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小鮮肉大IP退“視” 現實主義題材當道勢頭更勁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1日 19:06   新京報

《創業時代》

《創業時代》

《芝麻胡同》

《芝麻胡同》

  10月10日、11日,一年一度的北京電視節目交易會(以下簡稱秋推會)在北京召開。今年秋推會吸引了1122部劇集,其中電視劇近800部,相較2017年的近900部有小幅度下降;反之,今年網劇首次突破百部,共計128部,比2017年的95部提升了34%。而從今年的秋推會整體而言,“去產能”、“數據肅清”、“堅守現實主義”、“網絡消化能力提高”等仍爲明年電視劇發展的主要趨勢。在題材上,2017年爲迎接改革開放40週年,現實題材和主旋律題材強勢崛起。今年爲獻禮2019年中國70年華誕,依舊延續了同樣的趨勢,緝毒、革命、年代、扶貧等題材隨處可見。反而古裝劇、大IP則稍顯暗淡。

  堅守現實主義,IP遇冷

  2017年秋推會時,“迴歸現實主義”成爲主要旗號。今年連續推出《歸去來》《最美的青春》《陽光下的法庭》等作品。踩着改革開放四十週年的尾巴,近期不少電視臺正在加緊推出重點劇目。《你遲到的許多年》已在國慶節時打頭陣播出,隨後《創業時代》《正陽門下小女人》《大江大河》等改革開放40週年推介劇目,也均將在年末與觀衆見面。

  從今年秋推會上可知,明年電視劇市場仍是現實主義當道,甚至勢頭更勁。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不少劇方均開始緊鑼密鼓地籌備向華誕獻禮的主流題材電視劇。其中包括由劉濤[微博]、王雷[微博]主演的,講述深圳40年間發展變遷的《面向大海》;以小見大的北京市井題材劇《芝麻胡同》;黃景瑜,吳剛[微博]主演的緝毒題材電視劇《破冰行動》;靳東[微博],蔣欣[微博]主演的都市情感劇《如果歲月可回頭》等。

  除此之外,都市時裝劇也佔領了半壁江山。林依晨[微博]、張彬彬主演的《小女花不棄》;鄭爽主演的《我的保姆手冊》《青春鬥》;趙又廷[微博]、白敬亭主演的《平凡的榮耀》;吳秀波[微博]、唐嫣[微博]主演的《無名偵探》均首度亮相秋推會。相對而言,古裝、玄幻等題材的IP劇進一步冷卻,演員陣容強大的IP劇寥寥無幾。小鮮肉當家的劇集也近乎絕跡。

  網絡消化和反哺能力提高

  今年秋推會上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在媒體變局之下,衛視採購能力走低,網絡平臺消化能力卻有所提高。專門向網絡輸出的電視劇數量再一次提升,從去年的95部提高到今年的128部。但首輪發行的電視劇數量卻連續兩年回落。從2016年267部首輪劇,2017年247部,到今年下降至227部。

  更明顯的是,衛視逐漸從首輪平臺淪爲二輪播出平臺。在會上,不少正在網絡播出,或已經網播收官的電視劇,卻依然期待在衛視“首輪發行”,包括《如懿傳》《天坑鷹獵》《許你浮生若夢》等。衛視首輪發行數量減少,網劇二輪變“首輪”的趨勢,無疑與審查因素以及網絡平臺受衆羣相關。近兩年,一些重量級劇集在生產過程中,大多計劃網臺同步播出,甚至一早便高價售賣給有意向的衛視。但由於種種原因,最終不少作品不得不先在網絡播出。如《如懿傳》從年初傳聞定檔衛視,至最終只降落騰訊視頻,過程便等待了半年有餘。而網絡受衆的年輕化,和網絡排播的伴隨性,也讓不少年輕化的劇有意優先網播,甚至採用一次性看全集的模式,隨後再發行到衛視平臺,例如《芸汐傳》《爲了你我願意熱愛整個世界》等。就目前播出情況而言,《延禧攻略》《最好的我們》等反輸出劇均在電視臺獲得不俗的收視率,網絡反哺衛視的趨勢或將在明年進一步擴大。

  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重點電視劇(30部)

  《大江大河》《面向大海》《一號文件》《大浦東》《最美的青春》《西京故事》《都是一家人》《創業時代》《谷文昌》《那座城的家人》《風再起時》《飛行少年》《奔騰歲月》《你遲到的許多年》《青春拋物線》《啊,父老鄉親》《北部灣人家》《我們的40年》《姥姥的餃子館》《你和我的傾城時光》《正陽門下小女人》《花開時節》《傘兵魂》《啓航》《麥香》《勿忘初心》《陽光下的法庭》《歸去來》《歲歲年年柿柿紅》《外灘鐘聲》

  業內說法

  郭靖宇[微博]相信假收視可治理

  前晚,秋推會上舉辦了首屆“初心榜”頒獎。在發言中,不少業內人士均提到影視圈亂象叢生,但同樣對未來的發展抱有希望。導演郭靖宇作爲“中國十大青年電視劇製片人”開獎人上臺發言。這是他繼曝光“收視率造假”之後首度出席活動。他笑稱,自從上次發言後,已經20多天沒有人讓他發言了,“這次發言只有3分鐘,讓我很失望,上次那個3000多字的稿子(揭露收視率造假)之後,又寫了好多3萬多字的。”他表示,此次“初心榜”獲獎人來自網劇的比來自電視劇的多,是在綜合評獎中有史以來的第一次,“我個人覺得有兩個原因,隨着互聯網的高速發展,網劇確實處於春天,掙錢快,風險小,還不用犯罪。相比而言,電視劇舉步維艱,所以有很多優秀人才都跑到網劇來了。但郭靖宇坦言,電視劇仍有電視劇的受衆,很多年紀大的觀衆不會買會員卡,甚至不太會在互聯網上找劇,他們仍需要守候電視,等着看免費的節目。我打擊的收視率那事兒,相信定會治理乾淨。”

  談及“假數據”,常年創作網生內容的《老九門》《沙海》的編劇白一驄坦言,網絡會比衛視平臺情況好一些,因爲網絡有一個很重要的指標是會員的播放量,而這些數據需要實打實每個用戶花錢付費買會員,造價成本太高,“你總不能說我花十幾二十塊錢,去買一個會員。當犯罪成本變高的時候,大家去做這個事兒就沒有意義了。”而如果刷量的話,如今視頻平臺在後臺完全可以監控到,也會適時詢問劇方。

  在白一驄看來,“造假”、“陰陽合同”等影視行業亂象被逐一揭露並治理,是一個很好的趨勢。他說十幾年前他剛入行當編劇時,一兩年磨一個好劇本非常正常,“那時我們就在西四環一個破舊旅店裏住上一年創作,大家慢慢去做事,今天看起來都不可思議。而且那時候影視產業絕不是一個暴利行業,大家選擇去做,都是爲了熱愛。”白一驄坦言,如今市場變化的主要原因,是近幾年資本涌入太多,創作者開始變得焦急,想要着急趕緊寫完趕緊開機,“我自己也犯過這樣的錯。有時候明顯感覺籌備得還不太好,但因爲種種壓力,還是開機了。我覺得現在整個行業降速一下挺好的,大家就是迴歸把內容做好。”(採寫/新京報記者 張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