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部追了八年的九分劇,你真的看懂了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5日 09:11   鳳凰網

八年的陪伴與等待,多少個日夜我們留下的歡笑與淚水,今天,都隨着權遊最終季的播出,畫上了句號。

與大家建設好心理迎接慘死不同,第一集出奇的溫柔。

在異鬼大軍壓境之下,託蒙德居然都能安然無恙的逃走。(吐槽權遊這個暗得要眼瞎的畫面一百遍啊一百遍!)

而最亮點的,居然是雪諾御龍成功後看到雪諾和龍母接吻就姨母笑的龍龍?!

讓人苦等許久的第一集裏沒有血肉橫飛的戰場,更多的是鋪墊與伏筆。這也預示着最後的活死人之戰會有遠超先前的精彩。

(劇透預警,不想看的可以跳到海報之後開始)

這一集交代了5組重要重逢。

雪諾和布蘭、二丫的兄妹;

三傻與小惡魔的僞夫妻;

詹姆和布蘭的加害者與被害者(詹姆害布蘭斷腿)

雅拉和席恩的姐弟(席恩救出了被自己丟下的姐姐);

二丫和詹德利的生死之交重逢……

他們的關係錯綜複雜,有情有義還有仇恨,可是如今面對艱難的形勢,所有人都把個人的心緒放下了。就像布蘭說的:

“we don’t have time for all this.我們沒時間計較這些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人物——攸倫。

瑟曦自以爲可以利用攸倫,卻未必是這個只想“睡女王和征服世界”的小人的對手。而且攸倫在後期可能會給雪諾他們帶來麻煩,畢竟第七季第五集藏着這麼一句臺詞:

而淹神正代表着攸倫,伊耿正代表雪諾和龍母。

無論如何,凜冬已至,讓我們攜手面對吧。

權力的遊戲:冰與火之歌

(非常符合作者老馬丁虐殺角色愛好的海報,瑟瑟發抖)

對於許多的權遊粉來說,黃暴這個形容,大概是大家對它的最初印象。

弗洛伊德說過,“性與暴力,是人類的本質訴求。”

權遊最開始打開市場的,就是美劇最常見的裸體和牀戲。

這是片方博人眼球的花招,也是特效太貴的無奈。

但好在對權遊而言,這不過只是它其中的一個小小噱頭。

除此之外,從調色到配樂,從劇情到演員,無一不下功夫,無一不見誠意。

而助其登上神位的,大概還是那個常被忽略的詞,真實。

真實並不意味着完全復刻現實。

畢竟觀衆從現實逃亡而來,本就是爲了要尋一處避難的桃花源。

這是一個很難拿捏的悖論。

其中的關鍵是,在人性上保持真實,在故事上誇張處理。

而權遊,正是完美的做到了這些。

這裏有陰謀家也有野心家,有英雄也有狗熊,有瘋子也有傻子,有狂人還有非人……

這裏的背叛會讓人心酸,比如詹姆爲了保衛人民背棄自己的騎士諾言殺死了想要和首都同歸於盡的瘋王……

這裏的犧牲會讓人驚愕,比如阿多(hodor)因爲布蘭一份大義,被迫失去姓名,失去智力,失去人生,只爲了在多年後用身體堵住敵人進攻(hold the door)(名字是使命的簡寫)……

爲了讓故事能盡情瘋狂,作者設置了一個戰火紛飛,有魔幻色彩的架空大陸。

一瞬間,就彷彿春秋戰國混進了哈利波特,荷馬史詩配上了希臘神話。

而看過之後纔會發現這部劇名爲“權力的遊戲”其實說到底,是戰爭的遊戲。

一是劇中通過主角們的一場場戰爭遊戲的內核來推動劇情,設置衝突懸念。

二是權力鬥爭的終極形態總歸是戰爭,政治也是依託在軍事上的一種遊戲。

三是權遊根本就是建構在現實中的英格蘭玫瑰戰爭之上,劇中的人物設定甚至家族名字都和那場大戰中的勢力非常相似。

不過最主要的,是通過一場場戰爭,我們纔有機會經歷延續千年的家族瞬間傾覆的殘酷,苦難的奴隸翻身做主人的快意。

正是這些琢磨不透的大起大落,組成了這個美劇史上的偉大一筆。

而更有趣的是,權遊裏出現的戰爭,在現實中似乎都能找到與之對應的案例。

第一場:

黑水河之役——赤壁之戰

這是拜拉席恩家本來穩操勝券的復仇之戰,當時他們人數約有兩萬,而仇人蘭尼斯特家城內只有約五千守軍。

但不知蘭尼斯特家的小惡魔是不是讀過《三國演義》,所以纔會在敵多我寡的情況下,使出一招“火燒赤壁”。

而爲了達成他“焚其舟船”的計謀,他還使用了一種人類的“黑科技”——野火。

有趣的是,這個“野火”,在現實中也有原型,那便是希臘火,是拜占庭帝國所利用的一種可以在水上燃燒的液態燃燒劑。

這一場戰爭中,小惡魔儼如諸葛亮和周瑜合體,通過非凡的戰術技巧,和絕佳的遊說口才,以少勝多,打了漂亮的一仗。

這個說“別人有寶劍,但我有智慧。”的“半人”,終於證明了自己。

第二場:

血色婚禮——黑色晚餐

血色婚禮是史塔克和蘭尼斯特家在傳統戰爭以外的另一個戰場——權謀之戰。

黑水河之戰讓許多人看到了蘭尼斯特家的強大。而羅柏·史塔克爲了自己的榮譽失去了卡史塔克家的支持,讓本就不強的兵力被嚴重削弱。

政治博弈中,天平的失衡輕易就攪亂了人心。

可是羅柏是死了爸爸,丟了妹妹也擋不住戀愛腦。

他媽本來爲爭取一位重要盟友的支持,訂下了羅柏和盟友家女兒的婚事。

他卻非說遇到了真愛,不顧一切要悔婚,在這個極其看重誓言的大陸,無疑是在把盟友家的臉面按在了地上摩擦。

尤其弗雷是出了名的氣量狹窄,他本是下了血本要攀上史塔克家的高枝,卻慘遭羞辱,作爲一個流氓,他自然咽不下這口氣。

於是,爲了報復羅柏,也爲了響應蘭尼斯特家的招安,

弗雷家背棄了“賓客權利”的傳統(當賓客來到主人的屋檐下做客,雙方均不得加害對方),選擇了一種用最小成本獲取最大收益的辦法,即在婚禮上殺羅柏個不備。從而交出了自己的投名狀——羅柏夫婦和媽媽的頭顱。

自此,史塔克家正式衰敗。

血色婚禮一直被稱爲美劇史上最駭人的劇集。

但更駭人的還是這個事件在現實中不只發生過一次,血腥程度也不亞於此。

比如被稱爲蘇格蘭版鴻門宴的黑色晚餐中就有兩位尚未成年的王子和不下百名的隨從死去。

第三場:

私生子之戰——坎尼之戰

幾乎和歷史上坎尼之戰一模一樣的私生子之戰可以說是狼家,國破家亡的六季以來,重大的轉機。

雪諾用自己的“重情重義但沒腦子”坐實了自己史塔克家族血統,在戰爭中犯下了“一個主帥能犯的所有錯誤“。

而他的對手——之前強暴他妹,現在綁架他弟,江湖人稱小剝皮的變態。

又是殺雪諾弟弟擾亂他心智,又是在有人數優勢的情況下合理排兵佈陣。

於是我們看到,小剝皮毫不費力的成功包圍了雪諾。

這裏的情節和前面提到的坎尼之戰幾乎一般無二,唯一不同的只是在坎尼之戰中是人數較少的漢尼拔軍將人數較多的羅馬軍團團包圍殲滅。

客觀來說,變態歸變態,小剝皮對於敵人心理的揣摩、對戰術的爛熟於心都遠遠勝於雪諾。

可最後小剝皮還是死在了小指頭的援軍手上。

雪諾也藉此贏回了自己家族之前丟失的領地,最終成爲了北境之王。

但我認爲這場戰爭中,

還有一個人展現出了極高的軍事天賦,

那就是小指頭。

他救出雪諾大敗小剝皮的援軍是勝利的關鍵,而其選擇的時機,也實在再好不過。

早一時小剝皮可能會用及時退回臨冬城固守,那麼雪諾即便勝利也無法收復失地。

晚一時雪諾就會命喪黃泉,那麼小剝皮也有足夠的精力與援軍對抗。

而他偏偏就選中了小剝皮自以爲萬無一失將後手部隊也放出去收割戰場之時,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這個說出“混亂是一把階梯。守着諸神,守着愛情,盡皆幻想。唯有這把階梯是真實的,攀爬則是其中的全部。”的男人,相當不簡單。

第四場:

烈火燎原之戰——海灣戰爭

這場戰爭是龍母的個人秀。

因爲軍師出了餿主意而丟了兩個盟友,趕來擦屁股的龍母正好遇上了凱旋的詹姆,

詹姆本以爲會是一場勢均力敵的較量,

結果卻發現根本是一次碾壓。

龍媽以無法抵抗的龍焰打開軍隊缺口,然後派克制詹姆步兵的多斯拉克騎兵借勢切入,大殺特殺。

這場戰爭和海灣戰爭非常相似。

龍母用巨龍對地面部隊進行空中打擊使他們落荒而逃,海灣戰爭中則是美軍用導彈和大規模空襲幾乎不費一兵一卒就將伊拉克軍隊打倒。

兩場戰爭都代表着戰爭時代的一種更迭:在擁有質量優勢的部隊面前,單純的數量對比已失去了意義。一切反抗都是徒勞。

而劇中讓人震撼的戰鬥場面,讓我不由對人生有了新的領悟:

“龍真的,好適合用來裝逼哦!”

這些戰爭中,所有看似偶然的結局都藏有必然,千絲萬縷的伏筆共同導向了最後的結果

而在此過程中,任何一點微小的變動都有可能產生截然不同的效果。

在看劇的時候,我總是忍不住去想,

如果羅柏沒有剛愎自用,也許他們一家就不會死,二丫,三傻,布蘭和瑞肯就都不會或顛沛流離,或一命嗚呼……

如果小剝皮沒有心急輕敵,也許他依舊能固守臨冬城,雪諾也無法成爲北境之王……

相信大家都和我一樣,對這部無比喜愛的劇集有着太多太多的猜測無法印證。

畢竟今天雖然只講了四場,但作爲戰爭合集的《權力的遊戲》從頭到尾都在打仗。光是著名戰役就有14場之多。

再加上經費限制有很多原著中的場面都被盡數刪減,讓人痛心疾首,恨不得鑽進電視替他們把那些場景演出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