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最“接地氣兒”的劇? 《芝麻胡同》主創走進社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01日 01:48   新華社

《芝麻胡同》主演

《芝麻胡同》主演

  55集京味兒年代大戲《芝麻胡同》已於2月22日登陸北京衛視品質劇場,每晚19:30正在熱播。該劇以1947年的北京爲背景,講述了在北京沁芳居醬菜鋪中,老闆嚴振聲(何冰飾)與牧春花(王鷗[微博]飾)、林翠卿(劉蓓飾)等一大家人幾十年的風雨生活。

  2月28日,北京電視臺“歡聚一堂”系列社區活動攜導演劉家成、演員馮文娟[微博]、侯煜、毛樂、白瀾走進福海棠華苑社區,與觀衆們交流創作心得,共話臺前幕後的故事。

  劉家成與觀衆共話“京味故事” 人生如制醬“歷練浸透才能散發芬香”

  導演劉家成帶着幾位演員一出場,就接收到了來自現場觀衆的熱烈反饋,地道濃郁的京腔京韻、懷舊質樸的年代質感,《芝麻胡同》呈現出的“京味氣質”與老北京人的“精氣神兒”,直觀真實地得到了觀衆的認可,這也讓導演劉家成欣慰不已。“京味”是劉家成作品中一個比較有代表性的體系,再度涉足京味劇,劉家成也坦言,“這是不停地在給自己出難題。北京劇確實比較難,因爲自己身在其中,後邊的每一部劇都想辦法要超越前一部劇,如果說持平了就是失敗了”

  劉家成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如何拍好北京劇,在他看來,紮根生活是唯一的訣竅。真實反映現代人的生活狀態,充分體現北京人的氣質特徵,是他創作時會着重注意的要點。“北京的故事,就是北京的人、事、味兒,除了飲食文化,還有這麼多年在生活在北京,骨頭裏浸出來的那種狀態,局氣、大氣、仗義,這個一定要準。”劉家成用人們既有印象中北京人“比較懶”的特點舉例,他解釋道,這其實也是知足常樂狀態的一個體現,北京人分得開週六週日,想得開如何去生活。在掌握好人物狀態之後,再隨時根據情節做重點展現與調節。劉家成認真表示,自己爲什麼每次都很喜愛去寫這些老百姓,是因爲小家庭就是小社會,大國家就是一個大家庭,國家是千萬家,最終的幸福都體現在最真實的百姓身上。“北京這麼多的民間藝術,我們的環境,我們的衚衕,這都是最底層老百姓的生活,他們的切身感受纔是我們時代的每一次變化、每一次進步,時代的好壞都在小人物身上有着最真實的反映。”包括《芝麻胡同》選擇以醬菜園爲切入點,也飽含着創作者們的真誠用意,劉家成解讀道,“最關鍵的是制醬有着特別的意義,除了展現北京的飲食文化,還寓意着一種人生狀態,所有的人生經歷都跟制醬的過程一樣,要經過歷練、浸透,才能散發出芬香。”

  馮文娟侯煜幽默解讀“黑鳳梨”組合 溫馨共憶芝麻小屋“只記得住美好的事”

  劇中,馮文娟飾演的寶鳳與侯煜飾演的小黑子,被網友戲稱爲“黑鳳梨組合”,談起觀衆給自己起的名號,兩位演員都表示很可愛、很形象。侯煜這樣分析對角色的理解,“在《芝麻胡同》裏有‘忠’,也有屬於自己的那點小心思,這個小心思就是我的愛情,爲了寶鳳。”對於兩人坎坷波折的愛情線,侯煜總結道,“我就是死追,她就是死撅我。”這樣追求“北京大妞”的方式,侯煜也分享了自己一位北京好友的看法,“她就直截了當地說,你這種追北京大妞的方式,肯定追不上!北京大妞必須得是自己喜歡,你勁兒使大了。”侯煜的自我調侃也引發現場笑聲一片,馮文娟在一旁表示強烈認同,她補充道,“黑子哥說得很對,女孩一般是這樣,越有人追她,她可能越不放在眼裏,對她越好她就越想擯着。”於是,面對打小就喜歡自己的小黑子,寶鳳起初是手足無措甚至是有些反感的。在深宅大院裏長大的寶鳳沒有見過什麼是愛情,也沒有想好自己這輩子要活出什麼樣子,兩人愛情的萌生也是寶鳳重要的命運轉折。

  在拍攝過程中,兩位演員都提到了在“芝麻小屋”的片場趣事。四月中旬開機的《芝麻胡同》,在拍到八月份時正好需要演員們穿冬裝完成拍攝,導演劉家成也介紹道,爲了增加真實感,服裝設計做的棉褲、棉襖都是全新的,裏邊的棉花也都是十分厚重的新棉花。“我都心疼他們。我們那個棚不像咱們活動現場,攝影棚裏一進去就是40度、50度的溫度,工作人員穿背心短褲都受不了,演員走完戲就渾身溼透了,每拍完一場戲都跟洗了一次澡似的。芝麻小屋準備了空調,跑回去稍微涼快一下,下場戲又來了,他們的日子就是這麼過來的。”即使是面對這樣的酷暑環境,馮文娟現場回憶起當時的狀態,也是笑容滿面,“真的是隻記得住美好的事情,想再經歷,就覺得天天這麼過日子真好。”馮文娟和侯煜詳細講述道,芝麻小屋裏不僅有空調,感受更多得是整個劇組的“人氣兒”和關懷,“在芝麻小屋裏所有人就像一家人一樣特別親,每天一起做飯、吃飯,大家在這個戲裏都吃胖了,再想起來拍戲的過程,每個人在做事的時候都是擰在一塊,特別親。”

  毛樂現場遭吐槽“不着四六不靠譜” 白瀾貼心“護兄”直言“秉惠讓人心疼”

  前有“黑鳳梨”夫婦夫唱婦隨相互揶揄,後有郭家兄妹現場互懟開啓互損模式。毛樂一上臺便火力全開,一邊爲自己飾演的“廢柴掌櫃”郭秉聰“叫屈”,一邊吐槽妹妹郭秉惠(白瀾 飾)“胳膊肘往外拐”。劇中,郭秉聰原本和嚴振聲(何冰 飾)一樣,是一家醬菜園的掌櫃,奈何經營不善導致醬菜園倒閉,從此成了一個遊手好閒的主兒,不僅時長被下人們看不起,連親妹妹也是一臉“嫌棄”。“我和我妹就是互相不待見,互相瞅不順眼。但在我心裏,這是我妹妹,怎麼也得向着我,向着哥哥,但她老覺得哥哥太不爭氣,見天覺得我吊兒郎當、不務正業。”在近期播出的劇情中,郭秉聰爲迎娶牧春花(王鷗 飾),四處借錢想要救治春花的父親,甚至不惜要搶走妹夫留給妹妹的玉鐲。這一行爲不僅讓導演劉家成吐槽“哥哥不着四六,不靠譜”,更是讓現場觀衆義憤填膺、“恨到牙癢”,直接喊話郭秉聰“這不是北京爺們兒乾的事”,面對被大夥兒“羣而攻之”的哥哥,白瀾則立刻暖心迴應說:“我是能包容他的,雖然我倆性格有差異,三觀也不同,但他怎麼着都是我親哥,我心裏還是很愛我哥的。”

  事實上,帶點滑頭,愛耍小聰明的郭秉聰,並非傳統意義上的反面形象,而是一個帶有缺點、自私但有底線、普通且真實的“人”。“表面上看是壞人,其實不是,他對愛情忠貞不渝,就可着一個人喜歡。包括對嚴振聲,就是坑坑你,絕沒惦記弄死誰,自己家人怎麼打都不礙事,到了真的威脅到我親爹生命的時候,對不起,他還是我哥,我能把命豁出去。”一邊是哥哥吊兒郎讓人左右爲難,一邊是丈夫戰死沙場、獨自撫養兒子清冷孤單,白瀾飾演的郭秉惠可以說是劇中最讓人的心疼的角色之一。作爲嚴家的大兒媳,她賢淑本分、堅強善良,“懂事”是她最鮮明的標籤,卻也是最讓白瀾心疼的個性點,“她真的太懂事了,不管遇到什麼挫折,遇到多少不順心的事,都願意自己把委屈嚥下去。而且她有特別讓人敬佩的一點外柔內剛,很有主見。總之我們整個戲、所有人物都是這樣,像醬菜一樣越嚼越有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