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李健仁:我比周星馳幸福 六十歲仍然感謝“如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22:51   新京報

拍《武狀元蘇乞兒》時周星馳與李健仁一起登長城。

拍《武狀元蘇乞兒》時周星馳與李健仁一起登長城。

如花造型

如花造型

  一提到“如花”,腦海中立馬會浮現出那個挖着鼻孔回眸一笑的經典形象,但是對於“李健仁”很多人就會覺得陌生。自從在周星馳的一系列電影《武狀元蘇乞兒》《唐伯虎點秋香》《九品芝麻官》等中飾演這一經典形象後,二十多年來,“如花”這個標籤一直牢牢地貼在李健仁身上。“其實就是一個代號,不過,我還是要感謝這個名字。”

  李健仁覺得,作爲演員要有自己的特色。有些人表演喜歡模仿吳孟達,有些模仿周星馳,有些模仿周潤發,都是因爲這些演員的表演有自己的特色,“至於我,可能是全香港,甚至全亞洲‘挖鼻孔’演得最好的。”

  月入幾萬,卻選擇改行做場記

  李健仁與周星馳是中學同學,還是同桌,在他印象中,當時周星馳還沒有表現出喜劇天賦,“他比較沉默,反而是我更幽默一些”。但讓李健仁佩服的是,周星馳模仿李小龍很厲害,“不管是打拳還是踢腿,都是我們的偶像。”李健仁也有特長——運動細胞很發達,也算是學校的風雲人物,是18歲以下香港足球代表隊隊員,“就像北京國安一樣,我在那裏踢了五年,做守門員。”

  李健仁說,很多人可能並不知道,他是電影《少林足球》的“足球指導”,專門負責教演員踢球、運球的動作,“因爲很多動作都要靠特效,沒踢過球的人不知道怎麼做。”

  可惜的是,李健仁的足球生涯並沒有堅持多久,“我是一個容易受傷的男人,有一次比賽受傷後,家裏就讓我改做餐飲了。”五六年後,他做到了CEO的位置,管理三家餐館,生意好到爆,每個月收入都要幾萬港元。“周星馳經常來光顧我的生意,打電話問我有沒有位子,過一會兒他就帶着吳君如和一些演員來了。”但時間長了,李健仁覺得沒意思,畢竟是給老闆打工的。

  他還是想做電影。李健仁的父親是嘉禾的攝影師,拍了很多動作片,與李小龍、成龍等人都有過合作。從小在片場長大的李健仁想着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做電影。恰好彼時老同學周星馳已經有了名氣,他就請老同學幫忙介紹他做場記,雖然每個月只賺4500港元。

  拍《大話西遊》最苦,又演又導

  在演藝圈的幾十年,李健仁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心態,“開心一點,對自己的身體也會好一點。”他最辛苦的一部戲是1994年在寧夏拍《大話西遊》,零下35℃,四個月要拍完上下兩部。因爲是周星馳第一次投資電影,李健仁作爲朋友更是無條件地支持,每天只睡兩個小時,白天做演員,晚上做導演,幫着拍動作戲。除飾演牛魔王外,他還在片中出演了一部分豬八戒的戲份,“飾演豬八戒的吳孟達當時要和釋小龍去美國拍另一部戲,我幫了他幾天。眼睛比較亮的那個就是我。”

  雖然演了兩個角色,但很多觀衆都不知道面具背後的人是誰。李健仁倒是無所謂,“兄弟一起做好就可以了,”相比那些名利,他更看重的是學習的機會。拍《大話西遊》時,劉鎮偉教了他很多表演上的技巧,“戴着面具是沒有表情的,這些動態要怎麼掌握,我學到了很多。”

  如今李健仁會接一些網絡大電影,可能在很多演員看來,有些丟份兒。但他卻認爲網大給了很多演員機會,“我都快六十了,還有什麼高級不高級的。網大我們可以做主角,還有愛情戲,已經很榮幸了。”

  “我比周星馳幸福”

  李健仁說,演員是被動的,只有平時多觀察體驗生活,當機會擺在你面前的時候才能抓住它,“警察怎麼演,廚師怎麼演,我放了很多東西在腦子裏,因爲我看得多。”

  李健仁有三個孩子,大女兒31歲已經結婚,二女兒27歲是名心理醫生,小兒子24歲在政府單位上班,都是做自己喜歡的工作,“他們都長得很漂亮,有朋友叫我兒女轉行,但是他們都不願意。”對於目前的生活狀態,他很滿足,“我比周星馳幸福,是因爲我有家庭。”

  “如花”進化史

  “蘇乞兒朋友的阿姨的妹妹”——《武狀元蘇乞兒》

  “男子漢必須要看看長城的”,上世紀90年代初,在好友周星馳的“忽悠”下,李健仁第一次來到北京。當時周星馳的新片《武狀元蘇乞兒》在北京開機,有一天,周星馳走過來對李健仁說,給你個角色,有紅包。李健仁想都沒想就答應了,然後被化妝師拉到房間裏一通塗抹,等他出來時,周圍的人都在笑,只見他嘴脣腮邊塗滿了紅色,牙齒上黏着菜葉,眉毛畫成一小撮倒八字狀。李健仁照了下鏡子,也覺得很嚇人。但化妝師卻說,雖然很醜,但畫完這個妝你一定會紅。

  在整個造型做完之後,周星馳又想出來一個點子,讓李健仁在回頭的一瞬間用小手指挖鼻孔。這場戲拍攝很順利,因爲李健仁從小在片場長大,“知道他們想要什麼效果”,兩分鐘就過了。當時這個角色還沒有名字,只是蘇乞兒朋友的阿姨的妹妹。

  “橋頭的那個女孩子”——《唐伯虎點秋香》

  拍《唐伯虎點秋香》時,周星馳又找李健仁來客串。因爲他在該片擔任場記工作,無所謂再串一個角色,就答應了。他早上九點化完妝,將兩個碗卡在胸前按着,到中午了還沒開拍,“後來我都有點暈了,他們就說過來開工了,要什麼效果我就給他們。”除了再次挖鼻孔,反串女人之外,這次還有了臺詞,男性的聲音與女性的形象製造出很強的喜劇效果。演《武狀元蘇乞兒》的時候,很多人還都不認識他,但這部戲之後,大家都知道他是“橋頭的那個女孩子”。

  “如花”誕生——《九品芝麻官》

  無論是“蘇乞兒朋友的阿姨的妹妹”,還是“橋頭的那個女孩”,李健仁之前的兩個角色都沒有名字。電影《九品芝麻官》裏,之後廣爲流傳的“如花”才第一次出現,而這個名字是該片導演王晶起的。回想起拿到劇本的那一刻,李健仁至今都有些激動,“我看完劇本,感覺我像剛剛出生的孩子,終於有名字了。”

  採寫/新京報記者 滕朝 藝人供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