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沙漠駱駝》一夜走紅 原唱首度迴應創作細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09日 02:03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1月9日電(記者 張曦)

  “什麼鬼魅傳說,什麼魑魅魍魎妖魔,只有那鷺鷹在幽幽的高歌……”

  近來,一段小視頻在網上火了,視頻裏鬥魚當紅主播寅子和兩位男子在一家飯館裏高歌,周圍人均拿起手機拍攝。

  隨後,不同版本迅速流出,每條都獲得超高點贊,有的甚至突破了百萬。

  有人說太久沒聽到這樣無關情愛的歌曲,

  有人說這是新一代的搖滾樂,

  當然也有不少人認爲洗腦、土味十足。

  同時,更多人開始紛紛發問:

  這首歌是什麼?

  這兩人是誰?

  這首歌叫《沙漠駱駝》,由組合“展展與羅羅”演唱。

  展展是施展,羅羅是羅中凱。

  近日,他們在北京接受小新獨家專訪,這也是“展展與羅羅”第一次與媒體對話。

  去年年底,施展和羅中凱去天津參加朋友聚會,期間有人提議唱歌助興,於是兩人就和好友寅子一起高歌了原創歌曲《沙漠駱駝》。

  “不知道誰拍的,我看到視頻很吃驚。”平時不玩音樂平臺的羅中凱對這樣的走紅很意外。

  施展也一樣,“我們去的時候也沒想過會唱這首歌,都是臨時起意”。

  其實,《沙漠駱駝》並不是一首新歌,從最早的創意到成品,經歷了十多年。

  這一切還要從頭說起。

  施展和羅中凱都出生於1987年,施展來自河南,羅中凱來自山東。

  施展7歲時開始打乒乓球,9歲進入當地體校,因爲身體不好訓練時常常暈倒,12歲那年他放棄了體育道路。

  也就是在那一年,他開始喜歡上了搖滾樂,並瘋狂地迷戀上了吉他。

  15歲那年,施展有了自己的第一支樂隊,開始創作歌曲。

  也就是在那段時間,他認識了恩師許天勝。

  許天勝給他佈置了一個“命題作文”——用一段和聲小調編出好的旋律。

  這段旋律後來就是《沙漠駱駝》的前奏的一部分。

  相比施展的開朗,羅中凱靦腆不少。

  他從小最喜歡的事情是聽各種音樂磁帶,他很清楚自己的夢想——當一名歌手。

  從小學到中學,羅中凱都是班上的文藝委員。父母也很支持他,專門送他去學美聲。

  然而就在臨近高考前,羅中凱意外路過琴房時,聽到師哥正在裏面唱流行歌曲。

  那一瞬間,他做了個父母並不太能接受的決定,改去學流行聲樂。

  2007年,羅中凱順利考入了北京現代音樂學院流行演唱系。

  彼時,施展已經是爵士系的學生,但在學校裏兩人互不認識。

  畢業後的施展去琴行打工,從最底層的搬運器材開始做起,後來則開始進行他最喜歡的吉他教學。

  2012年,施展和朋友合夥開了第一家培訓學校,次年又開了第二家。

  2014年底,畢業後住過地下室、做過促銷員、當過兼職聲樂老師的羅中凱來到施展的培訓學校面試,希望擔任聲樂老師。

  很快,羅中凱的聲樂教學得到了一致認可。

  但好景不長,因爲市場、運營等問題,2015年底,這兩家培訓學校不得不轉讓出去,同時施展也負債累累。

  於是,施展與羅中凱乾脆單獨成立工作室,酷愛搖滾的兩人,一邊寫歌,一邊教吉他和聲樂,根本沒想過成立組合這件事。

  直到兩人把《沙漠駱駝》寫完計劃拿去發表,才發現需要以組合的形式呈現。

  2016年10月1日,展展與羅羅這個組合正式成立。

  但是,發表方卻認爲這個名字太像暱稱,不像樂隊。

  施展和羅中凱只好照着國外樂隊的風格,給自己起了個洋氣的組合名——Rabbit Bros(兔子兄弟)。

  不過兩人並不太喜歡這個名字,又去請教業內人士,被告知“展展與羅羅挺好的,沒問題”,兩人又迅速改了回來。

  《沙漠駱駝》火了後,各種點評、爭議紛杳而至。

  樂評人耳帝在微博寫道:“《白龍馬》+ 刀郎 + 金志文=《沙漠駱駝》”有人在後面調侃,怎麼不提二人轉呢?

  對這些評論,施展和羅中凱都覺得不太貼切,在他們看來,音樂和審美一樣,千人千面。

  施展認爲,《沙漠駱駝》不是單純的民謠或者搖滾,“這首歌在某些地方是獨一無二的,比如西域風格的前奏加上搖滾的律動,這就是讓我覺得比較舒服的旋律”。

  但他也知道,這首歌曲的確在創作上存在一定缺陷。

  比如硬件,兩人只有一臺舊電腦、一個1000多塊錢的聲卡和一支200多塊的麥克風。錄音軟件不僅是老的版本,兩人還用得不熟練,所以後期連音準都沒修,堪稱素顏。

  但是,兩人又並不固執。在羅中凱看來,如果大家都說土或者有其他意見,未來組合在創作時會有所更改,“畢竟也不能說什麼都不聽,就悶頭做音樂”。

  旋律之外,《沙漠駱駝》的歌詞倒是得到一致地認可。

  創作之初,兩人定下的基調就是要勵志。

  推翻重來,再推翻再重來,是這首歌詞創作的基本狀態。

  有時兩人寫了一大段後,覺得可能會不被唱片公司認可,又大段地刪掉重寫。

  有時因爲一個字的用法,羅中凱會糾結上好幾天。

  整整四個月,這首歌才終於誕生。

  “前方迷途太多,堅持才能灑脫,走出黑暗就能逍遙又快活……”羅中凱認爲,歌詞裏都是自己想對生活,對音樂說的話。

  不得不承認,展展與羅羅這個組合的名字,遠遠不及《沙漠駱駝》紅得快。

  在音樂排行榜上,這首歌時不時佔據榜首。

  網紅主播唱、路人唱,就連中學老師在課堂上也放聲高歌。

  不玩音樂平臺的羅中凱,對這些並不瞭解,反而施展幾乎看了所有的民間版本。

  他只對其中的一個版本最爲滿意。

  相比一些歌手不願別人唱自己的歌曲走紅,

  展展與羅羅在這方面的態度是——隨便唱,好的音樂就是需要分享。

  因此,他們會空降粉絲羣,直接公開吉他譜,省的大家去網上扒,施展還不忘老師本色,反覆叮囑大家要勤加練習。

  走紅後,施展和羅中凱的生活沒有太大變化,除了朋友、學生的祝福,兩人的生活依舊是寫歌,做音樂。

  在兩人的作品裏,不論作曲、作詞還是編曲,用的都是“展展與羅羅”的組合名。

  同樣的音樂態度,沒有分工,不分彼此。施展和羅中凱互相許下了承諾,未來不管誰在創作上付出更多,都不會單獨署名。

  “我們永遠在一起,就像一個人一樣。”(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