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原生之罪》導演迴應池震之死:懸念留給第二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9日 19:08   揚子晚報

《原生之罪》

《原生之罪》

  揚子晚報訊 對於香港資深導演葉偉民,觀衆們對他執導的《人在囧途》、《京城81號》都不陌生。葉偉民導演曾成功打造徐崢與王寶強這對“囧途”CP,這次他又涉足網劇,塑造尹正和翟天臨[微博]這對2019全新CP。最近,隨着懸疑破案網劇《原生之罪》收官,翟天臨飾演的吊兒郎當的警察殞命火上熱搜,不少追劇的網友都表示要給劇組寄刀片。近日,接受揚子晚報記者電話專訪時,葉偉民表示,“我特別開心,真正來自市場的反應,有誇有貶,就算觀衆不滿意,那說明他們看進去了。”

  港片導演北上,平時沒事兒愛遛彎

  葉偉民在電影行業闖蕩了三十多年,從早年《百變星君》、《古惑仔情義篇之洪興十三妹》,到之後的《友情歲月山雞故事》、《安娜與武林》,一直到《投名狀》、《十月圍城》,像他這樣的導演,見證着香港電影的興盛到衰落,也親身經歷香港電影與內地電影融合的整個過程。

  作爲最早北上進入內地拍片的香港導演,葉偉民在與陳可辛和陳德森合作接連拍出《投名狀》及《十月圍城》兩部合拍片後,獨自執導《人在囧途》,以公路片的形式描繪出只有內地存在的“春運”浮世繪。“我現在住在北京,團隊裏有香港的班底,也有內地固定合作的團隊。不拍戲的時候,我們就喜歡到處閒逛。現在做一些內地題材,如果沒有對社會生活的一些瞭解,很難拍好。”

  首次觸及網劇,他告訴記者,其實自己並沒有太多題材和播出平臺的限制,創作的核心就是講好故事,節奏明快。實際上,請葉偉民加盟,出品方也是希望打造出電影質感。這部網劇的創作加上前期籌備、後期製作,總共花費一年半時間,“太累了,幾乎是我做6部電影的時間。”葉偉民說,網劇觀衆跟熒屏那些“下飯劇”的觀衆不相同,自己也在嘗試抓住風口。

  就懸疑破案題材來說,《原生之罪》儘管不完美,但其人物CP的打造十分對女觀衆的胃口。葉偉民說,其實每個項目都有自己的優點,如何突破自己,走自己的性格品牌,其實觀衆最是公平。新類型的開發受市場考驗,觀衆的反應最直接。“對我來說,《無證之罪》,還有一個故事到底的《白夜追兇》都無法複製,所以,我只能冒險。”

  爲了給到這羣觀衆足夠的“刺激”,葉偉民架空背景,卻選擇馬來西亞做拍攝地,“那裏幾乎每天都會下一場大雨,酷熱環境下雨水浸淫反光的地面,還有人皮膚表面的溼膩感,都特別符合本劇的氣質。”精心選擇的風景迷人的茶園發生讓人看完脊背直冒冷汗的案子;發生密室殺人案的青年旅社,這些獨立案件總是與環境形成很大反差。將人性之惡描繪到淋漓盡致,但葉偉民說,“通過那些罪,找到他們的根。普通人的人性探索,反思就夠了,但人生是沒罪的。”

  池震死了?不妨當做是開放式結局

  24集故事看起來是尋常的福爾摩斯+華生模式,可雙男主又不是表面的好基友。翟天臨演一個黑白通吃的律師,被警探尹正送上法庭,終身吊銷律師資格。尹正看似正義感爆棚,卻有一個坐牢的老爸,因此患有心理疾病。葉偉民笑說,自己是因爲看了《軍師聯盟》喜歡翟天臨,“其實我很喜歡他身上的時尚感”,看了《夏洛特煩惱》又被尹正打動,“他那雙眼睛,像一隻貓,很有殺傷力,”請來這對戲癡和戲霸,劇組真的是“吵架”不斷。“他們對角色有很多自己的看法,所以劇組的氛圍就很好。”

  “其實從創作的角度來說,翟天臨飾演的池震本來就是悲劇人設,小時候就揹負姐姐的被殺,內心很孤獨。但同時,他做人做事又很靈活,愛情給他帶來一點希望。池震到底死了沒?大家不妨用一個開放的結局去理解。”葉偉民說,你可能發現還有不少謎底並沒有揭開,觀衆也有許多不滿足,比如到底是誰殺死了池震的姐姐?但實際上,這都將留給第二季去解決了。

  葉偉民說,其實大家喜歡翟天臨的演技,一方面這個人物張揚的個性,爲角色塑造提供了便利,尹正這個人物外表冷漠,內心又溫情,就很難把握。“尹正在片場簡直要憋出內傷。”兩個人在天台真情互動那段,許多人都覺得葉偉民是在“致敬”《無間道》,但他說,其實自己真的沒有。“選擇天台,就是要一種天地人生的感覺。”

  導演憑藉當年合作的經歷,請來姜大衛、鮑起靜、恬妞這些港片戲精,驚喜不斷。姜大衛是當年風靡的“黃藥師”,這次演一個被指姦殺女學生入獄的音樂學院教授,幾乎沒有幾句臺詞,總是沉默,葉偉民告訴記者,其實他們特別在意每一次演戲的機會,真正是樂在其中。(文/揚眼記者 張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