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原著粉劇粉屢屢開撕 影視化改編怎樣才能不被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31日 17:12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8月1日電(任思雨)近年來,隨着熱門IP的影視化改編越來越多,原著粉和劇粉之間的“開撕”也變得愈發常見。對於選角、人設、故事線感情線等方面的變動,劇粉認爲它已經表現得很不錯,而原著粉則表示不可接受,認爲這是對原著的“魔改”。

  在同一IP影劇聯動成爲熱潮的當下,原著粉和劇粉應該如何相處?原作者和影視劇從業者對此又是怎麼看的?

  原著粉和劇粉,都在吵什麼?

  最近,由楊洋、江疏影等主演的電視劇《全職高手》剛開播,原著粉和劇粉就因爲劇情改動、微博話題的歸屬權的問題吵開了鍋。

  《全職高手》是蝴蝶藍2011年開始連載、2014年完成的網絡小說,也是網絡文學中第一部“千盟”級作品(有一千位讀者在這部作品上消費累計超過千元),可謂電競題材的大IP,後來,它相繼被開發出漫畫、廣播劇、電影、電視劇等多個類型。

與《全職高手》相關的影視劇、動漫作品與《全職高手》相關的影視劇、動漫作品

  但是在電視劇版《全職高手》開播後,很多原著粉在微博上表達了不滿。因爲過去由他們經營維護的“#全職高手#”原屬於讀書類話題,卻在劇集播出後一度被改爲電視劇類,涌入了大量劇粉的討論。他們希望劇粉能去“#電視劇全職高手#”發言,彼此分開兩個陣營。

來源:微博評論截圖來源:微博評論截圖
來源:微博評論截圖來源:微博評論截圖

  事實上,早在《全職高手》電視劇製作消息傳出時,雙方就已經“硝煙瀰漫”。一位原著粉說,可以理解影視作品的改編劇情,但是已經很難再接受一個不一樣的設定,“我們太愛這部作品裏的那些細節,所以不願意看到它們被改動”。

  但也有人說,自己覺得現在的電視劇改編成這樣也可以了,不理解爲什麼大家會撕成這樣。一位網友拍攝了原著粉邊看劇邊評論的視頻,結論是,有爭議是IP改編劇的常態,但如果因爲一方的偏執而錯過了好劇,那就可惜了。

  他們希望彼此都不要衝動,這個系列好,就證明IP成功,這對作者來說是最有利的,也是對辛苦付出的人的最好回應。

  原作者:電視劇沒有必要原封不動還原小說

  跟《全職高手》同樣引發熱議的,還有隔壁熱播的《九州縹緲錄》,原著粉、劇粉、演員粉也常因爲一些改編問題向編劇提意見。

  對此,電視劇《九州縹緲錄》原著作者、總編劇江南在微博上發了一篇長文回應。他強調,“一個創作是沒必要原封不動地作兩遍的,即使一次是作爲小說一次是作爲電視劇”,而且實際上,電視劇已經爲落實小說做了很多努力。

江南回應《九州縹緲錄》改編 來源:微博截圖江南回應《九州縹緲錄》改編 來源:微博截圖

  “在改編劇中,原著是勾勒出世界的人,而編劇是製造它的人。”江南認爲小說可以留給觀衆大量的想象空間,但是製作電視劇則要考慮畫面呈現和連貫的情節。“最好的哈姆雷特只存在於你心裏,甚至,只存在於當年那個你的心裏。”

  如今,幾乎每部由網文改編的影視化作品出現時,都會有導演、編劇來回應劇情的改動。原著粉對於小說的熱愛,轉移到影視作品上就成了無形的壓力,往往忠誠度越高,影視化作品的要求就愈發嚴格。

  例如,高口碑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的原作者馬伯庸就多次談到劇組對自己“大筆一揮”的吐槽,登上熱搜的長安仙燈、張都尉(雷佳音 飾)追馬車,這些書中簡短的文字片段都在影視呈現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對於一些編劇的改動情節,他也不吝誇讚。

來源:微博評論截圖來源:微博評論截圖

  幾天前,《全職高手》的原作者蝴蝶藍也邊追劇邊發表了自己的感想:“內容和小說相比改動了不少,有加的,有減的,有變的,這是改編必然要經歷的。目前看過的內容都能看出這些改動的用意,對我來說沒有難以接受的。”

  他同時也對不喜歡電視劇的粉絲表示了安慰:“最後祝大家觀看愉快。當然也難免有很多人會不喜歡,十分理解,同樣祝你們不看愉快。”

來源:微博評論截圖來源:微博評論截圖

  影視從業者:尊重訴求,儘量保留“粉絲點”

  影視劇具有不同於文學作品的屬性,小說作者靠想象力來彌補整個故事,但編劇需要更多考慮實際拍攝因素,所以不可能讓每位原著讀者滿意。不僅是作者,許多導演、製片人、編劇站在影視劇從業者的角度,都提出了類似的看法。

  近日,中國電視劇製作產業協會青年工作委員會與閱文集團達成戰略合作,幾位影視從業者也就優質IP助力優質影視等話題展開了討論。

  知名製片人黃瀾在接受採訪時說,“首先要想到書粉喜歡這部作品背後的心理訴求是什麼,我覺得這個熱情是我們要保護的”。

  她認爲在影視作品的改編上,首先是尊重原著以及經典橋段,但改編作者是後面創作的主體,也應該相應地給他們空間。“如果改編者是喜愛原著的,有尊重、再加上創作性的改編、影視化技巧,我希望這樣的作品能越來越多。”

  編劇、製片人白一驄則提出了“粉絲點”的概念:“我們儘可能從改編角度上,把所有的我們一般叫‘粉絲點’,就是粉絲比較在意的這些點保持地儘可能完善,然後在這種情況下努力地去還原讀者心中的那個場景。”

  而在青工委主任、導演郭靖宇看來,在未來,原著粉和改編者會慢慢互相理解。

  “書粉慢慢會理解改編者的苦衷,改編者慢慢會理解書粉的摯愛。這個我覺得是一個融合的過程,到最後真正的書粉,他們會贊成改編者把它改成劇的樣子……最後,大家共同地變成對這個好故事的熱愛。”

  他認爲好故事在任何時候都是觀衆和讀者最需要的。“五百年前,有個講故事的人叫吳承恩,他在過去的十幾年養活了我們三分之一的綜藝影視界,現在依然有很多人在用他作品中的一些段落去發揮,講故事的人永遠是最需要的。”

《西遊記》《西遊記》

  從明代小說到現在的動漫、舞臺劇、影視劇,《西遊記》已經有過太多版本,但每次都有新趣味,最近成爲國產電影票房新冠軍的《哪吒之魔童轉世》,也是對哪吒形象的全新顛覆。多次被改動、多次被賦予新意義,它們依然是人們心中的經典。

  對於影視作品嚴格要求是好現象,改編者需要多傾聽來自讀者和觀衆的意見,但原著粉和劇粉是否也可以在溝通上更寬容一些,因爲最終的目標,都是希望能講一個好故事給大家聽。

  如江南在回應長文的結尾處所說,“換了一種講故事的方式,重點還是傳遞那杯咖啡的溫度,而不是它被捧在誰的手裏”。(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