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最近的國產劇裏已經沒有“正常女人”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24日 06:44   鳳凰網

《新世界》終於終於終於播完了。

這部劇剛上的時候,豆瓣評分一度達到8.2分。人們以爲看到了一個良心劇,但隨着田丹的出場,隨着她從頭到尾永恆的全知全能,評分越來越低,收官時只有5.9分。

田丹成了主要吐槽對象。

她一出現,就帶着一股可以手撕鬼子的氣質。

到了北平,一羣武裝警察把她圍住,田丹赤手空拳撂倒一個,連空氣劉海都沒動一根。她從其中一個人身上取下了手銬,給自己戴了上去。那意思是說,不是你們抓到我的,你們也抓不到,是我要跟你們走的。

01

前半部分,田丹的戲份都是在一間牢房裏。

她只要擡頭看你一眼,就能把你五臟六腑都透視過來,你哪廟的,拜那個山頭,身上幾斤幾兩都秒通。

哪怕人已經死了,她看個照片就能把她祖宗十八代都整明白了。

她沒來過北平,沒到過案發現場,沒見過證物,徐天描述一點情況,就能把誰是小紅襖分析得頭頭是道。

雖然她的分析經常聽起來很民科,但徐天真敢信……

徐天費了老勁想劫獄,沒成功。幾天後田丹自己出來了,就像她進來時一樣輕鬆,一樣面無表情,那意思是我之前不出去,是我不想出去而已。

這部劇不只能在國產劇注水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女主田丹也能載入國產劇史冊。

編劇、導演打着社會歷史劇的旗號,塑造了一個以往很少見的女超英,無所不知,無所不能,而且永遠打不死。

都進了停屍間,凍了很久,被拉出來,一摸動脈,竟然還活着。

如果用一個詞形容這個角色,那就是浮誇。

這樣的角色都像個工具人,沒血沒肉,故弄玄虛,盡皆過火。這在武俠劇裏還能接受,因爲本來就是成人童話,但放在年代戲、現代劇裏,就怎麼看怎麼假。

在整整70集,田丹幾乎沒換過表情。她臉上永遠沒有波瀾,抿着嘴脣,眼睛一直半睜不睜地看着對方,加上氣若游絲的臺詞,時常擔心她是不是要昏倒在男人懷裏。

終於把《新世界》熬走了,迎來了新劇《安家》,還是六六編劇,孫儷主演的,本來覺得應該挺有保障的,但想想《新世界》陣容也很強,最後還是變成了全員浮誇的注水肉……對《安家》,還是先別過於樂觀了。

結果從第一集開始,熟悉的“浮誇”大法又來了。

02

孫儷演的房似錦從北京空降上海的一家房產中介門店,她是新任店長,到了店裏不和新下屬打招呼,硬邦邦面無表情地簽了個租房合同,讓別人以爲她是個普通租戶。

租完房,在所有人還不知道她是哪位的情況下,拿出一份調令,就算是打過招呼了。

巡視一圈工作,有同事自我介紹,向她伸手握手,她看都不看一眼就走了過去。

命令女下屬穿人偶服去派傳單,女下屬問爲什麼啊,她的解釋只有一句話:這由不得你……

可能是爲了塑造威嚴感,孫儷演這段時,語調壓得很低,聽不出波瀾起伏。

2020年了,國產劇裏的職場女強人,竟然還是這套冷血鐵面,拿沒禮貌當個性的演法。

知道編劇、導演、演員都沒上過班,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影視圈裏的女性從業者不算少數,做到中高層的也很多,主創們接觸過的,就算不都是長袖善舞的人精,但有幾個是這樣整天一臉“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的?

何況演的還是做房產銷售的人,那更應該有親和力,懂得人情世故吧?

拜託各位主創們,你們清醒一點,《穿Prada的女王》已經是2006年的電影了。

女魔頭人設已經老掉牙了,更何況你一個門店店長離時尚女魔頭還差着十萬八千里,這種演法非但不會讓人覺得你牛氣沖天,只能讓人直翻白眼:能不能別裝 ×了。

編劇們,能不能不要一直拿同一個老套的模板去套所有的角色,稍微擡擡眼皮,動動腦子,看看周圍的正常人都是怎麼說話的,很難嗎?

上面提到的那個女下屬,更莫名其妙。

上班時間什麼也不做,對着美妝教程化妝,領導在沒在都一個樣,堅決不幹活。領導走過來問她爲什麼不工作,沒單子。她理直氣壯地說,我化妝怎麼了,老店長說了一兩年籤不了一單也是很正常的。

在一個房產中介裏,幹出了大鍋飯的氣勢,氣得我這個007社畜恨不得給他們老闆打電話,問一句:你們現在還招人嗎?

03

同期還有佟麗婭的新劇《完美關係》。

據說是首部公關題材的劇,國產職業劇有多假大空,有多愛披着職場的皮,談老套的戀愛,我都已經說膩了。

說句《完美關係》就是標準的國產職場劇,大家心裏應該就有數了。

這裏重點說說佟麗婭演的女主江達琳吧。和先知田丹,女魔頭房似錦不同,江達琳套用的是人設是從菜鳥開始一路晉級的聖母。

江達琳一天公關沒幹過,在毫無概念的情況下接管了爸爸的大型公關公司,當了總裁。按照慣例,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一路打怪闖關晉級。

她是如何晉級的呢?有一集是這樣演的:死皮賴臉讓男主幫她寫方案。男主本來不答應,她瞪眼嘟嘴跺腳三連:我不管,你不答應我就不走!

於是男主幫了她,這關就闖過了。

這就是近期熱門國產劇裏的女人們。神一樣的先知,早過時八百年的女魔頭,無腦混子,假裝獨立自強實則靠男版田丹解決問題的傻白甜。

你不能說演員們沒在好好演,你甚至都能看出她們在很努力地演,但是你無法被她們的表演共情,只能看出和現實脫節,不着邊際,除了浮誇,感受不到別的情緒。因爲她們演的都是一種人設,而不是真正的人。

你也不能說這都是因爲她們不會演,因爲角色就寫成這樣,導演的拍攝風格就是這樣。

上面提到的三個女主角,萬茜和孫儷都是82年的,佟麗婭是84年的,都當了媽媽,但是她們的角色都是二十幾歲。

甭管呼籲了多少年,市面上留給35+女演員發揮這個年紀該有的樣子的主要角色,還是幾乎沒有。國產劇女主角不配老。

國產劇,你怎麼了,不會咋咋呼呼,不會脫離實際,不會用力過猛,不會扮嫩,就好像不會拍了一樣。

04

《安家》前兩集裏,海清和郝平客串了一對買房的夫婦。看到他倆出來還挺驚喜的,提到買房,熒屏上還有哪兩個演員更能讓人入戲?

他們演的《蝸居》,2009年播出,到現在已經11年了。

看看11年後的國產劇,你很難說出“進步”這兩個字。

當年的海萍不就是個30多歲的女主角?一個庸俗、摳門、在底層打着算盤過活的30多歲女人,在現在的國產劇裏,已經絕種了。

現在回看海萍的艱難買房路,依然深有共鳴。

東湊西湊湊了點首付,二手房有各種各樣看不上的理由,新房子稍一猶豫,就秒空,搶都搶不上。

選擇困難無非就一個字:窮。

在下不了決定的每1秒鐘,房價都在蹭蹭地往上漲……最後終於在城市最邊邊上買到一套新房子,一到小區附近,就收到短信:江蘇歡迎你。地點遠的都快出省了。

海萍要買房的時候,她老公蘇淳還一直說,是不是太冒進了,沒必要,再想想吧。估計現實中,每個在當年買上房的蘇淳都要慶幸自己聽了老婆的話吧。

都是六六寫的劇本,到了《安家》裏,海清演的角色就再也讓人共鳴不起來了。

她演的宮蓓蓓因爲要二胎,想換大房子。她和老公在中介那磨了快一年,從肚子平看到快生,看了無數房子,也沒買成。

很明顯是錢少、要求多、又沒準主意的買主。

房似錦頂着女主光環出場了。她給這麼挑剔的客戶,選了個十幾年賣不出去的老過道房。在推銷以前,她自己設計、裝潢了這套房子。

我之前對這種操作聞所未聞,謹慎起見,去搜了一下,理論上好像是可以的。

但是從裝修後,龔蓓蓓還頂着大肚子,沒有生產來看,裝修時間應該不長,裝修質量好不好,選材是不是優質……反正隔着厚厚的濾鏡,就像演員們臉上的紋路一樣讓人看不清。

但是給孕婦選一個剛裝修好,還沒釋放過甲醛的房子真的好嗎?給一個擺明了沒多少預算,又很挑剔的客戶推薦這麼不划算的房型真的好嗎?

但是龔蓓蓓就是被房似錦PUA了。房似錦帶她上了個不透氣的閣樓,說這裏晚上能看星星。龔蓓蓓一聽就眼泛淚光,說我已經很久沒看過星星了,於是決定買下來了……

原來連南北通都不肯買,結果就因爲沒見着的“星星”,願意付比預算多出很多的錢,買個過道房……

如果海萍看到這一幕可能會翻個白眼對龔蓓蓓說:

腦袋拎拎清好不啦,過道房怎麼可以買的呀,那公攤面積不要嚇死人喲;

能看到看星星,不是因爲這個房子好,是因爲遠離市中心好不啦……

我真的無比懷念小市民海萍。海萍有多像現實中的人,這個龔蓓蓓和房似錦就有多懸浮。

就像古裝劇裏,歷史劇已經絕跡,現代戲也都和真實的生活沒什麼關係了。

9012都過了,來到了2020,我們的女主角們還是隻有停留在字面意思的“沒頭腦”和“不高興”兩種。滿屏想象出來的大開金手指的20幾歲女孩,很多看起來還像30幾歲。

當然這也不一定是編劇們忽略女性現狀,因爲那些男性角色也都不怎麼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