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等了595天的《權利的遊戲》,開篇就信息量爆炸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9日 01:46   鳳凰網

等待了595天,《權遊》第八季終於開播了。

從2011 年第一季開播至今,8 年多的時間裏,它陪伴着我們成長。

我們見證着維斯特洛大陸風起雲涌:

從統一昌盛滑向分裂混亂,各個家族在權力和慾望的支配下,彼此傾軋;

見證着神祕的魔法力量一步步復甦:

消失千年的異鬼、火龍重現人世,遙遠的傳說走進了人類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如今,「凜冬將至」的預言已經成真。

在前方等待着他們的,是生者與逝者的最後一戰——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

Game of Thrones

友情提醒:文末有福利

時隔兩年之久,或許很多魚友對龐雜的人物關係略有生疏,魚叔先幫大家簡單撿起些回憶。

臉盲的先戳這裏,活到第八季的人物詳解:

《權力的遊戲》終於來了,我怕以後再也看不到比它震撼的劇

權遊前七季,主要圍繞「權力」二字,講述鹿、獅、狼、龍四大家族的鐵王座之爭。

在爾虞我詐、糾纏紛爭中,維斯特洛大陸的勢力格局已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鹿家

開局的掌權者拜拉席恩家族,現在僅僅只剩下一位繼承人——詹德利。

他是第一季國王勞勃的私生子,揹負着危險的身份,逃亡了整整五季。

最終在第七季加入父親的老戰友——史塔克家族的陣營,成爲瓊恩·雪諾的支持者。

鹿家與鐵王座再無緣分。

 獅家

精於權謀的蘭尼斯特家族,雖然曾經權傾一方,四處消滅異己,但終於還是被多年的鬥爭,掏空了根基。

「小惡魔」提利昂,親手射殺了自己的父親,投靠龍媽陣營,站到了家人的對立面。

「弒君者」詹姆,無法再繼續認同瑟曦膨脹的權欲,單槍匹馬前往北境。

如今只剩女王瑟曦一人,固守首都君臨城,左支右絀地對抗着新起的反抗者。

 狼家

史塔克家族在經歷了骨肉分離、生死相隔的低谷之後,重奪北境。

瓊恩·雪諾一路從「私生子」走到「守夜人總司令」,最終廣得人心,被封爲「北境之王」;

珊莎·史塔克浴血重生,擔當新的「臨冬城城主」;

艾婭·史塔克,經歷多年的流離失所後,蛻變爲冷靜的「無麪人」刺客;

布蘭·史塔克,在長城之外經歷了常人難以想象的異鬼之戰,最終成爲了能洞悉過去與現在一切世事的綠先知「三眼烏鴉」。

羣狼將在北境重新崛起。

 龍家

曾被驅逐追殺出維斯特洛大陸的坦格利安家族,終於在丹妮莉絲(龍媽)的一己之力下,重新崛起。

高傲的龍媽帶着三條龍和無垢者軍團、多斯拉克軍隊重回維斯特洛大陸,誓要奪回曾經屬於自己家族的王位。

但真正的戰爭,並不在四大家族之間。

他們共同的對手,纔剛剛出現。

凜冬已至,異鬼再現。

這支能支配屍體的死亡軍團,在首領夜王的帶領下,來勢洶洶。

它們甚至殺死了丹妮莉絲的一條龍,把它復活成冰龍,爲己所用。

在上一季結尾,衛邊境千年的長城轟然倒塌,人類世界即將陷入至暗時刻。

權力的遊戲,終於變成了生與死的較量。

這注定是一場沒有主角光環的大戰,我們熟悉的角色可能都逃不過死亡的命運,誰能活到最後,依然是迷。

真正的對決,纔剛剛開始。

爲了這最後一戰,《權力的遊戲》劇組絲毫不敢怠慢。

雖然最終季只有短短六集,但劇組卻花費了過往的兩倍時間進行製作,讓劇迷們望眼欲穿。

投資更是再創新高,每集的製作成本高達1500 萬美元,勢要爲這部世紀神作劃下圓滿句號。

在這樣的精雕細琢下,它總算沒有讓我們失望。

第一集一出,豆瓣評分就飆到了9.8。

IMDb單集評分9.1;

爛番茄單集新鮮度也是高達97%。

魚叔刷完只能說出兩個字:

得勁!

開篇就信息量爆炸,鋪墊了整整七季的線索開始一一彙集,一點點揭開大戰前的序幕。

在萬衆期待的結局到來之前,魚叔先帶大家梳理最終季開篇中,蘊藏的高光時刻。

------!!!劇透預警!!!------

 Ⅰ.身份的揭曉

上一季結尾留下最大的懸念,莫過於瓊恩雪諾的真實身份。

他並非耐德的私生子,而是龍媽的哥哥雷加·塔格利安和耐德的妹妹萊安娜·史塔克祕密成婚留下的孩子。

所以他的真名應該是伊耿·塔格利安,鐵王座的正統繼承人。

這也就解釋了爲什麼龍媽最大的那條龍(也叫伊耿),會在雪諾面前秒變忠犬。

當他乘龍而起的時候,不知是否有些許意識到自己血液中對飛翔天然的渴望。

所以第八季第一集必須有的爆點就是,雪諾將知道真相。

不僅僅知道自己睡了姑姑;

更重要的是,他本已經宣誓效忠龍媽,可是如果現在要爭奪王權,那勢必又將是一場轟轟烈烈的內戰。

(夜王:你們都別吵了,讓我來!)

 Ⅱ.羣狼的重逢

在《權力的遊戲》裏,最讓人心疼的莫過於史塔克家的孩子們。

他們的父親奈德、母親凱特琳、哥哥羅柏,弟弟瑞肯,都慘死在權力鬥爭的旋渦之中。

還活着的四個孩子,也天各一方,各自經歷了最殘酷的考驗。

當年,奈德曾教給孩子們「白雪降,朔風起。獨狼死,羣狼生」。

如今凜冬已至,狼家僅剩的四個孩子必須彼此守護。

時隔多年,從前最要好的艾婭和瓊恩,在無數次令人惋惜的擦肩錯過後,也終於緊緊相擁。

一個經歷了死亡和重生,另一個也成了沾滿鮮血的刺客,兩人都已不再是當年的模樣。

但一個擁抱,足以讓我們回味起史塔克家的美好:他還是那個寬厚的兄長,她也還是那個會撲向哥哥撒嬌的小妹。

這是狼家破碎之後,最令人動容的重逢。

 Ⅲ.鐵種的燃燒

席恩·葛雷喬伊,這個被奈德·史塔克視如己出、撫育成人的男孩,曾經一度誤入歧途、恩將仇報,也曾經遭受最慘無人道的折磨。

但終究,史塔克家留在他心底最純淨最有力的火種,重新點燃了他的鬥志。

在第八季開篇,他就鼓起勇氣,從叔叔手中救出了自己的親姐姐雅拉。

起起伏伏之後,他終於明白,自己是葛雷喬伊家族的後代,但同時也是史塔克家族的一員。

因此,他選擇與姐姐道別,北上前線,與史塔克家族並肩戰鬥。

他的離別,也意味着史塔克家族終將團圓,共同迎接即將到來的大戰。

 Ⅳ.弒君者的救贖

在席恩選擇迴歸時,有人選擇了背叛。

詹姆·蘭尼斯特,曾經的「弒君者」,現在又背上了「叛君者」的罪名。

從前,他心中堅持的騎士精神告訴他,最重要的是忠誠。

但現在,他守衛的女王,也是自己的愛人,在危險來臨時卻選擇蝸居一方,置異鬼侵入的危險於不顧。

在這樣的境地中,忠誠變成了愚昧。

最懂詹姆的騎士布蕾妮,語出驚人地對他說出了:

“去他媽的忠誠”

詹姆終於認清,擺在面前的,是一場超越了家族、榮譽和誓言的戰爭。

這一次,他選擇背叛女王的指揮,衝向北方迎擊敵人。

他背叛了一個人的命令,卻守衛了正義。

不過意料之外的是,在大戰之前,他首先需要面對的恐怕並不是敵人,而是自己的罪惡。

當年被自己親手推下高塔的小男孩,現在就在眼前。

在成爲一名真正的騎士前,詹姆必須洗刷自己身上揹負的罪孽。

 Ⅴ.片頭的祕密

對於追了七季的劇迷來說,片頭的音樂和畫面已經再熟悉不過。

但這次,卻暗藏了小心機!

自帶bgm的畫面

新出現的改動,很可能是指向劇情的線索——

一、長城

在上一季中,長城已經被冰龍的火焰灼燒殘缺,因此在最終季的片頭裏,長城也出現了相應的缺口。

預示着異鬼的寒冰,也一步步逼向南方。

二、最後壁爐城

如果不細心觀察,很容易就錯過了這個以前從未注意過的地方——最後壁爐城(Last Hearth)。

最後壁爐城,是效忠於史塔克的安柏家族的領地,也是七大王國中,地處最北方的城堡。

因此,成爲了異鬼南下第一個被攻陷的城池。

在片頭中,最後壁爐城被突破長城的冰面一點點包圍,似乎預示了它的危機。

果不其然,在第一集中,最後壁爐城的領主安柏,原本遵照珊莎指示回去指揮撤退。

然而這個可愛的小男孩再次出現時,已經被殘忍殺害。

他的屍體以及其他諸多肢體,被擺成了一個血腥圖騰。

這段特寫由於畫面血腥,被騰訊版刪減

更可怖的是,衆目睽睽之下,安柏突然詐屍,淪爲了屍鬼大軍的一員。

因而被逃命至此的守夜人軍放火燒死。

這段被刪減掉的內容信息量不小。

如果魚友們還有印象,準會記得這個符號曾經多次出現。

在第七季第四集,龍媽和雪諾在龍晶礦穴內也曾發現過這一符號。

當時雪諾說是森林之子刻下的,而異鬼正是森林之子創造出來的。

這背後,必有巨大的淵源。

三、臨冬城

最後壁爐城陷落,片頭中的冰面直指臨冬城。

作爲從未缺席過片頭的重要地點,臨冬城有了更多玄機。

史塔克家的地窖墓穴,首次出現在片頭裏。

這裏是史塔克家族的聖地,每一個家庭成員死後都會被葬在此處。

而第八季的預告片中,地窖墓穴也作爲重要的場景出現。

按理說,是隻有死後的成員會擁有雕塑;然而預告片中卻同時出現了雪諾、珊莎和艾婭的……

不知道這一季,有誰會長眠於此。

四、瑟曦的地圖

如果異鬼越過臨冬城,他們的下一個目標,就只剩下君臨。

上一季中,瑟曦雄心勃勃地將維斯特洛的地圖繪在地板上。

這幅地圖,出現在了新版片頭的畫面中。

只是最後站在地圖之上傲視七國的,會是人類、還是異鬼,答案不得而知。

五、巨型弓弩

而君臨城內,還有一片新天地爲我們打開:

鐵王座之下,地穴裏暗藏着對付龍的巨型弓弩。

也許在最終戰中,瑟曦會爲一己之利,用弓弩對準丹妮莉絲的龍;

又或許,這個弓弩,是打敗冰龍的關鍵所在。

第八季開篇爲我們留下了太多待解的問題,通向最終一戰的路途,也已經悄然鋪開。

誰會在權力的遊戲中自取滅亡,誰又會在捍衛人類命運的冰火之歌中犧牲,我們拭目以待。

凜冬已至,凡人皆有一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