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陳寶國新劇殺青 “爽”“正”兼備不怕“盤”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29日 01:55   新華網

《老酒館》劇照

《老酒館》劇照

《老酒館》導演講戲

《老酒館》導演講戲

陳寶國秦海璐對戲

陳寶國秦海璐對戲

  由劉江[微博]執導,高滿堂編劇,陳寶國、秦海璐[微博]等主演的近代傳奇劇《老酒館》自開機以來就因其強大的製作陣容備受關注,至今已祕密拍攝4月餘。

  近代傳奇劇《老酒館》主要聚焦大連好漢街上一個叫山東老酒館的小鋪子,那兒的掌櫃陳懷海是個頗有俠氣的人物,他闖過關東,在老酒館裏謀生計、釋大義,演繹了一段可歌可頌的民間傳奇,展現出了無私無畏的大家大愛。

  內容新、形式新:老酒館濃縮人間情義

  酒,是情之寄託,也是義之表達。在《老酒館》裏,陳懷海和滿清遺老那正紅喝過絕情酒,爲滿洲國絕交;和僞警察喝過交心酒,一頓大酒把僞警察喝起義了;給在大連幽禁的婉容掌過勺;幫日本平民村田一家人戒過酒;和老白頭喝過默酒;和小晴天喝過分手酒;酒酒醉人心,每一出都驚心動魄。

  酒館雖小,卻濃縮了百態乾坤。它以中國積貧積弱的時代爲背景,上演了一幕“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傳奇大戲。在特殊年代裏,它既是鄰里間的周旋地,也是各方人物的“鬥獸場”,而該劇“圖卷式”的故事結構,羣像敘事的手法,正好給了酒館裏的人物逐一登場的機會,構成了一副具有中國特色的民俗畫。

  比如陳寶國飾演的陳懷海,義氣、隱忍、智慧、幽默,他是好漢街的主心骨,爲人爲商皆爲楷模,陳寶國形容這個角色時說:“一個男人一生,肯定有自己的故事,在陳懷海身上,都是傳奇。他那股子勁兒,最能反應出中國人的精氣神。”;也正是因爲這種人格魅力,劇中秦海璐飾演的人稱酒神的谷三妹與王曉晨[微博]扮演的狂野不羈的小晴天都對他情深意切,三人之間的感情戲,浪漫詼諧,鬥得逸趣橫生,讓人忍俊不禁。

  再比如劇中馮雷[微博]飾演的賀義堂,留過洋,開過日料店和中餐館,最終失敗潦倒,到陳懷海的酒館做跑堂;劉樺[微博]扮演的三爺,是跟陳懷海一起闖關東的生死兄弟,也是老酒館中的管賬;一衆酒館兄弟,秉承江湖大義,行好事,做好人,真可謂是酒缸前臥虎藏龍,讓人敬佩。

  劇作新、製作新:從人性高度輝映當下時代

  頂配級別的演員陣容背後,是同樣強大的幕後製作團隊。導演劉江以現實主義創作手法爲衆人喜愛,編劇高滿堂則以作品貼近生活,富有時代感著稱。

  編劇高滿堂在創作之初,就以自己父親開的山東老酒館作爲模本,而陳懷海這個人物,也是以父親爲原型,濃縮了理想主義的人格。在他看來,“一部好的作品,一部能留下來的作品,一定是真實的歷史環境和真實的歷史人物在心裏孕育着,培養着,融匯到自己的血液裏。”也正是因爲對歷史的敬畏,直到父親百年祭的那一天,他纔將父親與酒館的故事寫出來,把優秀的民族傳統傳達給今天的觀衆,給年輕的觀衆一些真實的歷史,真實的營養。

  而在《老酒館》一幕幕的傳奇故事中,劉江導演說:“我看到了懸疑,看到了浪漫,看到了人生百味,看到了民族大義,看到了一個多層結構的充滿創作空間的新挑戰。”拍攝期間,導演也多次感嘆:“遇到這樣含金量十足的作品,我們團隊三生有幸,它的戲劇情境和人物衝突都非常新,多層結構的敘述方式,充滿懸疑感神祕感的民間傳奇,可看性、命運感都很強。從表面上看,《老酒館》表現了抗日與復仇,但是沒有渲染仇恨,表達的卻是愛與寬容。所以,《老酒館》不但是“抗日”的,更是“反戰”的,是用民族傳統,輝映當下的時代精神!”

  網感質感兩手抓,“爽”“正”兼備不怕“盤”

  現如今,已經成爲觀劇主力的Z世代,對網感與質感的需求並駕齊驅,對於他們來說,快節奏、強情節、帶有自身價值觀的電視劇,更能激起觀劇慾望。《老酒館》便是這樣一部 “正”+“爽”的新派劇,江湖義氣的酒館裏各方勢力的你來我往本身就是一件極帶“爽感”的事兒,而“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愛國主義情懷也是深入每個國人心中的“正”能量。就連演員馮雷都是用“盤它”,這樣富有趣味且極具熱度的詞語來介紹的《老酒館》的,其“網感”特質可見一斑。

  《老酒館》的創作團隊一直堅持“守正創新”,力求打造:劇作新、製作新、內容新、形式新的“四有新劇”,它有跌宕的情節,以戲劇張力凸顯人性光輝;有細膩的細節,以藝術質感喚起家國記憶;有巧妙的構思,以小酒館爲舞臺展現時代變遷;有真實的表演,以人爲本表達大家大愛。演員劉樺在介紹角色時就說:“酒館裏的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特點,但他們對內對外都不是慫人,中國人到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氣節這裏面全都有。”這又與Z世代特立獨行、追尋自我、精神獨立的訴求不謀而合。

  縱觀未來三年,衛視劇場的關鍵詞應該是“重大宣傳期”。從新中國成立70週年到小康社會建成之年,再到建黨100週年,一系列重大事件必然帶來諸多獻禮劇的同質競爭,但是,當“流量+IP”的已不是穩贏的有效籌碼時,“內容爲王”纔是國劇的新出路。對此,《老酒館》團隊把目光放得更加長遠,在劇目拍攝時尤其注重“差別化”,使其“爽”“正”兼備。

  “一人一嘴,一嘴一酒,一酒一味,各喝各的味道”“酒風、酒韻、酒德、酒境,得多品、多琢磨,這才能喝明白、喝透亮”。《老酒館》裏有世情、風情、人情,有仁義禮智信,有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有上下五千年的傳統美德,也有當下社會所需要的傲骨與忠義。任憑市場環境如何,內里正值的優秀作品,必定經得起時間的磨礪,讓觀衆傾聽到恢弘而響亮的時代回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