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蘇有朋 從萬人追捧乖乖虎到嚴苛蘇導演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3日 20:57   新京報

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朋薇重聚《中餐廳》

朋薇重聚《中餐廳》

蘇有朋表情包

蘇有朋表情包

  作爲導演,蘇有朋似乎已不太習慣在鏡頭前擺出各種動作,他鬆弛地坐在沙發上。聽到別人提起“從小學就看五阿哥”,他哈哈大笑。可以說,蘇有朋影響了兩代人,一代人在小虎隊的歌聲中揮灑了青春,一代人因爲五阿哥成爲不折不扣的粉絲。現在,不管是在哪個階段認識蘇有朋的,都成了“蘇導演”的擁躉。

  在常人眼裏,蘇有朋是幸運的,早年因小虎隊成名,紅遍了整個亞洲成爲萬人追捧的歌手;轉型做演員後,五阿哥、杜飛等角色足夠讓人記住一輩子;再後來當導演的兩部作品都打了漂亮的票房仗。

  但瞭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的演藝生涯充滿着高低起伏,經歷過“爆紅”的光鮮亮麗,也有過無戲可拍的低潮期,以及轉型幕後的艱辛,如今的蘇有朋可以更坦然地面對自己,“以前有很多原則,好惡太分明,不喜歡就看不入眼。現在我的包容度和接納度都高了很多,如果你問我有什麼逆流而上堅持的事情,我要說是真誠和不停地努力。”

  出道多年,蘇有朋始終和這個圈子保持着一種疏離感,沒有爆料八卦,少有緋聞炒作,微博上大多是對藝術的解讀和愛好的抒發,“現在我更隨緣了。說這些也許有人會覺得我得到那麼多還不滿足,但我真的試圖反抗過命運,也曾經想過不要那麼多關注和熱度,隱退算了,可能是太年少成名的關係吧,我還常常自問人生有沒有第二種可能。但,既然命運把我安插在這個位置,我就把該盡的義務做好,把生活經營好。”

  A 乖乖虎

  選擇休學那一刻感覺成了過街老鼠

  蘇有朋是個對自己要求極爲苛刻的人。他從來不避諱說自己曾經是個學霸,雖然他會有那麼點害羞,但仍會笑着讚揚小時候的自己,“確實靈光”。

  從小,他就喜歡唸書,也以把書念好爲榮,他像一隻把頭埋進沙堆的鴕鳥,週一到週六自願參加各種補習:心算、珠算、奧數、畫畫,一星期上兩次書法課、學一次電子琴,還要去學校參加合唱團。

  高中時,蘇有朋就走紅了。在那個沒有手機、交通也不發達的年代,小虎隊舉辦的演唱會場場爆滿,發行過的專輯張張熱賣,《逍遙遊》《愛》兩張專輯銷量就達到1500萬張。

  然而,要扮演“乖乖虎”並不是件容易事。高二下學期,面對即將到來的高考,巨大的壓力告訴他必須成功,“如果我沒考好,路上帶着小孩的媽媽們一定會指着我跟他們的孩子說,‘你看,那就是隻會玩不念書的乖乖虎。’”

  想着要向社會大衆及歌迷證明自己,填志願時蘇有朋想都沒想就按着分數排行榜的學校和學系填的。結果,在考上了臺灣大學機械工程系之後,才發現自己其實根本搞不懂這個學科,“工藝、透視、製圖都是我最不喜歡的,也不擅長。”他開始進修企管系的學分,後來試圖轉系但沒有成功,只好開個記者會宣佈休學,這又是一場軒然大波。

  在那個相對保守的年代,蘇有朋的做法是不符合大衆期望的,“成爲乖乖虎”讓他得到了很多,現在又說要追求自我,這豈不是一個笑話?頂着乖乖虎的帽子,他覺得自己成了過街老鼠,甚至一度不敢出門,“我記得最紅時,考上臺大,報紙用半個版來把你誇成超級模範;轉眼間也能用無數個版面來抨擊你,我發現,被捧得多高就有可能跌得多深。”

  B 五阿哥

  轉型演戲連遭拒絕是瓊瑤拉了他一把

  聚光燈轉移了,只剩下黯淡,那是蘇有朋經歷的人生第一個低潮期。他彷徨、迷茫,深知自己沒法一輩子依靠小虎隊的光環,對偶像歌手來說,當你的新鮮感不在了,就要面臨轉型,蘇有朋說繼續演藝事業也是當時僅有的選擇,“偶像歌手的路到頭了,又離開了學校,但沒有人把你當成普通人,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不現實,還有家裏的經濟壓力,我只有想盡辦法來延續自己的演藝生命。”

  這期間,蘇有朋遭到了人生不曾經歷過的“被拒絕”,沒什麼表演經驗的他很難接到戲,這是他離開小虎隊後第一次被拒絕,以前的爆紅成了一場夢,被人挑選,爭取的過程中也聽過別人的冷嘲熱諷,“你演技不行、你落選了”,巨大的落差感,他開始和自己身上揹負的乖乖虎標籤打架,他把自己的目標聚焦在做一名好演員上。

  此時,他遇到了瓊瑤,《還珠格格》拉了他一把,“這是瓊瑤的轉型之作,她又是製作保證,公司就讓我去試了五阿哥。”《還珠格格》的成功,蘇有朋至今將其認定爲是遇到了貴人,“把對的人放在了對的位置”。

  這部經典劇至今還在被無數次地重播着,蘇有朋自我調侃每年暑假都會被打回“五阿哥”原型。在外界看來,當時他們的表演自然不做作,蘇有朋說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把心態歸零,“換了跑道就是隔行如隔山,千萬別把自己當回事,把自己當新人,乖乖去學。”他突然發現拍戲、表演有這麼多理論,臺詞要注重重音、語調,沒有戲的時候就去看看皇阿瑪、皇額娘怎麼演……月明星稀之時,他也質疑過人生,連場的大夜戲不停轉,隻身一人“北漂”是爲了什麼,困惑後又覺得自己應該更努力,繼續揹包下車開工。

  C 白小年

  沒一個鏡頭過關拍《風聲》打退堂鼓

  電視劇生涯裏,蘇有朋最大的轉折莫過於《倚天屠龍記》,這是他第一次以男主角的身份扛下了一整部電視劇,它開啓了另一扇門,但他說更像是一部“張無忌歷險記”,他每天都在A、B、C三組裏不停轉場,氣候乾燥,上火、休息不足,他滿臉長大包,“靜雯說我真上相,其實本人慘不忍睹,那些包好在都長在了旁邊,每次卸了妝,都覺得自己毀容了。”

  2009年上映的《風聲》是他的轉型之作,至今提起,他都能即興模仿起白小年說話的語調。

  但演白小年的第一天,他崩潰了。

  那天,他沒有一個鏡頭過關,感覺整個人都要垮了,“導演跟我說沒有半條可以過,我一想自己學了崑曲那麼久,怎麼說之前也有不少表演經驗,自認爲是有些招數,但卻沒有一條能讓導演滿意。”

  整個劇組的人拍到半夜,大家都累趴了,更何況自己花了三四個月去學崑曲、學發音,他和經紀人打了退堂鼓,“我們退出吧,我旁邊站着的都是影帝、影后,不要因爲我的表演耽誤整個劇組。”第二天,蘇有朋硬着頭皮又試了一次,結果,熬了過來。

  他成了“戲癡”,從學到離開這個角色花了一整年。“我憧憬的演員狀態是,不被生活裏的繁瑣打擾,只用活在戲裏面,最好的表演就是不需要太多臺詞和肢體語言的修飾,觀衆看你坐在那裏,你就是那個人了。”

  殺青那天有一張主創大合影,所有人看到照片中的他,不禁感嘆這就是從書中走出來的人。幾個月後,白小年爲蘇有朋贏得一座百花獎最佳男配角的獎盃,他精湛的演技爲更多人所稱道。

  蘇有朋承認,同類型角色面前他最不想做的就是重複。

  D 蘇導演

  出名的苛刻,因爲我比誰都更愛我的作品

  從偶像歌手轉型演員的蘇有朋是來真的,絕對不是趁個熱度玩票,“剛開始演戲的時候,大家說你就是小虎隊,就是偶像,你不就長得漂亮嗎?你演的戲都代表沒品質,可以說你根本就不是來演戲的人,大概就是這個意思。那陣子我會懊惱,我努力了半天,請大家看待我的認真,好嗎?”事實證明,他的努力被記在了觀衆心中,活潑搞笑的杜飛、俠骨柔情的張無忌,被定義爲經典的白小年。那次百花獎領獎臺上他哭了,哽咽着說,“我想我會這麼激動,從一個出道就被定義爲偶像派的藝人到如今,我真的需要付出太多太多的努力。”

  在演員和歌手的身份都被他經營得有聲有色之時,蘇有朋開始第三次轉型挑戰——跨界當導演。《左耳》他從酷暑拍到寒風四起,每天在片場趕進度,拍完頭髮白了一圈,演員、編劇、劇組工作人員無一不“吐槽”他的嚴厲;《嫌疑人X的獻身》籌拍期間用三個月勘景,歷時128天的拍攝橫跨了28個城市,林心如說,片場的他一度嚴苛到“令兩人的友誼搖搖欲墜”。

  都說蘇有朋算是“演而優則導”裏做到出色的演員,兩部電影收穫逾9億票房,在外界一致認爲他做導演前程一片光明時,他卻沒有選擇趁熱打鐵,而是選擇了沉澱,說自己現有的成績只能算湊合。

  “沉澱”是他幾次人生轉折時的選擇,在最應乘勝追擊的時刻選擇急流勇退,《嫌疑人X的現身》上映後,他去紐約大學進修導演,“當導演這些年我有很大的改變,我現在也在練習不要那麼苛刻,但藝術創作除外。雖然能夠做到多少分數不一定,但我一定是不遺餘力的。”因爲做電影絕對不是隻爲了賺錢或是糊弄票房,一定要過了自己那一關的東西,纔敢真正拿到衆人面前。蘇有朋說自己正在開發幾個項目,“我比誰都愛我的作品,願意爲它做到極致。”

  [新鮮問答]

  現在,我都自己做表情包

  新京報:別人說15歲就聽你的歌會暴露年齡,那你自己怕不怕過氣呢?

  蘇有朋:有段時間爲了節目效果,說從小聽我的歌長大會有些觸動,但其實也沒那麼扎心,因爲這是榮耀,不是嗎?就像《中餐廳》裏,小朋友可能是小凱的粉絲,也有當地年齡大些的華人,可能是我和薇姐的粉絲。有次,一個年輕媽媽抱着小孩來看我們,真的很感動,感覺大家就這麼一起攜手成長,各自經歷了很多人和事,千言萬語都在感動裏。

  新京報:感覺你的粉絲都屬於比較理性的那一派?

  蘇有朋:是的,因爲我以前喜歡教育粉絲,我不僅不寵粉,有什麼不對的我就發微博直接教育,現在想起來真是太不理智了(大笑)。

  因爲我不能給你太多的什麼,就希望他們變成更好的人,追星淺一點來說,就是希望你們藉由蘇有朋這個媒介,多交一些朋友,增廣視野,知道世界之大,改變你的生活,而不是隻是看看我的外表,因爲這些終會逝去。

  新京報:成了網友們隨手分發的表情包後,感覺如何?你自己有存嗎?

  蘇有朋:有啊!(表情包)那麼紅、那麼可愛、那麼好用,幹嗎不用?自娛又娛人多好啊,我經常都把這些發給朋友的,而且我要用表情包重新出道,光用別人已經廣爲流傳的是不夠的,所以我現在都自己做,更厲害了吧?(大笑)

  新京報:你現在也很怕別人叫你偶像嗎?

  蘇有朋:現在不介意了,也沒有那麼多堅持,能做偶像也是一種讚美呢,我不都以表情包重新出道了嗎?

  後來我想明白一些事,其實你能讓大家開心,就不要有那麼多自己的偏執,這樣很多東西的接納度就會更高,很多事情不是非這樣子不可,路反而變得更寬廣,自己比較開心,大家也開心。

  後悔加入小虎隊?

  ——這話我從來沒說過

  蘇有朋剛開始拍戲那一陣子,大衆會覺得他不喜歡過多談及小虎隊,他說,那時特別努力地想給別人呈現新的自己,拼盡全力去走出自己的路,可大家的焦點還是放在“乖乖虎”身上,“我只是希望報道能夠看到現在我做的努力,不希望人們只看到我的過去。我特別想做一個好演員,不要總把我當成‘乖乖虎’,也聊聊我的戲好嗎?所以五阿哥以後我也會去接很多不同的角色,我真的很想顛覆大家印象中那個刻板的我。”

  年紀小承受的走紅壓力、轉型時難以顛覆的形象讓他喘不過氣……在很多人認爲小虎隊應該趁着2010年春晚之勢東山再起的時候,蘇有朋否認了這個可能性,甚至被人解讀爲後悔加入。“我從來沒說過恨小虎隊或是後悔加入這個組合,這是我的幸運,那時我們每天在一起工作,多美好的回憶,那是我和兩個戰友建立的功勳,也是伴隨着我們一生的榮耀,小虎隊三個字就是時代的經典,如今大家也有了各自的天地和生活,也不一定要去照搬當年。我沒有避而不談或是怎樣,相反的,小虎隊今年30週年了,我還蠻想爲它做點什麼的。”

  “朋薇”多久可以重來?

  ——我倆有放在心上

  今年恰好還是《還珠格格》開播20週年,年初,又有電視臺把這部經典電視劇拿來重播,收視率還是妥妥地排在最前面,緊接着,他和趙薇又一起參加了《中餐廳》第二期,勾起了衆多觀衆的“回憶殺”。他在節目裏問趙薇“我們有可能再拍一部戲嗎?”還有評論建議“朋薇”組合可以出道在鳥巢開演唱會,這些合作計劃究竟會如何?“謝謝大家的愛護,拍戲上目前確實沒有具體的東西。但既然大家呼聲這麼高,我倆都會放在心上。現在我們一起開了個影業公司,如果真的要看我跟她合作,其實在電影創作上倒是比較快能兌現。”

  輿論時代如何去面對討論?

  ——已和“被過度關注”相處愉快

  43歲的蘇有朋至今沒有什麼緋聞,人們實在無法從私生活方面拿他開刀,他始終保持着一種和娛樂圈的疏離感。在他看來,成爲真正的創作者不是說要上多少次熱搜或是用緋聞炒作,也不需要去刻意維持一種曝光度,更重要的是對藝術的追求,“我確實是個愛沉澱的人,對事情都會很理智、客觀地看待。不太會一窩蜂地跟着‘洪流’,一下不知道被衝到哪兒去,而是會時刻對這個圈子保持一種疏離和反思。”

  都說蘇有朋是娛樂圈的一股清流,他會把工作和生活分開,“也沒打算要用生活來娛樂大家,還是會保留自己的私人空間,我也經歷過成名過度被關注的困擾,但現在我和它相處得比較好,可能我會損失很多平凡,但現在更多的是去接受我擁有的生活。”被問到輿論時代該如何面對大家的討論,“現在不挺好的嗎?都沒人罵我,尤其是新的人設解開之後大家更開心了,原來我是個表情包大戶(大笑)。”

  記者 周慧曉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