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如今男明星爲什麼很難火過一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02日 07:24   鳳凰網

“劇拋型男神”      

每年都會有幾個男演員因爲一部熱劇而大火,這話大家都說倦了。      

今年夏天追星女孩的寵兒,毫無疑問是李現、肖戰和王一博。更神奇的是, 三個人完全不撞型。    

讓李現吃香的,是他身上的狼狗型荷爾蒙。肖戰吸粉則靠的是外形俊美、性格機靈,完全是另一種審美需求。      

到了王一博這兒,則是他外表的高冷唐僧氣質和性格反差萌最吸引人。      

總之,總有一款能填滿追星女孩蠢蠢欲動的心。      

隨着一茬一茬的新男神崛起,也很少有人會再過問,之前那些因爲一部熱播劇而人氣突然升高的男星,後來怎麼樣了?

很遺憾,不少人都“劇拋”了。             

如果你在百度搜索指數查詢那些或大或小“爆”過的名字,輸入各自那部熱劇開播至今的時間段,會發現他們的熱度有一個明顯的急劇升高、劇播完後又急劇下降的過程。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前後的趙又廷:      

《大唐榮耀》前後的任嘉倫:      

《香蜜》前後的羅雲熙(男二扮演者,當時一度因爲風頭蓋過了主線而引發爭議):             

都存在這樣的現象。      

劇的餘溫散去後也偶有峯值,但也遠遠不能達到當時熱播劇給他們帶來的熱度。      

儘管火的時候粉絲都哭着喊着叫“老公”,但這婚姻的保鮮期別說一年,半年都難。      

再看着一茬茬的新鮮男明星長江後浪推前浪,頗有點“只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的意思。      

去年雙男主爆紅的盛況還歷歷在目

有趣的是,印象中人們評價男女明星的差異時,明明總喜歡說“女明星花期短”。      

這話的意思就像“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的俗語背後藏着的刻板印象一樣,認爲男明星沒那麼受外表禁錮,失去青春加持後,總歸還是更容易紅得長久。      

但如今的現狀卻是,當粉絲消費的話語權幾乎全部掌握在18-25歲女性的手中時,突然躥紅的男明星們才是最應該高處不勝寒的。             

反觀那些95後、00後的年輕女明星,雖然想出頭沒有同齡男星那麼容易,更是鮮少有突然紅遍全國的“爆款”,但她們也似乎更少出現這種突然巔峯、又突然沉寂的戲劇性職業生涯,穩步發展的較多。      

所以,爲什麼是這屆男明星這麼容易大起大落?      

販賣男明星的大超市      

或許這個問題應該換個問法:爲什麼粉絲們對當今男明星的愛意轉移得那麼快?      

如果承認這本質是一個消費“男色”的時代,問題就很好理解。      

所謂的男色並非單指相貌,而是如今一個男明星在娛樂產業的包裝下能呈現出來的所有滿足女性追星需求的面貌。      

之前,我們總覺得現在的明星市場特別垂直細分,年輕男演員、男歌手、男愛豆都有自己對標的競爭領域。      

比如去年的100個男練習生廝殺後,今年又冒出300個,於是人們都預感到今年這300個男愛豆肯定要搶走一部分去年粉絲的心了,畢竟“秀粉”最無情。      

可是,當追星文化逐漸在這一代年輕人中滲透,喜歡哪一個領域的男星其實已經並沒有特別強的壁壘。      

整個面向女性粉絲市場裏男人,唱歌的,演戲的,做愛豆的,甚至玩嘻哈的,玩街舞的,玩樂隊的,其實早已一起混戰,共同爭奪着女性粉絲稀缺的注意力。      

只不過,他們能兜售的自己,各有各的特色:      

有靠着一張臉足以的迷倒衆生的,有在舞臺上散發成熟魅力的,有性格耿直有趣的,有因才華而迷人的……      

或許,從當今年輕人齊刷刷的“我可以”口徑其實就能窺探到,讓女孩們“可以”的不僅僅是某一種長相或某一部作品,而是那個人呈現出來的一種樣子讓人產生了情感認同。      

這種認同大多數時候都有其必然性:      

經紀公司包裝藝人形象的時候,偶像劇編寫那些最引人入勝的情節的時候,綜藝節目在策劃節目爆點、選手亮點的時候……無一不針對的是受衆的參與感和自我代入。      

所以說,當下市面上年輕男星被呈現出的令人喜愛的樣子,就像全部被擺在一個大超市的貨架子上,各顯神通、吆喝叫賣,盼望消費者的眼神投向自己。      

這競爭的範圍比想象中還激烈得多,而消費者的口味千變萬化,誰又能保證自己總是“熱銷商品”呢?      

     “下一個更乖”      

同時,男明星興衰之快,與粉絲心態的轉變也有關係。      

從一時的狂熱追捧到快速的喜新厭舊,堪稱六月天的女孩的心,其實交織着消費者與談戀愛(不是女友粉也能做到)的兩種心態。      

如今粉絲很喜歡把自己熱捧“限定男神”的心情形容成一場不顧未來、只有當下的熱戀。      

“任君挑選”的市場氛圍恰恰很令人享受,女孩們在最火的男明星們中輾轉就像談了很多場轟轟烈烈的戀愛,無所謂天長地久,每次都好好愛過就夠了。      

之所以不輕言未來,是因爲一涉及到未來,粉絲難免會變得像個需求極多還不怎麼通情理的甲方 。      

粉絲力量的壯大正在改變粉絲和偶像之間的關係,催生了粉絲對偶像事無鉅細的監督和控制慾,而且是自覺的。      

舉個例子:前段時間佟麗婭粉絲因爲她一部新戲角色的人設不討喜、又被“壓番位”而瘋狂拒絕這個資源,最終還真的撕贏了。      

而佟麗婭甚至根本不是流量明星。可想而知,當那些用數據和流量供養偶像的粉絲“手撕毒餅、腳踏公司”時,或多或少都有着“你不能忤逆我心意”的甲方心態。      

這種心態,其實是粉絲以自我意識爲主導的一種體現。      

“我滿意”,就是如今男色消費者們至高的信條。      

女孩們在入股一個小帥哥之前,習慣了先去問一句“他有什麼黑料嗎?”如果有不合心意的地方,甚至壓根不會開始。      

不愛了的理由也愈發多樣化:他胖了,他抽菸了,他發微博老寫錯別字,他品位有點土,他老打遊戲不認真練習……      

任何一點不再滿足供需關係的瑕疵都可能導致交易破裂,使昨天還你儂我儂的粉絲突然翻臉,選擇“退訂服務”。      

這個過程可以像戀愛的摩擦終於累積到了一定臨界點,也可以發生得極爲突然和輕易,並且一定會附上當下追星第一名言: 拜拜就拜拜,下一個更乖。      

當追星女孩們喜歡把這句話掛在嘴邊的時候,其實已經默認了自己愛的是一種百依百順的供需關係。      

以這個爲原則追星的話,其實從源頭上就不存在忠心耿耿海枯石爛的可能性了。            
     
     

     做生意總得有“售後”      

但有些藝人真的變成了“當季限定”,也是因爲實在沒有拿得出手的售後了。      

如果說一個當紅男星備受青睞的點就是他的品牌,那麼商業邏輯裏,總得講究個可持續發展。      

去年爆紅的朱一龍算個積極的案例。雖然如今熱度不及頂峯時,但其實他商業價值和粉絲忠誠度都不算下降得特別誇張。      

因爲他後續還上了《知否》和《我的真朋友》兩部比較有討論度的作品。要麼是劇質量過關,要麼是自己在裏面本本分分地演出,至少總得佔一樣。      

再看看如今這些在熱度榜單名列前茅的藝人,所謂的“紅”,歸根結底還是得依託自己的作品或穩定的平臺才有個展示自己的窗口。      

不少依劇爆紅的男明星其實吃了劇本質量或角色濾鏡的福利,一旦脫離這個語境,又沒有好的作品跟上,就立刻泄氣。      

哪怕這段時間嗑得上頭,但後來斷糧了,熱情追捧過的觀衆根本沒有義務在原地等待,自然會轉向新的目標。            

就像這樣↓      

其實這恰恰反映出退潮之後,男明星的個人能力和影視作品的產出還處於一個賭博的狀態。一時的紅火如果不能得到正視,便是浮躁的幫兇。      

但是,誰都捨不得不去追這幾年追星文化盛行、粉絲爬牆飛快的紅利。             

一旦嗅到了新男神上位的動向,商家便迫不及待地一擁而上,讓他各種大使、摯友、推廣官頭銜加身,讓粉絲乖乖掏錢,等熱度下來便立刻尋找新的韭菜田。            

練習生市場已接近飽和,卻還要硬從地裏薅起來那些年紀還小、應當繼續汲取養分生長的新人。      

不斷地推更多的新玩家入場,任由金元邏輯助一時的人氣水漲船高,卻沒有穩定的產出鏈條,其實最終指向行業的短視與虛弱。      

於是到頭來,我們只見到一茬一茬的帥氣男明星紅得快也涼得快,卻難見到新生代整體性的崛起與進步。      

如此這般下去,下一個的確總是更乖,可下一個會更“好”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