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成人限定的深夜檔,竟然這麼下飯?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5日 09:21   鳳凰網

「昨天了吃了什麼?」

--答得出來的人有福了!

能沒事人一樣答出昨日晚餐的菜單,就連每一道菜的配料調味都能說得清清楚楚,不是筧史朗記憶力過人。而是每天的晚餐就是由他親自完成。

(別做夢了,這樣的男人不是我們能擁有的!)

這個優秀的男人來自最近上映的一部深夜檔日劇《昨日的美食》。

由同名漫畫改編,主要內容是一對四十五歲左右的同志大叔溫馨同居日常。

劇中附贈日料食譜,步驟詳細,菜色精美。放在深夜檔,實屬口糧狗糧齊喂,虐胃也虐狗。

劇中的人設沒有鮮肉,雙方都是中年男人,劇情走的也不是甜蜜虐心的情愛,而是溫馨現實的日常。

像存錢養老,是否出櫃,保持身材,同居生活,父母生病這些問題,在劇中都會有所討論。

史郎,45歲,職業是律師。

冷麪傲嬌人妻,原著漫畫用柚香白菜來形容他。

雖然已和男友同居,也和家人出櫃,但還是不願意讓外人知道自己是gay的身份。

在經濟上精打細算,規劃每月在伙食上的支出不能超過25000日元(約合RMB1500元)。畢竟無法生育孩子,只能靠錢養老了。廚藝等級max。

賢二,43歲,職業是美髮師。

陽光大條忠犬,原著漫畫用魚香茄子來形容他。

性格大條而且脾氣超級好,熱愛生活,不覺得自己的同志身份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在工作的時候都會向客人秀恩愛......

總之這是一個很討喜角色。吃貨等級max。

因爲是漫畫改編,所以不要太過糾結兩位男主的形象了,畢竟人設是40+的中年大叔。而且就還原度來看......還是蠻到位的。

誰不想下班回家有一頓美食等着自己呢?

對史郎來說,雖然是律師,但更願意做一些簡單的案子,領基礎的薪水。

但能夠每天六點準時下班回家,做一桌豐盛的美食,和愛的人一起吃飯。

這種成就感和做律師的自己打贏了一場艱難的官司是等同的。

每天的飯菜,史郎都會計算好卡路里,搭配好菜色和營養,然後等着賢二回來一起吃飯。(這樣的優秀的人妻屬性哪裏找啊~)

賢二經常脫線,亂花錢,不過往往認錯態度良好。(我錯了,下次還敢。)

史郎會批評教育,但最後往往還是會選擇原諒他。

也許這就是人到中年的情感生活吧,工作上的激情退卻,錢也只是以備養老的工具,感情上熱情不再,畢竟還要靠計算每天攝入的卡路里維持身材。

能維繫我們感情的,也只剩下這些生活的瑣碎日常。以及不時跳出的小驚喜。

(好羨慕這濃濃的煙火氣~)

當然,沒有哪對情侶能夠一直甜蜜生活。

前面提到,史郎不願意暴露自己的性取向,即便說媽媽和賢二都在鼓勵他向周圍人出櫃。但是他內心裏並不認爲工作和性向有必然聯繫。

問題也就一直這麼拖着。但是賢二如同花孔雀一樣到處顯擺自己的男朋友,導致史郎的祕密終於被撞破了——

史郎認爲賢二沒有遵守兩人之間的約定,衝他發脾氣。(不過這個語氣,律師你是在生氣他說你是gay還是他說你是受?)

然而賢二總是覺得,愛人和生活是要和周圍的人分享的,店裏老闆可以分享自己的老婆孩子,可爲什麼自己卻連一起生活的人都不能往外說。

發動必殺,委屈巴巴。攻怎麼了?攻也得能撒嬌賣萌裝委屈,不然今天晚上飯都沒得吃了。

沒辦法,史郎就吃這一套。

雖然生氣,但也不再堅持,只說吃飯吧。人到中年,沒有什麼是一頓美食解決不了的,如果有,就兩頓。

更何況史郎的廚藝那真不是蓋的。再加上賢二本身就是一個吃貨屬性max的傢伙。稍微做一些他喜歡吃的菜色,他就把持不住自己了。(真的不是我的用詞奇怪,賢二你的表演也太浮誇了。)

爲什麼叫昨日的美食?

豆瓣上有一個很有趣的答案。食物代表時間,昨日的美食代表時間的流逝,是對逝去歲月的懷緬。

不過我看了原著漫畫之後覺得不夠準確。

可能我們不會每天都在晚飯上花費很多的精力,但是在某些特殊的日子,我們也會選擇去吃一些“好吃的”。

《昨日的美食》就是在向我們展示這些“好吃的”背後的故事。

在劇中,每一道菜其實都有着特殊的寓意。

類似我們端午節的糉子,中秋節的月餅,日本過年時要吃的天婦羅,跨年時要做的蕎麥麪。

這些食物是社會共同賦予它們特殊的意義和使命的。

還有就是情侶之間,家庭之間也會有共同喜歡的食物,這些食物則會有着個體獨特的情感寄託。一份食物往往可以串連起一段故事和感情。

在這裏劇透比較有趣的原著情節:

史郎被稱作柚香白菜是性格使然,寡淡固執但是心思細膩。

而賢二被稱作魚香茄子可是有故事的。一方面是因爲他喜歡吃茄子,二來是因爲他曾經在牛郎店打工。

和同伴一起去店裏的頂級牛郎家裏喝酒,被牛郎暗示後同伴驚慌失措的跑掉了,他卻沒羞沒臊的在牛郎家裏吃飯喝酒,還交往了三個月。真的是神經大條。

而這個故事的開始,是因爲那個落跑的同伴心中對賢二有所愧疚,認爲是自己但落跑間接使他變成了同性戀。所以看到茄子就會想起賢二,想起賢二就會有負罪感,有負罪感就吃不下茄子。

直到再一次遇見賢二,知道他過得很好,纔開始能品嚐出茄子的美味。

回到他們最後一起吃的哈根達斯,也代表賢二着對生活的喜愛。

史郎抱怨賢二亂花錢容易使自己出現缺口,賢二卻認爲,生活總會有這樣那樣的缺口,而奇妙的事情,都是從這些缺口裏流出來的,這纔有趣。(史郎:真香)

昨日的美食,是對之前感情的總結,也是提醒要對眼前人的珍重。也許要等到我們步入中年,無論同性異性,才能體會到那個願意爲你做飯,照顧你口味的伴侶有多可貴吧?

畢竟現在誰會缺一頓飯吃?我缺的是那個陪我吃飯的人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