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王漫妮還不如大大方方做個“撈女”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8月03日 06:27   鳳凰網

如果故事就停留在那刻——

遊輪到港。

王漫妮拒絕了樑正賢,沒有和他繼續去冰島。

樑正賢就此下線。

沒有海王騙炮;沒有被小三、鬥原配……

《三十而已》至少能再漲0.68分。

01

王漫妮下船前,拒絕加樑正賢微信的情節……

算是我唯一一次在這個劇裏找到和它宣傳的主題——

「三十歲女性現狀」有共鳴的時刻了。

王漫妮在遊輪上,過了幾天夢寐以求的名媛輕奢之旅:

穿Badgley Mischka小禮服;

踩rv緞面高跟鞋;

拎BV小號雲朵包;戴萬寶龍腕錶;

在頭等艙酒吧,品加冰拉菲格;

全套行頭加一起,以王漫妮每月1萬5的工資,哪怕算上櫃姐內部渠道折扣……

不吃不喝不交房租,至少也要幹快一年。

怪不得當了8年奢侈品櫃姐,存款還是負數。

遊輪真是個造夢空間。

不以銷售和顧客的身份,她恐怕沒什麼機會邂逅戴江詩丹頓,滿口港普+英文的油頭男人。

男人帶她吃米其林大餐;

帶她參加舞會,用錢或者人脈獲得特權,讓她能站在舞臺中心唱歌。

燈光打在身上,所有人都向她行注目禮……

我們不用知道樑正賢的來歷。

他只代表王漫妮幻想的完美情人化身就夠了。

適齡外籍單身男子,有錢、有型、還會玩,能幫她推開一扇門。

門後的人衣着高級,不是品紅酒,就是聊私募基金……

王漫妮30歲了,沒房,沒存款;

和買不起昂貴首飾的男友分手;職場天花板就頂在腦門兒。

一無所有,還堅持留在上海。

不就是一直憧憬着,也許有天能過上所謂的上流生活嘛。

可樑正賢敲門,說要帶她去冰島找童話的時候,她卻關上了門。

沒半點猶豫。

王漫妮說,就當自己做了一場夢。

船靠岸了,夢也該醒了。

升艙的錢是分期付款借的,要回去上班還卡債。

連微信都不留一個,因爲“船上的一切,就留在船上”。

樑正賢就應該是隻活在船上的人,除非他長了張黃宗澤的臉。

王漫妮剛出場時,老媽就催她回家。

說她嫁不出去,也買不起房,除了歲數什麼都沒在上海賺到。

但是王漫妮說,我不認命。

她是個家世、學歷、運氣都平平無奇的女人。

假如外表和她的背景一樣普通也就算了,偏偏還是個漂亮女人。

一個漂亮的窮女人,又野心勃勃,當然總覺得自己的命運絕不止於此。

既然老天額外給了她一份稀缺資源,也應該再對她做點別的什麼安排才對。

遊輪上的短暫幾日,就像她幻想出的,一個五光十色的平行人生。

平行人生裏出現的完美情人,姓字名誰,並不重要。

那只是一個白日夢。

02

再漂亮,再不甘平凡,到了三十歲,還在爲房租漲了一千塊乾着急;

要時刻緊繃神經不放鬆,稍一眨眼,就有同事搶單;

工作原因長期憋尿,得了急性腎炎,連個能求助的朋友都沒有。

還是在老家的媽媽打了120才把她送去醫院……

過成這樣,再不想認命,也早醒悟過來:

哪有什麼霸道總裁愛上我,那都是騙一輩子不會和總裁有交集的小姑娘的。

所以也不必再聯繫。

加了微信又怎麼樣呢?

做個能撈點邊角料好處的炮友?

因爲工作性質,她日常接觸的都是有錢人。

有中年男顧客明示、暗示,能給她好處撈,王漫妮想都不想就拒絕了。

按常理推算,8年櫃姐生涯,這種事應該很多。

但王漫妮依然還只靠死工資過活。

是走內部價買雙rv,還會心疼地貼底膠的那種精緻窮人。

看起來是沒那根花花腸子了。

那做樑正賢的正式女友,以結婚爲前提交往?

可階層差距太大的兩個人在一起,難度不亞於跨物種戀愛。

後來樑正賢送了她一臺凱迪拉克XT4。

中上產顧佳看到,第一反應是:沒多名貴,收下也不是負擔。

樑正賢能全世界各地養魚;

在香港半山和上海繁華地段都有置業(應該還不只)。

資產至少是兩個半顧佳。

30萬上下的車,以他的購買力,大概和王漫妮在街邊買的盒飯差不多。

可對要和人拼車上班的王漫妮來說,已經是隻敢在夢裏想想的場景了。

可惜只享受了半小時。

第一天開車去上班,高興勁兒就被地下車庫的停車費給憋回去了。

背景差距過大,以至於習慣、見識、目標、所思所想都不在一個維度裏。

正常情況下,不同維度的兩個人,下了牀,應該很難有共同語言,很難達成平等的兩性關係。

這當然都是後話了。

總之還在遊輪上時,王漫妮清醒地告訴自己:

那個憑空出現的有錢油膩男,不可能幫她改變命運。

既然早晚要失望,就乾脆不要開始。

這就是20歲和30歲的區別。

20歲時,還相信我的未來不是夢。

期待把日子過成偶像劇,每個路口都藏着改變命運的玄機。

30歲了,可能也還會做夢,但已經明白,所有的夢都會醒來。

(看江疏影那麼寡淡無波瀾的表演,還能腦補出那麼多……

我可真能扯)

03

假如他倆的故事就停在船上……

那王漫妮拒絕加樑正賢微信那幕,可以入選我的2010年後國產劇名場面之一了。

可惜這條線從樑正賢跑到王漫妮店裏,送上房卡後,開始崩壞。

從這以後,他倆的設定越來越像《東京女子圖鑑》。

王漫妮和《東圖》的女主綾,都是小鎮姑娘,重物慾,不知足,心比天高。

剛到大城市時,都交了個和自己差不多水平的男友。

雖然老實靠譜,會過日子,但沒法帶她們進入上流社會。

於是頭也不回地甩掉了經濟適用男。

樑正賢的人設,和綾交往的第一個有錢男友也很像。

家境優越的少爺,年薪800萬日元,年輕帥氣。

帶綾吃高級西餐,見了各種世面;

還要帶她去一家著名的米其林飯店吃飯。

男人告訴她自己是不婚主義,說了一大堆婚姻無用論,光明正大地不給承諾。

綾假裝不在意,其實暗暗想着“萬一呢”,就繼續交往着。

直到聽說男人有個門當戶對的未婚妻,要結婚,然後搬去紐約……

綾才知道自己被涮了,跑去男人家裏要說法。

但人家正和富家女親熱,連門都不給她開。

這個閉門羹預言了她以後的人生——

在富人區裏逛了一圈又一圈,卻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是不是和樑正賢的未婚妻告訴王漫妮:

樑正賢從來不告訴她自己在上海有房子,只帶她去酒店上牀很像?

但像的只是外殼,內裏並不一樣。

《東京女子圖鑑》講的就是欲壑難平。

前面說的那個富家子男友,和綾講起目黑區的變化。

綾假笑附和,裝出聽得津津有味的樣子。

心裏卻在想:真嫉妒這些從小生活在富人區的二代啊。

很難說綾投入了多少真感情。

她敲不開那扇門,就默默走開,在目黑區遊蕩,擡頭看滿眼霓虹。

想的不是情傷,而是沒能去成那家米其林飯店。

她聽說,30歲前,能去那裏約會,是一種成功的標誌。

爲了配上那家店的格調,綾還分期付款買了條Akris的裙子。

隆重準備一番,一副要迎接命運改變的儀式感。

可臨門一腳,還是落空。

綾的際遇也不能說多落地,但編劇本來也不是要寫實。

而是要借她的一次次高攀不成,來講野心的意義和代價。

同樣的設定安到王漫妮身上,衝擊力少了一大半。

國產劇不敢赤裸裸表現慾望,王漫妮的人設必然會走向崩裂。

剛出場時,走的是獨立女性路線。

在櫃姐崗位上,勤勤懇懇,兢兢業業。

不區別對待任何一個顧客。

沒人願意搭理揹着真·買菜包的顧客,只有她湊上去真誠服務。

果然簽下百萬大單。

剛覺得這又打着獨立旗號,實則大開金手指的女主,編輯馬上又告訴觀衆:

她還是個家庭幸福版樊勝美,幻想釣個金龜婿。

金龜婿送上門來。

送車和車位;送VIP健身卡;

帶她去海島潛水;進出高級會所;

看非售票性質的畫展;和大V們談笑風生;

終於過上了想過的生活,慶幸這麼多年沒白等。

當然也不能簡單說,強事業心和靠男人走捷徑,就一定不能共存。

《東圖》裏的綾,也是左手搞事業,右手釣金龜婿。

工作上——

地方上來的毫無背景的小土妞,先是進入時尚公司做庫管;

馬上和上層打好關係,一路進擊;

再跳槽Gucci成爲品牌經理……

感情上——

初到東京寂寞了,和同等級的經濟適用男同居;

想要入住富人區,就聯誼優質男,遇到了自稱不婚主義的富二代;

富二代不告而別,又成爲和服店老闆的小三,見了更高階的世面,半隻腳踏入了老錢圈;

年過三十,想獲得多數人的認可,就要結婚。

於是離開不會娶她的金主,重金報名婚介所會員。

積極相親找老公,落地中產階級……

職場升遷也好,結婚或者不結婚也好,驅動她一直向前的,從來不是感情。

而是少女時期說過的:

“我要成爲一個備受羨慕的人”。

女主幾次直視鏡頭,剖析內心:

我就是一個貪婪的女人。

至於貪婪是好是壞,劇中不下定義。

它只是客觀存在在人性裏的一部分。

04

王漫妮在這方面只寫了個皮毛。

她的人設,從樑正賢帶他去品酒局開始崩裂。

滿座都是渾身奢侈品的紳士名媛,搖晃紅酒杯。

一會兒鑑定葡萄酒的果酸構成,產地降雨量;

一會兒又講起區塊鏈的發展趨勢。

個個人五人六的,故作高雅,實則是個大型情婦展示現場。

王漫妮受不了了,她對樑正賢說自己不是隻會賣臉的撈女。

她和那些妖豔賤貨不一樣,雖然也聽不懂,但她會在旁邊百度……

編劇好像生怕她被觀衆貼上撈女標籤。

既讓她在有錢男人身上撈到好處,又讓她保持清高獨立姿態。

王漫妮,一個日常需要察言觀色的資深銷售……

甚至和一個剛認識不久的情婦,說你這樣不道德。

我有感情潔癖,我不能接受三人行。

此刻,我只覺得一個敢於承認,我就是要撈錢的小三,比敢做不敢認的王漫妮討喜多了。

顧佳戳穿她,之所以接受樑正賢的不婚主義,還不是看上他有錢。

王漫妮惱羞成怒,矢口否認。

幾分鐘後又和鍾曉芹承認,顧佳說得對。

但很快又改口說愛情應該是純粹的。

哪怕竹籃打水一場空,也要愛一場。

可當知道樑正賢有未婚妻的時候,又不肯分手,逼樑正賢和香港那位攤牌。

如果編劇只是想塑造一個又當又立,口是心非的女主也就罷了。

偏偏王漫妮不是,至少江疏影沒有演出這種層次。

不管是在品酒會上出風頭,還是發現所謂的上流聚會都是小三聚會;

不管是勸情婦從良,還是和樑正賢未婚妻對峙;

不管是說我要找有錢人,還是說愛情是純粹的,不能談物質……

哪一段都沒什麼波瀾,看不出臺詞下的心理活動。

以至於哪個都像是真的她,讓人看得又矛盾又迷惑。

當樑正賢未婚妻上線,海王面目被揭開後,這條線徹底滑入了所有國產現代劇的歸宿:

鬥小三、罵渣男。

本可以昇華的主題,徹底拉了下來。

樑正賢和王漫妮提出,你和我未婚妻一南一北,互不干涉。

王漫妮死心,先脫鞋,再脫首飾,然後一件件脫掉樑正賢送她的衣服。

差點把內衣也脫下來。

原來從頭到腳,從裏到外都是男人給她買的。

就這還想既要靠男人跨越階級;

又要強調我不是撈女,我要獲得男人的尊重,和男人講獨立平等的靈魂?

王漫妮脫了一身名牌後,莫名把事業心也脫掉了。

分手後,裸辭,躲在家裏頹廢了很久。

之後又回到老家,接受相親。

顯然是想和前面表現的,目的明確找有錢人,以此改變命運的形象,劃清界限。

強調她真是圖感情,不是圖錢。

前男友也出現了。

王漫妮以前嫌棄他窮,甩了他。

他非但沒忌恨,還主動現身,幫忙收拾屋子,做飯,拉她出門,讓她重新振作。

顯然是餘情未了。

最重要的是,也不窮了,在外灘附近開了咖啡館,能給王漫妮想要的生活了。

不知道他們後續會怎麼發展。

反正看上去王漫妮是要從顧佳肩上,分擔爽點KPI了。

不是不理解,如今的國產劇主角不能有道德瑕疵。

但既然不敢寫,就別寫了又推翻。

否則我們只能看到,即使打着現實主義、女性主義的旗號……

國產劇裏的女主形象,依然還是刻板印象裏的那套:

不懂知足沒好報,無慾無求才是正道。

這或許滿足某種正確格式,卻不是一個活生生的女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