萧军和陈涓会一起去滑冰,陈涓知道萧红的存在后就离开哈尔滨去了上海。结果两年后,也去了上海的萧军再次遇上已为人母的陈涓,再次约会咖啡加亲吻加……此时的萧红苦闷难以排解,只有写诗:“已经不爱我了吧!尚与我日日争吵,我的心潮破碎了,他分明知道……他又去公园了。”

虽然常常在绑腿里插一把匕首、与人争执动辄使用肢体语言,但写诗这事也难不倒萧军,他为新情人献诗“有谁不爱个鸟儿似的姑娘!有谁忍拒少女红唇的苦!”

萧红看了只有自嘲:我不是少女,我没有红唇了。

 

萧红没有受过太好的教育,她是凭本能和天赋写作的作家,写的是自己所熟悉的生活。1934年,她完成了小说《麦场》,也就是后来鲁迅亲自作序、令她功成名就的《生死场》。当小说得到作家朋友的赞扬时,萧军马上拿出一叠原稿,啪啪啪把封面拍得啪啪啪响,带着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说:“瞧我的呢!”

其实这时萧军还没有写完他的书,而写完之后也是让萧红帮他誊抄。如今萧红的《生死场》仍然是经典,而萧军的著作已经基本无人问津。所以后人也实在不明白,萧军当时的蜜汁自信究竟从何而来。

4

萧红从日本旅行回到上海,得知萧军又把许粤华的肚子搞大了,萧红无法忍受而开始频繁吵架。萧军最愤怒的就是萧红居然敢吃醋,一点不能包容他的婚外情,所以在日记中愤愤不平:

“吟会为了嫉妒,捐弃了一切同情(对许粤华就是一例),从此,我对于她的公正和感情有了较确的估价了。原先我总以为,她会超过于普通女人那样的范围,于今我知道了自己的估计是错误的,她不独有着普通女人的性格,有时甚至还甚些。总之,我们是在为工作生活着了。”

萧红决定彻底结束,怀着萧军的孩子离开了萧军,跟性情温和的作家端木蕻良结了婚。婚礼上胡风要萧红介绍一下罗曼史,萧红坦陈:

“掏肝剖肺地说,我和端木蕻良没有什么罗曼蒂克的恋爱历史。是我在决定同三郎永远分开的时候才发现了端木蕻良。我对端木蕻良没有什么过高的希求,我只想过正常的老百姓式的夫妻生活。没有争吵,没有打闹,没有不忠,没有讥笑,有的只是互相谅解、爱护、体贴。”

虽然萧红的离开让萧军大失颜面,但他觉得原因只是因为自己太强大而萧红太病弱,在一起就像“健牛和病驴”。病驴自己要离开,健牛又有什么错?

1942年,萧红在香港病逝。萧军得知噩耗时没有哭,他的时任妻子王德芬哭了。萧军一开始对十八岁的王德芬狂热追求,婚后热情一减就路人待之,除了床笫之事几乎置之不理,王德芬自觉沦为萧军的泄欲工具——而且萧军还不满意。然而王德芬离家千里举目无亲,只能依靠萧军,虽然在家萧军都不跟她说话。

 

出轨出成惯性的萧军,又怎可能对王德芬例外?1951年,萧军被调到北京,房东的25岁女儿张大学刚刚失恋,45岁的萧军凭情书又轻松拿下。生下私生女张萧鹰后,萧军不认账。五年后,张大学突然收到萧军的短信,中心思想就是:不要跟我联系;烧掉我给你的信;有人追查关系,就说你爸用你拉拢腐蚀我。

萧军一直活到了八十年代,亲眼看到萧红的书仍然有读者,而自己的书无人问津。萧红传记的作者葛浩文后来说,萧红做了多年萧军的“佣人、姘妇、密友以及受气包。”本来萧军原来还承认打萧红,八十年代开始就不认了,他表示:

“你们老说我打萧红,为什么不说萧红是我打死的?……我只是在气头上把萧红推倒在床上,打几下屁股罢了。那能就把她打伤了?我是学武功的人,真要打,不要说一个萧红,就是十个萧红也被我打死了。”

所以萧军认为,既然没有打死萧红,只能表示自己博爱、宽容、善良,而当然不能证明自己是民国以来的天字第一号大渣男。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