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僞骨科高甜劇,“自家哥哥怕什麼”花式撩妹,又讓人磕到上頭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14日 01:05   鳳凰網

一部7月上線的甜劇,不知讓多少人成了上頭姐妹,齊喊李現爲“7月男友”。其實,撒糖向的高甜電視劇只要演員顏值和劇情在線,一向容易吸引觀衆。

比如之前大火的《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微微一笑很傾城》、《雙世寵妃》等,有些小製作的網劇也能因爲高頻的撒狗糧擁有不菲的播放量,讓觀衆追得欲罷不能。

本文要介紹的這部網劇,雖然在一衆大劇中被忽視了。但只要瞧上幾眼,也是一不小心就磕到上頭的高甜劇,它就是——《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

單看這個名字的話,一股雷劇的氣息撲面而來。

但是這部劇,憑藉着高顏值的演員還有各種滿足女性戀愛幻想的設定,在《長安十二時辰》、《九州縹緲錄》等良劇雲集的暑期檔中,吸引了不少眼球。

《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講述的是,來自2196年的未來少女雷蕾,爲了體驗愛情放棄了永生。

天雷系統幫她穿越到了武俠世界,化名爲春花。

春花穿越後,與心繫江湖正義的白道少年蕭白,以及攪亂武林風雲的魔道少祖上官秋月,三人碰撞出一系列火花。

最後,春花成功的體驗了愛情,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白馬王子。

影片開頭,春花在穿越前對着系統提出了一連串的要求:

我要我的真命天子特別帥,專一,很強大,寵我,一點點虐,很多很多甜。

嚇得系統趕緊把春花扔到了“春花秋月何時了”的主題裏,留下一句:你見到的第一個男人,就是你的真命天子。

堅信第一眼定律的春花睜開眼看到的是......風度翩翩的蕭白,武功高強,刻板正直,武林盟主的兒子,鳳鳴山莊的少莊主。

作爲來自未來的少女,秉持着愛就大聲說出來的原則,先是大喊蕭白一聲“相公”,然後告訴他,自己就是他未來的少夫人,一邊說話還不忘向蕭白放電展示自己的女性魅力。

然鵝,我們的男二蕭白一臉淡定的看着春花在她面前撒嬌賣萌,硬是舉起手中的刀隔開春花動不動就要往他身上撲的爪子。

其實春花會在醒來就看到蕭白是因爲,蕭白他爹,也就是武林盟主受傷了,想要活命的話需要讓人起死回生的長生果續命。

恰好春花穿越醒來的地方在八仙居,一個有着醫聖和長生果的地方。

於是,春花被蕭白當成了失憶少女帶回了鳳鳴山莊,養着養着就發現,春花原來是跟自己有婚約的未婚妻花小蕾。

而春花呢,因爲沒有花小蕾之前的記憶,撿了一個便宜哥哥上官秋月。

事實上,上官秋月之前爲了讓花小蕾幫自己偷取蕭家心法,設計讓花小蕾愛上了自己。但是當花小蕾得知上官秋月對自己只有利用沒有情意時,花小蕾選擇了放火自盡,這才有了穿越而來的女主春花。

上官秋月得知春花失憶後再生一計,假裝自己和春花是兄妹,讓春花繼續幫助自己偷蕭家心法。沒想到裝着裝着,上官秋月真的愛上了春花。

這部劇其實是打着僞骨科旗號的高甜劇,但是,劇中各種滿足女性戀愛幻想的劇情和臺詞,加上演員自然的演技和高顏值,讓人磕到上頭。

先來聊聊這部劇甜在哪裏。

首先是人物設定,男主和男二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類型,能夠同時滿足女性對於另一半的幻想。

男主上官秋月是魔道中人,行事詭異性格多變,但是對女主卻情有獨鍾,屢次拯救春花於危難之際。最後甚至爲了春花放棄了唾手可得的武林,堪稱用情至深。

而且上官秋月在劇中走的是霸道總裁路線,分分鐘撲倒春花這隻小白兔。

和春花的第一次見面就開撩,幽幽竹林,上官秋月一襲白衣飄飄臥於長繩上,這招美男計讓春花犯花癡到連毒蛇爬到身上了都不知道。

美男計還不夠,又來了出英雄救美,幫春花定住了毒蛇後,在她耳邊低語“我看姑娘唯有以身相許了”。

一出場就是滿滿的套路,但是這麼直白又大膽的撩妹方式,不僅讓春花對他的好感度砰砰上漲,還把女主勾得內心小鹿亂撞,又羞又喜。

看到蕭白送了簪子給春花,秋月立馬出現在春花面前,拔掉春花頭上的簪子後大罵一句:粗製之物。

這還不算,上官秋月順手解下了自己頭上的玉簪送給春花。

滿滿的佔有慾,簡直就是《哥哥太愛我了怎麼辦》2.0版本。

而蕭白呢,妥妥的正人君子,和春花距離稍微近點了都要用手中的刀隔開一段距離。

帶女主回鳳鳴山莊時,春花上馬時跌倒後便順勢坐在地上,閉上眼睛要蕭白抱她起來。

沒想到蕭白遞出手中的刀發現春花沒有握住後,果斷的牽馬,走人。果然,蕭白是憑實力單的身。

但是,當蕭白髮現春花就是自己的未婚妻花小蕾時,又能夠果斷出擊,給予春花足夠的安全感。

先是直接下聘,受到聘書的春花開心得手舞足蹈。

然後在一個夜黑風高適合幽會的夜晚,把自己的家傳心法告訴了春花。因爲,鳳鳴刀的心法在蕭家是對愛情忠貞不渝的見證。

上官秋月和蕭白,一個浪漫派一個實務派,一個拿情話當飯吃一個不解風情,就連性格上也截然相反,這種角色設定放在高甜劇裏真的很勾人。

其次是臺詞,男女主的情話功力滿分。

春花跌馬後對蕭白說:要小白抱抱才能起來。

看到蕭白在專心練劍,春花慢慢靠近,蕭白問她要做什麼,春花大方的說出了自己的心思:“我看你姿勢站的那麼端正,就想試試能不能推倒你。”

就連在書房裏寫個字,也要寫個“天下第一美男子”對着蕭白大吹彩虹屁,羞得蕭白落荒而逃。

而上官秋月呢,更是每集打着“自家哥哥怕什麼”的旗號,花式撩春花。

比如春花因爲泡湯後着涼,隨口說了一句:“哥哥給我輕薄,我的病就會好的。”

上官秋月一語驚人,回答道:“好,那你先躺下,然後再輕薄哥哥。”

這點尺-度還不夠,春花問了一句真的給我輕薄。

上官秋月的嘴上掛着邪魅的笑容回答:“你還可以多輕薄一些。”

這種過於親密的言語和舉動也讓呆萌的春花產生懷疑,直問上官秋月:“我們真的是兄妹嗎?”

猜猜上官秋月是怎麼回答的?

上官秋月說:“自從爹孃故去之後,我們就一起吃飯,一起睡覺,那時小春花的膽子可比現在大多了。”

呵,上官秋月的嘴,騙人的鬼。

上官秋月不僅情話順口就來,表達愛意的方式更是簡單粗暴,一個字:親!

哄人的時候要親。

喝水也要親。

就連中毒了也要親上一口。

花式撒糖讓觀衆甜到尖叫。

但是,這部劇並不是只靠劇情還有臺詞上的高頻撒糖取勝的,與演員自然的演技和顏值也是分不開的。

飾演春花的是趙露思,她的五官偏圓潤,沒有尖下巴,在劇中的造型沒有劉海遮擋,露出額頭,扎個雙邊的髮髻,滿臉的膠原蛋白,活脫脫一個萌妹子。

春花在劇中有很多心理活動,趙露思表演的時候很自然,或嗔或癡,或放電或賣萌,眼睛靈動,神情動作也很放鬆。

趙露思的演藝經歷還算豐富,參演過《鳳求凰》、《哦!我的皇帝陛下》、《青囊傳》等。

她的長相可愛討喜,春花這個少女感滿滿的角色很適合她。

而飾演上官秋月的李宏毅,五官有棱角,單眼皮,長相偏清冷。他在劇中大多都是一襲白衣,額前兩縷碎髮飄飄, 端的是公子如玉。

李宏毅在2014年參與錄製過《變形記》,之後因網劇《學姐知道》進入演藝圈,他和趙露思除了這部劇,之前還合作過《青囊傳》。

高甜劇讓人上頭的原因在於,劇中臺詞、劇情、演員的顏值等滿足了觀衆的戀愛幻想,一些只能靠幻想的戀愛橋段能夠通過電視劇的演繹,讓觀衆體驗一把偶像劇式的愛情。

滿足了這些條件的《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讓觀衆嗑到上頭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