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評論:現實劇不少 爲何《大江大河》獨佔鰲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7日 19:00   中國青年報

《大江大河》

《大江大河》

  《大江大河》播完了。這是部在播出期間話題不斷的電視劇,儘管話題多指向演員的表演、製作的精良,還有時代感的營造等,且多以瑣碎的花絮形式傳播開來,但這已經是社交媒體對一部影視劇獨有的最友好的“示愛”方式,它標誌着劇作走出了浮皮潦草的娛樂消費,開始與觀衆建立深層次的心靈共鳴。

  哪怕放在10年前,《大江大河》也必將引起來自知識界的關注與深度討論。這部劇罕見地觸及到了過去40年人們走過的道路,真實,深刻,理性。劇作如同一個長鏡頭,通過創作者的不斷調焦,終於使得那40年,由模糊變得清晰,由漫長濃縮爲幾天時間就可完整領略,使得匆忙中無意看到這一電視劇的觀衆,由衷地發出這樣的感慨:這麼多年,原來我們是這樣走過來的。《大江大河》沒有讓人“感恩”的意圖,但它讓人產生“今日成就與幸福,來之不易”的念頭,心潮激盪之後,心平氣和。

  《大江大河》的成功,在於它強調了3個字,“向後看”。當所有人都在意“向前看”“加速跑”“時不我待”的時候,這部劇一反現實題材突出矛盾、強化焦慮的慣性手法,以刻意沉穩的節奏,對關鍵詞與關鍵節點進行重點描摹,先讓觀衆緊繃的神經緩和下來,通過劇情與人物的吸引,再度進入歷史,重返現場。

  《大江大河》是個大題材,想要把它拍得好看,必然要面對大歷史、真問題。捆綁創作手腳的鎖鏈必然是存在的,而它的解鎖方式很簡單,只有兩個字,“真誠”。第一集就牢牢吸引了觀衆,正是因爲觀衆從第一組畫面裏,就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真誠氣息。真誠地面對歷史機遇到來時,不同羣體因不同認知而產生的對立,也真誠地向走過的彎路、犯過的錯誤抱有反思態度……想象中的創作難度,並沒有在劇作上體現出來,相反,《大江大河》卻劇如其名,給人以一種敞亮、奔放、坦誠的觀感。

  格局框定好了,創作立場堅定了,剩下的就是填充活生生的人物。比起同類型電視劇,《大江大河》在塑造人物性格的立體性方面,堪稱豐富。它稀有地讓觀衆感受到了,劇中人物就是過去時代的真實的人,呼吸的是那個時代的空氣,有着屬於那個時代的勇氣與侷限,卻與當下的觀衆,也建立有一種看不見卻切實存在的血肉聯繫。我們爲劇中人物的命運揪心,爲他們的奮鬥與堅持熱血沸騰,爲不公與狹隘憤怒,正是因爲看到了他們經歷的一切,在現實中仍有存留的影子,或多或少依然在我們的身上上演。

  優秀的現實題材劇,不能缺乏對社會的廣角呈現。此前的一些現實題材劇,在切入角度上的自我收窄,敘述技巧上的精明取捨,使得它們只有“題材”沒有“現實”。《大江大河》沒有這方面的缺憾,它的表達涵蓋一切,幾乎沒有死角,政治、生活、人際、人性,等等,在劇中都按照一定的規律實際發生着、變化着、運轉着,渴望變得美好——這一集體願望,成爲驅動一個複雜社會自我聚力、自我清潔的巨大動力,不管劇情如何發展、人物如何轉變,劇作始終給人以不滅的“希望感”,它讓人堅信一些事物的亙古不變,尤其是在“懷疑”擾人耳目的時候,它能驅散一些或許並不存在的憂慮。

  以前經常說到“平民史詩”,《大江大河》的內容指標符合這一定義。雖然整體看來《大江大河》先是由歷史感開路,喜歡對“機遇”進行濃墨重彩的刻畫,但它的表達重點仍然是“平民”在前、“史詩在後”。通俗地說,《大江大河》還是清晰地表達出了“歷史是人民創造的”這一價值觀,在電視劇中,對個體價值與尊嚴的表達,纔是它的重中之重。也正是因爲如此,《大江大河》才真正解決了“選擇性失明”“張冠李戴”“指鹿爲馬”“鴕鳥心態”等現實虛無主義的問題,成爲一部經得起各方推敲與時間考驗的作品。

  講述改革開放40年的電視劇佳作有不少,爲何《大江大河》獨佔鰲頭?現在看來已經十分明瞭:它在改編時的廣度擴幅,在創作時的縱深推進,在價值取向上的堅定與樸素,纔是它被拍得好看的保障,再加上演員的優秀表現與製作上的精良,受歡迎便順理成章了。(文/韓浩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