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喪的時候就晃一晃” 電音會成新的爆款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06日 00:03   中國新聞網

《即刻電音》

《即刻電音》

  “喪的時候就晃一晃。”在近日播出的《即刻電音》裏,製作人陶樂然對電子音樂說出了一番“人生哲理”。

  這檔音樂綜藝在開播後,成功吸引了一波年輕人的注意力,有人喜歡,有人質疑,也有人提出了疑問:電音,會成爲下一個“嘻哈”爆款嗎?

  電音就是嗨曲?

  《即刻電音》是一檔國內原創的電音綜藝節目,由歌手張藝興、大張偉、尚雯婕當主理人,旨在推廣電音作品和優秀的電子音樂製作人。

  很長一段時間裏,電音在人們的理解中都是“上不了檯面”的嗨曲,但是最近幾年,電音在國內市場發展迅速,受到年輕人羣體的歡迎。

  電子音樂的範圍很廣,節目主理人張藝興說,“不是原聲樂器發出來的聲音製作的音樂,都可以統稱爲電子音樂”,大張偉說,“電子音樂就是派對音樂,能讓所有人頭髮絲到腳後跟,都能一塊跟着動起來的”。

  電音主要指電子樂器及電子音樂技術來製作的音樂,包括電吉他等電子樂器製造的聲音,和電子合成器、效果器、電腦音樂軟件等電子音樂技術製作出的電子聲響等。電音還可以分出幾十種子類,例如Dubstep(重音迴響)、Future Bass(未來貝斯)、House(浩室音樂)、Electro Swing(電子搖擺)等等。

  一個成功的電音作品,往往和表演現場的氛圍、舞美有很大的關係,所以電音也一直被認爲是不適合呈現在熒幕的音樂形式。在《即刻電音》裏,舞臺的設計視覺對比強烈,在後期製作中也注重強調動感、迷幻的效果。

  在賽制上,《即刻電音》採取的是製作人競演模式,節目通過“原創領軍”、“野路子”、“怪咖”三個態度關鍵詞,讓選手自己選擇分組。參賽選手中,除了許多音樂愛好者,還有Panta.Q郭曲、 Dirty Class(得體克拉斯)、Anti-General等在國內電音圈已經具有高知名度的製作人。例如第一個出場的Panta.Q,他的《什麼鬼》是第一首入選伯克利音樂學院年度專輯的中文歌曲。

  在播出的第一期節目中,節目組對選手錶演的音樂類別、使用的效果器、節奏鼓點等專業術語都用字幕標註了出來。

  在評論區,很多觀衆說第一次感受到了電音的多樣性,也看到電音和中國風的融合。例如Dirty Class演奏的《東邪西毒》加入了山歌和民間大鼓,Anti-General與謝帝合作的《形意》,類似武林風的奇詭旋律讓觀衆直呼“起雞皮疙瘩”。

  不過,《即刻電音》引發的爭論也不少。以《電音之王》等“土嗨神曲”出名的歌手王繹龍來到現場,希望爲自己堅持多年的音樂正名,但並沒有得到主理人的推薦。此外,主理人大張偉和各位選手之間的交流和碰撞,也在網絡上持續引發話題。

  音樂節、廠牌集中出現

  ——日漸成熟的電音市場

  電音綜藝的出現,背後是日漸成熟的電子音樂產業鏈。2017年夏天,《中國有嘻哈》的爆紅,讓原本活躍在地下的嘻哈音樂進入大衆的視野,成爲相當長一段時間裏最熱門的音樂類型。那時,很多人猜測,“民謠、嘻哈都火了,音樂市場的下一個爆點在哪裏?”

  有人回答說,可能是電音。

  近些年,與電音相關的音樂廠牌、節目紛紛籌備上線。根據艾媒諮詢發佈的《2016-2017年度中國電子音樂市場研究報告》,2016年中國電子音樂用戶規模爲1.97億,預計2018年將達到3.58億。

  年初,騰訊音樂聯手索尼音樂成立國際電音廠牌“ Liquid State”,致力於發掘各地電音人才。10月,電音品牌“放刺FEVER”將開展人才培養、現場活動、遊戲音樂等業務。

  在音樂平臺上的播放數據也證實了電音的迅速成長。“放刺FEVER”的CEO王縝在接受採訪時說,在網易雲音樂的平臺上有接近2億的電音標籤用戶,佔比達30%,而大火的hiphop用戶比例僅有5%。

  除音樂廠牌之外,國外的大型電子音樂節也越來越多地進入中國,目前世界三大電子音樂節品牌裏已經有兩家進入了中國,而本土的電音節品牌也在逐漸增多。據艾媒諮詢,2016年中國電子音樂節數量爲32場,2017年達到86場,電音市場增量明顯。

  事實上,與電音有關的音樂類綜藝也出現過。2016年,打造過《中國有嘻哈》的導演車澈就曾推出電音類節目《蓋世英雄》,但是口碑不高。今年4月,芒果TV曾在招商會上提出《電音騎士》構想,也表示要打造中國首檔電音偶像競演音樂選秀。

  電音廠牌、音樂節、綜藝節目的扎堆出現,讓國內的電子音樂逐漸走上發展的快車道。

  “反喪”的電音,會像嘻哈一樣火爆嗎?

  第一期《即刻電音》播出以後,陶樂然憑藉“鵝式”笑聲和一曲輕鬆的《蓋世愛》受到很多觀衆的喜歡。他說自己創作的初衷是,現在的年輕人有點太喪了,需要有一點東西注入進去,跟着旋律晃起來,“很多事情把它晃掉了,就沒有那麼所謂了”。

  這也是很多年輕人熱愛電音的想法,節目下,有很多評論說,節奏感強的電音就是他們的“止喪劑”,“即使聽不懂也能跟着嗨起來”。

  但相比嘻哈音樂,電子音樂對歌詞、人聲的依賴性很小,對技術、律動的要求更高,所以多數不瞭解專業知識的觀衆是聽個熱鬧。

  另一方面,電音難出爆款的原因之一,也在於“歌火人不火”,許多電音製作人都是在音樂節、派對等場所交流音樂,缺乏向大衆展示的舞臺。在《即刻電音》裏,這些電音製作人走向了臺前。

  許多有個性的音樂人也因此被人們記住,比如自稱“臥室製作人”的陶樂然,表演《植物大戰殭屍2.0》的樸冉,可以用人聲發出各種樂器聲的達尼……有一位觀衆看完節目以後說,“儘管自己一點兒不懂電音,但是就跟之前的嘻哈、街舞一樣,我記住了很多有趣的音樂人。”

  企鵝影視天相工作室總經理邱越曾在接受採訪時說,這檔節目並不是在把素人打造成爲明星,而是讓這些有態度有厚度的音樂人的精神、散發出來更強大的力量,傳達給大家。

  也有人憂慮節目的出現會對電音圈出現誤導,但在參賽的一些製作人看來,他們也希望掌握“主動權”。例如製作人Panta.Q在參賽前的一段自白中寫道,自己參賽的原因是,是不願把“中文電音”的定義權拱手讓人:“我能做的是,用最優質的作品和表演,在這道大衆對於電音的多選題中,強勢提供一個我認爲的正確答案。”

  內行爲此正名,外行聽着開心,儘管有爭議,這檔原創綜藝的出現,也許能看到電音“出圈”的希望。(任思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