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雷佳音四年僅休一個月 《十二時辰》吃戲拍得辛苦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0日 18:47   新華社

《長安十二時辰》

《長安十二時辰》

  新華網北京7月11日電 在2019上半年即將結束的時候,一部悄然上線的古裝劇《長安十二時辰》,似乎在一夜之間成爲衆人熱議的焦點。作品中堪比電影質感的鏡頭、精緻準確的服裝道具、讓人想要一探究竟的懸疑劇情,都成爲觀衆津津樂道的話題。劇中,雷佳音[微博]扮演長安死囚張小敬,與易烊千璽[微博]共同演繹了一個在十二時辰內拯救長安的故事。

  張小敬完全不同於雷佳音此前飾演過的角色,在這“十二時辰”裏,他藏起“喜感”不再搞笑,將一位有膽有識的“不良帥”刻畫得入木三分。對於演戲,雷佳音始終保有一顆“敬畏之心”,他永遠記得老師告訴他“臺上有光彩才叫演員”。

  與曹盾導演高度契合 拍戲被說通心服口服

  “認真”,是雷佳音對這部劇成功之處的總結;“特別苦”,是雷佳音拍攝這部劇的最大感受。儘管接戲之前,他就已經預料到拍攝會非常不容易,但沒想到的是,拍之前說好的“交半條命”,最終幾乎變成了“一條命”。

  不過“吃苦”這事並不是雷佳音最在意的,因爲當下播出大環境的改變,他坦言這部劇最後“能讓大家看到就好”。他不是爲自己,而是因爲“所有人都很辛苦,大傢伙真的是咬着牙把這個戲拍完了。能讓大家看到,挺欣慰的,說實話”。

  劇中張小敬的“吃戲”讓觀衆看得分外過癮,以至於將他稱爲“長安美食文化代言人”。可是雷佳音卻苦笑說,“吃戲”拍得“挺辛苦”,因爲要“一遍遍地吃”。不過好在“劇組的道具比較考究,做的東西像樣,讓你能下口”。

  看完原著後,如何將每一個書迷心中的“張小敬”演繹出來、如何將書中的宏大場景還原出來,都是雷佳音擔心的問題。但開拍之後,很快他就被導演曹盾的想法、能力所折服,“當我看到那些場景,甚至有些彌補了我的想象力。不誇張地說,我小時候讀的時候都沒想到皇宮會是這樣”。

  通過與曹盾導演的合作,雷佳音與導演成爲了非常好的朋友,“我們想要聊的東西特別契合。我其實是個比較執拗的演員,這回拍戲的時候有一個問題我解決不了,然後導演說晚上咱們倆喝酒聊。我去他屋裏頭,他用另外的一個切入點把我給疏通了、說服了。我覺得這個人是能把我說通的人,挺有本事。”

  做演員有敬畏之心 戲外的自我被放大很無奈

  雷佳音的演藝之路始於話劇舞臺,成名於影視表演,在他看來,影視的創作似乎更具吸引力。“影像真的是特別不一樣,我發現了打開影像人物塑造的開關”,區別於舞臺表演的真實感、現場感,影視表演讓雷佳音感到更真實,“影像是生活真實,我覺得更難一點”。

  在觀衆眼中,雷佳音自帶喜感,這讓他具備了與觀衆貼近的先天便利,卻也讓他在塑造人物的時候頻添困擾,“我沒想到自己生活中的嘻嘻哈哈被放大這麼多,真是沒想到。我本來就想當一個演員,我對於表演的觀念其實還挺傳統的,包括以前演話劇的時候,上舞臺我們都會跪下,虔誠地敬拜一下舞臺。”

  “但是走到今天,我真的沒想到生活中這個東西會被放大那麼多。我也很無奈,我該怎麼辦?”顯然這個煩惱對他困擾已久,不想掩飾自己的性格,又不希望這些與演戲無關的東西被無限放大,這讓他在面對喜感、人設這類話題的時候,頗有些無所適從。

  自從成爲衆所周知的“前夫哥”,雷佳音就過上了有工作沒生活的日子,“四年了,我有三年的春節是在劇組裏過的,《長安十二時辰》也是大年初二就上班了。四年下來,算起來我也就休息了一個月。”

  當然,雷佳音也很明白“圍城”的道理,畢竟,他也曾經“想被更多人認識,希望走到街上能被人叫出名字”,只是他依然會感嘆,“每天早晨起來,看着窗外說今天什麼事都沒有,就會特別幸福。就連想想是喝杯咖啡還是喝茶,這種想象都讓我覺得特別幸福。”

  雖然辛苦,但雷佳音相信,衡量好演員的標準就是“態度”。“演技可能會有高低,但是無論能力怎麼樣,作爲一個演員應該有態度。大家都說喜歡演戲,但是究竟有多喜歡這件事,時間會給出答案。”

  (文/記者 張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