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文春炮再次上演 吉本維護藝人權利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9日 19:00   北京新浪網

  (文/瑞格格)

  最近文春又挖出大料,吉本新生代漫才組合EXIT的成員兼近大樹,曾經介紹女性賣淫並被捕。

  EXIT組合雖然在2017年底才結成,但是起鬨輕浮男的路線,意外地活躍番組氣氛,在10代年輕人中很受歡迎。

  也因此得到更多機會,和石原美里在《夜會》合演漫才,石原本人比觀衆還樂。

  (字幕來源:意高字幕)

  出演《VS嵐》,兼近突然爆出自己會唱二宮和也的SOLO曲《虹》,意外地獲得好評。

  (字幕來源:反正不是字幕組)

  回到報道,據文春報道,他們發現兼近大樹在2011年因違反《賣淫防止法》而被捕。

  兼近老家的北海道在地記者表示,被捕原因是他幫助未成年少女與嫖客搭線溝通,也就是俗稱的“扯皮條”。

  警察逮捕女學生歸案時,順藤帶瓜找出了兼近。被捕後,兼近承認控罪並繳交罰金。

  文春找到兼近本人確認,他也直接承認。“是的。在簡易審判中,被判處罰款10萬日元。”

  沒有躲閃之餘,他甚至表示鬆了一口氣,“老實說,我一直跟吉本說絕對有一天會暴露的,絕對會有人注意到的,現在被文春發現了,其實(我)挺高興的。”

  “現在是‘終於可以說出來了!’的感覺。之前吉本那邊總是叫我‘不要告訴任何人’、‘絕對不能(說出來)’。”

  雖然新聞主角態度坦蕩,但是一手栽培他的吉本興業,可沒這麼輕易放過文春。

  報道出街的第二天,吉本就在官網登出嚴正聲明,聲討文春。

  吉本表示,兼近犯事時是未成年人,文春在進行報道時,應該比起報道成人犯罪案件更謹慎。而且事隔這麼久,突然拿出來進行沒有任何公益性的報道,實質上損害了未成年人重獲新生的機會。

  同時吉本認爲,兼近的罪行未觸及刑法,卻被文春渲染成重大罪行,是對兼近人權的侵害。

  兼近進入吉本時就坦誠過去,切斷了案件相關人員的聯繫,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吉本希望保護藝人在未成年階段的隱私,沒有對外公佈。日後也會繼續協助兼近,通過演藝工作回報社會。

  吉本的聲明一出,一石激起千層浪。

  有無差別攻擊的。

  翻譯:如果出版社認爲,當藝人就可以被侵犯個人隱私,揭露過去犯罪記錄的話,建議你們把人氣藝人全部起底,寫個明明白白。

  如果被事務所收賣、或是憚於他們的勢力的話,希望其他雜誌社出手,查出內情進行報道。

  有聲援兼近,再順帶拉J家躺槍的。

  翻譯:難道這就是藝人和普通人的差別待遇?除非是惡性事件,如果對普通人這樣報道,會被罵說妨礙人家改過自新的。

  (社會)單方面要求藝人要有犧牲隱私的覺悟,暴露到什麼程度爲止,大家的想法都不一樣吧。話說回來,對傑尼斯也敢這樣報道嗎?

  文春也緊急回應,表示在他們收到的情報裏,兼近被捕時已經是成年人,並被實名報道過,他們也向事件相關人士確認了這一事實。

  這裏有古怪,事件發生在2011年,兼近則是1991年5月出生,正是兼近19~20歲之間(日本20歲才算成年),文春說確認過已經成年,吉本和兼近則說19歲。

  兩邊各有各堅持,都不知道該才是對的,簡直像羅生門一樣。

  文春又把兼近“終於把祕密說出來”的話又重複一遍,認爲是在得到本人理解和希望坦誠過去的意願,才刊出報道。

  他們覺得有過去才有現在,“正如(兼近)本人所說,談及兼近這個藝人,離不開這段被逮捕的過去。”

  他們“並非利用被逮捕的往事,否定現在的兼近,而是根據本人的話,製作出‘藝人兼近是怎樣誕生’的報道,希望讀者能夠理解。”

  那麼大家怎樣理解呢?

  有人說文春在挽尊,也有人樂得看見文春跪了。但是這場“是否爲了新聞,就能損害藝人隱私,甚至未成年隱私”的討論,恐怕沒那麼快消停。

  作爲八卦急先鋒,文春確實爲吃瓜羣衆帶來了不少第一手新聞。

  當年對BECKY出軌的連環報道,打響了文春炮的招牌。Becky事業從此一蹶不振,到現在都還沒回血。

  三代目J Soul Brothers買獎一事,也對這個人氣組合造成重創。

  在震驚亞洲娛樂圈的SMAP解散事件時,也有人翻出文春一年多前的報道。

  文春當時就找到J家女帝喜多川瑪麗,正面問“奶奶”J家是不是存在派系鬥爭,SMAP總經紀人飯島三智直接被奶奶叫過來罵,場面一度十分難堪。

  除了八卦,其實政經新聞才是文春的本行。

  近年一大“實績”,是對“酒鬼薔薇聖鬥事件”真兇的追蹤報道。由於該犯人犯罪時是未成年人,按照法律規定,當時的報道一律不公開其姓名,以少年A代稱,讓其有重新做人的機會。

  但是這個“少年A”出獄就出書,重提當年的罪行,儼然沒有悔改前非。文春跟蹤了他250天,拍到他的近照,記者甚至被少年A威嚇“你搭上命來拍這裏的吧?我認得你的臉哦!”

  報道刊出後,在日本掀起討論熱潮,日本法律對青少年犯罪是否過於寬鬆等系列問題,也成了大家的討論焦點。

  此外,文春也有不少無錘小作文,翻車也是常有的事。

  2015年就因爲“AKB48成員篠田麻裏子被經紀公司AKS社長包養”的報道,被AKS告上法庭,賠償168萬日元。

  這樣看下來,挖八卦挖到藝人敏感的未成年階段,甚至因此被罵,對文春來說算不上什麼大風浪。

  反倒對觀衆來說,對於藝人未成年階段的黑歷史,觀衆應該知道,還是選擇保護,是個很少討論到的話題。對此,大家又是怎樣的看法呢?歡迎大家的討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