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比《熔爐》更恐怖,這34169個父母不配爲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06:36   鳳凰網

前幾天,#1歲女童被母親男友摔死#的新聞讓影妹震驚。

女童除了外傷性顱腦損傷外,全身有多處淤青、劃傷、菸頭燙傷,生前可能遭到虐待。

負責此案的檢察官說,有些人根本沒資格爲人父母。

關於虐童的新聞,我們已經看到太多。

有的被老師虐待,有的被保姆虐待,有的甚至被父母虐待。

一方面,虐童的性質極爲惡劣。

另一方面,很多國家有關虐童的法律並不完善。

5月底,韓國上映了一部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

《小委託人》

《小委託人》的劇情很容易讓人想到《熔爐》,

但前者相比後者,更具有廣泛性,也因此更讓人恐懼。

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比被父母打得死去活來更可怕?

尹政燁,父母雙亡,被姐姐拉扯大。

一心想進律師事務所的他在面試中屢屢碰壁。

不得已,他進了一家兒童福利社當義工。

因爲尹政燁志不在此,所以工作很是敷衍,私下還在讓朋友幫他介紹律師事務所。

直到某一天,尹政燁認識了一對姐弟,

他還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會因爲他們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10歲的姐姐金多彬和7歲的弟弟金珉俊相依爲命。

他們的媽媽很早就去世了,爸爸壓根不管他們。

小小的他們一邊想念媽媽,一邊期待新媽媽。

在扔了100個紙飛機後,他們終於等來了新媽媽姜智淑。

沒想到,新媽媽帶給他們的不是溫暖,而是噩夢。

一切是從飯桌上的一件小事開始的。

面對不會用筷子、總是夾不住食物的珉俊,姜智淑變臉比變天還快。

一開始,她和顏悅色地說,

“媽媽說了好幾遍,吃飯時不要灑”。

然後笑容漸漸消失,

“你們沒跟媽媽學怎麼用筷子嗎”。

最後二話不說,紮起頭髮,直接掐住了多彬的脖子。

這一片段堪比安嘉和前一秒還在說愛梅湘南,後一秒就對其拳打腳踢大吼大叫。

或許是因爲珉俊還小,姜智淑一直打的都是多彬。

珉俊犯錯,多彬受罰。

被掐脖子的多彬第一時間想到了報警。

沒想到警察根本不把這當回事,還抱怨多彬屁大點事就報警:

“就被媽媽打了幾下就報警,最近的孩子真可怕啊!”


無奈之下,多彬想找老師傾訴。

老師雖然看到了多彬脖子上的勒痕,但無法做什麼的她選擇了逃避。

“老師現在有點忙,下次再說。”

在韓國,遇到這種事,

警察一般會把報警的小朋友扔給兒童福利機構,兒童福利機構就算有心幫忙也沒有搜查權,只能把小朋友送回家,

送回到“兇手”的身邊。

難怪天天有心無力只能辭職的兒童福利機構職員說,

“像這樣轉來轉去,就是現在的法律了。”

當兒童福利機構的工作人員問父母爲什麼要打孩子時,

父母會不可置信地說,

“小小年紀就開始說謊了啊。”

一旦兒童福利機構的人離開,小朋友們會遭到更可怕的拳打腳踢。

漸漸地,小朋友們不敢再對任何人說這件事。

說了有什麼用呢,反正沒有人幫助他們,

不僅如此,自己還要遭受更可怕的毒打。


多彬就是這樣,她不敢相信任何人,也不敢打開心扉。

但暴打併不會就此停止。

即使她被姜智淑打到耳膜破裂出血,也沒有人能幫到她。

姜智淑解釋說,“她是自己一個人玩的時候摔倒的”。

連她親爸爸都說,“我自己的孩子,你管我打不打死呢”。


因爲尹政燁說她找警察沒錯,所以多彬只信任尹政燁。

她跟弟弟經常去福利機構找尹政燁,

一起畫畫,一起去動物園,一起吃漢堡包。

在去首爾的一家律師事務所面試前,尹政燁給了珉俊吃漢堡的錢,

並向珉俊承諾,自己會回來跟他們一起吃漢堡。

尹政燁的面試通過了,他準備搬去首爾上班,把和多彬姐弟的約定拋在了腦後。

因爲錢被姜智淑發現,還等着跟叔叔去吃漢堡的珉俊被姜智淑打死了。

不怕罪犯是流氓,就怕罪犯有文化。

學法律的姜智淑把珉俊的死推到了多彬身上,10歲的多彬因不需負刑事責任而被送回了家。

一個10歲的女孩能打死7歲的弟弟嗎?

人們只關心這一爆炸新聞,卻不願探討背後的原因。

弟弟的死讓多彬傷透了心,她決心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同時,珉俊的死喚起了尹政燁的內疚感,

他辭了職,決心幫助多彬,起訴多彬的父母。

在法庭上,姜智淑辯解說:

“身爲媽媽,自己孩子做錯了,打幾下都不行嗎?”


可是她這樣的人,

配當媽媽嗎?配當人嗎?


《小委託人》平實地講述了一起虐童案發生的前因後果。

如果珉俊沒有死,這對姐弟的遭遇還會被社會關注嗎?

珉俊的死,究竟是誰的責任?

姜智淑當然有不可推脫的直接責任。

可是有罪的人只有她嗎?

面對多彬的報警,警察選擇了無視。

即使聽見多彬姐弟的哭喊,鄰居們都置若罔聞。

“別管別人家的事了,先管好自己的事吧”。


面對多彬的遭遇,有的律師感嘆她是運氣不好,生在了這樣的家庭;

有的律師因爲這種案子不好打所以選擇了不插手。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可不就是大多數人的處世之道嗎?

這些冷漠看似是人之常情,但無疑間接導致了悲劇的發生。

不知道他們看到珉俊死去的新聞時心裏是什麼滋味?

當然,這些罪不是法律上的罪,只是關乎內心的“社會性負罪感”。

電影最後,是一組韓國虐童舉報的數據。

從2001年的4133件到2017年的34169件,增加了近10倍。

越來越多的人不再選擇漠視,而是施以援手,這無疑是種進步。

但法律並沒有日漸完善。

爲什麼一個國家有警察局,有兒童福利機構,有法律法規,

這種事還是層出不窮,難以解決?

爲什麼都宣揚“一切爲了孩子”,卻沒有人願意幫助孩子?

因爲“虐童”的不好判定和難以取證,很多國家的法律甚至沒有“虐童罪”。

只要父母沒有被拘留,他們就是孩子法律上的監護人,其他人在不經過父母同意的情況下帶走孩子都屬於誘拐。

即使父母是虐童的兇手,如果沒有證據,孩子最終會被送回他們身邊。

即使他人是在幫助孩子逃離魔窟,也是犯罪行爲。

而大多數施暴者即使被抓到,也只是被判以暫緩執行或罰款。

每5個施暴者中,有4個是父母。

在同樣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白小姐》中,

白尚雅想幫助被父母虐待的金智恩,卻被其父母以誘拐的罪名起訴。

最後,想要把女兒凍死的智恩爸爸只被判了10年有期徒刑。

在《小偷家族》裏,

信代對玲玲說,

“他們說喜歡才打你,那是騙人的。要是喜歡你的話,他們會像我這樣抱着你的。”

電影最後,信代坐了牢,

玲玲被警察送回到母親身邊,繼續過膽戰心驚的日子。

即使《小委託人》作爲電影過於平淡平庸,全靠真人真事支撐,

但影妹還是希望這樣的電影多一點,再多一點,

多到可以像《熔爐》一樣改變法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