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老酒館》老戲骨飆戲 陳寶國:真成一個演員很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30日 17:26   新京報

陳寶國

陳寶國

陳寶國與秦海璐

陳寶國與秦海璐

  由劉江[微博]執導、高滿堂編劇,陳寶國、秦海璐[微博]等主演的近代傳奇劇《老酒館》近日殺青,今年下半年可能與觀衆見面。該劇聚焦大連好漢街上一個叫山東老酒館的小鋪子,掌櫃陳懷海是個頗有俠氣的人物:他闖過關東,在老酒館裏謀生計、釋大義,演繹了一段可歌可頌的民間傳奇,展現出了無私無畏的大家大愛。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飾演陳懷海的陳寶國感嘆“逢八遇好戲”,“1998年是《大宅門》,2008年爲《茶館》,2018年則是《老酒館》。一個演員到一個歲數做一個歲數的事,演一個歲數的戲。現在演陳懷海正逢其時。”對作爲貫穿高滿堂“老字三部曲”(《老農民》《老中醫》《老酒館》)的主人公,他說真是三生有幸。

  以高滿堂父親爲原型

  《老酒館》從日本帝國主義殖民統治時期大連最黑暗的時候開始,一直到1945年大連解放,跨度20年。

  據悉,高滿堂創作之初,就以自己父親開的山東老酒館爲模本,而陳懷海這個人物也是以父親爲原型,濃縮了理想主義的人格,“一部好的作品、一部能留下來的作品,一定是真實的歷史環境和真實的歷史人物在心裏孕育着,培養着,融匯到自己的血液裏。”也正是因爲對歷史的敬畏,直到父親百年祭的那一天,高滿堂纔將父親與酒館的故事寫出來。

  劉江回憶高滿堂找到他時說,“我們是這麼多年的好朋友,我這兒有個高峯之作,咱倆必須好好合作一下。”於是,劉江再度操刀近代傳奇劇,“跟高滿堂過去的很多作品不一樣,戲劇情境、人物衝突都很新,會給導演創作很大的空間,有懸疑氛圍、有神祕氣氛、有大俠氣概,它的可看性特別強。另外,它講中國人的情和義,很多傳統裏面很珍貴的東西。”

  不僅是抗日更表達反戰

  劉江說,“《老酒館》的戲劇情境和人物衝突都非常新,多層結構的敘述方式,充滿懸疑感神祕感的民間傳奇,可看性、命運感都很強。從表面上看,《老酒館》表現了抗日與復仇,但是沒有渲染仇恨,表達的卻是愛與寬容,《老酒館》不但是抗日,更是反戰,是用民族傳統輝映當下的時代精神。”同時,劉江把多年來拍攝都市劇對當下審美趣味的把握融入到創作中,使得《老酒館》即便是在高滿堂“老字號系列”作品中,無論是影像畫面還是敘事節奏都大爲不同,“就像是一瓶老酒,用了很新的時尚包裝,讓它更有活力和生命力,傳奇劇爲什麼就不能時髦呢?只要有足夠好的故事基礎,我就可以把它轉換成精緻的視聽語言。”

  83歲牛犇酷寒中光腳表演

  從演員班底來看,《老酒館》的“老”名副其實,它集齊了陳寶國、秦海璐、馮雷[微博]、程煜、劉樺[微博]、馮恩鶴、鞏漢林等演技派。劇中秦海璐飾演的人稱“酒神”的谷三妹與王曉晨[微博]扮演的狂野不羈的小晴天都對陳懷海情深意切,三人之間的感情戲頗爲精彩;馮雷飾演的賀義堂,留過洋,開過日料店和中餐館,最終失敗潦倒,到陳懷海的酒館做跑堂;劉樺扮演的三爺,是跟陳懷海一起闖關東的生死兄弟,也是老酒館中的管賬;83歲的牛犇在劇中飾演老二兩,這是一個有講究的乞丐:儘管每天乞討的錢只換二兩酒,酒店夥計多給的一定要補差價。劉江表示,“這個角色只有5天的戲,牛犇在零下幾十攝氏度的天氣,瓢潑大雨中依舊光着腳表演,雨一下就結冰了,他堅持不休息,一定要拍完這個角色。”

  談及如何集結到如此黃金陣容來打造劇集,劉江將其歸功於高滿堂劇作的力量,“劇組有30、40後,也有90、00後,每個人都在現場拿出看家本領來飆戲,作爲導演你不需要用多餘的精力去說別的,就看好演員齊聚一堂,錦上添花。”

  對話陳寶國

  演員看似門檻不高 真成一個演員很難

  新京報:這不是你跟高滿堂第一次合作,雙方都有什麼變化?

  陳寶國:我倆前後合作了六部戲,“三老”實際上是不同年代、不同時代背景、不同人物個性,但其實他們身上反映的是一種中國人的精神,是種韌勁,骨子裏的精氣神,陳懷海是高滿堂在紀念他的父親,這麼多年,我們可以稱得上是君子之交,一見面都聊戲,一合作就覺得特過癮。

  新京報:以前你的角色比較硬漢,但這次陳懷海經常流淚,是你內心狀態不一樣了嗎?

  陳寶國:太不一樣了,一是劇本要求,第二,活到這個年紀悟出了很多東西,內心感受大有不同,如果20年前演肯定和現在不一樣。演了這麼多年戲,如果你再打動不了人怎麼行?戲劇最後的功能就是要打動觀劇者,在角色面前功課肯定要做,我其實拍一天戲很累,天天都在吃藥,沉浸在壓抑的情緒裏,但同時又覺得挺難得的,這個角色是很久修來的福分。

  新京報:2019年你有不少角色都要和觀衆見面,最吸引你的是哪個角色?很多人說你是演技教科書,怎麼看?

  陳寶國:這些角色都很吸引我,但都不太一樣。演員演戲,我覺得真實自然是起碼要求,如果真實都達不到的話,吃這碗飯就有點勉強。當演員也當了幾十年了,但表演的事到現在好多都搞不清,這個行業看似門檻不太高,實際上要真成一個演員很難。別人當着你說的誇獎,都不可太認真;同行們在背後能覺得你演得不錯,那就很難得了。

  採寫/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