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池震註定悲劇?導演暗示《原生之罪》續集新走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8日 17:49   新京報

翟天臨飾演池震

翟天臨飾演池震

尹正飾演陸離

尹正飾演陸離

  日前,網劇《原生之罪》已在愛奇藝收官。“大BOSS”董局得到了應有的懲罰,被翟天臨[微博]飾演的池震開槍擊斃。池震卻在尋找索菲的途中被刺傷,倒在血泊當中,生死不明。尹正飾演的陸離結局相對圓滿,不僅成功坐到了局長的位置,與前妻也和好如初。然而不少網友卻吐槽池震的結局太過悲慘,池震姐姐的案子也懸而未決,不少大“坑”令人意猶未盡。

  《原生之罪》總導演葉偉民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透露,《原生之罪》實際上是開放性結局,“在影像上池震好像已經‘離開’,但最後他真的死了還是沒死?我覺得是留了一點點的空白。”對於是否會拍第二季“填坑”,葉偉民坦言非常希望《原生之罪》繼續拍下去,“如果有第二季,翟天臨肯定在,但他是否還會演池震,我們還要再討論。”

  馬來西亞拍攝

  爲了和《無證之罪》形成反差

  繼《無證之罪》《白夜追兇》熱播之後,《原生之罪》備受刑偵迷的期待。該劇以被吊銷執照的律師池震與刑偵隊長陸離從彼此對立,到惺惺相惜、攜手破案爲主線,用24集快速講述了偵破6個不同的刑事案件,同時又有一條大案貫穿始終。

  葉偉民表示,他最初接到的《原生之罪》“命題”,便是做一部節奏明快、電影感十足的刑偵劇,“我們嘗試做6個獨立的案件,其實相當於做了6部電影的概念。而劇中所有案件看似沒有關聯,但又推動着兩位男主角的成長和彼此走近,我們希望塑造池震和陸離,兩個都有缺失的人,通過對正義和人性的挖掘,慢慢走在了一起,內心互補對方,最後達到我們想要塑造的‘雙雄’的感覺”。

  然而劇中所有故事背景全部架空,拍攝地點選擇在馬來西亞,異域風光、南方口音,都不免讓觀衆感到違和。葉偉民透露,在馬來西亞取景的創意源於《無證之罪》,“韓三平老師的《無證之罪》全都在哈爾濱拍的,有很多雪景,所以我就想找一個比較熱的地方,和《無證之罪》產生反差感。而且故事發生在國外,也更有利於劇情創作發揮。”爲了讓每個案件各具風格,葉偉民和編劇也曾在馬來西亞找遍各種景點套用在案發地上,“比如茶園分屍案,我們便設想在一個最美的地方,創作一個分屍案,和當地人文結合的同時還能夠產生反差感。”

  案件多爲女性犯罪

  沒有刻意塑造女性殺人犯

  與以往的刑偵劇強調“燒腦”和“推理”不同,從爲隱瞞騙保事實而分屍,到幾人聯手爲親人復仇,《原生之罪》更多揭露了人性的另一面。又例如受害人倒在地鐵中口吐白沫卻無人關注,也試圖從細節還原當今社會的冷漠。

  葉偉民認爲,“原生之罪”意爲沒有人一生下來,就想要犯罪,大多是因爲社會經歷、成長環境改變了“人性本善”。因此編劇在創作案件時更關注人性的貪、嗔、癡,“每個案件都好像是關於金錢、情慾,貪婪,這就是我們的命題。我們想用案件探討人性真正的模樣。”

  細心的網友發現,劇中不少案件都有跡可循。例如茶園分屍案似乎借鑑了“南京別墅碎屍案”;第三個案件與阿加莎的《東方快車謀殺案》有異曲同工之處。葉偉民表示,劇中所有案件都是原創,但在創作時會借鑑一些真實的新聞和事件。對於《原生之罪》的6個案件中,有6個女性犯罪者,葉偉民坦言並沒有刻意塑造女性殺人犯,“只是案件的初衷大多以情感爲主,在人物界定上容易寫成女性如何變成一個所謂的殺人犯”。

  尹正永遠在翻白眼

  他眼神吊着 非常像一隻貓

  劇中,翟天臨飾演了外表玩世不恭,但內心極其孤獨的池震。因同情被害人而違規操作,導致被吊銷律師執照,後加入刑警隊屢破大案,卻一直揹負着姐姐的命案而沉重的生活。葉偉民是在2017年《演員的誕生》的舞臺關注到翟天臨的,當時便希望和他合作。此次劇中的池震外形非常時尚,性格有點像花花公子,但內心卻十分複雜,他當即鎖定只有翟天臨能演活這個人物。“雖然他對我來說是一位新人,但卻是我近段時間看到的,擁有非常好的表演基礎的一位好演員。”

  而另一位男主角陸離則與池震截然相反:性格外冷內熱,時刻給人一種壓抑感,但內心卻極其正義和火熱。在葉偉民看來,尹正的表演一直強調內心化,眼神也富有殺傷力,非常適合陸離內斂的性格,“有人說尹正在劇裏好像永遠在翻白眼,其實不是,只是因爲他的眼神吊着,非常像一隻貓。而且他真的特別特別像 ‘哥哥’張國榮。”也有網友質疑尹正的表演過於緊繃,從頭到尾都是嚴肅的表情和語氣。葉偉民說,剛開始觀衆確實比較難進入角色,但隨着劇情發展,觀衆會發現陸離本身就是時刻緊繃的,“他的壓力一直非常大,他對任何一個罪犯,都帶有仇恨。也正是這樣,當他遇到吊兒郎當的池震,兩個性格完全不同的人才能夠走進彼此的內心”。

  結局讓觀衆心有點疼

  主創都希望拍第二季

  《原生之罪》的“悲劇”結局在網絡上引發熱議,葉偉民也收到不少觀衆的“埋怨”,希望他把“池震還回來”。談及大結局的走向,葉偉民表示,這是他與編劇討論很久得出的結果,“一般的刑偵劇通常都是很完美的結局,池震見到了‘小蜜蜂’,接受了法律的制裁。但我們不希望人物太平淡,所以決定回到池震跟陸離最初的設定。”葉偉民坦言,池震從一開始就是悲劇人物,“我們留給觀衆一個心有點疼的結局。”

  對於劇中諸多尚未解開的謎題,例如殺害池震姐姐的兇手是誰?陸離的爸爸陸子鳴究竟是不是兇手?是否爲第二季埋下的伏筆,葉偉民表示,雖然目前還沒有開始籌備第二季,但他非常希望繼續拍下去,“如果大部分的觀衆都很喜歡(這部劇)的話,我們願意(繼續拍)。最近幾天所有演員、工作人員都打電話給我,說導演我們繼續吧。我說我們先等第一季的結果出來,再探討後面有沒有機會繼續走下去”。但對於第二季池震是否有望“復活”,葉偉民表示,第二季翟天臨肯定會繼續出演,但是否以池震迴歸,還需要再探討,“至少我們通過第一季24集讓觀衆接受了這兩個人物,喜歡這兩個人物,不純粹是一個刑偵劇那麼簡單了,這對創作來說無疑是成功的了”。

  採寫/新京報記者 張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