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獨家對話視帝倪大紅:演員要創造角色而非選擇角色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4日 19:17   北京新浪網

  “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倪大紅[微博]堅定表示,這是自己讀書時老師教自己的,並且要一生記住的。

  59歲的倪大紅,終於在60歲前的春天“大紅”了。

  在剛剛落幕的第25屆上海電視節頒獎典禮上,小浪有幸見證了倪大紅憑藉電視劇《都挺好》中的“蘇大強”一角,斬獲最佳男主角,在60歲之前成功晉升視帝的景象。

  小浪曾經也在無數的夜晚被蘇大強氣得跳腳,也曾在無數苦悶的時候看着蘇大強的表情包釋放壓力,想起郭京飛[微博]在微博上對“蘇大強”和“郭明成”的現代式調侃,又不自覺被這對蘇家父子圈粉。

  《都挺好》中的蘇大強,這樣一箇中國式小男人,被倪大紅演得活靈活現。當下,中國以家庭關係爲主題的電視劇常常是生活的一面鏡子,照出問題,讓人反思。劇中倪大紅扮演的蘇大強憑藉超強金句獲得了廣泛人氣,表情包在當下廣泛傳播,蘇大強式說話成爲了最新的潮流趨勢。在倪大紅看來,金句不是自己單獨能想出來的,一定是和對手之間,在演戲的過程碰撞出。

  可他不僅是靠“喝手磨咖啡”和“我就要錢”而名揚天下的蘇大強,他也是《喬家大院》中的孫茂才、是《天盛長歌》中的天盛帝、是《北平無戰事》中的謝培東、是《戰狼》中的大反派。獲得白玉蘭視帝這個獎項,可能是一個演員很輝煌的時刻了,但事實是,在蘇大強之前,倪大紅可能只是那個觀衆眼裏熟悉的陌生人,看着臉熟,卻叫不出名字。

  入行35年,在“小鮮肉”當道、流量爲王的演藝圈,曾經的倪大紅也有年齡和戲路的困擾,倪大紅也表示,由於掌握的主動權有限,主動選擇角色的機會並不多。他害怕演自己喜歡角色的機會越來越少,直到遇見“蘇大強”這個並不討喜的角色,一切豁然開朗,導演簡川訸[微博]甚至說過,“蘇大強這個角色,只有倪大紅能演”,倪大紅也說:“我很喜歡嘗試這種角色,很難拿捏,但是我喜歡。”結果不負衆望,倪大紅飾演的“蘇大強”用實力詮釋“老戲骨的春天”。

  與小浪說到“面癱式”時,曾經的倪大紅自己都覺得當初自己能被中戲選中,是因爲老師覺得需要搭配形象,他曾笑稱自己是按喜劇演員的路子招進去的。可事實上,不好看的倪大紅演技卻非常了得,經常受圈內同行稱讚,同樣被提名最佳男主角的陳坤[微博]視其爲偶像。

  採訪過程中,倪大紅表示,在自己演過的那麼多的角色中,“蘇大強”並不是一個完美的父親形象,與傳統不一樣,所以也採用了異於傳統的創作方式。令小浪意外的是,可能是“蘇大強”給觀衆的印象太過深刻,爲了破除對演員的單一觀念,倪大紅想嘗試的下一個“父親”角色卻並不是“蘇大強”同類。談到選角色的標準時,倪大紅對着小浪走心說道:“我一直記得那句話,只有小演員,沒有小角色。”他認爲,演員是要去創造角色的,不是選擇角色適不適合自己。就像倪大紅愛的戲劇表演,他認爲戲劇表演和影視表演只有形式上的區別,而不能做具體的切割劃分。倪大紅更直言演員應該回到舞臺上,鍛鍊在舞臺上的行動行走能力。“三人行必有我師”,是獲獎後倪大紅的第一句話,他用這句話時刻警醒自己,不斷學習、不斷提高,對待演戲,捕捉細節永遠是一個學習觀察的過程。

  破掉“蘇大強” 嘗試全新“父親”形象

  新浪娛樂:大紅老師先跟我們新浪娛樂的網友打個招呼。

  倪大紅:新浪娛樂網友的朋友們,大家好。

  新浪娛樂:那我們開始正式採訪了,首先恭喜大紅老師獲得了這個白玉蘭的最佳男主角獎。

  倪大紅:謝謝謝謝謝謝。

  新浪娛樂:憑藉《都挺好》獲得這個獎,那麼大紅老師你能不能給我們分享一下現在此刻的這個感受?

  倪大紅:此刻的感受真的就是,此刻的感受真的就是高興,真的是由衷高興,就是能拿到最佳男主角獎。

  新浪娛樂:那麼挑《都挺好》這個劇本,當初故事中的哪個點最打動你?

  倪大紅:其實就是我演的這個父親蘇大強,因爲他和常規的父親不太一樣,我就覺得這個父親可以這樣去寫,我想嘗試一下,因爲演過很多父親都是這種肩膀很寬厚,能夠承擔着父親(壓力),肩扛着(家庭),這樣的父親形象,那麼這回呢就是覺得有了蘇大強這樣的一個父親,咱不能說這個父親是一個坍塌的父親形象,只能說他有很多的毛病,但是他也有他好的優點,就是參差不齊,我覺得這樣的人物他比較實在,也是我喜歡去創造的,就是這樣的人物,畢竟他不是很好拿捏,所以我喜歡,也喜歡挑戰一下自己。

  新浪娛樂:那麼當初爲了去揣摩蘇大強這個角色,你有沒有去做過一些什麼樣的功課?

  倪大紅:這個還真做過,我覺着這功課我是做了,就是比如說我遇見了熟人,我會跟他聊,我說我給你講一個故事,有這樣一個父親,然後嗒嗒嗒嗒嗒嗒,(他就會說)唉呦我們家就有這樣的事兒,因爲他會反饋給我一些,就是他說的他家裏就有這樣的事兒,然後可能我遇見別的朋友,也會和他聊,還有再給他講一遍這個故事,反饋回來的,就是都有(這樣的)事兒,就是說自己家裏邊兒有這樣的事,也聽到過他們的朋友或者他們的鄰居家裏邊也是這樣的。還有呢,就是在創作這個人物的時候,我也想改變一下自己從前演戲的方式方法,尤其是這樣一個戲《都挺好》,我就覺得如果說我拿這個劇中角色,就像拍紀錄片似的拍,這樣是不是我會更隨意,更能夠更好去拿捏蘇大強這個形象,如果說是很戲劇化的,或者是很埋頭苦幹的去創造這個人物的話,可能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效果,我所謂的效果就是這個人物的成功度,創造這個人物的成功度,通過《都挺好》這部劇播出之後,我覺得可能這個路我是沒走錯,這個路是走對了。可能這個路走的過程當中,還有一些溝溝坎坎的自己還沒太注意,其中是不是摔過一下,或者是邁的有點猛,把這個溝都邁過去了,應該有所停留,但是我總覺得就是整的來說,我這個路數還是選對了。

  新浪娛樂:那麼蘇大強火了之後,在社會上引起了廣泛的討論,那麼相對於你自己來說,就是會不會有擔心自己的戲路被固定住?

  倪大紅:我覺着您這問的非常好,可能觀衆朋友們或者是圈內的一些導演啊,包括有的時候和圈內的一些朋友們聊聊表演啊,也可能會對我創造的這個人物形象有想法,會說呦這個蘇大強是不是在我們的心目中紮根的太深了。我自己也想過就是以後在接角色的時候,接什麼樣的角色,是不是自己能夠把自身的先破掉蘇大強,創造的蘇大強的這個影子,把它忘得一乾二淨,我覺得可能我還是有這個信心的,但是相對雷同於蘇大強這樣的角色,可能逃不開太多,那麼如果說是去接演一些和蘇大強反差大一些的角色,我想我還是能夠有這樣的信心。

  新浪娛樂:大家都覺得,您已經塑造了蘇大強這麼一個父親的角色,可能還想去塑造另外一個父親的角色,那麼如果再有一個劇本給到您,又是個父親的角色,那麼您想把這個父親的角色塑造成什麼樣?

  倪大紅:之前有人跟我說過一個故事梗概,也是一個父親,但是這個父親跟蘇大強,我覺得他還是有質上的不同。這個故事裏的父親是一個去過國外,從國外回來的父親,他穿着打扮也比較不一樣,活得特別明白,對於怎麼去管教自己的孩子,怎麼對待家庭,都有自己比較超前的想法,我倒是挺有興趣的,這個劇本如果完成的話,我倒是想看看這個父親是怎麼樣寫的。

  新浪娛樂:那麼蘇大強在這個劇中有很多的金句,那麼您覺得是劇中的這個人設所在,還是您的自我發揮?

  倪大紅:有這個自己發揮的,也有就是演員對手之間產生的,所以我就覺得我們劇組的這些演員,郭京飛啊高鑫[微博]啊,就先說這幾個,主要一些我的這些劇中的兒子和兒媳婦們,我們都能夠碰撞出一些即興的東西。其實就是有些金句呢,是在這種碰撞中我就突然說出來了,包括以前郭京飛可能也舉過這樣的例子,我也說過,就是他那個早晨起牀要出門,然後我說你得幫我把這錢追回來,你要不追回來,我這一夜都擱門口等着你,結果他這一開門把自己嚇成那樣,然後我就往後退着,這都沒有排練過,當然這個沒有金句,但是我就說這種即興的東西,包括這個家裏邊我帶來一隻小狗,整個那場戲的詞,被我們給填補了很多,這個不是說自己在那就能想出什麼來的,一定是和對手之間,在這個演戲的過程碰撞中,大家纔會可能出現一些想象不到的東西。

  “夫妻”、“父子”同場再聚首 演員應該回到舞臺

  新浪娛樂:那麼剛剛也說到,那個劇中的兒子郭京飛,在這屆白玉蘭獎當中也獲得了最佳男配,那麼包括蔣雯麗老師也獲得了最佳女主,您有沒有想對他們說的一些話?

  倪大紅:獲完獎之後,也是在後臺有一個採訪,當我走進去的時候,蔣雯麗老師也在那採訪,她突然就停了,我離她大概有四米多遠吧這樣的距離,她看着我,我看着她,大家誰也沒說話,但是這個眼神裏的內容就像我們當時在演《正陽門下小女人》一樣一樣的,當然可能比那個還要複雜。我真的特別爲蔣雯麗老師高興,確實實至名歸,關鍵是我們在《正陽門下小女人》裏邊還演了夫妻,這回我和郭金飛是在《都挺好》這部劇裏邊獲的獎,郭金飛呢值得學習的東西確實也是很多,剛採訪時碰上,我說兄弟,我說也別兒子了,直接兄弟,我說真的由衷祝賀你,在《都挺好》演父子,我確實也是收穫不小。郭京飛說,別別別別別別這麼說,哥,爸,爹!這個時候我不太會用語言怎麼去表述他,就是眼神當中的那種交流,真的是我好喜歡這種感覺。

  新浪娛樂:那麼相對於來說,舞臺劇和影視作品,您更加喜歡哪一類,然後爲什麼?

  倪大紅:其實作爲演員來說,如果說把舞臺劇和影視要分得這樣清的話,我覺得首先從演員這兒可能不會分那麼清楚,因爲畢竟演員你在舞臺上也是表演,你在影視鏡頭前也是表演,那麼各有各的難度,你比如說因爲舞臺它距離觀衆可能遠一些,有些細微、複雜的表情看不到,那麼在影視的鏡頭前就會給你一個很近的近景,就會捕捉到你,如果你能夠內心充實展示出來,那麼它是能捕捉到的,舞臺上呢它是捕捉不到這種細微的變化,但是舞臺呢又很鍛鍊演員,它鍛鍊演員是整個演員的自身,因爲你在舞臺上,你整個的身體從頭到腳從腳到頭全部展現在觀衆面前。所以說,我覺着演員應該回到舞臺上去,鍛鍊自己在舞臺上的行動行走能力,舞臺上如果說你靜下三秒鐘不說話,沒有點實實在在的這種積累是靜不住的,是沉浸不下來的。

  我一直在思考表演 三人行必有我師

  新浪娛樂:大家也很想知道,可能大紅老師在選擇角色和劇本的時候,您有沒有一些自己的衡量標準?接下去您最想嘗試的是什麼類型的角色?

  倪大紅:其實在大部分我創造的角色中,都是被動接受這個角色,而不是我想演這個角色,因爲話語權也好,還是什麼的,所以從前創作的角色當中,真的是好多角色都是被動的接受,但是沒想到這種被動接受的角色我還很喜歡,還真的是挺喜歡的。所以包括《大明王朝1566》的嚴嵩,80多歲出場,包括《喬家大院》、《北平無戰事》,甚至是《天盛長歌》哎呀太多了,我覺着這些角色是我作爲演員能夠釋放出我能量的。我在上學的時候,老師就跟我說,這個一生都要記住,只有小演員,沒有小角色,到今天我也記得這話。對於角色,我是去創作他並沒有說這個角色是不是適合我,我一直在努力尋找一個演員演角色的充實點。我覺着真的是從古到今,我也演了不少不同類型的人物,包括也嘗試過喜劇的作品。這個蘇大強的創作過程中,我把它作爲像紀錄片的拍攝一樣去創作,通過創作蘇大強這種表演的這條道,我一直在反思表演的問題。

  新浪娛樂:那您剛剛在獲獎之後也說了一句話,就是說三人行嘛?在您看來三人行怎麼理解?

  倪大紅:其實這是一個咱們很遠很遠年代的一個大家說的話,這說了很多,其中有一句叫三人行必有我師,我覺得就是什麼呢,因爲當時我說這句話的意思就是,雖然我得獎了,其他給提名的,你們當中或許也有值得我去學習的。對於我來說,一定要記住,我真的就是這樣去做的,在劇組裏也是,哪怕是一個幾句臺詞的演員,因爲他要跟我搭戲,搭完了他可能就走啦,那麼搭起來我也會去感受,他跟我之間的這種表演。我的表演不是說就幾句話的臺詞,就跟你搭完了就完了,我也會捕捉,就是比如說就這麼幾句臺詞的人物,我看他這個人物是從什麼角度來和我這個人物產生人物關係,因爲我曾經也說過,就是說人物關係非常重要,人物關係要是弄不明白,可能會影響你表演的這個正確性,所以就是感受對方,其實這個感受對方呢,我並不是說想要求他怎麼着,我是看他對我怎麼着,其實這也是一個學習觀察的過程。(奮鬥烏托邦/文  王遠宏/攝影  張大偉/攝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