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每分鐘120跳》:掌握生命的每一秒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2日 02:10   北京新浪網

《每分鐘120跳》

《每分鐘120跳》

  法國導演羅賓-坎皮略的《每分鐘120跳》,無疑是本屆電影節的最陰暗的一部電影。電影通過對一個艾滋病小團體的活動, 追述和重現了1990年代初 生活在艾滋病恐怖下的一羣人的精神狀態。

  1968年後的性解放運動和避孕藥的普遍化,令一代人享受到無比的性自由。1990年距離艾滋病在美國初次出現後已有10年,當時法國社會上對艾滋病的認識還是相當的茫然,一般人對於同性戀者還抱有很大的成見。認爲艾滋病是對同性戀者的天譴,只限於少數人,其實那時候已經有許多的艾滋病患者是由於輸血和針筒被感染, 艾滋病已散佈到異性羣體。由於還沒有發明有效的治療方法。艾滋病已成爲快速擴散的疫情。

  就是在這個背景下,1989年在巴黎成立了Act-up Paris (行動起來)。這是衆多艾滋病團體中一個比較激進的組織,它的信條是以非暴力行動來喚起社會對艾滋病患者的關注。它的40多名男女成員大都是同性戀者。

  這是一部介乎紀錄片和故事片之間的電影。電影的前半部分通過對小團體的一系列活動,包括貼標語、散發傳單、遊行,到學校裏對中學生進行有關防備艾滋病的知識和散發避孕套來提醒 年輕人艾滋病的危險。他們最引人注目的一次行動是 對一個研究艾滋病藥的藥廠,爲了商業利益,遲遲不肯公佈成果的藥廠,採取的一次突襲。他們帶著裝滿了假血漿的塑料袋大鬧了該藥廠的辦公室。

  通過他們之間的討論和一次又一次的行動, 觀衆開始認識到這些成員,電影的下半部改變了方向,從紀錄片轉向了情節的發展,鏡頭開始聚焦在新來的成員納屯和憤怒青年肖恩這兩個身上。他們之間的愛情和他們在熱情做愛之後的交談中,我們瞭解到兩個人的身世。肖恩的憤怒是由於他的18歲的初戀,他的第一個情人 就是感染了他的人。

  個人在艾滋病疫情這個大背景下的愛情和他們怎樣去面對生存和死亡的主題提升了這部電影的深度。他們要盡情地生活,把握生命的每一個時刻,以每一分鐘120心跳的節奏來迎接死亡。肖恩的病已到晚期,納屯把他從醫院接回家中,和肖恩的媽媽一起陪同他走完這最後的路程。爲了避免他的痛苦, 納屯同意爲他注射嗎啡,讓他安樂死去。Act-up 的成員一個又一個來告別他的遺體, 並同意執行肖恩的遺願, 讓他的死亡成爲他的最後一次的政治行動。 他們在一個保險業的盛大宴會上,在目瞪口呆的企業家面前把他的骨灰散發在豐盛的宴席上。

  這一部電影的意義在於讓我們這一代 曾經經歷過艾滋病年代,站在邊緣,見個一個又一個朋友消失的人,重溫了這段歷史。也讓 現在的青年人有所警惕。這一代的年輕人可能不太能瞭解當時 的恐怖情況,雖然艾滋病並沒有消失,每年還有許多新的感染者,但由於發明了有效的控制藥物, 艾滋病的危險已被人們推到腦後。而在當時艾滋病對全球的威脅比起現今的恐怖主義何止嚴重百倍。

  羅賓-坎皮略 並不是一個國內觀衆所熟悉的導演。但這一部電影就像 1992年另一部關於艾滋病的電影 《野獸之夜》一樣,很受到戛納影評人的關注。2008年,他作爲聯合編劇 的《課室》(Classroom)獲得了金棕櫚獎。說不定他這一次也能在戛納拿到一個大獎。

  樑均國/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