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好美劇也逃不過被砍命運 流媒體不應“唯數據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2日 18:11   新京報

《沼澤怪物》 圖源:網絡

《沼澤怪物》 圖源:網絡

  近日北美新劇中,關注度較高的劇集當數溫子仁監製的新劇《沼澤怪物》。首播一集便在短時間內收穫了不錯的口碑,一躍豆瓣8.3的高分。可就當我們認爲《沼澤怪物》即將成爲溫子仁跨入劇集市場的試金石,成爲今夏的又一爆款劇集的時候,它就被砍了(砍,就是製片公司不再續訂影片)。不僅如此,DC已經官宣不會再續訂第二季。這波操作,讓製片人溫子仁也蒙了,如此看來,這次被臨時砍的決定是連劇集主創都沒有通知的。這種劇集被砍的事情,在歐美已然不是第一次,這股“說砍就砍”的風向彷彿從歐美的幾大老牌巨頭便有了先例。

  被砍的劇集千千萬,好劇也逃不過被砍命運

  這次《沼澤怪物》被砍,有消息表示一部分原因是由於預算超支和退稅的問題。歸根結底,還是經費不足。本來,《沼澤怪物》原定13集,但DC上播出的時候,就已然縮水到了10集。由此可見,《沼澤怪物》可能真的遇到了經費的大坎坷。而另有消息表示,一個更大的原因是因爲華納高層對故事走向不滿。不受播出方歡迎,所以慘遭被砍的命運,也是十分不幸。

  無法求證,最早的一部被砍的劇集是什麼,但廣爲人知的經典遺珠裏,首當其衝的是2000年大導演詹姆斯·卡梅隆執導的科幻劇集《末世黑天使》。該劇劇情十分超前,甚至可能影響了後來的《英雄》和《4400》。劇集陣容隆重華麗,情節十分前瞻和刺激,一個足以成爲長壽劇樣本的劇集卻在第二季播完後迅速被FOX砍掉,理由是卡梅隆要求精細且高端,花費太多收不回成本。

  2002年,有一部世界觀設定和2010年《阿凡達》如出一轍的劇集也遭遇了只播出一集就被電視網砍掉的命運,它便是在IMDb上達到罕見9.5高分的《螢火蟲》。2005年,肥皂劇《廚房祕事》短短13集卻奠定了它食慾狂歡和挑逗出位的氣質,可依舊未逃脫被砍的厄運。2007年,《流言》一出,立刻以其正義感的噱頭吸引到了不少觀衆,可即便這樣,此劇集也沒能支撐過兩季就戛然而止。

  2009年,新劇《美麗生活》播出2集就被砍,創新了砍劇速度紀錄之後,美國的電視網砍劇的速度是一部比一部彪悍。到了2010年,FOX動刀了他們本年度的重頭新劇《孤獨的星》,ABC更是對他們試水的實驗性僞紀錄片《我們這一代》痛下殺手……二十年裏,各個電視網所取消的劇集多如繁星。

  被砍原因五花八門,但傷害了劇集和粉絲

  有時候,這樣的決定是在這一季結束的時候宣佈。在經濟利益的驅使下,美國本土凡是收視率略有不佳,下滑趨勢無法挽救,失去利用價值的劇集都會被取消,比如本來反響不錯的《破產姐妹》和《不死法醫》。或者,單純因爲沒有發展潛力和必要,靠重播就可以收取版權費用,比如1998年出到第九季的《宋飛正傳》。

  但也有時候,是在這一季開播前便決定,這樣的原因可能是由於演員檔期或版權原因,比如《漢尼拔》,或者製作成本高昂,比如因爲遭到劇組和發行商拒絕減少預算而被砍的科幻警匪劇《機器之心》,再或是創作者覺得故事在這裏完結會是最好的時刻,比如由吳彥祖[微博]主演,借鑑中國古典名著《西遊記》改編的AMC奇幻功夫美劇《荒原》。

  還有時候,一部劇播着播着沒到結局就突然被砍,或是播着播着就宣佈不再續訂。遇到這樣的情況,要麼是收視太過糟糕,繼續播放只會再度損失大百分比的觀衆,索性就此扼殺,比如劇情爛尾的《超感獵殺》。要麼是過多的政治諷刺或被高層的意見左右,比如號稱搞笑版《紙牌屋》的《政局邊緣》和因爲人事變動所帶來影響的《詐欺擔保人》。更有甚者,是因爲版權租賃費成本太高,製作公司和播出平臺的金錢利益糾葛,比如爲美國電視網舊制度而犧牲的《疑犯追蹤》,以及NBC Universal製作,FOX播出,然後分賬沒談攏的《明迪煩事多》。

  除此之外,還有因爲廣播公司和製作公司之間的合作關係,比如很不幸的《特工卡特》;以及沒毛病,就是演太久了需要歇歇的原因,比如已然十二季的《識骨尋蹤》和十五季還好幾個系列的《犯罪現場調查CSI》。

  每年2、5、7、11月,美國各大影視公司都會對現播劇進行考量。蒐集數據,瞭解觀衆口碑,權衡廣告效益和現實情況,最終總結下來就是:收視率低,砍;編劇太菜,砍;演員解約,砍;不掙錢的更要砍。但不管被砍的原因是什麼,它“從此再無”的結果已定。在這樣不行就砍的大刀闊斧之下,看起來,會爲了商業目的大幅度提高劇集的製作水平,拉高收視率平均數,可難免會破壞作品的完整性。

  從《德古拉》到《康斯坦丁》,新劇吊足了觀衆胃口,老劇陪伴了觀衆多年,他們的佈局是構建題材內所有橋段的大宇宙世界觀。在收視尚可卻還被砍掉的結果下,是諸多一路追來的粉絲的各種痛哭流涕,還伴隨着一聲又一聲咆哮。畢竟,鋪設了開頭,不講完結局,這和挖坑不填結果又挖了新的深坑的坑爹做法有什麼不同。

  大數據一概而論會扼殺很多慢熱的好劇

  這種手砍刀落,大數據“控制”劇集生死的無情玩法,在流媒體巨頭Netflix(奈飛)裏玩出了極致。從接二連三砍掉《鐵拳》《盧克·凱奇》《傑西卡·瓊斯》《懲罰者》以及《捍衛者聯盟》就可以看出,奈飛接手MCU英雄劇最高級的套路就是拿着IP的版權,開了個好頭,卻被自己玩爛,反正就是玩爛了也不還給你。而對於人氣和口碑雙贏的高質量美劇《超膽俠》來說,它被砍就是迪士尼旗下流媒體平臺Disney+設下的一步棋。一旦Disney+平臺上線,與奈飛之間勢必形成競爭關係,而自己手裏的版權角色卻在對面當頭牌,任誰心裏都不爽。

  而隨着迪士尼開發自家流媒體,隔壁DC在電影上頻頻失利之後,也開始做起自家流媒體平臺DC Universe。可隨着《泰坦》的唯數據論和《沼澤怪物》的莫名被砍,不得不加以揣測的是,DC Universe也開始步奈飛的後塵。或許,對於幾大流媒體來說,每年十到二十部的孵化開發,擇優而選是必不可少的競爭。淘汰頻率再高,反正有新的作品接盤,吸引新一批觀衆羣體。

  回到《沼澤怪物》的“一集砍”事件,華納也將會在日後開發自己的流媒體。作爲同屬一個集團的機構,DC Universe在未來可能會面臨重組或調整。幾部原創的劇集可能會併入華納新的流媒體下,或整個平臺隨之遷移。可在這樣的戰略下,傷害最深的還是觀衆。

  在發展飛快的影視生態裏,如今流媒體的熱度已然逐漸高過傳統的電視巨頭們。但我們沒辦法證實,這種基於數據或其他好惡的選擇,最終能不能讓新作品越來越好;更無法求證流媒體砍掉他們認爲不好的,是否能促進優質劇集生產。畢竟,也有如《西班牙公主》前面一般,後面幾集漸入佳境最終獲得八集追加預訂的特例。如此,大數據一概而論是否太過偏見,會扼殺很多慢熱的好劇。

  或許,對於流媒體主導劇集市場的趨勢來說,這樣“說砍就砍”的“任性”只增不減。可對於一部劇集生死的最好定論應綜合考量,不能因噎廢食。數據有參考意義,好惡有主觀指涉,我們的確要肯定數據的價值,也無法不參考上層的考量,可未來影視的發展不能唯數據論,也不能唯喜好論。投資層對於整個棋盤的佈局與掌控是大,卻也不能因此而失小。劇,是講給人的,但也是講給不同的羣體。至於如何平衡數據與喜好以及其他元素的度,則是流媒體未來需要考量並不斷試驗的。

  (文/秋小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