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獨家對話趙麗穎:馮紹峯煮的面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31日 23:53   北京新浪網

  新浪娛樂訊   一個人的時候,趙麗穎很少會看自己出演的電視劇。但現在,丈夫馮紹峯每天都追兩人主演的電視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有時候還會拿着手機追着讓她看。

  差不多半年前,趙麗穎曾經宣佈自己將會休息一段時間,這段期間,她完成了結婚生子這兩件人生大事。去年十月,兩人宣佈結婚;今年一月,兩口子宣佈了懷孕喜訊。

  有了小家庭的趙麗穎,老想往家裏添東西,但又不能出去,只能在網上淘,小傢俱、小物件就這樣一件件地裝進房子。

  女主人愛的暖粉色玫瑰和龍貓分別在桌子、書架上擺好,男主人馮紹峯挑的牆紙舒展開來,再掛上兩口子一起挑的宮崎駿原版手稿框起來的淡彩版畫。

  家,就這樣一點點被佈置得溫馨,幸福的歸屬感籠罩着趙麗穎。

  她稱呼馮紹峯爲“叔兒”,早已習慣被他包容和照顧。拍戲的時候吃火鍋,馮紹峯會把趙麗穎愛吃的菜打包帶回家,還會煮麪給她吃,“我覺得他煮的面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她會挽着馮紹峯的手臂去逛公園,然後這位拍了無數套時尚大片的女明星,會在數十張“老公視角”的照片裏,挑九張發出來。

  憶起那個午後,趙麗穎感嘆:“那時天朗氣清,鋪天蓋地的金黃色很漂亮,回頭就能看到那個人,這就是人生的幸福吧。”

  不過,在事業高峯期停下來生孩子,多少會有一些掙扎吧?

  “還好。”趙麗穎說,“我其實是順其自然,既然進入了新階段,就把這個階段該做的事情做好。”

  在這段修整期裏,趙麗穎還有新劇《知否》亮相,她扮演的盛明蘭,在觀衆中引起了不少討論。其實,一開始趙麗穎對盛明蘭這個角色並不太理解。但馮紹峯的一番話,讓她頓悟:“因爲你以前演的都是理想主義,忽略了那種接地氣和生活化的感覺,而明蘭是現實主義的人。”

  過去那些年裏,趙麗穎演過才幹出衆的女官陸貞、一路成長逆襲的花千骨以及不畏困境的楚喬,但趙麗穎發現,“那些傳奇的女英雄,對我來說其實是一個舒適區。我想要打破這個舒適區,突破自己。”

  “明蘭是個反套路角色。在明蘭這個角色上,我不能做模式化的表演,明蘭的許多表現我都是用非常生活化的、自然的方式演繹出來的,而且不管是在我的表演方式上,還是在這個角色的性格設置上,都是我對自我的一種追求。突破一定會有些風險,但是一個演員就是應該不斷地進化、改變,來保證她的鮮活感。”趙麗穎說道。

  “她身上沒有傳奇性大女主的金手指光環,她更像是生活中的人,所有的情感和思維都很真實。而且她一直在刻意收斂自己的光芒,用圓融的手段去解決棘手的問題,她最大的魅力是她看事情的通透和智慧。”

  明蘭那種看似中庸的通透,其實正是趙麗穎所歆羨的,她形容自己對盛明蘭的爲人處世也在 “邊看邊學”。拍完這部戲之後,趙麗穎體會到:“我們不應該一味地對抗生活,而是應該接受生活,與生活和解,這纔是真正的大智慧。”

  正如趙麗穎最喜歡的一句明蘭的臺詞:“就這樣平平淡淡地生活,最好什麼也不要發生。”

  但那只是生活上的希冀,對於工作,即便未來增添了妻子和母親的身份,趙麗穎對角色的期待仍然殷切,她希望能演姐姐照顧弟弟的“姐弟戲”,因爲她本身就有一個弟弟。

  喜歡看一些燒腦複雜的懸疑探險題材的她,還希望能演一個充滿正義感的女警,去解構案件、探索人性。

  “很多人說我是‘停歇’了,我自己更願意形容這段時間是‘蓄力’。我希望等我再拍戲的時候,我的領悟和把控會更好。”

  娛理工作室:對明蘭這個角色有什麼理解?

  趙麗穎:關於明蘭的討論很多,但有一些觀衆還是不太理解這個角色,認爲她的金手指好像沒有預期中那麼強烈,其實最開始我對這個角色也不太理解,不明白她痛苦的根源來自何處、不明白她的處世思路,

  我對這個人物的理解也經歷了一個過程,我每天都在思考、剖析她,剛開始拍的那2個月還是困惑的,後來是叔跟我聊天的時候開解了我,他說因爲你以前演的都是理想主義,忽略了那種接地氣和生活化的感覺,而明蘭是現實主義的人。這話讓我頓悟了。

  娛理工作室:以往你出演的大多是陸貞、花千骨、楚喬這樣的角色,而你的微博中也提到這次的明蘭是不一樣的改變。在你看來,明蘭和你以前那些角色,包括和許多流行的女性角色不一樣的地方在哪裏?

  趙麗穎:明蘭是個反套路角色,她身上沒有傳奇性大女主的金手指光環,她更像是生活中的人,所有的情感和思維都很真實。而且她一直在刻意收斂自己的光芒,用圓融的手段去解決棘手的問題,她最大的魅力是她看事情的通透和智慧。

  你列舉的這些傳奇性的女英雄對我來說其實是一個舒適區,我拍《知否》是一種新的探索和追求,希望可以突破自己,也帶給觀衆更多新鮮的東西。

  而且,在明蘭這個角色上,我也不想做一個模式化的表演,不希望一個角色哪兒哭哪兒笑,該做什麼反應,好像觀衆看情節就能提前知道。不同性格的角色在不同環境下的反應絕對是不一樣的,我也希望從這個角色的身上也找到一些不同以往的感受,當然,都是建立在邏輯合理的情況下。

  比如明蘭有的時候情急之下說話說禿嚕嘴了,像她跟二叔吵架那場戲就說岔了一個音節,但是我跟導演都覺得不需要重來,因爲這就是一個真實的女人在跟丈夫吵架中的自然反應呀。如果想重拍是可以把音節說得字正腔圓的,但是我們覺得沒必要,就想保留那種真實的感覺。

  娛理工作室:在你的理解裏,明蘭這個角色的現代性又在哪兒?哪些值得現代女子學習的?

  趙麗穎:有很多呀,比如如何處理一段關係裏的摩擦,舉個例子,中國家庭裏的難題之一:婆媳關係。作爲兒媳能如何不傷害婆婆的感受,圓潤地解決事情,如何巧妙地化解婆媳的潛在摩擦,明蘭的做法都很有借鑑意義,正面剛的硬懟不一定是個好主意,你看明蘭就會知道,有時柔軟也是一種堅硬的力量。

  另外,明蘭的夫妻相處之道也值得現代女性學習,當下的社會總在不斷鼓勵女性一定要自我,有自我意識是對的,但不要和自私相混淆,對方愛你,愛的不是你的自私,我們不能只考慮自己的感受。夫妻相處也是這樣,不能只在乎自己的要求而忽略對方的感受,設身處地地爲對方考慮,兩個人才能更長久相處下去。婚姻和戀愛是不一樣的,婚姻一定需要經營。

  娛理工作室:明蘭的人生被標籤爲“庶女逆襲成功學”,你覺得她的人生和你的有什麼相似之處?

  趙麗穎:從他人對我們的評價來說,我們曾經都是不被看好的非種子型選手,對明蘭的處境我是感同身受的。雖然我們不被看好,但是有很頑強的生命力,堅韌不拔耐力很強,都跑了挺長的一段路,就像《知否》的劇名一樣,“綠肥紅瘦”,明蘭是綠葉,但反而開得更長久。

  娛理工作室:“人設”已經是一個慣用的詞了,你會如何形容明蘭的“人設”?

  趙麗穎:剛剛說了,明蘭不是一個套路型角色,其實我們常常說的“人設”是一個標籤也是一個套子,好像那個角色做什麼事都要遵循那個人設。但明蘭是沒有人設的,她在不同階段對待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想法,並不是一根筋走到底。

  你想啊,一個女人經歷了結婚生子、家庭變故等等轉折,思路怎麼可能一成不變?不過明蘭所有的做事手法都還是遵循了她的性格底色的,都有據可循。

  我跟導演都形容她是一個“溫水女孩”,不能太熱也不能太冷,而且像水一樣可以包容萬物、包羅萬象。她的性格一定要恰到好處,傲嬌一點就成了如蘭,嬌柔一點就成了墨蘭,明蘭就是要跟這個劇裏的所有女性角色都不一樣。

  《知否》是一部衆生相,都是不完美有缺陷的,不是模式化符號化的完美人設,觀衆可以代入明蘭去看戲裏的每個人,我也並沒有一定要表現出明蘭的存在感,不是要去出風頭,而是以她的視角去看世間百態。

  娛理工作室:作爲一個事業比較成功的女性,現在有了小家庭,真的會有強烈的歸屬感嗎?哪一刻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被照顧的人?

  趙麗穎:以前一直在外面拍戲,忽略了家的感受,現在我們成立了自己新的家庭,在叔的帶領下,我會想着在家裏添置各種各樣的小物件,去精心佈置屬於我們自己的家,在那一刻我們覺得很有歸屬感,這是我們自己的家,以後要靠我們自己來經營了。

  那種感覺特別幸福。而且跟叔在一起,也感覺一直被他照顧着,他是一個很溫和的人,一直都很包容我。拍戲的時候他會把火鍋裏我愛吃的菜帶回來吃,他還會給我煮麪吃,我覺得他煮的面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娛理工作室:馮紹峯先生有哪些特質使你認爲,他是一個可以作爲伴侶的人?

  趙麗穎:我和叔兒非常互補,包括性格上和各種方面,他很溫和也很有責任感,也非常有生活情趣,是一個真正懂得生活的人,這點很打動我,我們都是很熱愛生活熱愛家庭的人,所以我們也在互相學習中進步。

  娛理工作室:兩個人攜手逛公園的感覺怎麼樣?你覺得作爲演員,你們可以擁有“平淡的幸福”嗎?

  趙麗穎:是在秋天落葉時去的,天朗氣清的,鋪天蓋地的金黃色很漂亮,回頭就能看到那個人,覺得這就是人生的幸福吧。

  演藝圈外界壓力確實會很大,但只要內心能夠平靜下來,就能有平淡的幸福。而且作爲演員必須要有平淡的生活,否則對於演戲來說缺少生活。與生活平行是我現在所需求的,所以我給自己放個假,每天都在感受生活帶給我的美妙感。

  娛理工作室:成爲準媽媽之後,對母親這個身份又有什麼新的認知?

  趙麗穎:很期待,也會想寶寶會長成什麼樣子。

  娛理工作室:演藝圈會是一個讓人沒有安全感的地方嗎?

  趙麗穎:會的。其實在任何一個行業、任何一個圈子裏,你想做得好、想要進步,就會沒有安全感。並不是今天拍了一部戲紅了就穩定了,你永遠要面對觀衆和自己對項目、對角色、對演技的更高的要求。這次拍《知否》就是突破自己的安全區的一次嘗試。每個人都很想要安全感,我也不例外,但恰恰是不安全感讓我們生存和進步,這是一件挺痛苦也挺讓人滿足的事。

  娛理工作室:當你放慢腳步,停下手邊的計劃,會有一些擔心嗎?

  趙麗穎:還好,反正擔心是沒有用的,既然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就把這個階段該做的事做好。

  而且我給自己放的這個假,其實也是不斷在調整自我、思考未來的過程。拍戲的時候全身心投入在角色裏,會忽略掉家人朋友、忽略掉這個不斷變化的世界,甚至忽略自己,演員是需要停下來琢磨的,原地打轉對我來說沒有太大意義。

  我曾經說自己要休息一段時間,但其實我自己更願意形容這段時間是“蓄力”。我希望等我再拍戲的時候,我的領悟和把控會更好。

  娛理工作室:平衡家庭與事業是很多現代人的困惑,而相比男性,女性的困惑似乎更甚,你如何平衡這兩者?

  趙麗穎:其實很難平衡,不然這個問題也不會成爲這麼多女性同胞的困惑了,目前我還沒有想到非常成熟的平衡辦法,但我給自己的要求是,能夠選擇那些值得的工作去做,在工作的時候不遺餘力,同時爭取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你問我怎麼平衡事業和家庭?我只能說把時間花在所有值得的事情上就好。(文/阿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