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劉琳“大娘子”贊朱一龍有禮貌 曾被張國榮請吃飯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5:25   新京報

  提到“劉琳”這個名字,只要你這兩年還保留着看電視的習慣,就會立刻認出,這不就是電視劇《父母愛情》裏的江德華嗎!

《知否》劇照《知否》劇照

  電視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開播不久時,劉琳飾演的“大娘子”就幾次上了熱搜。劇中的大娘子是趙麗穎飾演的明蘭父親的正房妻子,總想端着正妻的範兒,卻因爲智商不夠,被家中的寵妾欺負,有點蠢萌的感覺。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採訪劉琳的整個過程,更像是一個“表情包”的集合,時而誇張時而沮喪,聊起當年參演《夜半歌聲》,還是個新人的她穿着軍大衣,去參加張國榮的宴請往事,“大娘子”脫口而出“緊張死了”。

  採寫/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地道北京人,從小就愛給自己“加戲”

  2018年12月25日,劉琳爲了新戲開通了微博,她笑稱,“我實在不會這些。”不過,雖然剛玩微博沒多久,但劉琳已經熟練掌握瞭如何使用表情包,還調侃稱“我明明很嚴肅地生氣,爲啥成了表情包”,並和劇中飾演盛家老爺的劉鈞,一同在場外復刻表情包場景。

  這兩年還保留着看電視習慣的人不難發現,各個衛視不斷地在重播着電視劇《父母愛情》。這也讓劉琳收穫了一衆“大爺大媽粉”,“平時走在大街上就會有大爺大媽過來摟着我,就跟見到親閨女一樣,每次都是熱淚盈眶,就好像我真的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劉琳也有一羣自己的鐵粉,不論她去哪工作,鐵粉們都會去探班,有時候是送花,有時候是和她一起吃頓飯。“我就會想,我到底有什麼地方值得人家這麼喜歡?所以,經常和他們說,咱們別是粉絲與偶像的關係,咱們就是好朋友。”

  劉琳在《父母愛情》中,演活了農村勞動婦女江德華,這讓很多人根本想不到她其實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劉琳的父母和這行都沒什麼關係,而且總會教育她“不要太張揚,不要讓大家都看着你。”她從小就喜歡錶演,“差不多從上小學開始吧,沒想過要幹別的職業,就想着做演員。”

  那個時候劉琳上過電視節目,參加過朗誦比賽,但就是不知道應該通過什麼途徑成爲演員,“我記得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都是上午上課下午休息,我就掛着鑰匙自己一人在家呆着。幻想着各種情境然後沉浸其中,比如想象爸媽離婚了,我從法院裏走出來,法官問我要跟誰過,但其實我父母關係很好。有時我會拉着姐姐和鄰居,演不和睦的同事關係,要麼就是在好朋友家演結婚,她是新娘子,我是伴娘,怎麼發喜糖。”

  與徐靜蕾是同學,因長相導致接戲“受限”

  初中畢業後,劉琳考入了中國兒童藝術劇院的培訓機構,學習聲樂、臺詞和表演。高三時,她出演了人生的第一部電影《高樓邊》,和她搭戲的是朱旭、呂中和姜武。“我從小就不是一打眼特漂亮的姑娘,所以經常是候補隊員,那部戲也是,開始人家選好了一個女孩,後來覺得不合適,說讓我試一下,才最終定下來用我。”拍這部戲的同時,劉琳順利地考入了北京電影學院,同班同學有徐靜蕾、劉孜。

  其實從上大學開始,劉琳就意識到了長相給自己帶來的侷限,“剛上大學的時候,我其實也沒什麼人生經歷,但是我一演出來,別人就總覺得我是一個內心有過很多複雜經歷的人。比如我們上學那會兒排《望鄉》,我基本都是扮演阿崎婆,徐靜蕾扮演女記者。”在校期間,劉琳經常扮演有年齡跨度的角色,她覺得正是這樣的角色更好地鍛鍊了她塑造各種類型人物的能力。

《夜半歌聲》劇照《夜半歌聲》劇照

  大二那年,電影《夜半歌聲》的副導演來學校選演員,“可能導演覺得我有一點害羞,即使到了現在我見導演都害羞,可就是那種感覺很像藍蝶,最終挑中了我。”回憶起拍攝《夜半歌聲》的那段經歷,讓劉琳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張國榮請她和黃磊吃飯。“有一天張國榮跟我倆說,今晚收工後我請你們吃飯,我當時簡直緊張死了。我們那會兒拍戲都是穿着又髒又破的軍大衣,就那樣去了香格里拉飯店。服務員都是斜眼看我們的,我們也不管就往那兒一站。直到張國榮朝我們走過來,服務員的表情都變了。”

拍攝《夜半歌聲》時,張國榮與劉琳、黃磊、吳倩蓮合影。拍攝《夜半歌聲》時,張國榮與劉琳、黃磊、吳倩蓮合影。

  劉琳那個時候是新人,剛到劇組的時候趕上張國榮請全組人吃涮羊肉,她也不敢跟別人說話,就一個勁兒低頭吃,“突然間有一個人在後面拍拍我,回頭一看是張國榮,他就說‘多吃一點,別拘束’,他的笑容我到現在都記得。”

  錯過“陌生人”,《香樟樹》和梅婷成閨蜜

  “大學畢業時,我們班一共17個人,五個人分到北影廠,五個人分到上影廠,都是我們班主任劉汁子老師一手包辦跑下來的。”

  畢業後,劉琳一直順風順水,先後拍攝了多部電影、電視劇,2000年還憑藉電影《過年回家》獲得了第13屆新加坡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2004年,劉琳和梅婷共同主演了電視劇《香樟樹》,也正是這部戲,讓劉琳被更多觀衆熟知。“這個戲是我的同班同學謝潤推薦我去演的。當時我本來是要去排一個話劇的,他說這個角色特別適合你,你必須來。現在想想那會兒得到一個女一號也挺容易的,現在必須得流量達到多少你纔有這資格。”

梅婷與劉琳。梅婷與劉琳。

  也是這部戲,讓劉琳和梅婷成了無話不說的好閨蜜。“其實,在那之前,梅婷演的《不要和陌生人說話》本來是找我去演她戲裏的好朋友。我當時看了劇本,覺得太好了,後來我想:不對,我必須得演女一號,不然每天看着她演這麼好的角色我要氣死了。小的時候就是這樣。後來人家說你又沒有什麼名氣憑什麼讓你來演,然後我就沒演。”梅婷後來還跟劉琳開玩笑說:“你看你,要不咱倆那個時候就認識了。”

  其實,《香樟樹》中劉琳的角色,最開始也是找梅婷演的,“因爲梅婷一貫演的都是那種賢良忍讓型的女性,那次梅婷想改變一下,所以選擇了司馬小杉,司馬小杉那個角色更率性一點,幸虧她演了那角色我纔有機會演陶妮。”

  拍完《父母愛情》,升級做母親

  在拍《父母愛情》之前,劉琳和梅婷本來要一起拍另外一部戲的,結果兩個人都沒被選上。“我倆很生氣說:走吧,咱倆去上海旅遊一趟。等回來之後我就接到了《父母愛情》的本子。”劉琳在家看劇本,剛看到前幾集,心裏有點不想接,沒過兩天梅婷給她打電話,得知梅婷也接了這部戲,劉琳很開心,她跟梅婷抱怨說:“我這個角色怎麼這樣啊,我想要端莊一點大氣一點漂亮一點的,要演內心戲,誰要演這種?”梅婷勸劉琳接着往後看劇本,“她說後邊這個角色太好了,等我整個劇本看下來覺得真的是太棒了,之後我們兩個人就愉快地在一起拍了四個月。”劉琳一直覺得自己算是比較有演戲天賦的,而《父母愛情》讓她的表演又上了一個臺階。

《父母愛情》劇照《父母愛情》劇照

  拍戲時,劉琳和梅婷幾乎每天都膩在一起,“我們那會兒住的宿舍樓下就是棚,演完就到樓上化妝然後再下去演,每天就跟在家裏生活一樣,不拍戲的時候我們兩個人就一起叫個外賣,一起吃飯一起看劇本一起對臺詞,一起說第二天的戲怎麼演會好玩,今天這戲哪點演得不好。”

  戲拍完了,劉琳也迎來了人生的新階段,即將升級爲母親。“先是我懷孕,三個月之後梅婷也懷孕了,簡直太奇妙了。”生完孩子後,劉琳一直堅持母乳,孩子到了2歲她才陸續開始接戲,但也大多是客串一些小角色。

劉琳和兒子。劉琳和兒子。

  《知否》的導演張開宙是《父母愛情》的攝影師,所以他對劉琳非常瞭解。“他希望這個角色是有一點潑辣,強勢之餘再加一點喜劇的色彩,這個角色一開始就一直在那兒罵,我還怕觀衆不接受,但是導演一直鼓勵我,‘姐你就好好演,你怎麼演我都覺得特好’,每次他都會這麼鼓勵我。”

  [新鮮問答]

  新京報:因爲《知否》和朱一龍合作,看你在微博上還曬了他的簽名?

  劉琳:都是因爲我身邊的工作人員,還有我們家親戚,我的那些侄女,一聽說我跟朱一龍合作,就說你能不能要張簽名照,那我得滿足她們。我沒有朱一龍的微信,通過劉鈞,就是戲裏的盛老爺幫我去說了一下,人家就答應了,我總覺得要感謝人家一下,然後在微博上就謝謝了他。

劉琳在微博曬朱一龍簽名照。劉琳在微博曬朱一龍簽名照。

  其實,拍戲的時候我們沒有什麼對手戲,但是會見到他。他會很有禮貌地說“你好,老師好”,然後就走掉了,飄過去了。你也找不到他,他就自己躲在一個角落裏特別安靜。我記得有一次我們拍某場戲,他一直在給人搭戲,就是沒有拍到他的時候,也會給人家對視線什麼的,人非常好。

  新京報:和梅婷是好閨蜜,孩子也差不多大,平時是不是經常一起玩耍?

  劉琳:我家這孩子來得太慢,之前要了很久都沒成功,終於來了,所以我就管他叫蝸牛。梅婷家的孩子完全是沒有任何預兆就來了,所以叫快快。他倆經常在一起玩,而且快快特願意和小蝸牛一起玩,可能小蝸牛秉承了他爸爸的氣質,挺老實挺厚道的,也不太跟小妹妹爭。

  新京報:生了寶寶之後,最大的變化是什麼?

  劉琳:更寬容也更包容了,這是我覺得生孩子和沒孩子最大的不同。我沒生孩子之前,偶爾也會計較一些事情,也會看不慣一些事情,但是生孩子後真的更能體會別人的良苦用心,也能體會到孩子的感受和感情。所以我拍《知否》的時候,如果三天沒我的戲,就會飛回北京看孩子,基本掙的錢都花在飛機票上了。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