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瓊瑤髮長文悼念丈夫:永別了!我愛!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04日 02:39   北京新浪網

瓊瑤髮長文悼念丈夫

瓊瑤髮長文悼念丈夫

瓊瑤髮長文悼念丈夫

瓊瑤髮長文悼念丈夫

  新浪娛樂訊 瓊瑤[微博]老公、皇冠集團創辦人平鑫濤臥病多年,今天被家人證實已在5月23日病逝,享年92歲。瓊瑤在個人社交平臺發文悼念。文中她回憶了自丈夫因尿毒症入院以來的三年日子,感嘆:“鑫濤,你解脫了!我,也放下了。從今以後,我要活得快樂,幫你把過去三年多的痛苦一起活回來。”據悉,2年前瓊瑤爲了是否替平鑫濤插鼻胃管,跟繼子女意見不同,曾引發家人互相指責。

  以下爲瓊瑤悼念全文:  

  親愛的鑫濤:

  今天,(2019年6月4日)我帶着我的兒孫,跟你的兒孫,我們一起遵照你生前的指示:“我走後,請不要發訃文,不要公祭,不要任何追悼儀式,不要收奠儀,不要做七……”以及你對喪葬的指示:“請將我在最短時間內火化……然後用灑葬方式,把我的骨灰灑到任何山明水秀的山林裏,萬一不能灑葬,就用樹葬……”我們一一遵守,只是,因爲樹葬區人滿爲患,我選擇了我自己的方式,花葬。所以,我們在陽明山的“臻善園”,我和你的兒子,鄭重的將你的骨灰,放進了花葬的墓穴。我帶了一籃牡丹和玫瑰的花瓣,捧了一束你生前最喜歡的黃色小蝴蝶蘭。我把花瓣灑在你的新冢上。雖然這不是花葬的禮儀,但我知道你愛花。

  “三分離恨,二分塵土,一分流水。細看來,花落花飛,點點都是離人淚。”我改了蘇軾的《水龍吟》,灑花時,一直在心裏默唸着。你的兒孫和我的兒孫,都心平氣和的團聚在一起,詳和的看着我灑花,最後,因爲天氣太熱,我本想一片片扯下的蝴蝶蘭,就整束的放在你的花冢上,在花瓣翩飛中,終於讓你詩意的長眠了。

  我是從“高雄行”回到臺北,才知道你又發燒了,大家怕影響我在高雄的活動,把你發燒的訊息隱瞞了我。何況你插管維生之後,三年多來,你曾數度發燒,在抗生素的治療下,也都度過了危機。所以連醫院都沒有認爲很危險。我還寫了我的臉書,細述我的高雄之行。5月8日早上11點多,我忽然得到消息,你已經進了“加護病房”。我猝不及防,心痛萬分。立刻直奔醫院去看你,當時你雖然在許多維生儀器包圍下,情況還好。5月9日是我和你結婚40週年紀念日,我再去醫院,和你共度了一個“相對兩無言,默默不得語”的結婚週年。那時,我依然認爲,有這麼多醫療器材輔助你,你還是會回到普通病房的。可是,在我內心深處,一直有個聲音,在反覆低語:“鑫濤,放手吧!不要再被這些管子和器具折磨了!”

  然後,你在加護病房裏,時好時壞,我每天提心吊膽,停下手邊所有的工作。5月23日那晚,我正在吃晚餐,剛剛吃了一口飯,醫院打電話來說,你的情況急轉直下,可能要走了。我放下飯碗,和中維、可嘉、淑玲立即趕去醫院。你的女兒平珩已在加護病房裏,其他人都還沒趕到。我直接走到你的牀頭,看到你罩着一個“人工甦醒球及面罩”,兩位護士小姐正在用手輪番捏着那球,把氧氣擠壓到你的口鼻中。旁邊的監視器上,你的心跳、呼吸、血壓……等數字不規則的跳動着。我看到那透明的面罩下,你張大着嘴,吃力的呼吸着,每一口氣,都好像用盡了你的力氣。我知道你終於要離去了。你不要的插管維生,終將結束了!剎那間,各種心情齊涌我的心頭:是喜?是悲?是痛?是愛?是解脫?是不捨……我不知道,但是,淚已盈眶。我低俯下頭,在你耳邊輕聲說:“鑫濤,我來了,我來了,我來了……我來送你了……”

  一位好心的護士,搬了張椅子給我,並貼心的把我的手,拉進棉被裏,讓我可以握住你那還有餘溫,卻全然不能動的手。接下來三個小時,我就這樣握着你的手,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你,我記得,我很沉默,偶然開口,就反覆說着:“快了!鑫濤,你以後不會再痛了,不會再痛了,不會再痛了……”我一邊說,眼淚又衝進眼眶,不想讓人看到我的淚,我數度把頭轉向旁邊的簾幔後面拭淚,哭什麼?我不是一直希望你能早日解脫嗎?

  在那三小時內,我和你的相遇,相知,和五十幾年的相愛和彼此扶持,都在我眼前一一閃過。記得我拼命幫你打拼事業的時代,記得我們拍電影的時代,記得我們拍電視劇的時代,記得我們也曾數度面對事業的低谷和打擊,這些,連你的兒女都不知道……奮鬥,奮鬥,奮鬥……我們用了多少青春年華來奮鬥,終於小小有成。你曾經說你是一條只會工作的牛,直到碰到我這個織女,你纔有了另外一半的生命。可是,我這個織女,從此爲你的事業心,爲你的成就感,爲你那狂熱的工作態度,努力的配合你,早期寫作到手指破皮,後來打電腦到指紋磨盡。我從來不曾抱怨,你給我的愛,就讓我滿足了。

  可是,你我都是二度婚姻,當初明明是你拼命追求我,長達16年。讓我受了多少委屈!這個社會,對婚姻的兩方,看法是不公平的。我一直對於詆譭我的言論保持沉默。沉默!鑫濤,最近我才領悟出許多道理。沉默是金,沉默是禪,沉默是淚,沉默是愛。沉默,更是“忍”!我忍了多少?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尤其,因爲我寫的書《雪花飄落之前》,主題就是用你我的故事,討論病人是否有自主權?有善終權?這本書引起軒然大波,你的兒女,因兩種不同認知的愛,跟我絕裂了。我能做的,依然是“忍”,忍是淚,忍是愛,忍是痛,忍是悲。到了你最後嚥氣的這一刻,我還在想,我們的相遇,是我的“命”?還是我的“緣”?或是我的“劫”?人生,不就是這三樣東西組成的嗎?

  在那漫長的三小時裏,家人們一一到齊,平珩一直在向你報告:“爸爸!可嘉來了!爸爸,可柔來了!爸爸,平安在英國,不能來!爸爸,能來的,全部都來了!”我這時,才忽然驚覺,我問趕到的主治醫師:“醫生,這個‘人工甦醒球’,如果不繼續擠壓,他是不是就走了?”醫生點頭說是的,說:“留他一口氣,爲了等家人們到齊!”我這才環視陳家和平家的人,悲慼的氣氛籠罩着我們。在這一剎那,我心裏曾有的不平,委屈,憤怒……都悄然而逝。我問你的兒女:“那麼,我們讓爸爸安心的走吧!好嗎?”你的子女都點頭,我纔對醫生說:“讓他去吧!”醫生示意護士放手。護士的擠壓剛剛停止,監視器上的數字,心跳瞬間歸零。我握着你的那隻手,變冷了!你在5月23日晚上9點8分走了!我很安慰,最後三小時,我一直握着你的手,如果我曾對你有怨懟,我也原諒你了!

  鑫濤,你解脫了!我,也放下了。從今以後,我要活得快樂,幫你把過去三年多的痛苦一起活回來。你若有知,也會含笑於九泉吧!?至於那些對我們不瞭解的人,編出的各種故事,我也希望隨着你的去世,煙消雲散!讓我們用有愛的心,把過去一切的不快,都化爲詳和。

  安心的去吧!我相信你去的地方,是沒有病痛、沒有紛爭、沒有愛恨、沒有折磨、沒有矛盾、沒有報復、沒有貪婪、沒有嫉妒、沒有謊言……沒有一切貪嗔癡的地方!奔向那片美好的淨土吧!你九十二年的生命裏,也曾經有過很燦爛美好的日子。如果人有靈魂,讓那些美好陪着你,不好的,都隨着你的離去而消失。

  你會永遠活在我記憶中。你還記得我寫的歌嗎?“也曾數窗前的雨滴,也曾數門前的落葉,數不清是愛的軌跡,聚也依依,散也依依!”鑫濤,聚也依依,散也依依!生也依依,死也依依!依依又依依,再見不可期!走筆至此,我又哭了,希望,這是最後一次爲你流淚!你若有靈,保佑我在有生之年,只有笑,沒有淚,活得像火花。行嗎?好嗎?永別了!我愛!

  你的妻子

  瓊瑤(陳喆)

  2019年6月4日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