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2019年格萊美預示着未來音樂會更單一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5:14   新京報

  一年一度的格萊美頒獎典禮落下了帷幕,各大獎項也都有了自己的歸屬,在最受關注且最有分量的幾大通類獎項中,年度專輯被Kacey Musgraves的《Golden Hour》摘得,這也是時隔9年之後,第二張獲得年度專輯的鄉村音樂專輯。年度製作與年度歌曲都被Childish Gambino的話題之作《This Is America》摘得。最佳新人則是Dua Lipa,一位英國新人女歌手。Lady Gaga則獲得了三項大獎,如果不是因爲與年度歌曲失之交臂,那麼Gaga將會是今年格萊美的最大贏家。

  今年格萊美最令人驚喜的是Kacey Musgraves的獲獎,2013年就出道的她,一直堅持鄉村音樂這條路,並沒有像她的前輩一樣,在出名後選擇轉型。在鄉村音樂日漸式微的今天,Kacey Musgraves的獲獎可以說是爲美國鄉村音樂界注入了一針強心劑。

  Lady Gaga的表現也非常強勢,《一個明星的誕生》不僅在影視類獎項上斬獲頗豐,音樂類獎項也沒有手軟,《Shallow》收穫了最佳原聲和流行合作大獎,並且入圍了年度單曲。不過令筆者印象最爲深刻的是Gaga這幾年來的轉變,從過去那個通過誇張形象博取眼球的女藝人,到今天成爲一個踏踏實實創作、忠於自己愛好與事業的藝術家,她的轉變令人感到驚訝,也令人欣喜。

  女性歌手Cardi B同樣表現亮眼,拿下了最佳說唱專輯,也是第一個獲得該獎項的女性說唱藝人,無論是對於嘻哈音樂還是對於格萊美來說,都有着重大意義。

  英國音樂今年也沒有缺席,作爲英國流行音樂的新生代人物,Dua Lipa拿下了最佳新人,對於正處於青黃不接的英國樂壇來說也是個非常好的消息。

  不僅如此,女性歌手在今年格萊美上大放異彩,不僅奪得了多個重要獎項,也奉獻了許多優質的作品,女性勢力的崛起也成爲了2019年格萊美的一個關鍵詞。

  雖然今年格萊美的亮點不少,全年的專輯銷量也不錯,但是繁榮之下的危機卻越發明顯。

  以年度專輯提名爲例,總共8張被提名的專輯,其中有六張是說唱和電音專輯,年度歌曲裏說唱音樂更是佔據了半壁江山,而這也是黑人說唱音樂提名最多的一年,這也反映了美國樂壇近年來音樂類型比較單一的情況。

  今年入圍的這些說唱音樂,都在2018年有着非常不錯的銷量成績,比如Drake的《Scorpion》,Cardi B的《Invasion of Privacy》,Kendrick Lamar的《黑豹》原聲帶等。Drake在2018年的新專輯《Scorpion》被樂迷和樂評人稱爲是Drake最差的一張專輯,而其他說唱類專輯與當年Jay Z、Kanye、Outkast這些人橫掃說唱類大獎時的質量更是沒有可比性。之所以仍然能夠有着不錯的銷量成績,全靠唱片公司巨大的營銷工作撐着,甚至有人認爲,Drake的音樂質量一路下滑,商業成績卻越來越亮眼,是這幾年以來歐美樂壇最魔幻的現象之一。而歐美許多嘻哈論壇裏天天討論的都是八卦緋聞人際關係,很少有人在討論音樂。

  實際上,不僅是嘻哈音樂,歐美樂壇其他的音樂類型也是越來越注重營銷而不是專輯質量。熱度全靠八卦緋聞炒作,黴黴和A妹三天兩頭的緋聞就已經很說明問題了。專輯銷量全靠炒作,而質量呢?黴黴的新專輯《Reputation》只有一項提名最後都沒獲獎。讓人感覺,歐美樂壇怎麼也流量化了?

  實際上不僅是歐美,在全球唱片業大衰退的背景下,許多國家也走上了流量化的道路,韓國的男女團、日本的偶像組合,都是樂壇流量化的代表。

  作爲全球最大的音樂市場,美國樂壇一直是全球樂壇風向標,不僅代表着當前全球音樂工業的最高水平,也是最多樣化的一個市場。然而今年的格萊美卻沒有讓人看到高水平的專輯,也沒有過去那種多樣化的音樂風格,除了嘻哈就是電音,除了電音就是嘻哈,難得出來個鄉村歌手還要被人說成是小清新。更令美國音樂從業者擔憂的是,美國樂壇在全球的影響力也在下降,其音樂創作上更加的封閉,在海外的知名度和熱度也越來越低。

  袁蕾(樂評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