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村上春樹再談父親侵華史 因此拒絕生育和吃中國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13日 04:53   新京報

  原標題:村上春樹再談父親侵華隱祕史,因此拒絕生育和吃中國菜

  新浪娛樂訊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在5月10日的《文藝春秋》上刊登了一篇名爲《棄貓,提起父親時我要講述的往事》的文章,對外公開了其父親曾是侵華日軍,並可能在中國殺害過戰俘,還透露出其直視並繼承家庭負面歷史的覺悟。

  此事在中國引起熱議,並一度佔據微博熱搜榜榜首,受到中國網友的誇讚和尊敬。實際上,這並不是村上春樹第一次對外透露其父親曾是侵華日軍。而且,這也不是村上春樹第一次呼籲日本要正視歷史了。

5月10日發行的《文藝春秋》,圖片來自《朝日新聞》5月10日發行的《文藝春秋》,圖片來自《朝日新聞》

  在《棄貓,提起父親時我要講述的往事》裏,村上春樹詳細介紹了其家族經歷。其父親村上千秋從1938年起一共三次應徵入伍。但是,村上春樹的父親幾乎從來不與他談戰爭,以至於村上春樹一度懷疑他父親參與過“南京大屠殺”。爲了調查清楚此事,村上春樹專門花了五年時間來調查。當村上春樹弄清楚他父親屬於沒有參與“南京大屠殺”之後,他“終於放下了一個沉重的包袱”。

  村上春樹的父親唯一一次講自己殘殺中國戰俘的經歷,還是在他上小學的時候。村上春樹寫道:“用軍刀砍下人頭的殘忍光景,不言而喻地沉重印刻在幼年的我的心上。”他將其看作是從父親那裏繼承來的“精神創傷”,並表示“即便再感到不快、再想移開視線,人都應該將其作爲自身的一部分繼承下來並傳下去。如果不這樣做,名爲歷史的東西意義又在何處呢?”

  村上春樹在文章的最後寫道:“我們只是落向廣袤大地的衆多雨滴中那無名的一滴。即使是一滴雨水也有歷史,也有繼承那段歷史的責任。我們不能忘記這一點。”

  這其實並不是村上春樹第一次透露其父親曾是“侵華日軍”。在1996年,《紐約客》發表了伊恩·布魯瑪對村上春樹的採訪。在這篇名爲“成爲日本人”

  (Becoming Japanese)

  的著名訪談中,村上春樹就向布魯瑪透露道,他的父親曾是京都大學的學生,後被日本陸軍強徵入伍派往中國戰場。雖然他父親毫髮無損地回到了日本,但是那些在戰場上的可怕回憶,糾纏了他父親的餘生。

村上春樹村上春樹

  在訪談中,村上春樹表示,父親曾向他斷斷續續講過他在侵華戰爭的經歷,但是細節他都記不得了。他不是刻意忘記父親的戰爭罪行,而是在見證了這段黑暗歷史時受到了創傷。村上春樹認爲,這是他後來與父親疏遠的真正原因,因爲他是侵華戰爭的直系後代,他的血液裏流淌着歷史的原罪,他不得不接過父親的戰爭記憶。

  因此,這樣的創傷給村上春樹帶來羞恥感,他拒絕吃中國菜。在他途經中國去諾門坎戰場的火車中,他也只吃自己帶的罐頭食品。他與他的妻子拒絕生育後代,也是因爲他不確定是否應該將這種侵略者的基因傳給下一代,讓孩子重複自己的痛苦。

  村上春樹恰恰也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嘗試“成爲日本人”,也開始關注社會議題。在此之前,村上春樹是那個筆法相當西化、清新而輕盈、疏離而充滿小資情調的作家,少有日本戰後沉鬱的文字氣息。在當時,村上春樹是日本文壇的異數,日本評論界並不待見他。於是,村上春樹在八十年代末“避走”歐美。在1991年,他在普林斯頓大學“東洋學科”附屬的圖書館裏偶然“發現了”諾門坎戰役

  (1939年日本關東軍和蘇蒙聯軍在中蒙邊境地帶展開的戰役)

  ,並開啓了《奇鳥行狀錄》的寫作。

  據村上春樹的簡體中文譯者林少華在《刺殺騎士團長》譯者序中稱,《奇鳥行狀錄》是村上春樹的里程碑式的轉折點,村上春樹“下決心下到歷史的深井,啓封那段充滿血腥味的黑色歷史,回放暴力!”在《奇鳥行狀錄》中,村上春樹就開始直接借小說中人物之口明確說道:“在海拉爾祕密要塞設計和修建過程中,爲了殺人滅口,我們不知殺了多少中國人!”村上春樹的筆鋒直指“以天皇的名義下達命令的暴力機器……曖昧的封閉性國家組織。”

  更重要的是,這個封閉性的系統至今仍在,暴力也仍在。1995年3月20日發生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襲擊事件,讓村上春樹確定了留在日本生活的決心,它提醒村上春樹,極端暴力並未從日本社會遠去,小說家有着責任去不斷地讓國民激活那些被政治刻意壓制的記憶。

  因此,這也不是村上春樹第一次呼籲日本要正視歷史了。近年來,他一有機會便出來呼籲“日本應該爲過去的侵略戰爭真誠道歉”。在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時,村上春樹接受訪談時說:“日本應就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對中國、朝鮮半島以及其他國家的侵略歷史反覆道歉,直至受害方認爲,道歉已經足夠。”2012年,村上春樹曾對釣魚島問題發表評論稱,日本政府灌輸的民族主義就跟廉價酒一樣,容易讓人失去理智,會使境況變得危險。

  而在2017年出版的《刺殺騎士團長》中,村上春樹揭露了日本軍隊實施南京大屠殺的罪行:“日本軍由於無暇管理戰俘,對投降的軍隊和當地民衆進行大規模屠殺……有說法是中國人的死亡人數達四十萬,也有說法是十萬,但四十萬人和十萬人之間到底有什麼區別?”

日本右翼攻擊村上春樹日本右翼攻擊村上春樹

  在此書剛出版的時候,即刻遭到日本右翼的猛烈攻擊,有日本右翼甚至發起拒買村上春樹的書的活動。曾因“APA酒店事件”火爆中國網絡的日本右翼企業家元谷外志雄聲稱,村上春樹爲了獲諾貝爾文學獎不惜“奉承”中國人。對此,村上春樹強調,他希望通過講故事的形式來對抗“歪曲歷史”。

  作者:徐悅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