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馮雷爲《築夢》特意增肥 曾上春晚差點做“男團”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2日 18:27   新京報

馮雷

馮雷

馮雷《築夢情緣》

馮雷《築夢情緣》

  在電視劇《築夢情緣》中,出演大反派杜萬鷹的馮雷[微博],想必大家都不會陌生。2017年播出的爆款劇《人民的名義》裏,他就飾演了終極BOSS趙瑞龍。

  從小就長得眉清目秀,還曾以“男團”形式登上過春晚的他,早年出演過《新七俠五義》《康熙微服私訪》《五月槐花香》等幾十部作品,卻在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從熒屏中“消失”了。馮雷說,那段時間他就沒把演戲當成事業,而僅僅是愛好。

  直到,在他看來基本不可能播出的《人民的名義》引發熱議後,他纔看到了市場大環境的變化,也讓他重新思考了自己未來的事業道路。“原本我都決定走幕後了”,如今想好了,還是喜歡做演員,那就踏踏實實把演員當好。“我始終認爲我就是一個演員,不是藝人,這是一個舶來詞,把整個行業都虛化了。”

  假公濟私,爲《築夢情緣》增肥

  《築夢情緣》中馮雷與楊冪、霍建華都有不少對手戲。提到同爲北京人的楊冪,馮雷說其實這並不是他們第一次合作,“上一次應該是《北京愛情故事》,我那次是救場,原本是張國強[微博]要來演,結果他那邊下大雪飛機延誤,一個星期都飛不了。但那場戲的景馬上就要撤了,陳思誠[微博]半夜給我打電話,我就去串了一天的戲。”馮雷說,楊冪很聰明,而且不嬌氣。“這點很重要,因爲有很多女演員挺嬌氣的。”

  爲了劇中的角色需要,以及和演自己兒子的演員拉開年齡差距,馮雷還特意吃胖了不少,“我只能算是職業,但說敬業就差一點,你看我身材都這樣了,不過這次也算假公濟私了。”

  1988年上春晚差點做了“男團”

  馮雷出生於演藝世家,“小時候長得清秀,現在長歪了。”因爲叔叔、大爺都是做這行的,所以拍戲都會帶着馮雷,偶爾還能演個小角色。

  第一次正式拍戲,是在馮雷六七歲時,有一部電影叫《笨人王老大》,他在裏面演王老大的小兒子,那時拍部電影耗時長,先拍外景,等回到北影廠的棚裏拍內景時已經過了七八個月。馮雷的個頭長了十多釐米,只能從演小兒子變成演大兒子了。

  1988年,少年團體流行,“小虎隊”風頭正盛。那一年的春晚總導演鄧在軍也想組一支這樣的唱跳團體,在春晚上推出。“當年央視的編導大多都是總政、空政的,離我們家不遠,所以就選到我們學校了。”馮雷是學校足球隊的,編導來選人時,他正在集訓。不過,老師和同學都沒忘了這個文藝積極分子,紛紛向編導推薦。果然,見面後編導一眼就相中了他。“那個年代的商業氛圍畢竟不像現在,雖然上了春晚,最後也不了了之了。”但這段經歷,卻堅定了馮雷當演員的決心。

  拍《新七俠五義》受傷,險些送命

  1990年,鐵路文工團在排一出話劇,正好缺名兒童演員,於是馮雷走了個後門,按照兒童演員被招進團裏。“我算插班生,我們班還有王志文、傅彪,但他們都比我年紀大。”

  三年後,馮雷接演了電視劇《新七俠五義》。某日,要拍一場他險些被大鐘砸到的戲份,他發現武替在高燒,便決定自己上。誰知在拍攝過程中,重達200斤的道具大鐘突然墜落,將馮雷直接砸暈。“後來人家都說我命大,因爲把鍾擡起來的時候,發現表面有顆大釘子就順着我的腦袋掉了下來,往前一點,就直接砸到我天靈蓋上,往後一點,就扎進我腦袋裏。”因爲這次事故,劇組給馮雷放了三個月的假。

  就在這個空當,他接拍了電影《紅塵》。“這部戲可以說是我人生的轉折點。”片中,他飾演了一個殘障人士,曾經只求角色能帥一點的他也爲此做過思想鬥爭,“家人就跟我說,做演員,不應該在乎這些。你要是想做明星,就別幹這一行。”也正是這部《紅塵》,讓馮雷獲得了當年金雞獎最佳男配角,結果卻因題材原因與獎項失之交臂,讓馮雷有點心灰意冷。

  客串《人民的名義》,沒想到能播

  《紅塵》之後,馮雷對演戲變得有一搭無一搭的,中間受張國立[微博]的邀請出演了電視劇《康熙微服私訪記》,“那是我第一次演反派,是個惡少,結果再來找我的都是反派了。”

  但那個時期開始,馮雷已經不把演戲當成事業了,“只是愛好,遇到喜歡的角色,或者可以掙個生活費的纔去拍一下。”

  2016年,導演李路找到馮雷,希望他參演自己的新作《人民的名義》,“李路勸我說,‘你不演戲太可惜了’,其實十多年前他就找過我。而且,我也不認爲《人民的名義》能播。”

  馮雷最後還是去了,他覺得李路太不容易了。他選了趙瑞龍這麼個角色,“因爲戲份不多,當時本來還可以選祁同偉,可需要從頭拍到尾。”《人民的名義》大獲成功,讓馮雷始料未及,爲之高興的同時,馮雷似乎感覺到了這個行業的一些改變,“前幾年拍戲選演員,並不是適合不適合,而是賣不賣,從去年開始已經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了,觀衆、市場都在逐漸成熟,沒那麼多頭腦發熱的,都冷靜下來了。回到藝術創作的本身,認認真真搞創作的好作品,一定會受觀衆歡迎。”

  (文/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